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被老大捂住嘴,梁仔直飚冷汗,深以为耻。

    我以机警戒备闻名天下的堂堂华夏神犬,竟差点因为看电视看入神而露馅了!

    见它反应过来,沈崇这才松手。

    欣欣看得好玩,也想学沈崇去捂梁仔的嘴。

    沈崇果断阻止她,“欣欣不可以的,你们才第一次见面,不能去摸它,它会咬你的!”

    欣欣赶紧把手收来,看着狗子有点怕怕的。

    梁仔翻眼怒瞪沈崇,妈蛋,老大你不厚道,过分了啊!

    欺负我没办法还口,当面抹黑我的咯!

    小主子这么可爱,还给我买新衣服新玩具新零食,我咬你也不能咬她啊!

    欣欣变戏法般从身后摸出康乃馨,摆到梁仔的轮椅上,然后努力挤出副很悲伤很心痛的表情。

    “狗狗你不要难过噢,生病了就要乖乖的,欣欣给你买花来啦,香不香呀。”

    说着,欣欣还把康乃馨往梁仔的鼻头上塞。

    这可苦了嗅觉无限增强的狗子,普通人把花凑到鼻子上闻,那是觉得清香扑鼻,梁仔这样闻,简直是直贯天灵盖!

    狗子很想打喷嚏,但考虑到胸腔的伤势,又强忍着不敢打出来,憋得很辛苦,流下两行清泪。

    “爸爸,狗狗它哭了啊!”

    沈崇点头,“它是因为看到欣欣你买花来看它,很感动。来,我们把花插这边。”

    这套房子的房东竟在阳台上留下个花瓶,倒是刚好用上了。

    梁仔骤得解脱,心下宽慰,老大果然还是知道心疼我这个伤员的。

    沈崇本不打算同意欣欣看电视,但听得可怜,说的是在京平好几天都没机会看电视,成天被外公追着读念诗,讲些听不懂的人生道理。

    可怜的小姑娘也很无奈呀。

    如果只得她一人,她还能闹腾得起来,但有一大群孩子都被一起押着,大概由于从众的心理,欣欣就算觉得难受也坚持下来了。

    沈崇听得那叫个心痛,那是人过的日子么?

    大过年的不开开心心耍,反倒成天上大课,被洗脑!

    这种家庭教育方式里长大的娃,那得都是些神经病吧!

    所以,今天批准欣欣看电视,看个够!

    给她疗伤、治愈,抵冲掉小宝贝在京平受到的创伤!

    好吧也不能超过一个半小时。

    梁仔和欣欣看汪汪特攻先锋都看得津津有味,沈崇实在吃不住,陪了十几分钟就房打开电脑琢磨自己的了。

    新款的背板贴片即将正式发货,斩妖论坛里对此事的讨论也益发热闹。

    西南分部的大家伙们心里都有底了,知道这是个多么牛叉的产品,但全国其他各大区的普通成员们,对这事的认知尚且停留在想象中。

    大家都普遍很好奇,也满怀期待。

    听说这东西普及过后,就再也不用担心被人偷偷登陆账户了,包括在电脑上登陆,同样需要先在手机上通过认证。

    反对的杂音也不是没有,毕竟造价不菲,没事被扣掉18888大洋,还得每月抵扣,对于某些混吃等死的编外大佬来说,挺伤的。

    但对斩妖而言,混吃等死的编外成员的意见,完全可以无视。

    有意见?

    那就成为正式成员啊,免费领呢!

    有不满想发泄出来?

    忘记战斗部副部长的教诲了吗?

    想知道被摁死的滋味吗?

    真正有梦想有追求的编外大佬,根本不会在乎这点钱。

    比如地级成长玄级上限的梁仔,看看人家一个月都五万多了。

    再比如,西南分部钦定天才沈大爷,别看人家底薪才一万把,但人家这才多久,累积功勋都两千多好远,都中尉了!

    部里还欠他几大千功勋值!

    这,才是强者的心态和行事方法,这样的角色,才是对时代和斩妖有用的人。

    这种人的意见才值得参考与尊重。

    斩妖终究是个实力说话的地方,弱者可以享受一点基本福利,但务必认清自己,切莫沉迷在看似强大,实则虚妄的超能力里。

    就是现在沈崇表现相当优秀,内部评级层层提高,没被定期问询,甚至定期召汇报思想动作。

    梁仔跟了沈崇,信用评级顺便被带上去了。

    但普通的编外成员哪有沈崇和梁仔的幸福待遇。

    他们得定期被部里的大佬刷脸,斩妖武力值了解一下,观察是否有往邪道方向发展的倾向。

    如果失联,又或者被查出来黑化倾向,那么对不起了。

    其实背板贴片年前就该发货,但临到过年,谁干事都没心情,最近斩妖又出了大事,搞了大动作。

    为了防止大动作期间因为普及新设备而出什么篓子,此事自然顺延到现在了。

    畜禽养殖的资料沈崇已经看得差不多,再看下去也没明显提升,理论知识足够丰富,只差实践。

    但沈崇也没闲着,石锤科技已经随便借了个办公地址注册成功,但不能就那样放任不管。

    真租个或者买个办公地点,才能真把架子搭起来,这事还有得费神呢。

    沈崇做事讲究计划与安排,谋定而后动。

    好吧但他总是撞上没得选择的突发事件。

    还有,沈崇脑子里构思的牧场也得提上日程。

    不然等梁仔康复了,沈万山组合接连斩获,又不像之前每次都能刚好撞上别人即将觉醒,或者已经觉醒。

    万一真需要圈养段时间,小动物还能勉强搞定,但如果是头牛呢?

