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知不觉,新房的装修进度已在重金之下往前迅猛而进。

    沈崇的身家比起真正巨富差距不可以道理计,但在大部分装修工人面前,勉强算得个土豪。

    为了庆祝狗子终于能下地恢复行走,中午这顿两只单身狗搓了顿丰盛大餐,纷纷吃得小腹滚圆,只想在这人间美食下昏昏睡去。

    春刚初开,但夏日午后困倦却已经悄然无息提前降临人心,抵挡不住这人间幸事呀。

    能够唤醒一名父亲斗志的,永远只有女儿。

    最近这些天林知似乎越来越懒惰,也可能故意在拿捏他,除了偶尔通过大炮筒与他隔空打个招呼,旁的时候电话没有一个,短信不来一条。

    花丛老手遇到这种场景,便该立马反应过来。

    那是恋爱已到第二阶段,女方故意在拿乔,作为一名男子汉,该主动出击,让对方感受到自己对她的在乎了。

    但是对不起,沈拳王完全没意识到!

    他这些天虽未带着沈万山组合出门狩猎,但又是装修新房,又是学着倒腾石锤科技,又在重修灵源基础进阶版,辅修灵源隐藏手法中级。

    他哪有心思去想什么男女事,更没兴趣去揣摩林总的女儿家心思。

    通过这段时间与老林或深或浅的打交道,他又有新的感触。

    虽然占到不少便宜,现在想来还略面红耳赤,心肝砰砰狂跳,但好处有多大,风险就有多高。

    为了区区好处,把自己搞得过山车一样,随时都有不留神踩错点翻车的风险,这不折磨人吗?

    无欲则刚,不把关系搞僵的唯一办法,是从一开始就别奢望去泡她。

    贸然出手,到头来反而感情破裂一拍两散,化玉帛为干戈,这不就很坑爹了吗?

    他是真怕累,又怕烦,又觉得女人心思太难猜。

    甭管你老林吃什么飞醋女儿醋闺蜜醋家常醋,咱不接招,表面朋友走你!

    我不撩你,也不惹你,唯有相敬如宾才能永恒和谐。

    林知是很漂亮,身材也赞,但想撩动她又或者真撩了之后,需要付出的代价太沉重,感觉得背上一身的龟壳,何苦呢?

    只是妞而已,我电脑里那么多!

    实在想换口味了,我还能自己画!

    今晚我就画米卡莎的**版!

    大手子就这点好,不求人,咳咳。

    他正躺在沙发上,一边抢了狗子的遥控板看电视,一边挠肚皮时,手机响了。

    看号码是老林打来的,他有点不想接,不过接通之后顿感庆幸。

    “爸爸,欣欣现在要过来了喔。妈妈说过几天幼儿园就要开学了呢,我就不能陪你玩了呢!”

    欣欣这个话就很灵性,明明是沈崇陪她,反而变成她陪沈崇。

    沈崇当场一口答应下来。

    随后起身招呼狗子,“走!出门!”

    梁仔也很兴奋,“老大,不带个飞盘什么的吗?”

    沈崇看了眼它肋骨,“不妥,等你再巩固段时间,咱们就随便在外面溜达下。”

    “老大我有个很棒的建议,头买个鞍子装我背上,咋样?”

    “醒醒,你是狗子,不是马!就你这身板儿分分钟就塌了!拜托你改天去基地强化训练下,你现在都快成黄三品之耻了。不然当初就算黄鼠狼是战斗强化型,你也不该那么不堪。”

    梁仔很是失落,它知道问题所在,但就是提不起劲。

    “想爬哈莉的背吗?”

    “想!”

    “这不就对了?”

    “过几天我就去练!”

    “说起来,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什么?”

    “狗子你还记得鸡哥吗?我昨天又打听了一下,最新一次思想评估它考55分了,只差5分就能及格。等它考到90分,就能自由选择成为编外人员了吧?”

    梁仔大惊失色,“老大你早说啊!”

    “咋了?”

