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只花了半个小时,沈崇将这颗星球上当前最流行的十种儿童编发技巧刻进了脑子里。

    他觉得这很简单,轻松,肯定难不倒无所不能的技术宅中宅。

    只要将视频里的步骤牢牢记住,然后再把欣欣的长发摆弄出视频中的效果就行了嘛。

    小菜一碟!

    是在下输了,给跪了

    一小时后,满头大汗的老沈无比绝望的看着面前的辫子?

    鸡窝?

    鸟巢?

    也可能是毕加索的立体画。

    他经过一小时的折腾,返工六次,面前的第七个成品依然充满了现代艺术流派中的抽象派风格。

    大象都能被抽死的意思。

    沈崇打了老林无数次脸,如今终于遭了报应。

    林总说得对,粗线条神经的男人想学会扎辫子,还真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完成的事情。

    他这六次返工都很凄惨。

    刚开始,他扎好之后正得意呢,仔细看却觉着到处都是毛刺,压根没理整齐。

    又不然,重新扎好了再看,却发现歪了。

    再不然,就是最后一次试图尝试幻想中的可爱花瓣头,成品却是乱糟糟的鸡窝。

    手机铃声又响了。

    林总发来的消息。

    “我们刚下飞机,天才孩子爹,头发编怎样了?你倒是赶紧把照片发过来呗。”

    沈崇将手机扔进垃圾桶,眼不见心为净,没办法愉快的交流。

    “爸爸,让我去照一下镜子好不好呀?”

    欣欣嘟着嘴,她能在沈崇的折腾下坚持整整一小时都没发作,已经值得表彰。

    沈崇抹了把头上的汗水,“欣欣你等一下,爸爸觉得还可以再抢救哦不,改进一下。”

    欣欣嘴唇嘟得可以挂油**,“可是欣欣真的好想看一下嘛,你为什么不让我看呢?”

    沈崇觉得无言以对。

    他已经用尽全力,可现在实在忽悠不动了。

    就在此时,实在看不过眼的梁仔默默跑卧室去叼来面小镜子,衔着挂钩摆在欣欣面前。

    欣欣完全没意识到狗子主动叼来镜子是件无比诡异的事情,在看着里面的自己那瞬间,就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沈崇恶狠狠的瞪了狗子一眼,这货作妖成功,夹着尾巴就躲阳台上自己的小窝里面去了。

    沈崇哄了好一阵子,又是捶胸顿足,又是指天发誓。

    “欣欣你再相信爸爸一次!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欣欣揉眼睛,“我我相信爸爸,可是这个真的好难看呀,我会被同学嘲笑的。”

    沈崇抓耳挠腮,“我知道,爸爸是没有做好,但是爸爸会努力的,好不好?”

    当爹总会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总会有某件事无法满足孩子的期望,这并不奇怪。

    但重要的是身为父亲的态度,是通过谎言来蒙混过关,还是用加倍的努力去达成孩子的梦想?

    态度决定一切。

    欣欣看着沈崇认真的眼神,两人视线交汇,互相感受到对方的心情。

    沈崇体会到欣欣的渴望,欣欣则体会到沈崇的决心。

    明明只是件小事,竟给父女俩强行对视出勇者即将孤身面对大魔王的错觉。

    欣欣重重点头,“恩!欣欣错了,欣欣应该相信爸爸!加油!”

    说完,欣欣就在沙发上目不斜视,正襟危坐起来。

    狗子给看傻眼了。

    还有这种操作?

    我捣乱不成,反而给老大助攻了?

    看着欣欣的背影,沈崇在脑子里苦思冥想。

    为什么每次操作出来的结果总不是心中想的那样,做不到心到眼到手到。

    我不服!

    为什么我做不到!

    沈宅男从来就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

    前世拥有无数次手动改装电子产品,又或者拼装手办经验的自己,绝对天生就心灵手巧啊。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沈崇一把扯过在旁边看热闹的梁仔,若有所思的抚摸着狗子的脑袋。

    这会儿狗头军师不方便说话,那么,就试着利用捏狗头来强行找灵感吧。

    狗子瑟瑟发抖,以为自己作妖遭报应了。

    沈崇想问题想得入神,揉脑袋的力道无意识中渐渐加大,狗子实在憋不住,嗷的一声就往远处躲去。

    沈崇心头叮当一声,懂了!

    刚重生过来时,自己的身体劲道是卧推极限八十来公斤,当时对身体的控制,是前身用二十八年的时间狠狠刻进本能里的最直观反应。

    当时的战力虽远不如现在,可论及操作精度,远比现在强无数倍。

    如今卧推极限已达一百八,翻了不只一倍。

    力量更大,但精度反而下降了。

    最近几次搏杀虽然都胜得艰难,但却都是大开大合的以伤换伤式打法,反而丢了对付壁虎人时的微操。

    自愈配合狂战士血统的威力,让自己沉迷在战神体系里不能自拔,忽略了潜移默化中被弱化的地方。

    今天这头发扎不好,根本原因是过分小心翼翼,怕把欣欣弄疼,再加上中浓活化丸带来的痛感影响,微操水平进一步下滑,心眼手不齐了!

    想明白关节之后,沈崇立马认真忆恶斗壁虎人时自己那些精妙的闪避抵挡动作。

    当初能将自身动作精度控制在毫米级,今天只要能重新做到,还怕区区花瓣头?

    又一次尝试,失败。

    他已经最大程度的努力,但手拿上去时,偏差依然无法控制。

    原因出在每时每刻都从全身各处刺往心底的轻微“牙痛”上,这是强大的干扰因子。

    拆了,再来!

