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会儿在外面,不太方便测试自愈能力的增强幅度。

    但根据以往的经验,从黄四品到三品的提升应该也在20多一丢丢的样子。

    这事可以量化。

    以前他黄级六品时,曾在手指上划出个测试伤口,长两厘米,深超过四毫米。

    当时这伤口痊愈共计用时接近三分钟。

    后来当他升级到黄五品时,他又测试过一次更精确的。

    这次完美控制伤口到长两厘米,深四毫米,丁点不差,痊愈时间为接近三分钟,175秒的样子。

    那么现在,他又跨过了黄四品,达到三品,按照每次升阶愈合能力提高02154的水准,时间继续缩短。

    现在不用试他也知道,如果同样的伤口,痊愈时间则为120秒左右,误差不会超过五秒。

    至于狂战士血统的增强,他也能算出来。

    之前沈崇在轧钢厂车间鏖战三名邪道灵能者时,曾将自身逼到极限,卧推力量从180公斤提升至270公斤,提升比例刚好50。

    如今他又升阶至黄三品,那么提升比例应该会变成50乘以2,为60。

    这就意味着,即便他此时尚未进行体能极限训练,卧推力量极限也能从180公斤堆到288公斤。

    当然这事挺坑的,他可不会没事把自己搞成濒死状态,心里明白就行。

    可惜无敌记忆没办法测试,但肯定不会变差就是了。

    还有,体能极限又一次提升20,以卧推力量来计算,就是从180公斤变成215公斤左右。

    再把体能练满,那么真打起来,狂战士血统能把卧推力量叠加到让人发指的6公斤。

    以他现在这样的体型,拥有职业搏击技巧和爆发力,一拳打出6公斤的卧推力道,堪称人形机甲。

    一拳半吨,力道集中在戴了玄能拳套的拳面上,还有四颗锋锐切割的钉刺,谁敢挡?

    虽然身体还在中浓活化丸的折磨中,知道乱动肯定会剧痛,但他已经快要克制不住想把自己练满的强烈冲动了。

    每当想到能在西南分部的训练大厅里装逼,他就莫名的期待呢。

    我可能是有点变态了吧,沉迷在别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不能自拔。

    “感觉怎么样?”

    狐三姐将他从狂想中唤醒。

    梁仔也吐着舌头瞅过来,很是好奇的模样。

    沈崇点头,“很好啊,热血沸腾,斗志高昂。”

    狐三姐不无艳羡着说道:“真羡慕你们,我都已经很久没感受过升阶的滋味了。”

    沈崇和梁仔同时翻白眼。

    三姐你赢了。

    论装逼,咱们不是你对手。

    你堂堂地级大佬,还想像咱们这么升阶,那不扯淡吗?

    三姐又摘下沈崇的墨镜口罩,打量许久,“厉害,淤青这就快散了!”

    说完,她又拿出化妆镜,沈崇对着镜子照着,正瞧见脸上最后的淤青如阳光下的积雪融化般消散。

    他转过身面朝海边,贼一样捞起衣服,腰腹上的淤青也快散了。

    如他所料,灵源从黄四品升阶至三品之后,强出来的20愈合能力瞬间压过中浓活化丸持续造成的伤势。

    虽然撕裂又缝合的过程造成的痛感并不会消散,但起码他表面瞧来与常人已经无异。

    狐三姐又问,“现在去见我那朋友?”

    沈崇点头,“行!在哪儿?”

    “不远,开车过去二十几分钟就到吧,好像是个什么酒会。咱们是去谈事的,不用管别人。”

    三姐招手让蛇妖将车开来,驱车前往。

    这是个坐落在江畔的古风宅子,四合院结构,朱门红榔,挂了几盏精致的油纸灯笼,门侧沿街停车场上豪车成排,壕气冲天。

    若是以前,沈崇站在这些车旁边都会呼吸急促,但如今的他嘛,虽然还是有点感触,可心里已经下意识不当事了。

    体验过生死,领会过巅峰,看到过力量和权势的极限,又怎么会为这点外物而触动?

