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蜀都警界众人冷汗涔涔。

    出事了,大事。

    沈先生你可千万要把你家那口子按下去啊!

    丁局很是绝望的看着岳记,“他应该可以搞定吧?”

    岳记想了好久,“应该可以,他好像不是要为难我们,是个巧合。”

    丁局凑过来,低声再道:“展曜科技?”

    岳记点头,“对。算了,总之大家没做就是没做,问心无愧。”

    “唉,也对,咱们也没什么办法。”

    被沈崇横抱着,林知依然在狂怒中,可好歹没胡乱动弹了。

    终于,沈崇搂着老林径直跑出市局,再一头杀进她停在外面的幻影里。

    当他把人塞进后座里,自己再跟着坐进去之后,几乎虚脱。

    他满身大汗,衣服都湿透了。

    这短短的距离对他造成的压力,比和黄鼠狼搏命还辛苦。

    原本坐在幻影驾驶座里的保镖已经下车,这是职业的表现,他拥有敏锐的嗅觉。

    老板这会肯定有要事相商,自己得给他们留空间。

    万一沈崇还有别的状况,老板会敲窗玻璃叫自己的。

    林知这会儿坐直了身子,侧身紧张的盯着正大口喘粗气的沈崇。

    过去好久,见沈崇的呼吸还是很急促,老林顾不得避讳,伸出手摸了下他脸颊。

    好多汗。

    “很痛?”

    沈崇依然在深呼吸,悠长的吸气、呼气。

    呼,舒服多了。

    虽然痛感并未真正消散,可好歹又降耐受范围内。

    就是不知道今晚这觉怎么睡,他有点慌。

    常言道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

    牙疼不是一波带走的爆发流,是慢慢的把人折磨死的软刀子。

    “先送你医院吧。我失误了,这才是重点。”

    见他还说不了话,林知抬手欲敲窗。

    沈崇赶紧制止她,“别!没事,不用去。”

    现在他这状况去哪都没用,都是自己给作的,华佗再世也只能给他点个赞。

    “不行!必须去!算了,我先安排人送你,我自己去趟省委。”

    说着,她想开门下车。

    沈崇没奈何,从旁边猛扑过来,按住林知的手,不让她开门,“咱能消停一下吗?我自己都说没事了!我知道你是好心,但这事真没那么复杂,没人逼供我!”

    “那谁来解释你身上这些伤?你是被催眠了吗?能不能别用摔伤这么蹩脚的谎言来羞辱我的智商?”

    “唉,好吧,不是摔的。”

    先前那理由的确太蠢,站不住脚跟。

    他就很无奈,锅甩不出去了啊。

    林知灼灼的看着他,脑海中心念电转。

    沈崇表现得越是口风严实,她心头的疑惑就越深。

    她甚至觉得,很可能先前沈崇被逼供时,就已经出现了身份与来头都相当了不得的人物。

    这就是让他不肯说真话的原因吧?

    一看她这表情,沈拳王就知道她又在发散了。

    “打住!收!给我收!冷静!我说你到底怎么才能信我,别人警察同志依法办事,对我真无一处刁难。我服了你这坏毛病,你先别管我身上的伤到底怎么来,我可以指天发誓的告诉你,这事儿和警察同志没关系!”

    他也不知道怎么说,除了赌咒发誓似乎没别的更好的办法。

    林知叹口气,心里似有松动,“那你得给我个足够说服力的理由,不然我没办法不乱想。我这可不光是为了你,这不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我怀疑里面还有更大的阴谋。有人故意要激怒我,让我露出破绽,再以我为突破口去动摇”

    “卧槽”

    服气,他真服。

    你这逻辑无敌,我都差点都信了。

    谁来救救我,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她收摊。

    现在他不但身上痛,脑瓜子也痛起来。

    我怎么做才能让她相信我不是被别人给揍的,并且又不用再去医院。

    他真不想害得老林被斩妖谈心,胡青林被谈心的后遗症让他触目惊心。

    孩子妈刚才发飙的样子,在他眼里虽然有些傻和憨,他也不喜欢女人帮自己出头。

    但他没法否认,母老虎那样子好像挺可爱。

    这是痛并快乐着。

    “无法狡辩了吧?你也不必无谓的担心,我没那么弱小,更不认为这个世上有什么势力是我完全无法撼动的。”

    沈崇只想甩白眼,是,你胸大你无敌,天王老子你最大。

    哼!无知者无畏!

    你真要那么牛叉,你连斩妖都看不穿?你连展曜科技的底细都摸不清?

    你真是小母牛倒立哇。

    我身上随便掏点家伙出来,你能认识吗?

    哼哼!

    沈崇随手一摸裤兜,正摸到先前从哈莉专员手里黑下来的价值50功勋值的特制疗伤药。

    然后他就开始喷自己。

    我是个沙雕吧!

    这东西不就能解燃眉之急吗?

    虽然不可能治愈和持续压制伤势,但有这药配合,再加上我的灵源能力,完全可能在短时间内压制中浓活化丸的破坏力,自己表面上看起来就无恙了啊!

    之前是舍不得浪费这价值不菲的伤药,可现在欣欣妈都要披甲征战沙场了,区区五十功勋,留着下蛋吗?

    “唉!事到如今看来我不得不告诉你了!”

