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结果梁仔还是失望了,它下的订单半夜就到货了。

    收到短信提示之后,梁仔本兴冲冲的滚着轮椅直奔房门,不曾想,客厅阳台边的窗玻璃却传来笃笃两声。

    头看,梁仔当时就崩溃了。

    妈蛋!

    送货员并不是哈莉,而是只黄级麻雀。

    沈崇用了好长时间才把小心肝稀碎的梁仔抚慰下来。

    可怜的狗子,被固定在轮椅上居然都哭得一抽一抽的。

    翌日清晨,沈崇起床先看了眼对面,不错,棒棒哒,欣欣和老林已经从京平来了。

    随后他便从盒子里摸出针管和药物,“梁仔过来,打针了。”

    “汪!汪汪!老大我觉得已经恢复到差不多了,就不打针了吧”

    “那不行的,听话,把屁股撅起来。”

    “噢呜”

    给狗子打完针,再帮它把自动投食机摆好。

    嗯,放在鞋柜上,然后梁仔在下面嗷嗷两声,出食口就自动掉狗粮下来,下面摆了个漏斗,梁仔自己张口接。

    没办法,它现在下不了地,总不能把碗摆在轮椅上吧。

    打电话和隔壁栋早已上班两天的装修工人联系一下,沈崇决定去那边盯一盯装修的情况,今天有些埋线和卫生间的隐蔽工程得做,需要他签字。

    昨天还给人把匕首插在心脏里,还进进出出了一个亿五千万的大生意,今天就活蹦乱跳的去盯装房子,沈崇这大心脏,粗线条神经,大概也算天下一绝了。

    结果梁仔死活不肯依,沈崇帮它把电视开上,它都不干,非得要跟着去。

    它嘴里就念叨着什么,“宁愿死也不想再被一条狗关在屋子里,看着冷冰冰的墙壁,冷冰冰的电视机,再多被关一天,不去呼吸下外面新鲜自由的空气,就会失去狗生的意义。”

    沈崇没奈何,“得了,走吧!”

    于是乎,正大天城里便出现了个奇景。

    高大威猛的男主人,推着张做工精致一看就造价不菲高端轮椅穿过庭院。

    这轮椅上坐的不是人,而是条狗!

    两栋楼的入户口就隔着不到三十米距离,短短的路程沈崇至少被人用好奇的眼神打量了二十八次,被老少爷们大婶大妈萌妹子问了九次!

    “哇!你家的狗怎么了呀?”

    “看起来好可怜哟。”

    “哎,小兄弟你这轮椅不便宜吧?怎么给田园犬弄这么贵的东西?不值当啊!”

    沈崇只好尴尬的一一应。

    他大体就说了些。

    狗子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拉肚子拉得厉害,都脱力了,只能坐轮椅。

    是挺可怜的,我都替它心痛。

    大姐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人不分高低贵贱,狗也不分,我们要用平和的心态去对待每一条善良的生命。

    田园犬虽然便宜,但生命本身就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人非圣贤,孰能无情,只要和自己产生了感情的狗,又怎能说不值当呢?

    别人又问他这轮椅买成多少钱,沈崇只在原价上面往上吹了一块钱。

    “四万八。”

    那表情,那语气,相当的轻描淡写,大义凛然,视金钱如粪土。

    直把小区里的大爷大妈震得目瞪口呆,把爱狗萌妹轰到目眩神迷。

    这样的男人,从哪儿找?

    年轻、帅气、高大、强壮、充满爱心,又很有钱!

    这简直是不用骑白马也帅到掉渣的王子啊!

    梁仔想吐血,各位单纯善良的街坊邻居,你们可千万不要被老大这冠冕堂皇的样子给迷惑了。

    他那么大气,是因为这轮椅的钱我出的啊!

    只恨现在人多耳杂,它不方便口吐人言,不然它真想拆穿沈崇的假面具。

    唉,看那几个小姐姐的表情,怕是今晚要被老大爬背了。

    沈崇心里哪有梁仔想的那么龌龊,发现苗头有点偏了之后,果断想开溜,“那个,不好意思我得去这边楼上,刚买的房子还在装修呢,得上去盯一下。”

    说完他就赶紧闪了。

    进电梯时他却冷不丁觉得外边传过来的灼热目光更加强烈了,尤其是其中两位一看就是单身的妹子,相当恐怖!

    艾玛,刚才好像我一不小心把自己包装成有房族又爱狗的黄金凯子了!

    出了电梯站在自家房门前,梁仔压低声音幽幽道:“老大,你这叫不准百姓点灯,州官疯狂防火吧。你不让我办爱心狗舍,却疯狂给我撒狗粮!”

