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他到家时已是晚上十点过,客厅里的灯亮着,但电视竟未开,也没有用手机看视频的声音传出。

    狗子竟不在家?

    都这么晚了,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喂!梁仔!人呢?”

    低头拨手机,同时他嘴里随口吆喝了声,没抱太大希望。

    不曾想他话音刚落,沙发低下钻出个脑袋来,正是梁仔,嘴里衔着手机。

    拨出去的电话打通了,关了铃声只开着震动的手机屏幕在它口中亮起辉光,震动撞击得它的牙齿笃笃笃直响。

    “你干嘛呢?”

    沈崇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去,照着这傻狗脑袋上就是一巴掌。

    狗子把手机吐了,心有余悸的说道:“老大我都以为你没办法活着来了呢,太吓人了!从下午开始鸡哥这禽兽就一直在咱们小区外面打转,我寻思它想敲咱们闷棍,这货太鸡贼了!”

    “那你也不用吓成这样吧?忘了吗?白天的鸡哥就是个废,你完全可以下午时把它狠揍一顿,然后撒丫子就跑。”

    梁仔想了想,“有道理!”

    四天之后,距离蜀都百余公里外的宜客市进元县乡间道路上,被泥浆裹到变了颜色的小钢炮越野轰鸣着缓行在泥泞中。

    车轮深深浅浅,卷带着泥浆挥洒在车身上,让硬派的小钢炮越野沾染上奔波的风尘,更显豪迈。

    小钢炮在泥泞道的坑坑洼洼中颠簸而过,去往进元县大山深处。

    沈崇负责开车,梁仔负责欣赏沿途风景。

    “老大,咱们这样碰运气,总不是个事儿啊。”

    沈崇撇嘴,“你懂什么,我这是没办法。体能训练八九天就练到顶了,灵源的升阶速度再快也就那么事,想尽快提升实力,咱只能指望奇遇。”

    梁仔翻白眼,“老大我觉得你着魔了,哪有那么多奇遇。”

    沈崇耸肩,“那不然呢,我能怎么办。距离挑战赛只剩十来天,别的法子都用尽了,我只能通过出门刷怪撞运气,等着撞奇遇啊。”

    顿了顿,他又道:“自古主角多奇遇,但奇遇也得有爆发概率,或许普通选手是万分之一,主角命格是百分之一。咱虽然有主角命格,但起码也得出门溜达,躺家里宅着奇遇就来了的话,那命也太硬了。”

    梁仔表示不服,爪子戳着手机上的小说客户端,“老大你怎么确定自己有主角命格?你看看人家的主角,动不动就天赋爆表、天生道体、出门带风,万古神兽纳头便拜。别人还真能人在家中坐,奇遇天上来。你再瞧瞧你有啥?”

    沈崇瞟了眼身旁的田园犬,“妈蛋,是有点悲伤,我就一条土狗,而且还是个傻子,所以我才更要努力啊!”

    “呸!是超强幻化型无敌侦察之王三头神犬!”

    其实沈崇没说实话。

    闹呢,重生者不是主角命格,那什么才是?

    我老沈可是带着整个世界的念力降临到这里,来重活一世,来拯救欣欣的人生,来祸害老林的下半生

    咳咳。

    “我还是觉得这样瞎晃不是办法。”

    “所以我才是老大,而你只能当小弟。慢慢你就懂了,你现在还年轻,学着点。”

    这几天里,沈崇当然不是漫无目的瞎晃悠,都是目标明确的直扑蜀川省内周边城市的各大养殖场。

    不错,他就是要刷单。

    别人开书包网.bookbao2店的刷淘宝单,开滴滴的刷乘客单,而我老沈,刷斩妖的单!

    这次他准备周全,通过展曜科技的渠道和关系提前到省农业厅拿了专家证,每次出发之前更与地方县打好招呼,避免了重蹈巨源镇的覆辙。

    他每到一个地方都能迅速得到各地企业家和地方领导的配合,甚至如果提前打了招呼,地方领导还会把任务摊派下去,让各大养殖企业提前自查自纠,上报情况。

    所以这次他效率很高,四天时间堪称大丰收。

    两条狗、一只猫、一只鸡、三条鱼以及一只来自鳖场的老甲鱼,整整八个目标收入囊中。

    但他的运气也没完全爆表,朱磁朱铁和鸡哥似乎将他好运暂且用尽。

    这八个目标都不是那种已经觉醒或者马上觉醒的对象,只是拥有极高概率,都得弄去养着持续观察。

    现在牧场计划还停留在嘴皮子里,幸好八个斩获里没有出现大型家畜,倒是把他逼成了正大天城小区的宠物店常客,隔天就送个动物进去。

    幸好他如今化身小神壕,出手阔绰大气,不然宠物店真不伺候他。

    现在沈崇要去的是进元县里的一家养牛场,隶属上市公司,乃是蜀川南部最大的养牛场,存栏量与出栏量远超中小型企业,稍微有点偏远,但值得一去。

    那牛场的另一端接着高速公路,但沈崇本就在进元县的另一侧扫荡,临时接到消息说那边有货,索性直接横穿县地杀过去了。

    这一路晃悠颠簸得厉害,把梁仔这一边坐车一边看小说的狗子竟坐晕了车,所以它才几多废话。

    眼见距离养牛场越来越近,沈崇听梁仔终于长舒口气,调侃道:“得了,你别头丧气的,我都没让你开车,我都没嫌累。”

    “坐车的狗比开车的人更累好咩。”

    “明天我得收货,明天不出门,好吧?”

