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他真觉得必须跑了。

    没想到那倒霉催的隐妖传背后的投资人竟有老林的影子,这就很皮。

    万一多聊两句,给她聊上兴头了,真打电话过去,给自己在那剧组里搞点活计可怎么办?

    我是去还是不去?

    就我现在这状态,无论当武替还是干脆混个有台词和镜头的客串,都要翻车。

    我现在外伤不显,可里面还细皮嫩肉着呢。

    真给强塞去片场,我怕得死在镜头下。

    溜了溜了,此地不宜久留。

    他完全没有从此以后当明星走上人生巅峰的想法,正如老林所说,明星看着再光鲜亮丽,在真正的权势阶层眼里,依然只是个戏子。

    哪怕某些戏子运气好,往上面爬得更多,依然只是个能被随意揉捏的戏子。

    换个戏子,哪怕国际巨星,今天敢在蜀都市局当着岳记和丁局的面吹胡子瞪眼吗?

    当然了,老林今天的表现的确有失身份,但她头应该能妥善处理,就不劳自己费心了。

    走出去两步,听见背后传来的哒哒高跟鞋敲地声,沈崇头,“那个,欣欣妈。今天的事有些阴差阳错,总之,给你添麻烦了,我也谢谢你的好意。真的,谢了。自从我我爸妈唉,总之就是已经很久没人这么为我着想过了,我挺感动的。”

    林知站他面前,情绪已然完全冷静下来,想喷他两句呢,又找不到合适的立场。

    她也知道自家毛病,是加戏加太过了。

    险些因为误会大闹警局,实在贻笑大方,想起来都觉着面红耳赤。

    “是误会也好,又或是别的什么,都无所谓,你没事就好。”

    想了半天,林知只能这样说。

    沈崇傻呵呵的点头,心想要不是我早已看穿你的本性,还真会被你装出来的这温婉动人的样子给骗了呢。

    林知又很是温柔的问着,“我问你个事啊,像我这种老喜欢把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强加在别人头上的习惯,是不是真的很惹人厌?我知道这是个毛病,但有时候控制不住,如果实在让人无法忍受,我试试改一下?”

    沈崇下意识就想给她这自知之明点赞。

    差点就脱口而出。

    万幸街道上错车而过的轿车刺耳鸣笛让他的思维被打断一下,突然就灵性爆发刹住车了。

    于是他决定换个更委婉的说法,又能稍微让她明白点自己真正的意思。

    “没那么严重,还行吧。你是成功人士嘛,强势一点应该的,改变就不要了,改了就不是你了,你也改不了。”

    嗯,我这答真棒!

    然而他只得意了两秒,因为老林的表情不对劲,很委屈,好像真的被人嫌弃了的样子!

    我去,是我哪儿表达出了问题吗?

    他是真不懂女人的逻辑。

    她们嘴里说着,我是不是惹人厌,其实是希望听到别人说喜欢。

    嘴里说着会努力改变,其实想听到的是,你完全不用改变。

    她想要的并不是沈崇这种看似委婉,其实直肠子到该上处刑台的答。

    什么叫还行吧?

    还行不就是很糟糕吗?

    尤其最后那句“你改变不了”,忒让人绝望。

    沈崇捂脸,觉得自己真有必要去学习一下和女人打交道的三百六十个姿势这本。

    学问太深,这事光靠记忆力还不够,在下悟性不行啊!

    沈拳王疯狂摆手,“我不是那意思啊!嗨,我自己不也毛病一堆嘛。问题不在你这儿,就是我自己不喜欢被人安排而已”

    艾玛,老林的表情越来越委屈了!

    你可别这样啊,这不符合我心目中的你的形象啊!

    这地儿不能呆!

    “总之你别再胡思乱想啊,我没别的意思。我虽然不喜欢你”

    啊丢!

    “但我也不讨厌你啊!总之,哪怕是为了欣欣好,我尽量迁就你好吧”

    沈崇很想捅死自己,他认真的。

    这世上最绝望的事,就是明知道自己每一句都是错误的答案,却找不到正确的标准答案。

    “总之!时间还长!余生还请多多关照!”

    跑了。

    这次他真跑了。

    目送着沈崇仓皇逃窜,林知目光怅然,却不知是何种滋味。

    可能她真想试着改变,但她知道这难度。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良久过去,初春的风让她稍稍有点冷。

    保镖走上前来,“林总,人都走远了,你在这儿站五分钟了,吧?”

    沈崇打车家之后,梁仔兴冲冲的凑上来问他情况。

    “老大,扛住了吗?效果怎么样?感觉如何?是不是飞一般的感觉?”

    沈天才大手一挥,“那是!我跟你说,就你这种地级成长的渣渣,在我氪金战士面前,根本不够看!”

