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总你听我说”

    胡青林紧张的手掌连摆。

    林知一挥手,“不必了。”

    胡青林还不死心,“不是这样的。”

    沈崇搂着欣欣站起身,同样走上前来。

    他以为老林会问一下自己刚才胡总说了什么,但没必要告诉她,就问她揍了这人有没有什么大问题,要个准确答案得了。

    当然,有没有问题,都得揍。

    不曾想老林没问沈崇,只继续冷眼看着胡青林,一字一句道:“那是我女儿在撒谎?”

    迫人的气势从林总身上涌出,被她冷峻的眼神死死盯着,胡青林额角冒出汗珠。

    欣欣的确撒了慌。

    他根本没明说沈崇配不上林知,更没说过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种话,虽然他的意思就是那意思。

    这臭小鬼怎么这么机灵!

    沈崇站在林知身边,“欣欣妈,如果我”

    林知打断了他的话,“这事我来处理,你不用管。”

    说完,她又上前一步,“胡青林,我想我之前的态度已经很明白了。希望你认清自己。”

    胡青林冷汗涔涔直冒,“林总我只是和沈先生交流点职场经验,真没别的意思,真没。”

    林知双手交叉,对他的狡辩冷眼旁观,说道:“多说无益,我林知的男人,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更轮不到你!滚!”

    言必,她抬手指着远处,冷若冰霜的直视胡青林。

    胡青林张张嘴还想说什么,但看林知那冷到了骨子里的眼神,没敢废话,掉头灰溜溜要走。

    等他走出去两步,林知在后面突然又接了句,“对了,苍河县那个项目,正环建筑出局了。”

    胡青林满脸难以置信的头,“林总,不用做这么绝吧?生意场上的事情,别牵扯到私人感情吧?苍河项目对我事关重大,公司里上千号人都指着这项目开锅呢,而且我刚才真没对沈先生”

    老林双手盘在胸前,冷笑出声,“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你大可以试试看,看我林知说话算数不算数。”

    胡青林万万没想到,一次小小的试探竟引发如此恐怖的反弹。

    圈子里对林知此人的传言果然非虚,雷霆手腕,悍猛如虎,动辄把后路做绝!

    可偏偏以自己的实力,再大的委屈都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否则,招惹得更厉害,那恐怕失去的就不只是一个苍河县项目的参与权了!

    再不敢废话,胡青林一边告罪一边仓皇而去,心中悔到肠子都青了,只求年后能想个法子缓和一下。

    他被砍这一刀真的痛,太痛了。

    他倒宁愿被打一顿,扇俩耳光都好。

    不比那些横跨全国的大型建筑公司,正环建筑看似规模不小,但一年的业绩也就几个亿。

    丢掉苍河项目的参与权,等若瞬间失去数亿的营业额,明年后年的公司发展规划都被强行扭了个弯。

    林总你好狠呐。

    事情急转直下,胡青林今日这自作聪明的代价沉重到他几乎不能承担。

    那小女孩太灵性了,太卑鄙了!

    告御状还带添油加醋的,偏偏小孩子撒谎太有说服力,还用癞蛤蟆想吃天鹅这种谚语撒谎,不讲理了!

    等人走之后,林知的呼吸才终于因为愤怒而变得急促起来。

    她胸膛剧烈气浮一阵,随后迅速平复。

    旁边的沈崇微张着嘴,眼睛瞪得老圆了。

    妈蛋,母老虎发威真恐怖。

    匹妇一怒血溅五步了都!

    以前他只听蒋玉侧面说林知在生意场上怎样怎样,说一不二什么的,他自己倒没什么感觉。

    今日一见,他发现蒋姐那是在给老林留面子,给丫美化了。

    她和自己生气那几次,比起今天,那特么哪能叫生气,那叫撒娇!

    我老沈何德何能

    算了我有女儿这块免死金牌,死不了死不了。

    他这才算是第一次见识到老林在外面的雷厉风行和霸道蛮横,涨姿势了。

    “妈妈真厉害!妈妈好棒!”

    沈崇怀中的欣欣拍起巴巴掌来,让雌虎出笼般的老林瞬间破功。

    她略尴尬的头看沈崇和娃。

    欣欣还朝着老林张开手,“妈妈来亲亲一个!表扬表扬!”

