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封吹雪没想到自己会遇上这种事,在今天之前,虽然自己身上也发生了些奇怪现象,但她并不认为自己就变成主角了。

    短短一个多月内画技飞速提升,可能是从小到大努力在画画一道上耕耘,终于厚积薄发了吧。

    再存点钱,再变得更厉害点,就能靠自己的双手挣够学费,然后出国留学,去见识世界级大师的水平!

    比起一般的培训班老师,她这个在公园里摆小摊的“违章摊贩”更努力得多。

    其实她年初二就开工了。

    过年,对于很多人是一年中难得的休憩时间,更是带着家人出游踏春的好时机。

    但对公园摊贩而言,这才是一年里最难得的旺季,因为这段时间带着小孩子在公园里玩耍的大人最多。

    几天下来,她多赚了不少钱,直到今天出了意外。

    我的命,怕是有点苦吧?

    在被打晕之前,封吹雪脑子里闪过这念头,只觉得无奈。

    “头儿,现在怎么办?”

    一名干瘦男子站在倒地不起的封吹雪身后,头问身后。

    这干瘦男子,正是先前沈崇在天书包网.bookbao2镜头里捕捉到的运动能力超标的对象。

    他看似并不强壮,但刚才追击封吹雪时迈腿的第一下,就触动了动态识别王的警报!

    其运动能力至少是他表现在外的体型两三倍以上!

    跟在他后方的则是个面目凶神恶煞的汉子,“先一起拖走。”

    干瘦男子舔舔嘴唇,“这妞更漂亮,不如我就先?”

    “做梦!她现在还昏迷着,你可别光顾着自己捞好处,我呢?还有,她也不够强壮,对你没什么实际用处吧?”

    另一名看似不起眼的青年男子在后面阴测测说道,这人面色惨白,毫无血色。

    干瘦男子分外厌恶的看了眼正在林间小巷角落勉强起身,试图爬走,但却徒劳无功的壮硕中年女子,不满道:“操,每次都被你们逼着上这种女人,我都快疯了!劳资不管,必须换换口味!”

    凶煞汉子一摆手,“少废话,迟恐生变!阿才你去抗那个壮女人!”

    干瘦男子阿才不敢违逆老大的意思,不情不愿的往走,扛起依然在挣扎的壮硕女子,将其背到背上。

    女子大张开嘴,但喉咙里只有嘶嘶嘶的声响,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目中既有绝望的味道,又有不甘的怒火,双臂用力,想掐住阿才的脖子,但身上却又被无形的力量牢牢禁锢。

    “骨少,你扛这小女生。”

    凶煞男子又一指晕倒在地的封吹雪。

    白脸青年骨少极其不爽的呸了声,“讨厌的女人,碰到都觉得恶心。”

    凶煞男子抬腿往林间深处走去,呵呵笑道:“骨少,不管你接受不接受,你们俩都得靠女人才能混下去啊。”

    “只有清醒又绝望的女人才对我有点用,这种晕过去的,毫无意义。”

    骨少从地上捞起封吹雪,跟着那两人往前走去。

    他是真厌恶女人,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甚至宁愿多花力气让封吹雪的身子和自己完全隔开,都不愿意贴着,仿佛多碰一下就会反胃。

    沈崇的判断完全准确,这的确是三个邪道灵能者凑在一起组建的小团队。

    骨少真名不详,是罕见的精神系灵能者,可以将女人恐惧和绝望的情绪储存下来,用以战斗等等。

    当他吸收受害者的情绪时,对方的心情越绝望,他能得到的好处就越多,越大。

    在什么情况下,女人最绝望?

    干瘦男子阿才的能力更为丧病,他是超能系灵能者,自己将能力命名为女性元力掠夺。

    通过强行那什么,他可以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将女子的力量与自身叠加,隔一段时间会消失。

    他的灵源等级越高,可以同时储存的异性力量越多。

    吸收对象的体质越强壮,他得到力量增幅越大。

    所以今天他们才盯上这位一看就很有力气的大姐,但阿才内心里却又那么抗拒,关了灯手感都很糟糕。

    骨少与阿才两人简直是天作之合。

    以他们自身的能力,如果不愿安心成为普通人,想在灵源能力上有所发展,生来就是邪道!

    当然这事也与心性有关,如果不是心中本就有邪念,又怎么会轻易被灵源能力勾引得入了魔?

    如果不是本就有恶行,又怎能发现自己的能力那么邪门?