    沈崇猛的转过头去,看向车窗外,满脸惆怅。

    “你肯坦白就好。”

    沈崇悄悄在裤兜里打开瓶子,将特制伤药藏于掌心,然后做出痛苦万状抚住额头的样子,“其实,我骗了你。”

    说话间,他偷偷把药丸塞进嘴里,咕噜一下吞入腹。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骗我,但我并没有责怪你。”

    “我除了展曜科技的业务员之外,的确在打第二份工?”

    林知顿感惊诧,“你果然在打黑拳?我我怎么早没想到?”

    她先前的坚定认识还真有点动摇,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想起自己先前因为误解而在蜀都市局大发雷霆的样子,如果真是乌龙,她还真挺不好意思。

    沈崇捏住自己额头的右手嘎吱一声发力。

    我我特么也没想到啊!

    失策。

    打黑拳那简直就是纯天然24k的完美借口。

    她之前就这样怀疑过,现在旧事重提正好蒙混过关。

    可我已经把伤药吞了下去,开始生效了!

    以斩妖特效药的惯常套路,最迟十分钟之内就能药效全开,到时候自己身上的淤青就会像毛衣掉色般迅速消散。

    打黑拳这借口被我自己玩没了!

    我真是糟践自己这无敌记忆,记忆之神,我向你忏悔,对不起你的栽培。

    “不是,我没去打黑拳,是另一份工作。我最近开始试着去给电影片场当武替,反正我以前不是职业搏击吗?专业对口,最近恢复训练就是为了这事,昨晚我家之后看今天影视城那边刚好有个动作片在拍,早上就直接出门去碰运气了。”

    “没想到还真给班头临时选上,你别看我身上这吓唬人的样子,都是化妆的呢。现在这样子也是在外面忙乎一整天给累的,你下午给我打电话时,我手机上缴了,没注意到。”

    林知大为茫然,“哈?”

    他这一口气把谎撒到几近完美,环环相扣,神仙也能被忽悠瘸,“真的!”

    “我不信,给我看看!”

    说着她就要来捞衣服。

    沈崇开门就跑,“看什么看,我这就去冲一下,头你就明白了。”

    说完,他一溜烟跑市局,老林被稳在那儿,这她不会轻举妄动。

    他刚进大门,那边岳记和丁局正肩并肩往外走。

    “沈先生!”

    丁局一口叫住他。

    沈崇摆手应,“丁局你们这里有冲凉的地方吧?我借地方一用,今儿的事真对不住啊。这事都赖我。我欠考虑了。”

    丁局和岳记心头那个感动啊。

    沈哥儿真的是好人,之前大家都误会他了。

    人家这气度与修养,不谈了。

    他哪有靠女人出头的意思,人家自己都在为这误会而头疼呢。

    丁局赶紧带路,“这边这边,局里是有个小浴室,沈先生您这事”

    沈崇尴尬狡辩,“其实我身上这都不是伤,在电影剧组化妆出来的,孩子妈不信,我这不干脆去洗了吗?”

    目送着他一头扎进浴室,丁局突然又很想抽他。

    你丫是有坑吧?

    既然是化妆的,那你早说啊!

    你们这小两口是想活活折磨死我们吗?

    进门之后,沈崇为了装得像一点,还真脱光了衣服,把冷水哗啦啦的放着。

    随后,在接下来的五分钟之内,他浑身上下那骇人至极的淤青真以极快的速度消散掉了。

    当然,痛感还是有的,但外面却没有颜色了。

    呼,成了!

    深夜里冲个凉,随便拿外套擦干净,走出浴室门,神清气爽,他冲着丁局等人摆摆手,“那没事我先走了哇,过几天我请二位吃饭,表示歉意啊。”

    他压根没想过这两人的身份,寻常人谁有资格轻易请他们饭局。

    不过他这话一出口,两位蜀都政法界大佬倒纷纷点头,看他脸上真没印记了,更是心头大石落地。

    目送沈崇又出门,岳记:“现在的电影也太厉害了。”

    丁局点头,“就是,弄得跟真的似的,连咱们这种老干警都给骗了。”

    “明明是老丁你们局里的同志们业务素养还有待提高啊。”

    “总之咱们这事是揭过去了。”

    那边,沈崇往幻影走去的路上也大呼不易。

    女人太有本事,又太喜欢动脑子,忽悠起来太累太难。

    算了,不管怎么说,咱们忽悠成功!

    坐车里,不消林知主动检查,他自己把脸凑过去,再把衣服捞开,“你看!”

    林知眯缝着眼睛盯了盯,还扯过他的手仔细检查。

    真没了。

    “还真是这样,那头我得和蜀都市局表示一下歉意。”

    她突然问,“对了,你说的动作片叫什么名字?”

    沈崇果断答道:“隐妖传。不过我没和他们签合同,班头今天就让我顶了一天,我拿了现金就走的。”

    还想抓我漏洞?

    我老沈做事这么严谨,怎么可能给你机会!

    “哦,华灿娱乐投资的,我知道。”

    “这我倒不清楚。”

    “华灿娱乐有百分之四十多股份是我堂妹的。”

    沈崇傻眼,这也行?

    我又撞枪口上了?

    “明天你直接去上班吧,要当男主角吗?”

    “不了不了!没那么多想法,我就只想捞点外快!行了,没事我先走了!不用你送,我自己打车家!”

    这天聊不动了,沈崇开门就跑。

    反正当务之急已经解决,剩下的谎恐怕需要用更多谎言去圆。

    咱圆不动了,跑总行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