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小男孩显然不知道自己正游走试探在危险边缘,眼珠子就像钉在欣欣脸上。

    十秒钟过去,沈崇的不爽指数提升十个点。

    二十秒过去,不爽指数直奔四十点。

    三十秒,不爽指数超过六十,及格了。

    臭小子,看一秒两秒我不和你计较,但死盯着不转脸,过分了吧?

    你家大人没教过你礼貌吗?

    他微微抬头,看向小胖仔背后正宠溺的看着自家傻儿子的胖女人。

    这女人满面油光,脖子上挂着显眼的大金链子,耳朵上还吊着锃光瓦亮的金耳环,左右手上还分别戴了个枚红宝石与钻戒。

    她好像巴不得要告诉全世界的人,老娘我有钱!

    但问题是,尽管她已经穿金戴银到可能走路都费劲的地步,显得贵气逼人的样子。

    可沈崇怎么就总觉着,两相比较起来,素面朝天且从不戴首饰,甚至连耳洞都没有的老林身家更显赫呢?

    一定是我先入为主的观念在作祟,我才不会承认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气质呢!

    好吧是有些差别。

    大妈的身材臃肿,但在这初春的天气里却将衣服领口开得很低,露出胸口充满油腻感的大片白花。

    沈崇只想说,我的眼睛好痛,求求你不要再秀了。

    为什么我要有这么强的自愈能力,让我流出两行血泪来,放血去毒多好啊!

    感受到他的目光,大妈也抬头饶有兴趣的盯着他,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傻儿子,完全没领会到沈崇的意思。

    尽管身体已经发出强烈不适的讯号,但沈崇并未转过目光,而是与她继续对视着。

    他在心里默念。

    大婶你没发现你儿子很过分吗?

    你是不是该管一管?

    大家都是成功人士,能别逼我出口伤人吗?

    有点自知之明可好?

    突然,油腻大婶展颜笑了出来,阳光灿烂如春花盛开在田野里。

    恩,石楠花,味道独特,别具一格。

    “小兄弟真有精神头,在哪儿上班呢?”

    大婶说话了,言谈间竟不自觉的舔舌头!

    沈崇抱着欣欣默默往后面退出去一点。

    这位主莫非是对我的眼神产生了奇妙的误会。

    她想让我接业务?

    滚犊子!

    沈崇根本不想理她,抱着欣欣就要转身。

    欣欣也转过脸去,她也被小胖子盯得略不高兴。

    如果不是自己有教养,欣欣早就骂人了,她觉得这男生好没有礼貌。

    就在此时,小胖子突然伸出手来抓向欣欣的辫子。

    这是沈崇早上出门时给欣欣编的半扎发公主头。

    在她脑袋后面,大部分头发都如瀑布般铺散开来。

    小部分头发被沈崇编成四道小麻花辫,在后脑勺的位置交叉汇合为两道大一点的麻花辫,看起来很有造型和美感。

    沈崇和欣欣几乎同时做出反应。

    沈崇脑子里犹豫了下,毕竟自己力气太大,万一把小孩子弄伤不太好。

    欣欣却猛的头,一巴掌拍在小男孩伸来的手掌上,嘴里怒斥着,“你做什么呀?”

    小男孩收手去,满脸错愕。

    他没料到自己竟会被打手,看来以前没少做这事。

    其实这是小男生的惯用伎俩,故意对女生恶作剧,抓抓头发扯扯衣服又或者从背后突然将人推到什么的。

    他们的目的很明显,想吸引漂亮女孩子的注意。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初级、最原始和最糟糕的撩妹技巧。

    把别人头发都揪痛了,当然能吸引到注意力,然而下一步就是被讨厌,被拉黑名单。

    两个大人也被这突然生出的变故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各自反应却不尽相同。

    沈崇心里念叨,干得漂亮!

    这种小屁孩子就该抽,我这当大人的不方便出手,欣欣打得好!

    油腻大婶则满脸紧张的抓起儿子被打了的手背,呼哈呼哈的往上面连连呵气,仿佛欣欣那一巴掌给丫把骨头打碎了似的。

    小男孩短暂呆愣之后,给妈妈这样一哄,哇的就哭出声,还嚎叫着,“妈妈!她打我!好痛啊你帮我打她!打她!”

    从很久以前,沈崇就听说过熊孩子的可怕。

    但他上辈子孤寡老宅一个,这辈子天赐的宝贝女儿又是个贴心小棉袄。

    他对熊孩子这三字只闻其名,但缺乏认知,今天终于长了见识。

    这脸皮厚度,告黑状的娴熟,睁眼说瞎话的思维,瞬间拉大人给自己撑腰的决策能力,比北极熊还熊!

    “我打你你活该!我又不认识你,谁让你抓我头发?你不知道会痛吗?你老师没有教过你要懂礼貌吗?你这种男生最幼稚了!”

    油腻大婶尚在组织语言,沈崇尚在感叹,欣欣竟连珠炮似的发起了进攻。

    沈崇被她的语言能力震惊了。

    这连环攻杀好厉害,有我老沈的风范!

    这还不算完。

    欣欣又道:“我明明只是轻轻拍了一下,你就哭了。自己做错了还不承认,还想让你妈妈打我,你为什么这么糟糕啊?”