    “最近有个叫姬夜的加了我斩妖系统好友,成天和我发消息,东拉西扯,还用的美女头像,时不时让我帮她补课。我以为是妹子!居然是鸡哥这死鸡妖!”

    “赶紧拉黑赶紧拉黑!”

    “欧了,鸡哥很阴险啊,好险。”

    一人一犬刚下楼,就撞上了牵着欣欣的蒋玉。

    “咦?蒋姐好久不见啊!”

    沈崇倒是很高兴,也不知是高兴终于不用见老林,还是真想见蒋玉。

    蒋玉笑笑,松开欣欣的手,“林总今天去开会了,我陪着。”

    “真是辛苦蒋姐了。”

    “不辛苦,看见欣欣高兴,我自己也乐意。”

    欣欣则扑到狗子面前,同样乐呵呵的,“狗狗的病好了啊?对了,爸爸狗狗叫什么名字呀?”

    上次她都忘了问名字呢。

    沈崇下意识想答“来福”,但看梁仔那可怜巴巴的表情,报了真名,“梁仔。”

    “靓仔?靓仔你好靓!”

    欣欣去拍它的背,狗子进入影帝状态,各种摇尾巴咧嘴吐舌头,乐呵呵的。

    稍微热闹阵子,欣欣拉着牵引绳走前面,沈崇和蒋玉则肩并肩走后面。

    蒋玉道:“让欣欣这样拉着绳子不好吧?它会不会突然冲出去把人带倒?”

    沈崇摇头,“不会,梁仔很懂事。对了蒋姐,林总说你在老家相亲?情况怎么样?如果你结婚了的话,以后恐怕不太方便帮林总带欣欣了吧?”

    他语气里听着很不舍,其实巴不得蒋玉赶紧嫁出去。

    老林没了帮手,那还不得赶紧乖乖把人双手奉上?

    蒋玉直摇头,“我都这年龄了,还相什么亲,无非是为了哄老人家开心而已。早已过了怀春少女的心态,比起随便找个人将就凑合着过,还不如一个人潇洒自在呢。”

    她以为沈崇会反驳一下自己。

    不曾想,沈崇却果断点头,“知己啊蒋姐!”

    “哈?”

    “我也这么觉得!结婚生子这事讲感情靠缘分,说不上运气好坏,但有时候到了年龄就是没碰上合适的。既然都错过了,又何必苟且扎堆?这都什么年代了,只要个人收入不用担心养老的问题,那就随缘一点嘛。”

    蒋玉:“呃”

    不知道怎么的,有点担心林总的命运呐。

    她又叹口气,这会儿正说自己呢,担心林总干什么,“也对,其实看着欣欣一天天的长大,比起我自己生个孩子没区别。欣欣长大了,总不会不认我吧?”

    前面的欣欣耳朵很尖,听到声音就拉着狗子冲来,扑到蒋玉怀里,“怎么会!欣欣最喜欢蒋阿姨了!”

    蒋玉心头很甜,那边欣欣又看看沈崇,再补一句,“我也最喜欢爸爸了!”

    沈崇蹲下来问,“妈妈呢?”

    “也最喜欢妈妈了!”

    看着沈崇这样教育欣欣,蒋玉竟仿佛从他头顶看到轮成佛了的光辉。

    沈崇他这区区二十八岁,竟仿佛已把人生给活透了!

    他知道从小培养欣欣对妈妈的感情,这当然是在为林总好。

    但偏偏,他自己对林总却又分明没有普通男子那般追求的意思。

    这种思维模式可以说是变态,也能说是看破红尘?

    三人一犬离开正大天城,去到之前那个小公园。

    今天时间多,也不赶,就慢悠悠的散步过去了。

    封吹雪妹子当然没来摆摊,她被沈崇坑得够呛,不在展曜大厦下面的基地里,而是在斩妖临时搭建的一个专门用来软禁人的地方。

    只限制了她的行动自由,但别的方面完全不干涉她,好吃好喝伺候着,她提出的任何合理要求也免费解决。

    在公园里时,蒋玉先看了眼不远处的保镖们,然后和沈崇说道:“那个,沈崇有个事我得提醒你一下。”

    沈崇点头,“蒋姐你说。”

    “我听说年前你和林总带欣欣去奇乐园时和胡青林起了冲突?”