    哇,这跑车的流线好赞!

    等不差钱了我也要买一台!

    超跑,才是男人的情怀!

    我也好想去体会迎风涌动的热血呀!

    “不好意思,这里是私人场合,请出示邀请函。”

    他们想进门时,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

    三姐不以为忤,点点头,“我们没有邀请函,但我打电话让里面的人出来接,可以吧?”

    “可以的,但是,这里不允许带宠物入内。”

    这就是普通人里所谓上流社会聚会时容易出现的大乌龙。

    保安嘴里说的宠物,肯定是指梁仔。

    但这里其实还有个犬科,赤狐化妖的三姐。

    灵能者和妖怪的聚会就不会出这种事,不然能被活活打死。

    梁仔有些不忿,但沈崇倒没觉得对方的要求过分,牵着梁仔就要走,“行,狗子你自己呆车上。”

    他刚转身,三姐却语气冷厉的指着保安背后的大门里面,“你在逗我吗?那是什么?”

    沈崇扭头往里面望去,正有个贵妇牵着条边牧缓缓走过。

    保安面不改色,“那位是东乐文化王总的夫人,人家的狗也是特别聪明的边境牧羊犬,您几位这狗”

    得,沈崇算是明白了。

    日常的野路子,梁仔拉低了自己和三姐的逼格,给人看遍了。

    这就很调皮。

    他默默的低头看着梁仔,思索着是不是找个机会把丫的脸打肿,这样也能冒充秋田犬。

    啪!

    这边沈崇还没说什么呢,狐三姐却突然一巴掌扇在这保安的脸上,狠狠一耳光。

    骤变突生,别说被打懵了的这保安,沈崇都没反应过来。

    我去,三姐这么虎?

    真没看出来啊!

    呃,沈崇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

    三姐对自己态度好,是因为自己有恩于她,灵能者和妖怪都算圈内人,自己人。

    可三姐的本质上是个地级大妖,并且由于能力特殊,在斩妖内部地位极高。

    她的朋友也从来不是小人物,如她这样的人,对外时有自身的傲气和脾性,这才叫正常。

    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保安刚想说什么,蛇妖青年却已经往前一步,掐住这保安的脖子,将他抵到墙上。

    另外两名想凑上来的保安见状赶紧顿住,因为蛇妖正用一双冷漠的瞳仁死死盯着他们。

    “简直可笑,滑天下之大稽!我管里面是什么文化什么总,你让我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那你就得付出代价!”

    沈崇赶紧凑上去,“咳咳,三姐等一下,有话好好说。”

    脾气已经上来了的三姐脸上冷意顿收,倒是很歉意的看了眼沈崇,“不好意思了沈哥,没提前联系,没想到出这乌龙。真不是我故意挑事,如果真有这规矩,那我们就讲规矩,可现在的情况是我被人看扁了。”

    就在此时,里面的人听到门口喧闹,一个中年女子扭头看来,赶紧快步小跑而来,嘴里招呼道,“三姐!这里!我在这里!”

    狐三姐没好气远远瞥那女人一眼,“马晓玲,你这场子金贵,我和我朋友可不敢随便进出。”

    这叫马晓玲的中年女人上前问了下情况,又是反手一巴掌扇在多嘴保安另外半边脸,“这规矩是你加的吗?不然干脆你当老板得了!还不滚!”