    梁仔:“恕我直言,也就是我穷,不然我这种地级选手氪金起来,不得比你更猛吗?”

    沈崇笑摸狗头,“不,你就别想了。中级浓度活化丸不是你能撑得住的。你可千万别犯傻,不然你能死得很有节奏感。”

    折腾一天,他上床之后很快沉沉睡去。

    他并没有注意到手机上闪烁不休的信号灯,这是有人给他发微信。

    “余生,相互关照吧。我会努力。”

    等了一分钟,早已睡死的他没消息。

    “欣欣妈撤了一条消息”

    翌日清晨醒转,他随手看了下微信。

    “呸!撤就能挽你失去的尊严么?”

    他发消息过去,“昨晚我家就睡了,你发了什么?”

    林知,“手抖发错了,今天你来送欣欣上幼儿园不?”

    沈崇先去照镜子,然后,“今天公司安排我出差,恐怕没办法啦,帮我给欣欣说声对不起。”

    “好吧,不去片场了?”

    “不了不了!我不是当演员的料!”

    “哦。”

    看着镜子里仿佛被十八个大汉轮番爆艹过的这张帅脸,再咧牙咧嘴的捞起衣服,沈崇很忧伤。

    疗伤药的效果很直观,可惜不持久,真没自己的自带愈合能力好用,而且还很贵。

    算了,先就这样吧,大概再有两三天就能进阶黄三品,到时候这些表面淤青自然消失。

    在此之前肯定不能出现在老林面前,解释起来太痛苦,没办法愉快的交流。

    上午,他先在书包网.bookbao2上下单买了傍晚从蜀都直飞登海的机票,然后又打电话给哈莉确认过,现在下单购买剩下的四枚灵源活化丸中级浓度,她能在两个小时内送到。

    她不太高兴,认为沈崇给她没事找事,昨天你让我一次带齐不就行了吗!

    哈莉逮着他狠喷一顿,并措辞严厉的威胁他家的沙发。

    沈崇觉得五千块的布艺沙发可以牺牲,内心淡定,语气惶恐,很是满足了哈莉的虚荣心。

    这就很妥,下单,搞定!

    梁仔兴奋得在房间里上蹿下跳,“老大你太伟大了!”

    沈崇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的沙发,“梁仔,这事真是纯为了你。唉,咱们牺牲太大了,最后再看一眼这可怜的沙发吧,它就要为你的狗生幸福而壮烈牺牲了。”

    梁仔两只爪子捏住手机,开始拍照。

    咔嚓!咔嚓!

    “你干嘛?”

    “拍遗照啊,头得照着原样把它双胞胎兄弟买来唉。”

    沈崇给狗子比了个大拇指,真有自觉。

    在等哈莉这段时间里,狗子折腾了好久,试图让沈崇给自己买张机票坐位,未果。

    它虽然脖子上挂着思聪同款狗牌,然而主子并没有思聪同款私人飞机。

    两小时后,哈莉专员准时出现,给沈崇送来四枚中浓活化丸,两块高热巧克力。

    这下可好,曾经身怀巨款的沈大户彻底弹尽粮绝,刚刚好把功勋值用到归零。

    哈莉专员说到做到,真把沙发给拆了,场面极度残暴,并伴随着歇斯底里又癫狂的得意长笑。

    “好爽!太爽了!”

    “哈哈哈哈哈!”

    “这沙发的手感,简直人间绝品!”

    “这是童年的味道,我想起了逝去的青春!”

    她怕是,憋得有点久了吧?

    梁仔蜷缩在墙角,作为一条根正苗红的田园犬,突然觉得自己和哈士奇可能并非良配?

    大家的世界观偏差可能有点大?

    她终于爽完,美滋滋的拍拍手掌,“沈崇,下次有这种好事还叫我来啊。”

    “没有!告辞!”

    等人走了,沈崇一边收拾残局,一边问,“梁仔你还想泡她吗?”

    狗子想了好久,“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可以的,有志向,好文采。”

    下午,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沈崇开车带狗子出门,直奔机场。

    帽子、墨镜、口罩、围巾、手套等等明星出行的标准套装把他裹得严严实实,造型相当酷炫。

    安检人员对着身份证仔仔细细盯了他好久,才把他放行。

    至于可怜的梁仔,被关在笼子里办活体托运了。

    分别时它那眼神相当悲凉,有种风萧萧兮一去不返的感觉,弄得沈崇都差点想问它银行卡密码了。

    下午五点半,沈崇带着心有余悸的梁仔走出机场,并未出现新闻里播报的那种托运狗子结果变成生离死别的倒霉事情。

    堂堂斩妖编外大佬,死在托运的过程里也太那啥了。

    狐三姐竟亲自驱车来接,相当够意思。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