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翌日清晨,这天沈崇本来无事,原计划在家里宅上一天。

    宅对旁人是痛苦,但对他而言,是莫大的享受。

    可他终究出了门,新房装修即将收尾,验收得差不多就该让新绿公司的人过来当面核对了。

    新绿公司的人还算负责,更没敢在他的面前搞什么小动作,整个装修过程都尽心尽责。

    没办法,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业主,所有的主材辅材都挨个挨个的检查箱子筒子。

    但凡是有防伪码的,这货居然还真打电话挨个问询,再不然就是扫描二维码查真伪。

    他都不嫌麻烦!

    他更不避嫌!

    “沈老板,您都这样有钱了,还这么抠细节啊?”

    忙完了上午,一行人一起在正大天城门口小馆子吃饭时,小包工头半调侃半蛋疼的说着。

    沈崇笑笑,“这可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房子装出来是自己住,装得好与不好,也是我自己的事。万一出了篓子,就不是用钱能轻松解决的问题了。到时候浪费的时间比现在多得多,麻烦也大得多。今天我多抠一点细节,明天就能省下好些天的功夫。”

    小包工头感叹一声,“沈老板说得对!来,干一杯!”

    沈崇笑着举杯,“酒虽好,但大家可别贪杯,装修是个危险活,喝晕了出事故就不好了。”

    小包工头连点应声,“沈老板说得好!不愧是做大生意的人!”

    “过誉了过誉了。”

    “那个,听经理说,沈老板您后面的牧场装修怎么说?”

    沈崇摆手,“这事不急,那可是笔大生意,我保证一点,你们把这次的事情给我做漂亮了,后面一定有你们的好处!”

    “那就多谢沈老板了!”

    一行人在小馆子里酒足饭饱,沈崇没跟着上楼,而是打算再去外面转转。

    他想骑共享单车去石锤科技的办公地点溜达溜达。

    酒后不宜开车,千万不要酒驾哟。

    哪怕一小口也不可以呢。

    刚拐过弯儿,他正在路边扫单车,背后却传来嘎吱一声。

    扭头看,一辆价值三百万左右的玛萨轿跑停在路边,后面还跟了辆大面包车。

    后排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个人影来。

    沈崇直起身子,收手机,不言不语的看着来人。

    来人正是胡青林!

    这位最近几天焦头烂额的正环建筑大老板,奇乐园董事会成员之一!

    他这些天为了查出沈崇的行踪,可谓不遗余力。

    但不知为何,每当线索差点就要拨云见日之时,一切的资讯却都凭空折断,再无任何痕迹。

    胡青林又是无奈愤怒,又是郁愤难平心有不甘。

    早已听闻展曜科技神秘莫测,却没想到只是个区区业务员的资料都这么难查,明的暗的手段都用尽了,此人却仿佛凭空消失在这世上。

    那可是林知的男人,这么大的目标,又明确知晓他是展曜科技的业务员,自己找的那些关系书包网.bookbao2竟都无计可施!

    万幸,今天可算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了。

    居住在润雅苑七十三栋的石天,正是胡青林的朋友,不仅相互公司颇多业务往来,更因年龄相近而时常聚会。

    石天早两天就曾听胡青林酒后抱怨林知这女人蛮不讲理,因为点争风吃醋的小事,就为她男人出头抬手强砸正环建筑的盘子,一点生意场的道义都没有。

    胡青林当时也曾试图拜托石天帮忙,以同小区街邻的身份去联络下林知。

    石天哪敢,一口绝,不曾想隔两天的下午就在润雅苑撞上了正主。

    当蒋玉自爆身份之际,石天又是震惊惶恐,又是窃喜可算能帮上胡青林的大忙。

    你要找的人,就住在正大天城!

    于是乎,今天中午胡总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胡青林理了理自己的领带,努力让自己显得气定神闲,“沈先生,咱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吧?真是有闲情雅致,放着豪车不开,豪宅不住,骑单车,住电梯,真是人不可貌相。沈先生这高风亮节非常人可比,难怪林总会钟情于你。”

    沈崇抬头看着这人,“你谁?我见过你吗?”

    胡青林嘴角一抽,面色瞬间数变。

    他想过可能会被甩冷脸,又或是冷嘲热讽一番,这都在他心理预期之内。

    可你这丫直接不记得不认识我,算个篮子啊!

    我胡青林有这么路人吗?

    要说咱们只是小小的交集就算了,可我就因为说了你两句风凉话,现在你女人连我的饭碗都快砸了!

    你居然把我给忘了?

    胡青林呼吸渐促,但又强自冷静,分外难受。

    “沈先生,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的来意,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沈崇把他的脸色变化看在眼里,心头雪亮,很是无聊的耸肩,“我的要求就一个。”

    虽然蒋玉和林知都早已给他打过铺垫,但当这孙贼真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还是格外腻味。

    胡青林按捺心情,“请讲。”

    “滚!”

    沈崇送他一字,转身就欲走。

    “沈崇你站住!”