    林老虎顿时武功全废,前一秒还下山吃人的模样,下一秒又被迫切换到慈母护崽的温润,凑上脸来给欣欣在脸颊上狠狠亲了口才算完。

    “沈崇对不住了,今天让你受委屈了。”

    经过这一闹腾,时间也不早,一家三口该家了,本来欣欣还要走中间的,但这次老林却强行走到沈崇左边,动作略僵硬的挽住他左手臂弯,轻声说。

    沈拳王身体也很僵硬,“呃,没什么,其实你要再不来的话我就揍人了。不懂你们生意场,我更擅长用拳头解决问题,要不是不想给你惹麻烦,真揍人了。”

    林知噗嗤一声,“那你怕什么啊,揍他啊!”

    “我这不是不想给你丢脸嘛。”

    “丢什么脸,别人蹬鼻子上脸,就踹他的脸。不过也行,我刚那一刀他比挨了揍还难受。”

    沈崇小声问,“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老林无所谓的摆摆手,“小角色而已,无所谓。他先犯了大忌,略施惩戒,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这么虎?老林你到底多有钱?”

    “你真想知道?”

    “算了不说了,我懒得数有几个零。”

    林知又紧了紧手腕,挽得更深了,“他刚到底说了什么?真说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沈崇略惊,“你都没确定他说了啥,你就发飙了?”

    老林笑笑,“胡青林这人就那层次,欣欣都气得骂他了,具体说了什么,我不在乎。唉,他刚到底说了什么?”

    沈崇很是平静的说着,“也没什么,我先告诉他我是展曜科技的业务员,他就换脸了。然后给我加戏,觉得我是怕入赘,怕受委屈,觉得配不上你,然后躲着你。”

    “还有呢?”

    老林别过脸,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眨巴着长睫毛,打量沈崇。

    她略感讶异,本以为他讲这些话时会有点不忿呢,结果竟很平静,好像他心里并不是很在乎。

    沈崇继续道:“然后他就开始教我做人的道理呗,告诉我该认清自己的圈子,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圈子里。只有霸道总裁迷倒保洁小妹才能勉强幸福,反过来必定不幸。”

    老林略感紧张,“那你怎么看?”

    沈崇想了想,“呃,虽然我已经想揍人了,但他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不过真话也得看场合,看人讲嘛,对不对。”

    现在他真这么想,都说伴君如伴虎,现在这世道没有君,但伴老林压根真就是伴母老虎嘛,说炸就炸,炸了就翻天。

    她都不用如虎,那就是虎!

    因为这点小矛盾砸人家几个亿的盘子,虽然我心里挺爽的,但老林你这也太狠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刚才太霸道?”

    “没有,挺好,挺好的。”

    老林给他解释了下,“其实,之前我就想把正环建筑从项目里踢出局了,他们年终资质审核有问题,往期项目里我的人也查到些质量问题。”

    沈崇连点头表示懂,老林这是在给自己解释呢。

    大概也许她可能想挽救她母老虎的形象?

    “今天聊过之后,我更觉得胡青林这人花活太多,不够靠谱,顺水推舟了。不是给你出头的意思喔。选择合作伙伴需要考虑方方面面嘛,没必要冒无谓的风险。”

    老林继续强行往自己脸上贴金。

    她觉得沈崇好面子,女人帮他出头,他会没面子。

    这会儿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圆话,强行找理由,让他不要觉得自己为帮他出气就砸人盘子。

    沈崇持续虚与委蛇,“原来如此!也好也好。”

    气氛继续僵硬,直到上车时才稍微缓缓,欣欣竟睡着了,她今天玩太累。

    老林让欣欣睡在自己腿上,略没头脑的问道:“你到底怎么打算的?真觉得胡青林说得对吗?”

    她语气变得有点急促。

    沈崇发现自己把心里的真实想法不小心说漏嘴了,赶紧补救,“我哪有想那么多!走一步看一步,反正我自己也努力,拼命,不就得了。”

    林知又默然。

    说漏嘴了吧。

    拼命。

    啧啧。

    “拼命?什么工作需要拼命?你是不是在打黑拳?”