    家里养牛咩?

    但牧场选址不比别的,一旦敲定那都是大笔开支,而且轻易不便更换,所以务必仔细斟酌。

    中间沈崇断断续续出来过几次客厅,等琢磨完这些,刚好一个半小时,等他又客厅准备让欣欣关电视时,她竟已经主动提前关了。

    这会儿小宝贝正倒了狗粮在碗里,用勺子给梁仔喂呢。

    沈崇记得上午时这货就没少吃,现在还能吃得下?

    走到近前,沈崇仔细看才发现狗子这货那是咬牙切齿的在往里塞呀。

    欣欣把勺子一下又一下朝它嘴里灌,梁仔又不忍心违背欣欣的好意,每次都热泪盈眶的张嘴接。

    欣欣正全神贯注的喂着呢,沈崇走到近前才发现,然后乖乖的头,“爸爸!”

    沈崇乐呵呵的问,“欣欣你怎么自己关掉电视啦?”

    欣欣乖巧的应道:“爸爸说过呀,小孩子不能连续看太久电视啦!所以欣欣觉得眼睛累了就关掉电视啦。”

    沈崇也蹲下来,“欣欣真乖!”

    小宝贝就这么一句话,给他心里甜得吃了蜜似的。

    难怪古人云,女儿都是当爹的小棉袄,图的不就这句话么?

    “爸爸,你看狗狗好高兴呢,它都高兴得哭了。”

    沈崇觉得吧,梁仔这可能是撑哭了。

    你也是蠢呢,都吃不下了,那就别张嘴啊。

    等等

    妈蛋,这是我的勺子!

    沈崇嘴直抽抽。

    他本来想拯救梁仔的,现在也没心情了,撑不死你丫的。

    欣欣又喂好几口,梁仔实在撑不住了,这才终于闭嘴。

    下午时沈崇没把欣欣关在房间里耍,而是带着下了楼,那都是为了抵冲掉上午推梁仔的狗轮椅不小心留下的黄金凯子形象。

    人们都很健忘呢,明明以前沈崇就带着欣欣在小区里玩过,没过多久又被人遗忘了。

    所以,曾经被欣欣在乒乓球台上打爆的那个小男孩,再度忆起了被支配的恐惧。

    经过长达一个多月的苦练,小男孩妄图找自尊,不曾想依然被欣欣按在球台上一顿爆揍。

    与上次的区别仅仅是他坚持的时间从十几分钟延长到了二十分钟。

    欣欣打得兴起,忘了沈崇的教诲,并未让着点这男孩子。

    有些事情不服不行,天赋这玩意儿,真的不讲道理!

    可惜就是没遇到上午那两个疑似看上沈崇的爱狗妹子。

    沈崇这就很头疼,我总不能下次没事专门跑去找人解释,别撩我,我有娃了吧?

    玩到下午快五点,老林来找他要人了。

    沈崇表示不想交,但林总态度很坚定,说是约了要去闺蜜家吃饭,人家欣欣的阿姨好久都没看见人,想念得紧呢。

    “如果你实在舍不得欣欣,和我一起去呗?我闺蜜也想认识一下你。”

    林总看他那死皮赖脸的样子,又突然冒出野路子。

    沈崇果断拒绝,光跟你一个有钱人打交道就很辛苦了,你闺蜜怕是也不会穷。

    到时候三个女人一台戏,还有个只想看我稀奇的神奇闺蜜,那我不得活活被折磨死?

    于是乎他屈服了,交人。

    到家里,梁仔这货又在看电视,时不时还打饱嗝。

    沈崇忍不住吐槽,“撑不死你这傻狗!你就想抢我勺子是吧?”

    梁仔狡辩,“老大这可不能怪我呀,小主子那么贴心的喂我,我怎么能拒绝呢。哪像某些人呐,就知道偷懒,自动投食机都来了,还得让我张口接,啧啧。”

    沈崇表示不想理它。

    梁仔又感叹着,“唉,这主子和主子间的差距,真的是很大呀。”

    沈崇还是不理它。

    梁仔继续作妖,“老大,我决定了,等我康复,我有空就去陪小主子玩,叼飞盘什么的,我最拿手了。”

    沈崇觉得这不妥,正打算说点什么。

    “哼!小主子先前还给我聊天,说她小区里有大狗狗好吓人。妈蛋!将来如果谁敢伤害小主子,我老吕把命豁出去也绝不答应!”

