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忙乎一整夜,梁仔倒是精神抖擞,沈崇却有些困了。

    他想睡觉,却接到林知打来的电话。

    “你昨晚去哪了?”

    林知开门见山的问。

    沈崇果断装傻,“在家里睡觉呢。”

    林知呵呵一声,“还和我装?我就在你车前面,引擎盖还热着,你说你在家里睡觉?”

    “我擦”

    “说什么?”

    “我擦玻璃呢。”

    “赶紧下来!别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

    在梁仔怪笑的嘲讽下,沈崇掐了电话老老实实去地下车库。

    “昨晚你去追胡青林了?”

    林知叉腰站在小钢炮越野前面,直视着他。

    沈崇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继续撒谎没意义,点头,“是,我的确去追了。”

    “所以胡青林的车祸是你做的?”

    这事儿不能认。

    沈崇果断装疯卖傻,“哈?他车祸了?活该啊!嗨,我都瞎追的,哪能那么容易追到,我瞎兜风一晚上,然后来了。”

    林知根本不信他,“你装,继续装。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以为世上还有不透风的墙吗?你这车昨晚的动向,可全都被拍下来了!你前半程几乎是咬在胡青林后面!”

    既然山崖下胡青林的车被发现了,逆推出胡青林连夜潜逃的路线不难,沈崇的表现还真挺可疑的。

    沈崇装出副茫然的样子,“不会吧?还真给我蒙对了?我这么厉害?唉,可惜后来我钻小路里去了。还以为他要往山里逃呢,结果转半天没见着人影。你说说他车祸到底怎么事?”

    虽然他演技很差,但摆明了打死不认,林知总不能给他上刑。

    “算了,你先跟我走,到我家去。”

    林知一摆手,转头往外走去。

    二人到家中,欣欣已被蒋玉送去了学校。

    胡青林已死,后续还有些首尾要处理,但这事和林知已经没太大关系。

    她并非栽赃谁,而是用自己的手段揭穿胡青林真正的罪孽,证据链自成系统,胡青林本就死罪难逃。

    最可笑的是,原本可能会帮胡青林出头的他爹,在得知他大哥一家三口车祸的真相之后,甚至连葬礼都不想给他安排了。

    警方已经给出结论,甚至直接定案。

    胡青林的确是遇到塌方,然后车辆失控意外身故。

    虽然塌方看起来有点奇怪,但只能这样解释。

    反正他就是该死之人,死就死了,就当提前执行枪决吧。

    至于和他同车的另一个人,也查出不少案底,本就是个作恶多端的亡命徒。

    但疑点还是不少的,警方都没找到踪迹,沈崇却尾随胡青林而去,当然可疑。

    可后来沈崇转进岔道,小路里没有天书包网.bookbao2,不知道他的具体动向,理论上他是追错了方向。

    再加上他后来又从岔道的另一处出现,直接大大咧咧的从高速蜀都,帮他洗清了嫌疑。

    当然,即便如此,沈崇还是少不得要被问询。

    沈崇刚在别墅客厅沙发上坐下,就接到警方打来的电话,开门见山的告诉他,现在我们在你家门口,需要你配合调查,但你家中无人。

    警方没把话说全,其实他们早已试着对沈崇的手机进行定位,但竟因保密级别而失败了!

    林知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在他耳边低声道:“直接告诉他们你在润雅苑第八栋,让警方过来。”

    沈崇懂她意思,尽管自己没承认,但她还是免不了怀疑,打算给自己扛事。

    让人到这里来,她就是要公开表明两人的关系,明明白白的告诉所有人,这人不能动。

    但他觉得没必要,开着小钢炮出门时他就算到会有这么一出。

    无所谓,随便警方怎么问,反正咬死不认。

    定罪要讲证据,他们没有证据,也不可能收集到证据!

    自己的嫌疑,永远只能停留在嫌疑。

    他倒没在心里怪警察多管闲事,死了个该死的人而已。

    情感上,当然没必要继续追究那人怎么死的。

    但法律上,如果真给人查出来是自己做的,免不了责任。

    无规矩不成方圆,这都是规矩。

    “哦哦,不好意思,麻烦你们等一下,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沈崇起身要走。

    林知在后面拦住他,“你干什么!你怎么不按我教的说?”

    沈崇头,“你那个路子太麻烦了,我直接去配合调查,不碍事。”

    林知将他拦住,“我觉得没必要,我相信不是你做的!”

    沈崇将她轻轻推开,“欣欣妈,我知道你的好意,但这事我自己处理,好吧?没必要给你留下让人攻讦的把柄。”

    林知依旧坚持,“我怕什么把柄?不行,现在我们就去把结婚证办了!”

    沈崇转身就跑,“不了不了!没事!真没事儿!”

    妈蛋,比起去接受调查,扯证更恐怖一百倍!

    目送这家伙狼狈而走,林知面色阴晴不定,你什么意思!

    不就是扯个证而已吗,怎么搞得像要你命一样。

    昨晚你那什么为我心痛的话,是我幻听了?

