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又胡青林旁边,正听见他轻咳着和李鸿牧说话。

    “嗨,我当时真啥也没想,就觉着反正我车结实,给撞一下也没大碍。林总的车里还有小孩呢,她们在后座没捆安全带吧?我身板硬实,不碍事。”

    “倒是没想到给欣欣小朋友准备的礼物救我一命。哈哈,幸好林总还没原谅我,不然真要把北极熊接过去了,我今天怕得见阎王。”

    胡青林“心有余悸”的说着。

    沈崇也在旁边蹲下来,“那可就真得多谢胡总救命之恩了呢。”

    胡青林转脸看,勉强笑道:“沈先生言重啦。”

    他这话沈崇接不下去了。

    沈崇的演技还是不够硬,只沉默着。

    这时候我特么只想掐死你,没办法和你客套下去。

    就在这时候,救护车和警车终于停下。

    一众抢救人员动作飞快的下车,往这边飞奔而来。

    沈崇让到一边去。

    那边李鸿牧又往幻影来一趟,等救护人员把胡青林抬上担架才跟上去说道:“胡总,林总说你之前提那事,虽然因为她已经和另外几家公司谈定了,不好临时更改,但明天的招标会你可以找个人来旁听,头应该会有中标公司愿意分润部分转包项目出来。”

    胡青林当即就激动得不能自已,“这这可怎么好我不是图这个的啊!”

    李鸿牧摆摆手,表示自己只负责传达,别的不过问。

    “伤员别乱动!躺好!”

    医生呵斥了一句。

    胡青林立马老实。

    沈崇和被推上救护车的胡青林挥挥手,目送他远去。

    他感觉得到。

    老林要动手了!

    “李鸿牧,你去和警方协调,目击证人有你一个够了。沈崇,我们先家去吧,别在这儿老晃悠。有什么话家了我给你说,行吧?”

    林知又道,“不然我安排个人开你车,你到车上来?”

    沈崇明白她大概是想和自己摊牌。

    “那行。”

    从案发现场开到润雅苑不过短短几分钟的路程,沈崇狠狠见识了一下蒋玉口中所说的,什么叫能量超乎想象。

    林知接连打出去三个电话,每个都打给了不同的人。

    但她的意思都别无二致。

    查胡青林!

    彻头彻尾的查,查个底朝天!

    车子刚开到润雅苑第八栋的车库,就有结果来了。

    重点的就七件事。

    其中之一发生在他二十几岁时。

    胡青林同父异母的大哥一家三口,在外出自驾游时出现车祸,翻车下了悬崖。

    此后胡青林这个私生子顺利接下他老子的产业,也就是正环建筑。

    另外,早年胡青林年轻气盛时,也曾参与过两三起斗殴,都出了人命。

    虽然卷宗里说他只是被别人卷进去的,但他被卷入的频率略高了。

    有时候是为了女人,有时候是为了采沙场采石场这些资源,还有他当私生子时自己白手起家在外面和人争工程。

    每次他都是赢家,但犯案子的,都不是他。

    还有些事情,就前几年,他的工程项目出了意外工伤,事情最终是揭过去了。

    但当时曾有调查人员指责他购买劣质劳保用具,才最终导致工伤。

    后来这位指责他的调查人员落得个终身残疾,事情不了了之。

    再比如,前些年他曾在隔壁省一个县城中与人争夺项目。

    招标会的当天,胡青林的主要竞争对手派出来的工作人员也遇到了车祸,最后他轻松捡漏。

    这家伙,对车祸这套玩得相当纯熟!

    只是他以前从不吃亏,这次他要蚍蜉撼树,所以他干脆亲自上阵!

    当然,林知目前收到的这些风,都只能说是分析出来的捕风捉影,不能以此定罪,还得继续往深里查,至少得找出一两个铁证。

    正环建筑毕竟是颇有影响力的企业,不是说拔就拔的。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要强行拔,事情牵扯就太大了。

    “没事,继续查,这么多突破口,他行事再小心都会有漏洞。”

    别墅客厅里,林知挂断电话,看了眼对面坐着的沈崇,“看吧,我都说我会有办法的了。”

    沈崇问,“他既然有这么多问题,为什么以前没人查他?”

    林知耸肩,“因为有人保,他做事又够小心。”

    “现在又能查了?”

    “因为我要查。”

    “好吧我懂了。”

    沈崇表示无奈。

    他没蠢到问为什么你以前不管。

    林知的身份是商人,又不是正义使者,更不是内裤外穿的超人。

    权势再大也要遵循游戏规则,贸然管太宽,手伸太长,不是好事。

    别人没犯在她手里,她以前没立场插手。

    良久,林知又道:“你说他是不是个傻子?这又是何必呢?以前没听说他这么蠢啊!”

    沈崇没好答话,他大概猜到了原因。

    这必然是斩妖“谈心”的后遗症。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自己的锅,连累老林和欣欣受惊了。

    当初在轧钢厂废弃车间该更狠一些,故意让那个打手把匕首刺进自己腰里就好了。

    算了,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多注意吧。

    希望这事儿能就此收了。

    “那我先去了。”

    林知点头,“行,对了,明天你早点起床。”

    “干嘛?”

    “你送欣欣去幼儿园。”

    “明天还去幼儿园吗?”

