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路过镇子时买了背篓,铁铲等工具,防滑手套就不必了,他打算全程带着玄能拳套干活。

    狗子还提议让沈崇找些老乡或者哥们儿来帮忙,沈崇一口否决了这建议。

    他不知道黄鳝怪的底细,不确定那货的实力,不想拉人下水万一把别人的性命害了。

    沈崇刚开工时黄茂打来电话说要召集老兄弟过来帮忙。

    虽然这哥们儿不知道沈崇到底要做个啥,但不妨碍他想来帮忙的心情。

    沈崇在电话里当场呵止了他,让他别来多管闲事,这事不是你们能搀和的。

    黄茂无奈,只能收队。

    期间这几块田的主人家收到消息,曾过来看过情况。

    田里刚洒秧子不久呢,有人下田乱搞,这可怎么得了!

    幸好沈崇人面大,当年也算牌楼镇一霸,提着锄头冲过来的老乡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

    居然是十几年前又讲义气又讲道理,拳头还硬实的自家人沈哥儿,这事就好聊了。

    沈崇随口胡诌,说自己在城里日子过苦闷了,特别想念在老家捉黄鳝的日子,犯了神经病管不住心思,实在忍不住想来捉。

    他保证不会把人田里的秧苗给造坏了,并且当场要给几个老哥转钱。

    沈崇是想大出血的,不曾想这几个哥们一听,当时就给他急眼了,说什么也不收他钱,甚至还想留下帮他捉。

    沈崇后来好说歹说,才把人给劝走了,只求你们不要抢我乐趣,老乡没奈何,只得走了。

    所以华国是个人情社会呢,换个生面孔的外乡人,别人还主动帮忙呢,不给你打死都不错了。

    七个小时后,沈崇与梁仔十分尴尬的看着装了满满三大背篓的过冬黄鳝,还有被他单人独力把田埂翻成底朝天的二三十余亩大水田,僵硬得一匹。

    正如来之前他嘴里所说的那样,他真把这几块田翻透了。

    得益于他的超强体力,还有小时候在田间摸爬滚打练出来的一手捉鳝手艺,他一人干活的效率不低,堪称牌楼镇鳝王。

    但这没用啊,还是没捞到货。

    由于中间断断续续还开过听觉与视觉能力,狗子的妖元能力再次枯竭。

    它躺在车轮子下面直吐舌头,“老大我们收队吧,这样下去不行的,就算真把黄鳝妖抓出来,咱们也太累了,状态不佳,要阴沟里翻船呐。”

    “行,收!”

    随后,沈崇把那几个老乡叫上,还是态度鲜明与强硬的一人塞过去千儿八百块,非得把黄鳝买了。

    接下来他开车走人,好好的中端越野被他用成了水产车。

    他想随便悄悄寻个地方把黄鳝都烤来吃了,剩下的全一把火烧掉。

    结果不知道黄茂又从哪打听到消息,带着大包调料与煤气罐追来了。

    他把沈崇好一顿喷。

    你丫再这样,兄弟真没得做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烤黄鳝为毛不叫我,我差你这口饭吃?

    咱们一年两年才有多少见面碰头的机会,你现在长本事了真想和我们这些老关系撇清么?

    你这不是伤我心吗?

    沈崇分外尴尬与无奈。

    他的确是故意想撇开黄茂,因为吃烤鳝也算他计划中的一环。

    他是打算万一没能揪出那鬼东西来,就吃光它的子子孙孙与兄弟姐妹。

    你吃咱们的人,咱们吃你的鳝。

    反正已经结上了人命梁子,这梁子不愁更深一点。

    沈崇不确定这事能不能刺激得动黄鳝妖,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

    万一成了呢,他不想让黄茂也被记恨上。

    事实证明沈崇多虑了,两人一犬在镇子边的小山包上恁是烤了一整天的黄鳝,期间黄茂还去买了三大件啤酒。

    大家吃到那个昏天暗地日月无光,满地鱼骨。

    狗子这之前一说到烤黄鳝就两眼放光的家伙,到后来闻到味儿都想跑。

    这漫长的一餐,把它前半辈子所有缺了的鳝都给补齐活了。

    “嗝儿还有一篓半,可惜怕传染病,不然弄我池子里养着多好。嗝儿”

