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刚走来,胡青林便急不可耐的想介绍情况。

    “胡总,不必说了。”

    沈崇摆手道。

    胡青林一愣,“什么意思?”

    他不懂这什么情况。

    沈崇应该已经明白自己的决心,如果没有沟通的打算,又何必到这儿来呢?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难道你真以为我胡青林就那么好欺负,看不懂我带这么些个人的意思?

    你的头是不是有点铁?

    沈崇伸了伸身子,“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想告诉你,我根本不关心你是怎么和老林求情的,更不可能帮你去劝她。”

    “为什么!”

    胡青林咬紧了牙关。

    沈崇往前走进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为什么,看你不爽。”

    胡青林后退一步,“你耍我?”

    “你非要我来这边和你聊,我来了,并明确的和你聊透,我的答案就是,这事没得谈!”

    “那你跟我来这儿,是找死来了?”

    胡青林继续退,这次彻底退入他带来的人群中。

    面包车上的六个凶神恶煞的中青年,悄然从四面八方将沈崇围在中间。

    沈崇摊手,笑,“不,我是来很郑重的提醒你,我和老林要镇住你,根本不需要什么背景。有些人你不能乱撂狠话,更不是你能随意威胁的,因为,我特么会把你的威胁当真!”

    说着,沈崇捏拳继续往前逼近。

    他铁拳紧握,只待暴击,他要瞬间制服这群人。

    突然,嗤的一声响。

    沈崇下意识翻手往背后抓去,面露尴尬。

    艹!

    我居然被阴了!

    教训深刻啊。

    事实证明,甭管是正派还是反派,在干人之前都不能话多。

    话多就是装逼,装逼就要遭雷劈。

    他倒是计划得好,试图靠着自己层层递进的紧逼不断打压胡青林心智,然后以雷霆之势将他瞬间镇压,这样就能让他在自己面前彻底失了胆气,将未来出现变数的可能压制到最低。

    可人算不如天算,他没想到胡青林找来的打手里竟有这种愣头青。

    妈蛋还没正式开始动手呢,丫就掏刀子了!

    这货绝对是资深书包网.bookbao2文读者,深谙先下手为强的道理!

    沈崇身,捏着匕首刀锋的左手上已经见红,丝丝血迹从指缝间漏出来。

    胡青林见状,先是痛骂出声,“草!玛德谁让你掏刀子了!”

    他正打算和沈崇服软,脑子里却又想起先前沈崇的话,顿时反应过来。

    之前口头得罪他就让自己代价沉重,如今已然刺刀见红,事情变得更大条了!

    刹那间他便举棋不定,又想把沈崇干脆留在这儿,但方才自己与他在润雅苑外面碰头却又可能被有心人留意到,林家的报复不得不防。

    就在他犹豫的短短刹那,沈崇却完全过身去,捏着匕首刀尖的左手悍然发力,竟硬生生从摸刀子的打手掌心夺刀。

    随后,他再是闪电般出右拳,直轰此人面门,“吃我一拳!”

    事情已然失控,双方一旦动起手来,局面就不再是胡青林能掌控的了。

    他这六个打手也非寻常人,个个是心狠手辣之辈,见过大场面,更下过狠手。

    今日此事又有富豪兜底,对手又超乎寻常的凶悍,竟敢徒手捏刀!

    刃割五指,常人早痛得哀嚎连连,可他却竟以刃为柄,反手夺刀!

    谁也不想吃大亏!

    可结果就是,即便这些人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他们也没任何可能在沈崇手下撑过三十秒。

    沈崇第一拳,就干脆利落的放倒一人。

    这人的鼻梁骨被打折了,捂脸仰头而倒。

    在沈崇出拳的同时,右脚更如虎尾横摆,正中在他身后举棍欲砸他的打手下腹。

    又废一人!

    不仅如此,他更低头勾腰,往右侧撞去,在撞飞右侧打手的同时,还将另外三人砸落的刀、棍尽皆避开!

    在他往右跨步之时,左手终于撒手扔刀,刀尖带着殷红血迹直插地面。

    沈崇与右边的壮汉贴了个满怀,这壮汉试图扭动手中匕首刺向怀中沈崇,胸膛却被像被重卡猛烈撞击。

    他整个人倒飞出去,将正往前赶来的胡青林贴身保镖都给撞飞了。

    啪哒!

    此时,沈崇右脚才重重落地,脚心正正踩在左手扔出,直插在地的匕首刀柄上,将其狠狠踩断!

    胡青林此时哪还有心思继续和谈,转身就想跑。

    沈崇从后面追上来,一把按住他肩膀,“胡总,话还没聊完,别急着走。”

    胡青林惊恐转身,“沈先生,有话好好”

    “我说你妹!”

    沈崇一拳打在他下腹。

    胡青林醉虾般蜷缩起来,眼珠暴鼓,嘴唇呈o型,鼻孔直冒血。

    沈崇这一拳,让胡青林恍惚产生错觉,自己的肚子恐怕被打爆了。

    “放开胡总!”

    后面尚未倒下的三个打手和胡青林的保镖异口同声喊道。

    沈崇没理睬他们,而是用带血的左手掌在胡青林后背用力一拍。

    与普通人比起来已算健美的胡青林被这一拳一拍,打得烂泥般扑倒地面,再无一丝声息,生死不知。

    沈崇身看着四人,“你们倒挺着急的嘛,这才哪儿到哪儿,对不?”

    四人顿反应过来四下打望,才发现交手加起来不到十秒,己方八人竟已倒下四人!

