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胡青林离开医院大约四十多分钟后,沈崇与梁仔赶到。

    没花费太多功夫,沈崇径直摸到了胡青林短暂停留过的病床前。

    此时这间特护病房里空无一人。

    医生和护士早六神无主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失踪的可不是小人物,而是资产十位数的蜀川巨富。

    才刚打两针消炎药呢,输液管都插上了,药液才刚配好,手术没做,夹板没上,人没了!

    没就没了吧,反正不用担心他赖治疗费。

    可才没等几分钟,医生护士们又被突然出现的有关部门带走问询。

    事情莫名的变得很复杂,不再是单纯的救治伤员。

    所以,沈崇没受到任何干扰就进到病房,上面的床单被套也没来得及更换,梁仔轻松拿到味道源。

    下楼之后,升级到黄二品的梁仔妖元能力全开,嗅觉增强幻影头没晃悠两下,找到方向了。

    “这边!”

    “给力,走起!”

    如今以梁仔的能力,可以捕捉七十分钟内的遗留在空气中的味道,更何况胡青林浑身带伤,留下的是更为浓郁的血气。

    这事太轻松了。

    沈崇开着越野小钢炮驶出第三人民医院,梁仔把脑袋伸在车窗上闻味儿。

    “前面左拐。”

    “右拐。”

    “直走!”

    “等一下!老大你停路边,我进去打探下。”

    “他们在里面换车了,我还闻到院子里有换下来的病号服的味道,目测还顺便在里面换衣服了。”

    沈崇点头,“很小心嘛,如果是普通人,早被甩开了。”

    梁仔得意,“可惜他对手是我老吕。”

    小钢炮又开出去一段,不近不远的吊在胡青林背后。

    梁仔忍不住问,“那个,这事我们不用向斩妖汇报吗?”

    沈崇摇头,“不汇报,先斩后奏。这事是我的个人恩怨,不能再出任何纰漏。万一斩妖不让我下死手怎么办?”

    其实沈崇对斩妖疑似过分柔和的行事方法已经产生质疑。

    他们似乎对普通人中的歹徒过于宽容了。

    他内心有点动摇。

    毫无疑问,胡青林有罪,并且罪孽深重。

    如果自己当初从一开始就不放过胡青林,出租司机不会死。

    倒不是沈崇在同情司机,他也选错了路,各有各的取死道而已。

    但如果没这事,出租司机都没有做出错误选择的机会。

    虽然老林和欣欣没遇到真正的危险,但其实千钧一发,现在想来都略感后怕。

    蒋玉说真撞上也没事,但谁知道呢?

    或许她只是事后安慰我吧?

    既然胡青林从一开始就走在死路上,我就该早点送他上路。

    沈崇的眼神变得愈加冷冽,杀气外泄,让坐旁边的梁仔都阵阵发寒。

    它默默的伸出狗爪按下空调,打开热风,“呃,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不急,等他出城。”

    “哦哦。”

    梁仔总觉着这样不妥,但老大杀意已决,自己这当小弟的能怎么办呢,只能硬起头皮跟着冲锋陷阵。

    反正老大现在关系越来越硬了,那个姓胡的好像又有很多罪孽,咱们这是替天行道。

    不会被部里处分吧?

    也许应该是这样?

    林知此时并不知道沈崇已经追了出去,依然彻夜忙碌着四处安排

    她难得的拿出全部动力,疯狂的发动着自己掌控的关系书包网.bookbao2。

    谁也不能小瞧发怒的雌虎的力量,尤其林知还不是一般可怕的雌虎。

    她有极其强大的力量,更有一旦做出决定,就一定要把事情做成的魄力。

    为了保护自己这个小小的家庭,林知不惜一切代价。

    当她人愿意不惜代价去做成某件事时,放眼蜀川乃至全西南,能挡得住她的人,不多。

    又追出去一段路,胡青林再次换车,这次变成了四个轮子的。

    沈崇的手机又不断收到林知发来的消息。

    她知道沈崇多半睡不着,索性就给他实时播报了。

    之前林知提到过胡青林的七宗罪,逐步一一落实。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人间正道可能迟到,但不会不到。

    胡青林的确作恶多端,想惩治他的人从未消失,但受困于局势不利,一直隐忍蛰伏着等待机会。

    如今终于从天而降一双如来神掌,以平地一声雷之势将笼罩在胡青林身上的保护伞悍然撕开,全部拍翻。

    无人敢触其虎须,无人敢挡其锋芒。

    林知几个电话透露出来的意思,归纳总结出来就四个字,挡我者死!