    抹一把汗水,再次尝试。

    失败。

    又来!

    失败,但有进步。

    再来!

    又是一小时过去,第十五次尝试,成了。

    “欣欣你看。”

    沈崇主动举起镜子摆在欣欣面前。

    小宝贝对着镜子脑袋左晃右晃,脸上的忐忑逐渐消失,取而代之是心满意足的笑容。

    “谢谢爸爸,欣欣本来以为以为要撒谎了呢。真好看,好漂亮,我一辈子都要这花瓣头!”

    沈崇摸摸欣欣的脸蛋,“这可不行哟,睡觉时要把辫子取掉,明天爸爸给你扎更好看的!”

    “真的吗?”

    “当然。”

    沈崇简直热泪盈眶,明明只是扎个花式花瓣头,心里竟有科学家完成诺奖级成就般的喜悦。

    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刚才做到了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不但找了当初对身体的精准控制,甚至更胜一筹。

    被壁虎人追杀时,虽然时常处在剧痛之中,但那些痛楚却并非永恒持续的底噪,而是间断性的剧烈爆发,更不是无处不在,只集中在伤处附近。

    现在的痛感虽远不如当初强烈,但却无孔不入,仿佛渗透进海面的盐酸,不断的刺挠着他,影响程度要大得多。

    如今他的绝对力量也大得多,面对的更是欣欣脆弱的脑袋,让他比对付壁虎人时还紧张。

    结果就是,为了找精准控制,他竟在抗干扰的情况下,通过无敌记忆把精准微操变幻成潜意识,刻进了肌肉记忆中。

    他的精度达到让人发指的01毫米级,并且还是在不断受到内在干扰的情况下!

    沈崇对平行世界里的科学大拿不算了解,但他前世的世界里却有个了不起的人物能做到。

    童第周先生可以在显微镜的协助下,用镊子和钳子剥开青蛙卵细胞胚胎的细胞膜,却不伤害里面的本体。

    此时沈崇用180公斤的爆炸绝对力量,完成了这大汉绣花的操作,比蓝翔学员用挖机炒菜还难,和童第周大拿是平级的。

    如果他也去搞生物研究,他也能做到!

    但这依然不是最值得他高兴的地方,而是他在直觉功能之后,又将无敌记忆从另一个角度开发出了新功能。

    那就是对潜意识和肌肉记忆的控制,利用无敌记忆强刷!

    掌握这项能力,那么在激烈的战斗中他也能做到绝对精确的微操,甚至比当初对付壁虎人还要精确。

    今天他能用这招完美复制教程里的动作,给欣欣编出精致的花瓣头,改天他就能用这招进一步强化格斗技巧。

    强刷肌肉记忆,他能用更少的时间学会更多格斗技巧,批量的融会贯通,将现代格斗发挥到极致,在技巧上成为真正的无敌宗师。

    他终于能提升搏击选手的能力,不用再躺在前身留下的遗产上当混子,彻底超越前身的成就了!

    直觉是无敌记忆运用在外物和环境上的下一阶段,重在归纳分析。

    肌肉记忆和潜意识控制,则是无敌记忆用在己身的下一阶段,重在精确控制,终于给沈天才在黄三品时开发出来了。

    两者各有千秋,不分上下。

    给小宝贝扎个辫子都能升级能力,沈崇心头那个美,欣欣真是自己的福星!

    “欣欣,爸爸要谢谢你。”

    沈崇从垃圾桶里捡手机,一边拍照一边说道。

    欣欣比出字手型,“为什么呀?”

    “谢谢欣欣你这么好看呀,来,笑开心一点,我们给妈妈发照片。”

    远在近千公里外的某大会堂里,庄严肃穆的项目动员大会刚刚召开,市级领导正慷慨激昂的发言。

    代表投资方之一林知带着蒋玉姗姗来迟,捏着手机准备入座的她居然出了个大糗。

    她一边扯椅子,一边往下坐,眼睛还在瞟手机,险些把自己的椅子给翘翻了!

    幸好蒋玉见势不妙扶得快,不然她正能四仰八叉倒地上去。

    林知满脸涨红,相当尴尬的给被自己打断发言的领导颔首致歉,心里痛骂。

    这家伙该不会是打电话搬救兵了吧?

    这才两个小时,进步也忒夸张了吧!

    又过去十分钟,她手机又开始震动,第二张照片又发来了。

    噗

    从不在人前失态的林总,今天第二次当众翻车了!

    在她身边的老专家发言时,她噗的掩嘴笑出声!

    林总憋的好痛苦,冲着身边的老专家连连致歉。

    她心里暗骂,你今天想坑死我吗?

    我还要不要脸了!

    哦不对,他自己肯定没勇气干这事,他是被欣欣坑了。

    她又忍不住看照片。

    好蠢呐,照片里这个扎了两个翘起来的短马尾的憨货,全都歪了。

    被欣欣强行扎蠢马尾,然后拍照存证的沈拳王,现在很想收刚才的谢谢。

    失策了,自从穿过来之后就没理过发,给了欣欣发挥的空间,早知道就去剃板寸了。

    救命呐。

    噗!

    那边的梁仔没忍住,噗的笑出了声。

    正欣赏自己得意之作的欣欣大为惊奇,“爸爸,梁仔它在笑哎!狗狗也会笑吗?”

    梁仔:卧槽,不好!

    沈崇用恨不得吃了它的眼神瞪它,算了,杀狗灭口吧。

    此狗不宜久留。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