    沈崇强行自辩,“我没那意思!你别污蔑我!等下次碰到她们,我就把欣欣带上!”

    梁仔又道:“这就更过分了,我看书包网.bookbao2文里都写了,现在好多妹子就是不想生娃,钻石王老五自带个娃,不得更吃香?”

    “你哪来的这么多歪理!好了别说话了,我要开门了。”

    沈老板来了,装修队的小包工头立马凑上来邀功,述说大家多么辛苦,多么拼搏之类的。

    沈崇对验收结果感到满意,心情大好,当场又把前两天大家的加班费给结算了。

    等出来之后,梁仔就开始发散思维了。

    “老大,咱能把我的狗舍放在屋子里吗?”

    “不能!”

    “为毛!冬天你想冻死我咩?虽然现在开春了,但得未雨绸缪啊!”

    “我给你装空调!”

    “这个可以有。”

    “可以在狗舍里贴一张哈莉的海报吗?”

    “你自己去偷拍!”

    “那还是算了,在客厅里贴一张漂亮的母萨摩?”

    “滚!”

    “唉,老大啊,瞧您这事给整的,做人呐,不能这样呐。”

    沈崇实在受不了,“得了得了,过几天我买个灵源基础进阶版,这么贵重的商品,到时候应该会是哈莉送货的。”

    “呜老大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到家,沈崇又吃过午饭,正琢磨下午该干点啥的时候,林知竟给他打来电话。

    沈崇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想掐,然后机智的跑大炮筒往下面看了下。

    得,老林正坐在那边的凳子上,翘着二郎腿盯着自己这头呢。

    既然她监视得那么紧,就不能装不在线了。

    他惴惴不安的接通,“嗨,欣欣妈有什么事呀?”

    电话里没有动静,十分的安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莫名的杀气,似乎正从手机话筒里嘶嘶嘶的往外冒。

    等了好久,那边的老林终于说话,“你在做什么呢?”

    听不出她到底什么心情和什么状态,沈崇暗自吞吞口水,脑子里却又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欣欣为自己打开的新世界。

    那过目不忘的惊鸿一瞥呀!

    “我问你在做什么呢!”

    林知的语气加重了。

    “咳咳,没没什么我在想明天公司的事情。”

    电话里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听起来像林总在捏椅子扶手,也可能是磨牙。

    “沈崇!”

    “哎!在!”

    “算了不管你那天到底有没有看到,总之你以后不准提!”

    “我没提啊!是你在提啊!”

    “那你是真看到了?我的天呐!”

    “呃欣欣妈你这都诈我话就过分了啊,就算我真看到了也不是我的错吧?欣欣还小,你也不能怪她吧?”

    老林很是委屈,“那还是我的错喽?我在自己家里稍微衣衫不整,做错了吗?”

    沈崇轻咳两声,“不不不,我们都没有错,错的,是命运。”

    林知相当恨,可惜揍不了命运,不然非得给揍个鼻青脸肿。

    “算了,总之你以后不准提。”

    “艾玛我的欣欣妈哎,我可真没讲什么。”

    “你以后也不准去忆!”

    “就那么两秒钟,我能忆得出个啥啊。”

    “呸,我知道你记忆力好!你连时长都记得!”

    “记忆力好也没用呀,那像素和画质,分辨不出来个什么的。”

    “你还仔细分辨了画质!”

    沈崇觉得和老林聊天真心累,这女人话里的坑太多,防不慎防。

    差不多得了。

    老缠着这事真没意思。

    你总不能把我眼睛挖了吧,总不能学斩妖那样给我“谈心”,让我失忆吧?

    听沈崇这边没声音了,林知也猛然意识到问题,自己又做过了。

    她神色复杂,沉吟良久,再是叹口气,“算了,你先过来吧。”

    “啊?有什么事吗?”

    “你不想看欣欣?”

    “想!”

    十分钟后沈崇就出现在了润雅苑第八栋门口,此时老林却罕见的提前在大门外等着他了。

    她没让沈崇先进门,而是鬼鬼祟祟的瞥他一眼,“到这边来说。”

    沈崇有点烦,“唉,林总,我人已经在这儿,事情都发生了,你如果心里实在有气,那就打我一顿,我保证不哼声痛。行吧?”

    林知走着走着浑身一僵,竟突然娇羞的头看他一眼,下一瞬却又切换成职业模式。

    “好了,我现在相信你什么都没看见了。”

    沈崇先一愣,然后下意识反驳,“什么啊,我明明看到了。”

    林知觉得自己要昏厥过去,不是你先烦的吗,现在我给你台阶,你为何要还我趴下给你垫脚!

    “不,我说你没看到就没看到,再说看见你以后就别想见欣欣了!”