    沈崇在市局呆了整整一天,还是那套说辞,打死不认。

    当然他也不可能真被逼供,现在不流行那套。

    等到晚上时,他无事一身轻的走了出来。

    如果胡青林是个案底干净的好人,这事没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林知终究还是打了些招呼,沈崇想出来也没那么简单。

    当然,如果不是他做事够小心,没留下任何把柄,这事还是没那么容易揭过。

    不可能因为他动向和胡青林接近就判他有罪,胡青林翻下山崖的车上并没有另一辆车的碰撞留漆。

    他自己的车也毫发无损,没人能想到他竟能徒手将车掀下坡。

    总之,因为方方面面的原因,沈崇被洗清了嫌疑。

    可他还是没能直接家,刚走出市局,他就苦笑着往前迎面而去。

    车停在路边,标哥正背靠车门一脸惆怅。

    “我说你呀唉!”

    陈标又想骂人,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沈崇耸肩,“我以为你会来得快点呢。”

    “我中午就来了!一直在外面等你!”

    “哦哦。”

    陈标又问,“这边没怎么为难你吧?”

    沈崇点头,“没呢,就正常的问询。”

    “那就好。”

    沈崇又道:“这关好过,但你这关,不好过啊。”

    陈标这忍不住了,“我说你是不是傻?直接给部里汇报不行吗?干嘛非得自己动手?”

    沈崇低头看看双手,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我有一颗正直的心?”

    “呸!全世界那么多坏人,你真要那么正直,加入战斗部呗,给你执法权。你就在咱们中队挂个职,只安排你在普通人层面伸张正义,不用你管灵与妖的事,怎么样?”

    沈崇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

    以前他是怕被套牢进去,变成特种公职人员,但现在他却说不上原因,就是潜意识里抵触。

    沈崇知道,这又是自己的第六感在作祟。

    直觉说了算。

    “这事头再说吧。对了,部里怎么知道的?我很小心了啊,手机我也检查过,车也检查过。”

    陈标没好气的发动车子,“如果我告诉你,昨天你一动杀机,鹿部长就通知我和八哥了,你信吗?你是部里的重点考察对象,你都不知道鹿部长对你多重视。”

    “呃”

    沈崇冷汗涔涔,果然不能小瞧天级大佬,手段神鬼莫测啊。

    他又问,“那为什么不当场阻止我?”

    陈标这次没答他。

    沈崇想了想,“卧槽!你们在给我挖坑!想坑我!”

    陈标脑袋摇得拨浪鼓一样,“没有!绝对没有!”

    “妈蛋,我早该想到,可我竟主动跳了。”

    沈崇相当的无语。

    陈标咳咳两声,绕开话题,“那我问你个事啊,就算现在你猜到了,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跳不?”

    “跳啊!别人都威胁我老婆孩子了,我能忍?换你能忍?”

    “这个真不能。除非当时就把你绑了,不然你肯定得去。其实吧,当时鹿部长也考虑了一下。后来她觉得必须要你念头通达,不能让你认为斩妖在逼你做选择,就放任你了。”

    沈崇耸肩,“呸!说得那么好听,其实就是想阴我转正。我都没想明白,既然组织这么强大,甚至能感应到我的杀机,那为什么不介入世俗里的这种案子?如果有斩妖出手,像胡青林这种货色,早该被查个底朝天了吧?”

    陈标摇头,“你这课题太大,只能说上头自有上头的考虑。我觉得吧,灵能者与妖怪和普通人终究不一样。我们有我们要面对和处理的事情,普通人的问题交给普通人处理。我们要面对的困难和风险,可比普通警察面对的大得多。”

    沈崇赶紧让他打住,这家伙貌似有主动泄密的倾向,又要挖坑。

    “算了不说这个,我这次的事要怎么处理?”

    “不知道,可能领导们要开会讨论。”

    “这么严重?”

    “因为是你才要开会,换个人就直接剥夺灵源了,最轻也得去监察狱呆个一两年。”

    “好吧。”

    对斩妖的规矩他不做评价。

    有时候很强势,对于邪道灵能者和恶妖从不留情。

    但似乎对普通人里面的坏人恶人,却又过于宽容。

    但以杀止恶是否真就是最简单快捷的方法,杀又要杀到什么程度?

    斩妖对自我权利的约束又应该维持在什么程度?

    这些问题,沈崇纵览整个资料检索库都没能找到更准确的答案,也推测不出大佬们真正的心思。

    以他的归纳总结能力,他就直接视为大佬们也拿不定主意了。

    看来,即便是创始人大佬,也依然在摸索如何让灵与妖的世界和普通人更好的衔接。

    这是个不可避免的大课题。

    甚至都没有前人经验可以借鉴。

    毕竟,人类文明诞生至今,哪怕是上古与中古时期灵能者和妖怪在现世里兴风作浪时,都从未像如今这样拥有这么庞大的数量。

    并且,灵能者和妖怪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多!

    沈崇没当多久赏金猎人,对此就深有感触,何况标哥和八哥这种资深成员。

    他们的心中,必定都有各自的忧虑与担当吧。

    但这些忧国忧民的东西,其实沈崇都不太在意。

    他只想管好自家一亩三分地。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