    既然他自己先起了这由头,老林不会放过机会。

    沈崇简直哭笑不得,“你都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他马上又想,以我现在的手段,真去打黑拳好像是挺适合欺负弱小的。

    呃,还是算求,这违规了。

    “你还不承认?今天你在训练,家时手上还戴着黑拳拳套,对不对?”

    沈崇完全无语,脑子里无数念头闪电而过,将林戏精的心路历程推了遍,简直觉得可怕,受不了。

    见他沉默,老林趁胜追击,将自己心中的分析一五一十说了,连沈崇的微表情变化都没放过。

    沈崇暗叹,果然如此,孩子妈好细节啊,但你的细节都歪楼了啊!

    “我真没打黑拳,求你别给我加戏了好吗。”

    林知又是沉默,深吸口气,鼻头很酸。

    我的推理这么严谨,居然还在狡辩。

    死不承认吗?

    这是正常的,都在预料内。

    但既然话匣子已然揭破,她不会就此收手。

    “欣欣已经五岁,明年就要读小学,我二十六,你二十八,再过两年你就满三十。都这时候了,我不需要你去拼命!如果你是为了欣欣好,就别去做那么危险的事!”

    “大姐,我没,真没!”

    “你靠打拳,打得再好也赶不上商人,成不了权贵!”

    “真的没有啊!”

    “无论是演艺界的明星,还是体育界的明星,在真正的权贵面前,永远都不入流!如果你想要个身份,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要不是在开车,沈崇简直想头抓住她肩膀狠狠晃,给丫把脑子里那些强加的戏全甩出去。

    “到底要我说什么你才能信我没去打黑拳?你以为你再世诸葛,能见微知著到命中率百分百咩!”

    轻轻挪开欣欣的头,老林把脑袋凑上前来,下巴耷在副驾驶靠背上,从旁边打量着沈崇的侧颜。

    “你到底要怎么才能放弃狡辩?承认就这么难吗?不然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训练?你都退役这么多年了。敢不敢发誓,说今天你没训练?”

    这个沈崇真不敢,这点老林是猜对了的。

    “是,我今天是训练了,而且还是高强度的,职业级之上的!但这事和打拳没关系!”

    “那你是要重巅峰,然后保护我和欣欣?这真没必要,李鸿牧他们不光有身手,他们随身带着的东西,比拳头管用十倍。”

    “够了!”

    沈崇将车缓缓停在路边,头板脸盯着老林,三秒后破功。

    沈崇赶紧提醒自己,今天气氛很好,欣欣也很高兴,哪怕再不耐烦也特么收一下。

    表面朋友神功!

    走起!

    以前觉得林总过分强势,现在才知道,在自己面前她其实一直都收着。

    呃,虽然收的效果也不咋样,但好歹心意是在的。

    老林也一脸愕然和紧张的看着他,也开始反思。

    我可能因为他今天的温柔得意忘形了?

    “那个老林呐,欣欣妈呀,我老沈的唯一指定孩子妈呀。你听我说。”

    看他这发飙之后赶紧笨拙补救的样子,林知忍不住咧嘴笑了出来,“少贫嘴。”

    “真的,多给我点时间,我有自己的规划,这世上不是所有事都能用钱解决,别动我的人生。这是为欣欣好,也是为你好。等我再往上爬一爬,迟早会让你知道的。”

    林知灼灼看他的眼睛。

    他的眼神很真诚、很坚定,还带着丝不易察觉但却根深蒂固的决绝。

    “好吧我姑且相信你没有打黑拳,但你做的事比打黑拳还危险吗?真不方便告诉我?”

    沈崇心头一凛,妈蛋真敏锐!

    “真不方便。”

    “给我个理由。”

    “现在不能给。”

    “好吧。”

    “那我继续开车了?”

    “嗯,注意安全。”

    “好的。”

    靠着后座靠背,手掌轻轻搭在欣欣肚子上,林知默默看着沈崇的后脑勺,心绪复杂。

    局势逆转了,以前是她想嫁随时能嫁,但现在似乎却渐渐变成,沈崇未必愿意娶。

    虽然他承诺不给欣欣找后妈,但他也能不娶!

    算了,似乎就这样也不错,本来我想给的就是有名无实的婚姻,有没有个所谓的名分,似乎不重要。

    只要

    他还能像今天这么温柔就好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