    这就是退役职业选手的实力?

    胡青林的保镖是知晓些沈崇的个人资料的,但他又觉得这很难理解。

    我也是退役选手!

    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今天来的这六个打手里,甚至还有刚从体育学院毕业,算是现役的搏击选手,也有上过战场的兵油子啊!

    “龙爷?现在怎么办?我们先撤?”

    尚且站立的一名打手问道。

    保镖摇头,“你傻了吗?胡总还在他手上!跑?你想死?”

    “可不跑也是死啊!”

    另一名打手绝望道。

    下一瞬,沈崇却已经冲上来了。

    “说得好!”

    又是十余秒过去,这四人也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沈崇则到胡青林身边,踹他后背一脚。

    “胡总,别装死了,起来吧,咱们继续聊。”

    地上的胡青林尴尬起身,猛咳几声,再抹了把自己脸上的灰,“沈沈先生对不起。”

    沈崇蹲他面前,“你先可不是这态度。”

    胡青林捂着自己的肚子,“是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但沈先生你不能不能我们刚才一起过来时,被人看见了。”

    沈崇撇撇嘴,“你不是说自己光脚的吗?光脚还怕死?”

    “怕,怕的。”

    沈崇抬起左手拍拍这人前风光,人后却软弱得像条虫子的胡青林的脸,“你早有这觉悟,我又何必废这事,对不对?你看,本来没事的,现在搞多麻烦。情况有点不妙啊,咱们梁子结这么深,你又拿老林和我女儿威胁我,你让我怎么安心放你走呢?”

    胡青林表情呆滞的看了沈崇许久,突然面色大变,然后猛的跪伏起来,将脑袋往地上狠狠磕去,“沈爷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

    咚咚连响,只不过三两声过去,胡青林额头便冒出血迹。

    他把头皮磕破了。

    更匪夷所思的是,这人声腔都变得不太对劲,嗓子抖得厉害,竟带上了哭腔。

    沈崇瞪眼,我说你至于吗?

    一大男人,这就哭了?

    我还没真要你命呢。

    “沈沈爷!我真没想到您是这样神仙般的人物,求求您高抬贵手,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胡青林又是狠磕一阵,这才灰头土脸更加惶恐的抬头看向沈崇,眼神还不自觉的飘向沈崇左手。

    沈崇抬起手掌一看,略感头疼。

    难怪胡青林被彻底吓破了胆。

    左手上被匕首割裂的伤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完全愈合了!

    原本深可见骨一直在往外面渗血的伤口,早已重新长齐。

    不仅如此,还因为他一再出拳,又因为黏糊糊的,下意识将手掌在自己衣服上蹭,把里面重新长好的皮肤给完全暴露了出来。

    唉,泄密了。

    这事情就搞得有点僵硬了呀。

    见沈崇看着他的手掌直发愣,胡青林以为自己不小心撞破了他身上的大秘密,即将被灭口。

    这下更是不得了,强烈的求生欲望骤然爆发,让他顷刻间演技炸裂。

    当然,也可能是他真怕了,怕到不行。

    他简直理解不了,世上怎会有如此诡异的人。

    伤成这样,说好就好了!

    他痛哭流涕,哭到伤心欲绝。

    “沈爷!我以后一定安分守己,多行善事!我老父亲也一把年纪了,可怜我这不肖子虚活三十五岁,都没能给我老父留下个后人!恳请沈爷您大人大量放过我!”

    “我我大哥命苦,走得早,侄儿和嫂子也跟着去了。我若死了,胡家就此绝后,我老父亲不能承受第二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啊!”

    沈崇不言不语,心思数变。

    既然已经不小心泄密,那必须得上报保密部了。

    罢了,既如此,索性多吓一吓他。

    “胡青林,你不觉得自己哭起来很烦人吗?”

    胡青林哭声瞬止,噤若寒蝉。

    沈崇撇嘴,“既然被你看到了,那我也不瞒着,不错,我就是你想的那种人。还告诉你一件事,我这里被枪打过,也屁事没有。”

    沈崇站起身,指了指自己的小腹,再道:“四枪。”

    胡青林微微张嘴,不知沈崇为何越说越多,心头惊惧无以复加。

    沈崇又坐下来,“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明白,甭管你有什么招儿,我都接得住,但我的招你接不住。”

    “沈爷您您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胡青林忍不住问。

    沈崇耸肩,“因为你很快就会失忆啊。”

    说完,他也不管把胡青林吓成什么样,直接给哈莉专员打去电话。

    在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胡青林度过了堪称此生最难熬的一段时光。

    直到哈莉专员终于驱车赶到,给他和另外几人挨个喷上一记,再眼罩走一轮,这才释然的软倒下去。

    沈崇倒是有点担心了,“哈莉专员,我这事不算大麻烦吧?”

    哈莉摇头,“不算,你的灵源能力特别,本来就容易暴露,今天的事情也不是你的错,无罪。”

    沈崇暗舒口气,“这就好。对了,这些人怎么处理?他们会怎么记得这事?”

    “不用处理,直接走,让他们自己醒。等他们醒来,大概只会记得被你轻而易举全部放倒了,然后认为你来头无限大,得罪不起。头你不用担心他们再找你的麻烦。”

    沈崇大喜,“那我就放心了。”

    斩妖的谈心,真是好用啊。

    不知道是哪位高手大佬研究出来的套路呢,这里面的学问,不输给灵源验证设备的核心部件呢。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