    教训过不开眼的保安,马晓玲又冲着三姐拼命解释,“三姐喜怒啊,真没这说法,我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哪根筋抽了。哎哟,你提前告诉我快到了,我到门口候着你就不会出这事了嘛。”

    说完,马晓玲又转向沈崇,“这位就是三姐提过的沈先生了吧?果然一表人才呢。”

    这还不算完,她竟又在梁仔面前蹲下,“哎哟,狗狗你可受委屈了哟。”

    一边说,她还一边亲昵的去捏梁仔的脸。

    好一番闹腾,众人这才跟着马晓玲入内。

    其实今天这事怪不了马晓玲,她并不是主办方,只是个主宾。

    今天这里是华国文化娱乐圈子的小范围聚会,来的人大多熟面孔,要么就是些华国文化娱乐界的腕儿,比如马晓玲这种国内拔尖世界知名的音乐制作人,又或者各大娱乐文化公司的头头脑脑。

    保安是主办方的人,熟人基本都认得。

    可惜沈崇几人又是生面孔,又牵着条田园犬。

    马晓玲虽然不是主办方,但主办公司大半江山都指着她写的歌,教训个不开眼的保安,合理合情。

    沈崇搞明白状况,下意识问了句,“那个,我记得有个公司叫华灿娱乐,他们的林姓老板来没?”

    马晓玲摇头,“林老板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请不到,不过华灿来了个副总,沈先生想认识一下吗?我可以引荐。”

    沈崇摇头,“不了不了,我就随口一问。”

    他的脑路是有点偏。

    如果他喜欢林知,又精通男女事,那么就该反应过来,自己与三姐一起出现在这场合,有翻车的风险。

    可惜他对三姐没任何多余的想法,对林知也没多余的想法,无欲则刚,啥都不怕。

    几人在角落稍微交流了下沈氏调音王的事情,马晓玲的确有兴趣买,并且再三保证只在自己的工作室内部使用。

    她原本只打算买10套的,今天出了乌龙,三姐丢了面子,当场拍板提出多买10套,共计下单20套。

    沈崇也没漫天要价,还是老规矩,20万一套。

    这么专程过来一趟,四百万到手,值了。

    之前沈崇的个人金库存款已经不知不觉给花到只剩三百来万,这次可算了血。

    聊完生意,接下来几人也没掉头就走,而是在园林结构里的小聚会里四处溜达,时不时吃点烧烤什么的。

    偌大的院子里,三三两两,五五六六的人各自扎堆在一起,可能是闲聊套关系,也可能是真在聊什么生意。

    沈崇蛮好奇的四处打量,不少他都能叫得上名字的熟面孔。

    毕竟刚穿过来时,无知者无畏的他也曾试图成为一名光荣的文抄公歌抄公呢。

    十八线歌手和演员都能震得他头皮发麻,佩服至极,遑论一线甚至超一线的顶级艺人。

    在这世界的文娱行业里,营销炒作的套路虽然也不少,但真正能爬上去的,没谁没有真本事。

    那些歌好听啊,一个个都演技爆炸实力派啊!

    要不是如今自己也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堕了狐三姐的面儿,沈崇真想拿个小本本去让那些熟面孔签名。

    几人坐在凉亭里,马晓玲终于走了,梁仔抓到个机会,压低声音对沈崇说道:“老大,我听到有人在谈嫂子。”

    沈崇纳闷,“谁?”

    “我嫂子,你孩子妈啊!”

    “老林吗?”

    “对!”

    沈崇觉得很是惊奇,从蜀都飞到登海来,跨越几千里,居然都能听见别人聊我孩子妈?

    这种感觉很是奇特啊!

    但他马上警醒,该不会是有人想暗中谋划坑老林,对她不利吧?

    呃,虽然在普通人的世界里,自己好像没什么能帮到她的,她恐怕也不需要帮,但既然撞见了,打听下情况也不是麻烦事。

    沈崇问:“在哪,哪儿的人?”

    梁仔脑袋偏向一边,鼻尖指了指远处。

    快约莫二十米开外,四五个瞧来平均年龄超过五十岁的中老年坐在露台上一张桌子旁,磕着瓜子花生,吃着烤肉,喝着啤酒,东拉西扯的闲聊着。

    狗子的耳朵是好使,这么远,沈崇连他们的口型都看不清,梁仔居然能听清楚他们具体在聊什么。

    “好!再探,再报!”

    “得令!”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