    林知淡定道:“当然,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当然是在天完全亮了之后。”

    她又话里有话了。

    胡青林撑不过今晚。

    这,就是老林的雷霆手腕。

    她根本不在乎今天的真相。

    是真是假,是偶然是必然,她都无所谓。

    她和沈崇一样,凭直觉认为这事有鬼,那就够了。

    胡青林这人从来就不干净,不然老林也不会斩钉截铁的要将他从项目里踢开。

    现在这货的智商已经下降到无法被原谅的地步,已经丧心病狂,对林知认为需要保护的人构成了潜在威胁。

    那就应该除掉,以最快的速度除掉!

    沈崇家之后,却并未睡觉,而是直接叫上了梁仔,再度开车离开正大天城。

    直扑胡青林去往的医院!

    路上,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接通,里面传来林知略显尴尬的声音。

    “那个,胡青林跑了。明天欣欣不去上学了。”

    沈崇直翻白眼,“傻了吧?”

    他非但不慌张,反而有点得意。

    今晚老林装一整完的逼,给自己郁闷得不行,没想到却被机智的老胡打了脸呀。

    “呸!他跑天涯海角我都给丫揪出来!”

    老林真挺气的,连脏话水平都进阶了。

    沈崇问,“这么容易吗?”

    “可能得要点时间,这些天你也要注意安全。”

    沈崇点头,“行,但关键还是你们娘儿俩。”

    “我知道了。见鬼,真滑溜,完全不知道去向。我挂电话了。”

    “等一下。”

    “干嘛?”

    “明天的太阳,还会照常升起吗?”

    啪!

    老林挂电话了。

    沈崇笑笑,放下手机。

    证据?

    等你证据到手,黄花菜都凉了!

    胡青林既然有你说的做事那么缜密,那等他降智时间一过,能反应不过来今天干了多蠢的事?

    他能不跑?

    一个十几亿身家的富豪跑了,流落在外面,又有仇,那不得是定时炸弹?

    我老沈能给他翻身的机会?

    我也很缜密啊!

    只是胡青林跑路的速度比他想象的还要快,本以为到医院附近还得潜伏阵子,再等他偷偷逃窜出来呢。

    不曾想这才在半路,人就已经跑了。

    但这根本无所谓,你跑不了!

    沈崇单手掌方向盘,右手笑摸狗头。

    “老大你戳到我眼睛了。”

    “哦哦。”

    此时,蜀都第三人民医院五公里外的街头小巷里,身穿病号服的胡青林正坐在一个寸头年轻人的摩托车后座。

    这年轻人就是下午时出现在老杨出租车对面的那人,但他已经把自己的头发给剃成了寸头。

    他发型看起来有点毛躁,分明就是自个儿对着镜子剃的。

    摩托车呼啸着穿街走巷,然后扎进一间破屋里。

    三分钟后,摩托又从里面开了出来,换了一辆。

    胡青林已经换上一身年轻潮流的皮衣,头戴摩托头盔。

    前面那寸头年轻人也换了衣服,头盔都换了。

    “这宅子没人知道是你租的吧?”

    “放心吧老板,没人知道。这辆车我之前藏过来时也不是这色儿,自己重新喷漆了。我办事,你放心。”

    “那就好,送我出去,给你两千万。”

    “得嘞,老板你的话,我信得过。”

    胡青林左手稍稍使力,抱得更紧点。

    各种痛楚从他身上各个地方直刺天灵盖,让他痛得裂牙咧嘴。

    他的内心分外惆怅。

    我怎么就这样了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我是吃错了什么药啊!

    我怎么会想出这馊主意来,还兴冲冲的去做了呢?

    他脑子里不断的想,但却总想不出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今天这点子,之前他简直觉得完美到无可挑剔,自己的表现更堪称影帝级。

    但这都没用!

    之前,他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短暂昏迷,醒转后得意没能持续超过几秒钟,就开始下意识的味与推敲。

    沈崇在和自己交流聊天时的态度很不对劲,哪怕他很努力的伪装了,但他内心深处,根本没把自己当成救命恩人。

    至于林知,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面。

    她表面让李鸿牧通知自己好消息,仿佛真被瞒过了。

    但这反而反常!

    人一旦警惕起来,风吹草动都能一惊一乍。

    林知的确是为了麻痹他,并且还没把事情做太明显,只给了他一个事后参与的机会,没有虚伪到当场允诺重新给正环建筑翻身。

    林知做得够隐蔽,但现在这再普通不过的报答“恩情”的小施恩惠,在醒过来的胡青林心中,却成了猛虎扑羊之前的冷笑。

    只让他毛骨悚然!

    冷汗却止不住的流!

    不错,就算我能完全瞒过林知又怎样?

    她根本不会在乎啊!

    在林知心里,哪怕只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可能,这事是我自导自演的。

    那么,以她一贯的行事风格,不会放过我。

    因为这种事已经威胁到了她和她女儿的人生安全!

    她肯定把我当成个疯子!

    对于会威胁到她安全的疯子,手里又有钱,林知会怎么做?

    当然是一棍子摁到地下去!

    更何况她还有个更神秘莫测的可怕男人!

    沈崇?

    胡青林微微晃晃头,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算了,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去想了。

    总之,我现在的处境真的很危险!

    于是他马上强行邀走护士医生,疯狂的给自己的关系书包网.bookbao2打电话。

    当他打到第三个时,原本维护得很好的关系,直接给他掐了电话。

    等几分钟,又一个陌生号码给他发来短信。

    “有人查你,查得很深。”

    胡青林起身就跑了,病号服都没来得及换。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