    这一如来神掌按在地上,将笼罩在胡青林身上严丝合缝的龟壳拍碎,再狠狠给他按进地里。

    地面皴裂,许多蛰伏在地下的仇人纷纷从裂缝里冒出头来,挥舞着刀枪剑戟,铁钩利矛,对着他们眼中的茫然大物,林氏如来神掌下的蝼蚁狠狠刺出致命一击。

    所以,实锤来得是如此的轻易。

    半小时后,胡青林的同父异母大哥出事之前,曾去过的汽修厂老板的个人资料到位了。

    当地分局紧急开动,连夜提审。

    一小时后,曾经为胡青林顶锅,刚出狱的人被找到了。

    想挖开他的嘴并非易事。

    若是以前,即便这种人被找上,审查工作也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中断,但这次不会了。

    一小时十五分钟后,当初卖给正环建筑劣质劳保用具的公司负责人,如今某县首富的知名商人,被人从家里“请”了出来。

    两小时后,当初拿了胡青林钱的土方车司机的行踪被人找到了,不过已经过世。

    据说这人去年死在斗殴之中,过失身亡,行凶者认罪伏法,判了无期,听说最近因为表现极其良好,有机会改判

    但此时,早已被定案的事情,如今却有了新的色彩。

    专案组直扑监狱,接下来必定是一场刨根问底的深究。

    沈崇专心开车,梁仔一边追踪闻味道,一边帮沈崇看消息。

    “哇!嫂子好厉害!”

    “老大,嫂子这么强势,我觉得你们不合适,换个温柔点的吧?”

    沈崇觉得吧,反正等会都要宰人,不如先宰个狗子祭天?

    算了,狗子死了谁闻味道?

    “老大,嫂子喷你是不是傻了,怎么不消息。”

    狗子继续吐槽。

    “算了你帮我。”

    “好的老大你说,我打字。”

    沈崇轻咳一声,开始念,“好的我都知道了。”

    狗子开始打,“然后?”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过一阵子,梁仔念消息,“嫂子说,事情没办完,我睡不着,你告诉我怎么办?”

    沈崇想了想,他很想告诉林知你就别废这神,那都是个死人了。

    但这事他说不了,于是乎,沈崇想了想,“你睡不着就睡不着吧,明天记得补觉就好。”

    胡青林活不过今晚,林知明天当然能高枕无忧,沈崇认为自己的答天衣无缝。

    梁仔瞪眼。

    老大你绝对是个人才。

    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煞孤星!

    你这样给人消息,还想把人撩来?

    唉,虽然老吕我希望老大你换个嫂子,但我也看不下去你这样自己坑自己啊。

    所以,还是让我来拯救你的人生吧。

    作为一条单身狗子,梁仔有个屁的恋爱经验,更没文采。

    思来想去,它决定照搬前些天不留神点开的女频剧毒总裁文,顶着浑身狗皮疙瘩发了过去。

    “你都安排妥当了,赶紧去睡觉!不然皮肤会变差!这有损你的绝世容颜!你可知道,我会多心痛吗?”

    这尬聊的功效果然逆天。

    对面的林知简直惊呆。

    她真觉得杀气腾腾的内心世界骤然变得平静许多。

    胡青林的罪证即将确凿,搜捕令也派发了出去,接下来等结果就行了。

    我好像是该睡觉?

    以前林知不是没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但她从未因此而失态。

    今天竟真有些失眠,甚至还为此给他发微信,我当时那语气是在撒娇?

    他发现了?

    他故意发个段子哄我开心?

    铁树开花,榆木脑袋给开瓢了啊!

    林知美滋滋的躺上床,竟真迅速睡去了。

    她哪儿知道,给她消息的不是人,是条狗。

    出城之后,不知不觉的越走越远,期间胡青林和帮他逃跑的年轻人至少换了两次车,从未上过高速,全程国道或者省道。

    终于,约莫四个小时后,一前一后两辆车错开十公里的距离驶入蜀南国道山区路段。

    沈崇觉得是时候了。

    他突然打方向切入岔路。

    梁仔赶紧提醒,“错了!不是这边!”

    沈崇点点头,“没事。这边是条近道,路况要差些,但我车底盘够高,反而能抢到前面。胡青林现在要出国,一定不会停车,我们在前面等他。”

    “你怎么知道这是近道而不是死路?”

    沈崇笑而不语。

    我会告诉你,我早把整个蜀川的交通路线图册全背下来了吗?

    半个小时后,沈崇将车停在个y字路口岔路边,藏在山后灭灯熄火,带着梁仔上山。

    随后,沈崇让梁仔指路,在山上四处搜寻大石头,堆到悬崖边上,堆了整整七块,最小的大约两个拳头大,最大超过腰粗。

    这是为胡老板准备的七宗罪。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