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夜里沈崇没家,在基地里要了个房间休息。

    他从下午一点到凌晨十二点几乎不曾歇气,持续不断的摄入食物以补充能量,只每隔阵子短暂的喘息几分钟,给精神一点放松的时间,又给身体松口气,免得真崩解掉。

    通过这样的节奏调整,他身体上的疲劳感倒是扛住了,但精神上的压力着实不小。

    本来极限之上的状态就很费神,需要极强的毅力才能扛住,如今他身上又叠加中浓活化丸带来的身体撕裂感,有利必有弊,有得必有失。

    他能撑住十个小时而不精神崩溃,已是奇迹。

    这事别人不清楚,但他自家事自家最清楚。

    他付出的代价比别人看到的更多。

    原本他只打算训练六小时的,但当晚上八点时,他觉得还能再撑一撑。

    九点时,感觉自己还能持续抢救。

    不知不觉,真当他认识到完全不行,再多一分钟就得原地爆炸时,他赶紧收工,头看时间时竟已夜里十二点。

    这还得了,赶紧睡觉!

    他一觉睡醒,已是第二天早上八点整。

    起床之后沈崇试着活动活动身子,感觉良好,还能再战。

    常人剧烈运动之后的恐怖酸痛?

    那都是不存在的。

    只有剂量超标的活化丸才能教我做人,别的伤势在我这儿走不过三招,分分钟跪在地上唱征服。

    沈崇再次出现在基地食堂里,引起不小轰动。

    给他狠狠“折磨”一天的向小萌请假了,身上不累,内心煎熬。

    在闪人家休息之前,向小萌给夜里活动的同事们狠狠添油加醋吹嘘了一番沈耐艹的光辉战绩。

    不错,他又被人免费送上个外号。

    八哥标哥等人还是不见影,幸好沈崇还有个熟人。

    鼠爷正独自在角落占据了张大桌子,一边摆弄平板电脑,一边啃坚果呢。

    沈崇端着满满当当的大盘子往鼠爷那边走,尚未靠近时,前面先去了个人找仓鼠王攀谈。

    鼠爷动作飞快的把手盖在电脑上,瞪了这家伙一眼。

    “起开起开!保密资料,你别乱瞧!不然本鼠送你去关禁闭!”

    鼠爷很紧张的样子。

    那人倍儿尴尬的跑了。

    鼠爷不是对每个人都热乎。

    沈崇在他对面坐下,打招呼,“哟,鼠爷早啊。”

    仓鼠王抬头满脸惊喜的看他,“我去!稀客啊,你小子可算没躲我了!”

    沈崇喊冤,“瞧鼠爷你这话说的,我哪儿躲你了,这不是忙的吗?”

    鼠爷直叹气,“我说大哥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正确认识自我,别把宝贵的生命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修炼上?你战斗悟性再高也改变不了双黄蛋的命运。算了,先不说这,我有个小难处,你帮我瞧瞧。”

    说着鼠爷就用爪子把平板电脑往沈崇眼前推。

    沈崇赶紧遮住自己眼睛,“别!你别害我!我刚听到你说这是保密资料!我下个月不能输的!”

    这贼眉鼠眼的孙贼死性不改,还想换着花样的坑我呢。

    幸好我早有防备,不然又得被坑。

    新人挑战赛迫在眉睫,凌云套装正向我招手,也可能是一个月的禁闭在向我招手。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不能被一只坑货老鼠埋葬在这里。

    不然这梁子接大了,朋友都没得做,分分钟友尽。

    见沈崇实在不喜,鼠爷立马反应过来自己的玩笑开过头,赶紧把平板电脑锁屏掉,歉意道:“抱歉抱歉。咦!你该不会真想赢下新人挑战赛吧?”

    沈崇翻白眼,“废话,奖励那么丰厚,我爆肝氪金也得拿下。”

    鼠爷一脸蛋疼的看他,“沈哥我知道你对自己有信心,但你这也太”

    沈崇撇嘴,“太怎么了?有话直说。”

    “根据我目前了解到的情报,咱们西南分部内报名参赛的选手里,一个黄级二品以下的都没有。范围扩大到全国,恐怕也差不多吧。你不要太勉强自己啊!”

    这倒是个有用的情报。

    嗯,让沈拳王很好的重新认识自己。

    “意思我是全国唯一报名的黄三品选手?”

    “不一定,但又是黄三品,又想夺冠的,沈哥你应该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别人大多都只是抱着去见见世面的想法吧。”

    就在此时,两人身后传来声惊呼。

    “什么!沈哥想夺冠!”

    “天呐!夺冠?”

    “沈哥太恐怖了,不给活路啊,黄三品想夺冠?”

    “我的个龟龟,我当初黄一品时勉强打进全国赛,给人揍到连男女厕所都分不清了。沈哥可真敢想啊!”

    “不愧是咱们西南分部的天才呢。”

    沈崇抬头看着偌大的食堂里这群一半调侃一半惊叹的同事,眯缝起眼。

    我要把你们这些渣渣的丑恶面孔都给记下来,当我君临王座之时,就是你们这群蝼蚁跪在地上唱征服之日!

    你们就尽情的嘲笑我吧。

    哼!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井底之蛙。

    说的就是你,那个地级的蝼蚁!

    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也学年轻人叫我哥,你是想咒我老死进棺材么?