    “我求求你别乱立flag了行吗!”

    等到傍晚时,斩妖又来人了,这次是来送灵源妖元验证背板贴片的。

    梁仔又伤心了一次,居然还是那只蠢麻雀送货!

    “老大我们在门口做个陷阱吧,下次麻雀再来给丫装笼子里去。”

    “你怕是想去斩妖做思想汇报。”

    时间再到夜里八点过,沈崇却又出了门,老林打电话给他求救呢。

    到润雅苑第八栋门口时,林知的车刚开来。

    林知抱着哭哭啼啼的欣欣下车。

    沈崇走上前去,“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谁欺负我女儿了!”

    林知略尴尬的叹口气,“没人欺负她,她自己心里过意不去,我又哄不住她,公司又有点事情要处理,还是你来吧。”

    “咋了?”

    那边欣欣又开始耸鼻子了,“爸爸爸爸我我把向阿姨家的猫猫弄丢了!”

    林知给她补全,“唉,在闺蜜家吃饭时,欣欣逗那只猫玩儿,结果把人大门开了,猫跑出去了,找好久都找不见。我那闺蜜倒没说什么,稍微有些失落而已,就是欣欣自责得厉害。”

    “呃”

    作为同样养宠物的人,沈崇也不知道该怪谁了。

    每个人的宠物都有感情的呢,老林那闺蜜不骂人都已经很厚道了。

    “唉,是有点对不住梦溪,那猫她养快三年了吧。猫不像狗,不念家,出去了除非自己玩够了才会想去,但更多的时候就直接走丢了。”

    沈崇白了老林一眼,“你还念呢,事情都发生了就别在欣欣面前提。”

    沈崇抱起欣欣,“欣欣别哭,爸爸帮你给阿姨赔一只猫好不好?”

    林总在旁边暗自吐槽,又猪鼻子插大葱装象。

    那猫的崽儿都要十几万一只,再加上养三年的开支,真要陪,三十万你能舍得拿出来咩。

    你自己就养动物的,感情是能用钱来赔的么?

    “所以我就不爱养这些猫阿狗啊什么的,麻烦。行了欣欣就交给你啦,我去办事了。”

    进到客厅,林知招呼一句。

    欣欣又继续搂着沈崇自责,“都都怪我,如果我不开门,猫猫就不会走丢了。”

    沈崇强行安慰,“没事的,也许它只是想出去玩一下呢,过两天就家了呢。”

    “不不会的,我同学家里的猫猫走丢都快一年了,还没家呢。猫猫是不会家的。”

    沈崇也很头疼,难怪老林呼救呢。

    欣欣太懂事,反而比一般孩子难哄,相当的倔强。

    如此这般一直忙乎到九点过,他才终于将迷迷糊糊的欣欣哄睡着,才睡下去几分钟居然就开始说梦话了。

    她还在念叨着什么,猫猫不要走,外面好冷,还有坏人什么的。

    这可把沈崇心痛坏了。

    到客厅里,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今晚怕是得做噩梦,以欣欣的性格至少还得念叨好几天。

    他敲了敲老林的房门。

    “进来!是沈崇吧?”

    沈崇开门入内,发现林总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睡衣。

    居然就是前些天被自己穿过那套!

    林总觉得他目光异样,也才反应过来,脸微红,“你别乱想啊!我里面穿了内衣的!”

    沈崇讪讪道:“喔喔,我觉得欣欣这样下去不行啊,咱们得想个办法。”

    林知放下文件,挠头,“能有什么办法。”

    “重新买一只一模一样的,然后骗她说找来了?”

    林知摇头,“这恐怕不行,梦溪那只猫相当灵性,能听人指挥的,欣欣吆喝两句就露馅了。”

    沈崇瞪眼,“这么牛?”

    “那不然呢?不然你这点子我能想不到。”

    沈崇想了想自己家里的狗子,可惜梁仔在养伤,不然狗子出马搜味道,应该能找出来。

    一般猫走丢的前几天,都会在自己家附近溜达,慢慢的超过半个月之后才会越走越远。

    恐怕,实在不行的话,只能让狗子带伤上阵了。

    “算了先就这样吧,我去想想办法,一定得帮你那闺蜜把猫找来。”

    “你能有什么办法?今天我们都发动几十个人找了,猫一旦藏起来不想被人找到,没人能找见的。”

    “那你别管,我得先去了。”

    “呃,老是这样麻烦你,不然你今晚就咳咳,在客房住下吧?”

    沈崇摇头就走,“不了不了,我那生病的狗子还在家里呢。”

    沈崇急着去问梁仔恢复情况,如果勉强能挪动,推轮椅也能推过去,方便找猫。

    说完他就走,留下老林在风中凌乱。

    这不解风情的家伙,你都不明白我让你留宿是多么了不起的大跃进么!

    我预祝你一辈子单身狗!8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