    至于三人组的老大,那名凶煞男子则本就是个作恶多端的悍匪,流窜于各地。

    他的能力可以被归类入超人系,开启后拥有念动力,可以限制对方的行动。

    正是他一直用念动力限制着强壮妇女,让她无力挣扎,无法呼救。

    凶煞男子的念动力与其本身腰腹力量呈比例状态,灵源等级越高,比例提升越大,黄六品时为30%,现在是黄三品,为60%。

    如果达到天级,他甚至可以提升为本体十倍乃至几十倍的力量。

    他与斩妖打过交道,但侥幸逃脱了。

    以他觉醒之前的那些恶行,斩妖不会因为他灵能者的身份对他法外开恩。

    既然本就在邪路上,又无法头,他倒索性越走越深,通过互联书包网.bookbao2社交渠道,还真给他拉拢到骨少和阿才两人。

    今日这事本与封吹雪无关,奈何她运气不好,画摊上的颜料用尽,想抄近道出租房拿颜料,迎头撞上这事。

    等她掉头想逃时却已经晚了,远远就先被念动力封住声带,随后又被人以恐怖的速度从后面追将上来打晕。

    四五分钟后,一行人走出公园树林后侧,借着傍晚的夜色笼罩,钻进了旁边的废弃轧钢厂车间里。

    恶煞男子抄着手站到车间前门口,打望着外面,同时催促道:“阿才你动作快点,干完事就赶紧走,虽然没人发现,但这地方毕竟离蜀都近。我感觉有点不舒服。”

    阿才先看了眼因为距离拉长而重新挣扎站起来的壮硕妇女,她现在只有喉咙被限制住了。

    阿才冲上去一拳打在女子背上,让她摔倒下去,“头儿,我有点反胃啊,不然让我先和那小妹儿”

    骨少打断他,“闭嘴!那女人昏着,我捞不到恐惧情绪,你特么想害死我们吗?”

    老大点头,“骨少说得没错,最好今晚我们就把事做完,然后马上离开。我们得在一个小时内去高速路,随便截点豪车,要不是最近斩妖人手不足,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靠近这边。”

    骨少将封吹雪扔垃圾般扔到墙角,头问,“头儿你知道斩妖最近在忙什么不?”

    老大摇头,“天知道,你们得明白,在那些天级低级的大人物面前,咱们就是些眨眨眼皮的劲儿就能捏死的蝼蚁。”

    看着正在撕扯壮硕妇女衣服的阿才,骨少沉默半晌,“我不甘心。”

    老大心中突然涌起斗志,“没什么甘心不甘心的,咱们比斩妖里的人活得自在!人有本事,就得为自己活!宁做自在鬼,不做为奴犬!不然苍天又何必给我们这身能耐?你们两人跟着我,迟早能爬上去!”

    骨少雄心渐起,“不错,等头儿你入了玄级,我们就不用再像现在这样苟且求存了。只要加入地煞七十二洞,未来必有我们一番天地!头儿你可是天级上限啊!”

    突然,一声冷哼从废弃车间前方的乱石堆后传出,“哦?天级上限?那是很了不起的样子。”

    “谁!”

    老大与骨少纷纷神情一紧,厉喝问道。

    刚撕完壮硕女子衣裤,正准备提枪上马的阿才也猛的抽起裤子,神色惊惶的冲将上来,“斩妖的人来了?”

    来人正是沈崇!

    他的猜测没错,倒地的娇小女子的确是封吹雪!

    封吹雪的手机现在还在她裤兜里!

    他上报了封吹雪的手机号码,西南分部与警务系统即时协作,当场完成手机定位。

    随后,他只用了三分钟就连闯三个红灯,杀到公园附近。

    斩妖又给他发来新的定位,他将车停下之后就一路往这边狂奔过来。

    从他下楼出门,到现在抵达目的地,共计用时不到八分钟!

    不知道里面情况到底如何,沈崇甚至根本没有慢慢摸过来的时间,横刀立马直杀而至,正听见骨少和老大的交谈。

    距离稍微有点远,沈崇无法准确判断对方实力,只能确定里面没有玄级大佬,心下稍定。

    见三个歹徒都站到了车间门口,他心下稍安,反正人来都来了,都在这儿了,急与不急,里面的情况就那样了。

    希望封妹子福星高照,别吃大亏吧。

    “你们问我是谁?想知道我是谁?你们心里没点数吗?”

    他一边往前走着,一边看似淡定的随意整理拳套,将捆扎带捆得更紧,嘴里从容说着。

    老大三人对视一眼,惊疑不定。

    他们已经感受到对方的灵源波动,说不上强横,但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灵能者!

    斩妖的人来这么快?

    不可能!

    沈崇还在乱石堆中信步往前走着。

    “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在下,斩妖西南分部战斗部第八中队副队长,十二绝杀超新星之一,觉醒前连续七届拉斯维加斯地下拳王挑战赛总冠军!陈大彪是也!”

    没一句是真的!8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