    胡青林急火攻心,在后面大声咆哮,伴随着他的动作,玛萨轿跑后面的面包车里乍然冲出四个年轻人来。

    沈崇头,看了眼这群人,“哟,要动手?你们确定?”

    胡青林左手连按,示意这些来撑场面的打手不可轻举妄动,只勉强在脸上挤出副难看的笑容,“不好意思我情绪过于激动了,实在是因为苍河项目对我事关重大,我为这事已经拆借数亿贷款,合同都签下了。一旦违约,不仅接下来几年营业额大减,光是偿还这些拆借贷款的滞留利息,代价就极其沉重。”

    “不仅如此,以林总公司在蜀川省内的影响力,我被她这样不明不白的一脚踢开,必定让人猜疑,引发连锁反应,往后蜀川省内的这些大项目,我再想介入必会遭到重重阻力。数亿资金滞留在手,业务停顿,这个损失我承受不住啊!”

    沈崇耸肩,“你说这些关我屁事?我只给你解释一遍,老林踢开你的正环建筑可不是因为我,只怪你自己在资质和往期业绩上作假,别本末倒置了。”

    胡青林面色骤变,强行辩解道:“建筑行业里大家都这样!谁没点不干净的东西!为什么别人可以,我不可以!”

    “你问我,我问谁去?可能是因为你特别脏?”

    “胡说八道!”

    “谁知道呢,你自己心里不最清楚吗?”

    沈崇这次真烦了,放下自行车支撑架,准备蹬车离开。

    “沈崇你今天要就这么走了!这事我和你们没完!我不管你和林知到底多大背景!老子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见沈崇终于停下脚步,胡青林又道。

    “你们到底还要我怎样?我求爷爷告奶奶就差给你们跪下了,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只要你答应帮我说项,几千万我都给你!你连谈一下的机会都不能给我吗?”

    胡青林以前教沈崇圈子理论,更被别人无数次当面威胁过光脚不怕他穿鞋的。

    万万没想到,今天他自己竟也会说出同样的话。

    身家超十亿的老胡竟也有自诩光脚的一天。

    沈崇没急着转身,只是缓缓放下车子,再把共享单车锁了,滴滴一声。

    他走了来,“那行,这边谈事不方便,咱们找个僻静点的地方聊,行吧?聊透,聊到你满意。”

    有些人,有些事,真的很可笑呢。

    不见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

    他觉得他自己屈服了,就是委屈,就是牺牲。

    可他根本没想过,如果他胡青林做事地道,严把工程质量,做到问心无愧,给人一分钱一分货的信心。

    以老林的行事风格,又怎会不给他机会呢?

    张口就能给我允诺几千万的好处,你总共才能分到几亿的工程量,那你得在中间偷多少工,减多少料啊?

    沈崇自己最近就在忙乎装修的事,相当懂行了。

    房屋建修更不比装修,少一根钢筋,又或者钢筋的标号粗细略有差异,制模架梁时焊接用料上各种省料,又或者里层的水泥标号稍微偷点货,导致的结果就是工程质量问题!

    而工程质量一旦出了状况,那特么丢的就是人命关天。

    和人命比起来,你的膝盖值几个钱?

    见他终于松口,胡青林大喜过望,赶紧把沈崇往玛萨轿跑里引,“沈先生请!请!”

    沈崇弓腰坐进车里,靠在窗边,随口说道:“你自己选个偏僻的地方吧,这事给人看见了不太好。”

    胡青林连连应声,“对,说得对。其实我们现在就能聊,沈先生您看这”

    “现在不谈,我没心情。”

    不曾想,沈崇这次却是故地重游了。

    胡青林鬼使神差的将谈话地点选中了小公园旁边的废弃轧钢厂,正是他手刃三个邪道灵能者的地方!

    到地方之后,沈崇先没说话,而是把胡青林等人支开到一旁,自己一个人站在轧钢厂车间梁柱下面玩手机。

    搜索:灵能者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处决普通人。

    警告!

    编外人员沈崇中尉,你的想法很危险!

    有任何问题请即刻向组织汇报!

    组织会竭尽全力助你解决生活与工作中的各种困难!

    沈崇赶紧麻溜的关了搜索引擎。

    擦,以他对斩妖的了解,再搜索一次,怕是哈莉专员就得过来找自己谈心了。

    事情稍微有点麻烦呢,

    他不知道这事上报斩妖可行不可行,也不知道组织上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展曜科技出面警告胡青林吗?

    这会不会有点太小题大做?

    另外,这事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在斩妖里的暗中评级?

    虽然哈莉专员不曾明说,可经过最近这段时间打交道,沈崇察觉得到,斩妖对自己这个编外人员越来越重视了。

    如果让斩妖产生错觉,认为放任自己在外面活动是个不稳定因素,是个祸精。

    万一他们产生把自己绑进去安心做研究的想法,那就不太美妙了啊。

    沈崇揉了揉自己的眉毛,略感头疼。

    但他并不抵触斩妖对编外人员的约束,若非斩妖的这般强权,恐怕这世界早就乱套了。

    他骨子里是个崇尚世界和平的人呢。

    因为只有和平,才能让宅男安心的混吃等死啊。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