    沈崇点头,“是有这么一事,他把关系找到你这儿来了?”

    蒋玉摇头,“这倒没有。但胡青林对苍河项目的确非常看重,最近这些天已找人和林总说项很多次,甚至还差人送来林总父亲喜欢的古代字画真迹。但此事却已板上钉钉,我们的确不打算给正环建筑留任何机会,都给他拒了。”

    沈崇皱眉,“他要对你们不利?”

    “这倒不是,而是最近我差人打听到,胡青林似乎在想办法调查你的行踪。”

    “我的行踪?”

    蒋玉点头,“他似乎真以为正环建筑被拿下全是因为和你的矛盾,估摸着再过不得两天,就要找你谈合了吧,希望你帮忙从中周旋。”

    沈崇笑出声,“这人是傻了吧?甭管这事和我到底多大关系,我怎么可能帮他说话!且不论会不会让老林为难,我自己都看他不顺眼。蒋姐你多虑了。”

    “我倒不是怕你顶不住他的糖衣炮弹,沈崇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也了解。就是担心你安危,按照林总的意思,是想安排些人暗中保护你段时间,等项目彻底尘埃落定。”

    沈崇连连摆手,“这就不必了。”

    开什么玩笑呢,最强侦察兵狗子就在这儿,自己也是根正苗红的斩妖大佬,连玄级妖怪都抓过了,还怕胡青林个区区生意人?

    蒋玉很无奈,“唉,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但是”

    “蒋姐,我明白你意思,多谢好意了。但真不用替我担心,去也替我谢谢老林。”

    在公园玩一下午,一行人慢慢走润雅苑。

    欣欣牵着狗子小跑撒欢走在前面二三十米处,两个保镖在旁边亦步亦趋紧紧跟着。

    沈崇则因为蒋玉又聊到胡青林的事,分了心稍微吊得靠后。

    见小公主牵着梁仔走上前来,戏多精小区保安们又在低声吐槽了。

    “有钱人的口味好特别,品种犬不养,养个土狗!”

    梁仔听得清清楚楚,心里开骂,“你们懂个锤锤!本狗月薪比你们高!一个顶你们仨还有多!”

    此时,正巧从小区里走出个年轻人,手里牵着三根绳子,拉着的全是大型犬,公阿拉、公金毛、公巨型雪纳瑞

    这下可不得了,那三条大家伙嗷嗷着就往梁仔这边冲过来了!

    年轻人一个拽三个,拉都拉不住!

    他大声喊着,“你们快把土狗牵走!快牵走!我前段时间带它们去打猎,不小心误伤了条田园犬,他们闻了血腥,我快拉不住了!”

    这哥们拽得青筋暴起,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他没认出欣欣来,但也知道放任突发状况继续下去,会伤到孩子。

    两名保镖纷纷跨前一步,挡在最前方。

    小区保安也顿时慌张,纷纷往前冲来。

    虽然田园犬便宜,但这可是第八栋的小公主,人金贵啊!

    梁仔当然不会傻乎乎的也往前冲,而是张开双腿摆好架势将欣欣挡在身后。

    狗子现在很愤怒,很暴躁。

    品种、血统有那么重要吗?

    你们这些蠢狗别欺狗太甚!

    别特么过来,劳资背后就是小主子!

    今天本狗拼着旧伤复发也特么咬死你们!

    卧槽你们还嘲笑我!

    个头大了不起啊,真打起来我一个打你们仨!

    丑?

    你们懂什么是美吗!

    我这是气质内敛!

    狗子相互交流的语句虽然很简略,但最基本的意思还是能表达出来的,梁仔明白自己完全被蔑视了。

    妈蛋,可惜这里不是吕梁山,不然我老吕一声嚎,分分钟叫几十个兄弟来按死你们这群渣渣!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