    “好的我没看见!”

    老林终于满意,“很好,以后你每天都暗示自己,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要用橡皮檫去擦掉心中的记忆。”

    沈崇又日常反驳,“这没用啊,万一以后又看见呢。”

    “你说什么!”

    “好的我忘了!”

    见他终于又学乖了些,林总心头竟涌起股神秘的快感,很像自己那个喜欢玩游戏的闺蜜嘴里成天念叨的什么养成类游戏呢。

    我正在把一个低情商直线男培养成知情识趣的好男人呢。

    咳咳,我这思维是在跑哪门子马啊!

    林总的脸上又一次浮现出莫名的红晕,沈崇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得赶紧转移她注意力。

    “哦对了,那个胡青林这几天没找你麻烦吧?”

    聊工作果然好使,林知迅速魂,“他托了好些个人给我带过话,但没什么意义,我做了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更改。”

    林总脑补中,除了一次又一次发誓再也不理你。

    沈崇皱眉沉吟着,“但我觉得你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我看那人眉生煞气,担心他会对你和欣欣不利,毕竟几个亿的大生意呢。”

    他这可不是乱说,在抓到鸡哥那天,经历了黄鼠狼妖异变之后,沈崇益发相信自己的直觉。

    林知瞪眼,霸气外露,“他敢!倘若他敢起任何非分心思,我必将他胡青林连根拔起!他知道我的手段。”

    沈崇暗自咂舌,“好吧是我多嘴了。”

    他心想也是这道理,如今甭管老林还是欣欣出行,李鸿牧那些个实力不俗的保镖都护卫在侧。

    换言之,哪怕他真胆大包天到做成了,事后林家的报复,怕也不是他能承受的。

    生意做到那么大,该不会是傻子吧?

    “行了,蒋姐在老家说是被家里逼着相亲,得再过两天才来,我今天下午又必须得去趟公司,欣欣就交给你了。她在家里看电视,我就不进去了。”

    事情聊得差不多,林知打个招呼就走。

    沈崇也不含糊,进门见着欣欣又是好一番亲热。

    他本想就在老林家随便带欣欣玩点什么,不曾想小宝贝举着手中的一束花,急吼吼的闹着非要去沈崇家。

    她的理由相当充分,听说爸爸的狗狗生病了,自己买了康乃馨要去看狗狗呢!

    沈崇寻思是好久没带欣欣去过自己家了,今天的狗子又动弹不得,很适合装真狗。

    妥了。

    “走!”

    “嘢!我们去看狗狗!”

    “呃,欣欣,看望病人不能这么兴高采烈的,不然病人会觉得你是在幸灾乐祸。”

    欣欣问,“啊?幸灾乐祸是什么意思啊?”

    沈崇想了想,“就是看见别人倒霉,自己反而很高兴很开心。”

    欣欣别别脑袋,“那很不礼貌呢。”

    沈崇嗯道,“对。”

    欣欣沉默一阵,努力的挤挤眼睛,没有效果,又伸出舌头用手在舌头上抹了点口水往眼睛下面抹。

    “欣欣你这是干什么!”

    “我想哭,但是没有眼泪呀。如果我这样去看望狗狗,它看见我哭了,应该会知道我很心疼它吧。”

    沈崇:“”

    “好吧欣欣其实也不用哭,就是不要笑话它就好了。”

    “喔。”

    出门之前,沈崇就提前给梁仔提过醒,万一等会自己带着人来,它就老老实实装狗子,别搞出什么幺蛾子。

    梁仔表示欧了。

    结果到家时的场景还是让沈崇很是想翻白眼,妈蛋,这货居然在看动画片!

    汪汪特攻先锋!

    最近刚出的儿童动漫,故事设定类似沈崇前世的汪汪队立大功,制作更精美,情节更益智,在孩子里相当受欢迎。

    沈崇表示想掐死梁仔,电视电影和书包网.bookbao2文都看完了,动物世界也没更新,你丫又找到新乐子了是吧?

    我让你装普通狗,在你眼里,普通狗聪明到能自己点播狗狗动画片吗!

    你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电视机,看得魂儿都飞了,算个篮子的普通狗!

    但欣欣居然被瞒过去了!

    “哇!狗狗也喜欢看汪汪特攻!我也喜欢哎!里面的阿毛好厉害也,会救人,会灭火!”

    梁仔下意识想接,“我也呜”

    这货的嘴被沈崇及时捂住了。

    难怪它没想到换台,完全看入神了。

    白瞎了那么变态的妖元三感,在家里的被动警惕性低到让人发指,这肯定是只假狗!

    万一遭贼的话,它该不会和二哈一样和对方达成共识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