    果然太受欢迎就这坏处,每个人都和他显得很熟络的样子。

    他们倒也没太过分的冷言冷语讽刺他,就是调侃。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沈崇有理想有追求,这是好事。

    谁不曾年轻气盛,恣意轻狂过?

    虽然他这理想有点过于远大了,但没关系嘛,不去受点挫折,又怎么会老老实实的来当科研人员呢?

    如今大家都享受着沈崇开发的灵源验证手机背板贴片,越是用得多,就越能体会到这精巧的小设备里体现出的大智慧。

    大家真心希望他能转科研。

    “沈哥,加油吧,我看好你!”

    “没错,雄起!我也报名了,到时候咱们要遇到,我保送你!”

    “沈哥你别信他的,这家伙阴险得很,我给你说,他的能力是”

    “滚滚滚滚!你个吃里扒外的逆贼。”

    沈崇这顿饭完全没能吃得安生,自从他“放出豪言”要勇夺黄级组头把交椅后,持续不断的有人跑来找他唠嗑。

    有人想劝他不要好高骛远,也有人开着玩笑的鼓励他,还有人语重心长的与他分享以前自己参加挑战赛的经验。

    总之就突出个意见统一,沈哥你没戏。

    甭管大家言语再花式,再隐晦,再照顾他的面子,透过现象看本质表达出来的意思都一样。

    沈崇倒没申辩,口号喊得再响亮,不如拳台上给人一拳撂倒的效果。

    所有人都以为我在开玩笑,但你们都不知道,我是认真的。

    是驴子是马,到时候拳台上见真章得了。

    等人终于散了点,仓鼠王才很尴尬的抓头,“呃,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沈崇无所谓的摆手,“没事,反正早晚大家都会知道。”

    随后他又压低声音问道:“但好像大家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参加新人挑战赛?”

    仓鼠王点头,低声道:“当然,你以为你上次犯那事是小事么?你都不知道咱们部出了多大力,你可千万别轻易说出去,影响很恶劣的。”

    “好吧。”

    “对了,我最近插手了个小项目,头给你搞点好货。”

    “什么?”

    “现在不方便说,如果你真能打进全国赛,到时候再给你。副作用很大的,也就你我才敢让试。但你得给我承诺啊,至少在半决赛里才能用,不然我可不给你了。”

    沈崇秒懂,鼠爷果然上道,肯定是打鸡血用的xx剂什么的,而且还是试验品。

    想想自己身上还带着的西华医院临床试验都没完成的镇痛剂,他认命了,我可能也属鼠,小白鼠。

    从上午十点开始,他又是一整天苦练,打到晚上十点准时收工,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往生活区走去。

    路过大厅时他隐约听到有人窃窃私语。

    “听说了吗?咱们部里最近闹了个大乌龙,保密部的哈莉快给坑坏了。”

    “咋了?”

    “就前段时间哈莉从外面押来那个女孩子啊,当时哈莉信誓旦旦的说有确凿把握,那妹子很快就会觉醒成为灵能者。”

    “我想起来了,当时哈莉分析得头头是道,老大们都快想让她写预查教程了呢。”

    “可不是吗,但我听说这都快一个月了,那女孩子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把人关快一个月了呢,事情快压不住了。”

    “难怪这两天没见着哈莉,感情她在跑这事。你说她当时怎么就脑子抽风把人给带来了呢?”

    “嗨,二哈嘛,犯二才正常。”

    “不对,我记得那天是大年初七,天气可凉,她没犯二。”

    “哦对了,听说是沈哥的主意,哈莉说是沈哥给她分析的,她全信了。”

    “哇,既然是沈哥的主意,那一定很稳了。照我看,该把妹子再关几个月观望观望。”

    “不行啊,人家毕竟是普通人,听说更上面的大佬发话了,最多再关一周,必须放人!”

    “哟!沈哥你怎么来了!”

    沈崇偷听得入神,反倒给其中一人先发现了,尴尬道:“真巧。你们刚在聊什么呢?”

    “没没什么!再见!”

    一个中队长级的玄级高手,另一个更是大队长级的地级大佬,居然直接跑了。

    沈崇捏着下巴若有所思。

    情况不秒,在下万无一失的判断出篓子了?

    不可能啊!

    以我当时的观察,封吹雪浑身上下每一寸都写着“我要觉醒了”这几个字啊。

    可万一真就看走眼了呢?

    害人被白关一个月

    咳咳,算了我还是装不知道这事吧。

    反正我的训练还剩七天,中间得短暂出去两次,拉通至少还要八九天。

    我就躲基地里先别家,尤其别去那公园。

    吹雪妹子应该不会提着刀来捅我吧?

    至于给欣欣找美术老师的事也该放弃了,加把劲赶紧一口气把体能练满才是正经。

    距离新人挑战赛越来越近,作为全国独一无二志在夺冠的黄三品,他心底渐渐燃起紧迫感。

    时间晃眼而过,眨眼又是八天过去。

    期间三十三中队众人来呆了三天,八哥和标哥带队接下那些被沈崇反复折腾到想崩溃的同事们的苦差事,陪沈崇训练。

    沈崇自己也抽空出去两次,把数据中心的配件收了两轮货。

    这天下午,伴随着他一声咆哮,他终于打出黄级三品的极限力道。

    卧推力量二百一十五公斤!

    练满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