<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报不报警?

    这是个问题,但没困扰沈崇太久。

    不报。

    在无法摸清黄鳝妖具体实力底细的情况下,贸然引入普通警员是在害人。

    如果那货的强度真的超标,连自己都无法抵御,那么警察在它面前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该有点灵能者的自觉了,灵与妖的麻烦,就该用灵与妖的手段来解决。

    这手段务必干脆、利落,不要拖泥带水,也不要牵扯凡人。

    只有,杀!

    哗

    小钢炮越野在只能单车通行的乡间土路上突然刹死,轮辙在路面拖出长长的印痕,再戛然停定。

    停车,开门,下车,关门。

    轰!

    狗子从副驾驶顺着下来,仰头看着前方约莫一两百米开外的鳝池,小声问道:“老大,我们真不等救援?”

    在短短几分钟内,它第二次问同一个问题。

    梁仔没有沈崇那么强和精准的直觉,但它作为动物妖怪,作为以机敏著称的犬类,又拥有感官增强的妖元能力,同样拥有属于自己的极强危机感。

    沈崇摇头,捏了捏狗子的脑袋,“不等了,我懂你意思。但是,生而为人,上苍给了我们智慧,也给了我们感情,有时候我们无法只趋利避害。总有那么一瞬间需要感情用事,去做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事。”

    梁仔不懂他这些话。

    沈崇也没与它再更多解释,只是把车上的西华特效镇痛剂拿出来,照着浑身上下各补一针。

    其实之前的药效尚未过去,但现在眼看大战在即,对手强度不明,倒不如提前叠上双倍剂量,免得到时候真打起来想补针都来不及。

    就当是我感情用事,让自己身陷险境吧。

    就当是我愚昧无知,不懂天高与地厚吧。

    怎么可能每次都算无遗策,每次都能卡准所有对手的实力呢?

    只有能战胜理论上不可能战胜的对手,才是真正的主角命格。

    奇遇更不会凭空从天而降,只会藏在生死危机之间,垂青搏命之人。

    此时镇上大部分人都在另一头的案发现场附近查探,鳝池这边倒是空无一人。

    沈崇并未急着靠拢过去,而是让梁仔就地开始侦查。

    他没再试着让梁仔去闻那妖怪的味道,转而让它努力在空气中分辨黄奇的体味。

    黄鳝妖对自身体味的遮掩已经达到令人叹为观止的水准,但它既然带上了黄奇这个“猎物”,自然就该是它露出破绽之时。

    狗子心头虽慌得厉害,但本职工作倒是做得尽职尽责。

    约莫七八分钟后,狗子眼睛一亮,鼻子指着鳝池东南方边缘的位置直耸耸,“老大,我闻到小孩的味道了,在那边。”

    沈崇抬头看去,那儿正是一栋边长约莫三四米的正方形小平房,里面堆放着黄茂的饲料与药品。

    真是应了那句古话。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谁能想到这货竟真就藏在眼皮底下,还是某种意义上它的天堂呢?

    堆满饲料的小屋,你特么倒是会选好地方啊!

    “梁仔你别靠近,我自己上去。”

    “老大你小心啊。”

    “知道。”

    沈崇紧了紧拳套,踮起脚尖一步步往前走去。

    他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但脚步却又很快。

    先不靠近,是怕打草惊蛇吓走黄鳝妖。

    现在放快脚步,是因为黄奇在它手中,早一秒找见人,就多一分救下来的可能。

    百米,五十米,三十米

    五米。

    近了,那劣质防盗门近在咫尺,沈崇目光凝聚,突然往前大步跨出,浑身肌肉紧绷。

    卧推力量215公斤的右拳,以雷霆之势轰向门锁。

    轰然巨响传出。

    里面塞保温棉,外面包铝合金皮的劣质防盗门,在沈崇玄能拳套的钉刺面前被摧枯拉朽般轰开并变形。

    沈崇再是原地抬起一记蹬腿,这扇门猛然完全扭曲,往后激翻而开。

    里面,一条长达两米余,浑身滑溜水光的鬼玩意儿正盘曲蜷缩在地面,它正张开大口衔住黄奇小小的脖颈。

    可怜的小黄奇依然在艰难的挣扎,他的脸色已经苍白得可怕,这是失血过多的迹象。

    在墙角的地面,还一有个小小圆洞,刚刚破开不久。

    明白了,沈崇瞬间全明白了。

    黄鳝妖在进阶期间的确不宜活动太远,因为黄鳝的适应性不算好,对生活环境要求很高。

    它移动的方式与普通黄鳝一模一样,是在泥里打洞,但打洞的效率和力道却要强得多。

    普通黄鳝可对付不了旱地。

    这鳝妖已经掌握了将身体变大变小的能力,并且还能叼着目标变小变大!

    其体型变化的过程,应该类似于他曾见识过一次的猫妖小哀从人形态变幻到妖形态的过程。

    它每一次进阶都要吸食人血,还必须是童子血,还必须活吸。

    它相当狡猾,伤人之后不留根,是为了避免被发现痕迹。

    它第一次伤人时实力低微,给那小孩挣扎了下,后来变强了,就都是瞬间制服。

    呼,总之黄奇没有死,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但再晚一点,他就得被吸干血液而死了。

    只要救下黄奇,我冒险是值得的。

    听见开门声,鳝妖吸血的过程被骤然打断,如蛇般昂起头来,略显茫然的看着沈崇。

    看样子,吸血的过程中它有点不在状态,难怪沈崇可以轻易靠近并破门而入。

    “孽畜!拿命来!”

    不知道它具体什么等阶,更不清楚它的妖元能力,但沈崇一秒钟都没犹豫,再度往前大踏步而去,嘴里十分嚣张的咆哮着。

    他扬手,挥拳,拳套顶端钉刺凸显。

    嘭!

    沈崇这拳压根就没能打上鳝妖的身体。

    巨大的鳝尾极其突兀的出现在他胯下,从下往上朝他两腿间狠狠扫来。

    好快!

    好阴险!

    但即便如此,以沈崇的动态视觉,本也该能侧身避开的。

    可在他刚试图抬腿那瞬间,两道幽蓝色的电弧却从鳝尾两侧涌出,打在沈崇膝盖关节位置,让他的动作为之一顿。

    沈崇见势不妙,勉强仰头往后倒,这才及时调整姿势用自己的尾椎骨硬接鳝妖这一尾巴,避免了鸡飞蛋打的命运。

    但他也不轻松,整个人如同坐上战斗机的弹射座椅,冲天而起,两手抱头冲开小平房的石棉瓦楼顶,飞了出来。

    一招。

    一瞬。

    见分晓。

    这是条黄一品的鳝妖,妖元天赋能力之一能力是电流。

    不知道它是强化出了电鳗能力的强化型,还是直接异化出电流掌控的异化型。

    至于体型变幻,则很可能是它的另一个天赋能力。

    双重妖元,黄一品,狡诈多端,下手狠辣。

    三重灵源,黄三品,头铁失智,英俊潇洒。

    敌我双方实力分析完毕。

    我可能要死在这里。

    “梁仔!快走!别过来!等援兵!”

    刚落地,沈崇一边重新爬起来,头大吼出声。

    随后他又是扭头看着平房。

    那鳝妖并未急着重新开始进食,而是瞪着一双幽深冷漠的眸子,死死看着沈崇,仿佛在威胁他别多管闲事。

    空气中紧张压抑的气氛凝滞得仿佛泥浆,让沈崇的呼吸都变得不畅。

    他咬牙,轻轻锤了下自己胸口,再度往前突进。

    死就死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