    黄茂靠在边上剔牙,牙齿上挂着韭菜,说道。

    沈崇却摇头,跑附近捡来不少木材堆在一起,再从汽车油箱里倒吸小半瓶汽油出来,撒上,点燃一把熊熊大火。

    随后,他便在黄茂肉痛的惊呼声中将一篓半黄鳝齐刷刷扔进大火里。

    “卧槽!你这不浪费吗?”

    沈崇扭头看着在火焰中挣扎扭曲的黄鳝,默默摇头,“不浪费,这是必要的。”

    对于人与妖,他此时有点新的认识,但他下意识的不愿在心中去刨根问底。

    比起所谓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更宁愿把那鳝妖当成是天生的恶人。

    看,大家都是妖,为什么咱家的狗子就这么靠谱?

    你有什么困难,主动的说出来,主动沟通斩妖,有什么问题我们不能给你解决?

    为什么非要走上绝路呢?

    但如果站在它的角度,它动了人类小孩,我动它田间鳝群,这好像是一报还一报。

    还是部里的入职培训说得对,应该以开智为界限,有智慧的生灵才拥有平等地位,对于这般浑浑噩噩只靠本能活着的动物,就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又是一无所获的一天,黄茂本想让沈崇去他家休息,沈崇拒绝了,带着狗子了旅店。

    分开时黄茂又想提沈崇家里的事,他的房子,还有他父母的墓。

    沈崇让他先别说了,自己得好好休息,明天自己会去扫墓,到时候能看见的。

    翌日清晨,沈崇到街上买齐香蜡、纸钱、白酒,白幡,鞭炮,在餐馆煮上块白肉,收拾妥当出发。

    陆续有车子从县城通镇子的道路驶来,既有乐县本地车牌,也有如沈崇这般的蜀都车牌,还有不少周边县市的。

    上午八九点,天空里便已经蒙上层灰扑扑的味道,空气里飘着淡淡的烧透的纸钱与香蜡味。

    人有祸兮旦福,生老病死。

    生者却不能沉浸在悲痛中,生活总要继续。

    送走先辈,养育后辈,这是世间生灵亘古不变的主题。

    拥有智慧与感情的人类会因亲人的亡故而更加悲伤,但终究是必须要走出来的。

    行到路上,沈崇脑子里暂且放下鳝妖的事,开始在心中记忆角落想当初前身是如何一个人在那种状态下撑过来的。

    记忆很淡了。

    情绪也不再那么浓郁。

    甚至很多记忆里的片段都变得模糊与朦胧,很不清晰。

    他依稀只记得一些歇斯底里的嘴脸,还有前身当时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寂寥的情绪。

    能把一个性子原本忠厚的十余岁的孩子逼成那样,那群亲戚真的是“人才”呢。

    等他终于来到“双亲”的坟前,看着眼前这幕,他又找了些“失落”的记忆。

    我真的是低估了人性的卑劣啊!

    并排而列的两座坟头上倒没杂草丛生,过年时有人来打理过,沈崇推测是黄茂来帮的忙。

    真正让他愤怒的,是沈父坟包的右侧。

    这里缺了一角,旁边种柑橘树的果田往坟包处延伸过来一点,挖出个小凸起,里面栽了棵翠绿生生的柑橘树,约莫半年高。

    这颗柑橘树往里,是栽得整整齐齐的一排果树。

    这是父亲的堂弟,自己嘴里的二表叔家的田。

    应该是半年前吧,他为了多种一棵树,把我爹的坟给挖缺了!

    沈崇呆呆看着这颗树,莫名的苍凉与愤怒。

    和黄毛与昨天那些老乡比起来,这亲疏有别完全掉了个,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的好大啊!

    就多一棵树,你就能飞黄腾达了吗?

    操!

    我屮艸芔茻!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