    小男孩和油腻大婶同时傻眼。

    这还是个五岁的小女娃吗?

    嘴怎么这么毒?

    “嗨你这小丫头片子!我儿子喜欢和你玩,捏一下你头发怎么了,小女娃你没教养,那我帮你爸教训你!看我不抽”

    油腻大婶完全没觉得自己儿子做错了,居然当着沈崇的面举起巴掌!

    毫无疑问,油腻大婶这巴掌落不下来,她刚举到半空就被沈崇狠狠抓住,动弹不得。

    “不合适吧大婶,小孩子闹点小矛盾,你这当大人的不分青红皂白只管护短,居然还亲自下场,丢份不?”

    沈崇怒瞪大婶,面色冷若冰霜,继续道:“谁素质低你心里没数吗?你管不好儿子,自己儿子没礼貌瞎捣乱,是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吧?没教养的是你们母子俩才对吧?”

    油腻大婶当场化身泼妇,“去你的!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说着,她就猛的将儿子放到旁边,想站起身来,兴许是想厮打沈崇。

    沈崇心念电转,撒手,吸气,挥臂,精准控制力道,五指舒展,调整出个最完美潇洒的坐姿,然后啪的一巴掌。

    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在这私立医院略显空旷的廊道里反复荡,竟如编钟长鸣。

    狐三姐说得对。

    行走世间,人总免不了要遇到狗屁倒灶的破事。

    与其无谓的纠缠,不如干脆利落的给她个痛快。

    或许老林的安排没错,随身带着四个彪形大汉的保镖能少掉无数麻烦。

    可惜今天李鸿牧等人没跟来,这毕竟是既私密又稳妥的顶级医院,几乎没有出事的概率,难得的放敞一次,结果偏偏就出篓子了。

    此时,清晰的五指印在油腻大婶脸上迅速浮现。

    沈崇的力道控制得很完美,又痛又响亮,又能给她留个印记,却又不至于将她打成重伤或者致残。

    “你我跟你”

    她要疯了。

    啪!

    沈崇又是一耳光,打在她另一边脸上,同时站起身,将欣欣轻轻捞到背后,踏前一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胖女人。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大婶。无非就是这事我跟你没完,我男人是谁谁之类的。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不在乎你是谁,更不在乎你男人是谁!如果你想拼势力,放马过来。如果你想拼钱,也没关系。”

    “你最好明白一点。你是这医院的客户,我也是。你想给你家惹多大的祸事,现在你嗓门就可以放多响亮,再试试?”

    沈崇的气势突然变得很可怕,眼神冷冽,表情肃杀,语气里透着股寒冰刺骨的凉意。

    他希望这女人能听懂自己的威胁。

    但如果就因着这点破事,又要闹到斩草除根的地步?

    没事,我接。

    反正手下已有条生魂,再来一个又何妨!

    你就这操性,我是该送你全家上路!

    但这一次,我会做得更谨慎。

    沈崇突然又笑了,他在收敛自己的杀意。

    小男孩先被沈崇这表情和眼神吓坏,头扎进大婶怀里就嚎啕大哭。

    沈崇面不改色,头对欣欣说道:“欣欣,爸爸可没有在欺负人喔。”

    欣欣点头,“爸爸在教训坏人!我知道!”

    就在此时,一号诊室的病房门打开,年轻漂亮的医生助理从里面走将出来。

    这门的隔音效果极佳,助理在里面竟完全没听到外面的动静。

    但她眼睛好使,开门后视线就先越过了等在前面的两家人,直接落到了欣欣身上,分外惊喜的走过来,“呀,欣欣你来啦?你妈妈没有来吗?呃这是什么情况?”

    旁边又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医院保安也问询赶来了。

    沈崇耸肩,将刚才的情况一五一十说了,完全不用添油加醋。

    听说欣欣差点被打,医生助理先是掩嘴惊呼。

    这妹子吓得脸都青了。

    她想也不想就转脸对着白挨两耳光的胖女人,“卢大姐,这事吧,你还是给欣欣小朋友和欣欣爸爸道个歉?”

    油腻卢大姐一手牵着儿子,一手摸着自己两边脸,下意识就想说“挨打的是我,凭什么我还得道歉”。

    但她终究不是完全的傻子,结合刚才沈崇那副居高临下随时都能捏死她全家的态度,再想到医生助理这极度暧昧的建议,她心里有点哔数了。

    她虽不想道歉,但也没继续作死。

    沈崇刚才装逼时挺爽,这会儿却反倒腻味了,“算了,道歉没意思,我们先去打疫苗吧。”

    前面那两家家长倒有意见了,纷纷表示怎么能插队呢。

    女助理心头暗夸,你们的问题问得好!

    她轻咳一声,明明是在为另外两家家长解释,但眼睛却看着卢大姐,说道:“欣欣小朋友是医院的天使金钻卡会员,是这儿的最高级别贵宾,在任何时候都有优先权。莫利亚医院一共只发放了不到二十张天使金钻卡,从来都没有让天使卡会员排队的。不好意思,大家多担待啊。这个我们有在会员合同里明确注明,其实平时都很少碰到的,毕竟才不到二十个呢。今天也是赶巧了,理解万岁啊。抱歉抱歉。”

    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