    “呼,终于”

    半个多小时后,沈崇又开着小钢炮上到高速,往蜀都方向开去。

    在他的车后面,还跟着辆造了栏杆的小卡车,里面载了头体态壮硕的肉牛。

    在经历了八个小目标之后,动物收集癖沈先生终于栽了,没想到真能从牛场捞头牛出来,让他陷入幸福的烦恼。

    看着面前这还散发着浓郁体臭的庞然大物,贝贝宠物店的小老板和工作人员有点崩溃。

    这几天沈先生狠狠照顾了她们的生意,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动物都送来了,鸡、鱼和王八虽然有点超纲,但勉强能应付。

    可我们遭不住你送这么大个家伙进来啊!

    这事给再多钱也接不下来。

    面容清秀的二十来岁妹子老板满脸惊恐的直摆手,“不行不行!沈先生这个真的不行!”

    沈崇也很无奈,不可能把这大家伙弄电梯公寓里养着,但弄都弄来了,总不能不管吧?

    在封吹雪妹子翻车之前,他或许还能鼓起勇气把牛送进斩妖,顺便鼓吹一下自己的预查理论。

    现在嘛,洗洗睡吧。

    那该怎么办呢?

    “老板帮个忙呗,钱不是问题,帮我收留一下。我每天都会来看情况的,加钱可以不。”

    他还是不死心。

    妹子老板直摇头,“沈先生你加钱也不行的,你这个太大了,加再多的钱也塞不进来。我装不我的店装不下!”

    个把小时后,终于给他找到新思路。

    小区附近几百米开外有户老乡准备举家搬迁去外省投靠儿子,还有两年才拆迁的四合院子就此空落下来,在房产中介上已经挂了好些天。

    可惜因为地方太大,又是自建老房子,直到现在还没租出去,便宜了沈崇。

    沈大户出手,干脆利落的以月租六千拿下这套四合院,合同签了一年。

    原本对方要价五千,但见沈崇牵着头牛来,听说他打算用院子养牛,房东脑袋摇得如甩葱。

    最后沈大户直接掏出七万二现大洋骑脸,房东才肯接招。

    把牛拴在院落中间的树上,沈崇又拿着钥匙了宠物店,继续砸钱。

    宠物店妹子老板可算屈服在金钱的淫威之下,接过钥匙同意了帮着养牛。

    这事是挺难为人的,妹子老板头还得去临阵磨枪补习养牛的门道呢,牛吃的草料也没办法通过正常的进货渠道购买,都得她自个想办法。

    沈万山组合打秋风这事得劳逸结合,连续几天东奔西跑,他倒是不累,可昨天狗子已经完全不在状态了。

    第二天,沈崇在新房那边呆了整个白天,忙乎收货与拼装数据中心服务器的事。

    筹备许久的个人数据中心终于走到临门一脚,只差最后一批配件到齐。

    他手痒得厉害,索性先把到齐的部分组装妥当,顺便给狗子一天的休息时间。

    其实这些天他还扔了另一个事,石锤科技办公地点的简单重装已弄得七七八八,该挂上去的招牌也早就做好了。

    陆明的人催了他几次,问他什么时候需要正式招人,好帮他把架子搭起来。

    沈崇感谢对方的好意,可现在实在没精力和心思去弄,只能把事往后压,等撑过新人挑战赛再图谋别的。

    拼装服务器,也是他为了转换思路而偷得浮生半日闲。

    在隔壁栋忙完了到家,已经沉迷一整天小说电视的狗子还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装死。

    “渣渣,你前些天的斗志呢?不是说你要骑哈莉吗?就你这熊样,拿头骑?”

    “哎呀,咱们得劳逸结合呀。”

    “管你,反正明天咱们又得出动,到时候我开车跑山路,你得下车跟在后面跑。”

    “老大这不合适啊!”

    “管你合适不合适,反正你就得锻炼,你就死了这心吧!”

    沈崇信誓旦旦咬牙切齿的准备第二天折磨狗子,但他竟没能成行。

    因为他接到封吹雪主动送上来的情报,她今天下午要给欣欣上第一节美术课。

    沈崇一听这可怎么得了,啥也甭说,必须得亲自去守着。

    于是他当场把电话打给林知,“欣欣妈,明天吹雪老师要来给欣欣上课?”

    林知略纳闷,“你怎么知道的,我没通知你啊。”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明天下午我得来。”

    “为什么?”

    电话另一头的林知狐疑极了,甚至心头警兆顿生。

    我该不会引狼入室了吧?

    沈崇这家伙不是对人家没兴趣吗?

    我判断失误了?

    “反正封吹雪是我介绍的老师,那她给欣欣上课,我就得看着。”

    沈崇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林知不同意了,“我这会儿正在外面出差呢,还有两天才,蒋姐在带欣欣,你不准来!”

    沈崇反问,“为什么我不准来?”

    林知哑然。

    你总不能让我直接承认,我担心你和封吹雪没事变有事,摩擦生热吧?

    你这人到底怎么搞的,我这么信任你,你就不知道点避讳么?

    呃

    等等,如果他真知道该有避讳,那岂不是反而说明有事?

    他现在这样,是君子坦荡荡?

    老林在风中凌乱。

    我到底是高估了他的情商,还是低估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