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是欣欣的爸爸我女儿的爸爸沈崇。”

    老林差点随口扯谎说这是我的男人沈崇了,但临到头来改了口。

    倒不是她想在这位胡总面前瞒什么,而是没提前和沈崇打招呼,她不想仓促间给老沈头上安这么重的头衔,引起他反弹。

    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行动上的反弹,她都不希望发生。

    “沈崇,这位是奇乐园董事会成员,正环建筑的胡总。”

    老林扯了扯沈崇的衣袖,将他稍微拉到前面点来。

    欣欣爸爸的身份,略显亲昵的动作,老林觉得自己这个表态已经够明确了。

    沈崇疯狂假笑,“胡总你好。”

    没办法,他不是老林这种老江湖,而且他现在知道的事情还比老林稍微多一点点,客气不起来。

    其实沈崇先就远远见过他,和一个年轻女子手挽手很是亲昵的模样。

    这胡总当时就晃眼看过自己这边一眼,然后现在大约是赶走了那女子,装成偶遇的样子。

    检查你妹的消防工作,检查消防还带个二奶或者天知道是几奶的妹子?

    检查那妹子裤裆哪儿漏水呢?

    偶遇你妹,你特么早就看到我孩子妈了。

    当我面想泡我孩子妈,还指望我给你如沐春风呢?

    要不是老林对他稍微有点客气,可能是她生意场上的交往,沈崇不想给老林惹无谓的麻烦,早直截了当的甩脸子了。

    沈崇这假笑太尬,胡总又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来,但却不以为意,而是略显好奇的问林知,“林总,我不是听说你”

    林知假笑顿收,“胡总,我的个人私事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生意交往她能游刃有余,但涉及到私事,她的态度也很明确,老虎胡须别乱碰。

    胡总心头一凛,赶紧赔笑,“对,对,我冒昧了。不然这样,难得林总带家人莅临奇乐园,我也勉强算半个东家,不然就由我作陪可好?”

    林知客套拒绝,“多谢胡总好意,但不麻烦你了。”

    “不麻烦,真不麻烦,不然事情传出去,董事会都会说我这人不懂礼节。请吧,请。”

    这位胡总真的是个人物,就冲着他这脸皮厚度,必定是个干大事的人,仿佛没读懂林知这再明确不过的拒绝味道,很是死缠烂打。

    林知相当腻味,但这种生意场上的老油子,如果他打定了什么注意,还真能把一手太极使出花来。

    大家都是场面人,总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翻脸。

    她略显为难的看了沈崇一眼,这是在咨询沈拳王的意见了。

    贸然加进来个电灯泡,沈拳王的态度一开始也很生硬,所以老林决定把这事交给“家里”的男人来决定。

    你点头就可以。

    你拒绝,我就把别人的脸子给砸了。

    沈崇暗叹口气,和有钱人打交道的确累,一旦扯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情交际就很烦。

    可他不知道这位胡总的生意到底有多大,自己翻脸会给老林造成多大的困扰。

    如果只是蚊子叮一下,那就无所谓。

    但如果对方是条虽然体型略小,但牙口蛮狠的恶犬,似乎又没必要。

    情报太少,无法判断,林知给他面子,沈崇也不为难老林,微微点头。

    于是乎,团队里多了个再标准不过的电灯泡。

    气氛变得差了很多,就连欣欣都没有刚开始那么活跃了。

    胡总倒也没傻乎乎的强行献殷勤,而是将距离感拿捏得很好,趁机与林知谈起生意上的事来。

    最近正环建筑的确联合了好几家大型建筑公司,准备参与蜀川省苍河县里一个造价高达十余亿的工业园区综合项目。

    其中部分项目资质要求极高,倒还真需要林一工业的一家子公司牵头,才能完美匹配资质。

    整个项目大概年后不久就该进入正式运作阶段了。

    聊到正事,老林真以为他今天这不合时宜的殷勤是为了谈正事,而不是奇奇怪怪的想法,没再暗中责怪他打乱了自己难得的温馨。

    老林会被忽悠,是因为没瞧见先前胡总手挽小蜜的模样,不能怪她笨和天真。

    毕竟她没有沈崇那种不讲理的记忆力,晃眼一看之后居然还能把这点小画面从记忆里挖出来。

    沈崇心里虽然有点小九九,但也被这两人张口动辄以亿为单位的说法镇住了,没好打岔。

    可能我误会他了?

    人家真是个牛逼上天的生意人,赶走小蜜只是为了找咱家老林聊生意?

    隐约听起来,好像是胡总和好几个生意人在求着老林?

    妈蛋,有钱人的世界好危险,我差点就误了老林n个亿的大事!

    气氛又变得和谐起来,林知忙她自己的,沈崇则带着欣欣继续兴致盎然的四处玩着。

    不知不觉又是二十来分钟过去,林知停下那边的生意交流,到沈崇身边,凑他耳边低声说道:“我内急,去上个厕所。”

    她一口气喝完大杯奶茶,出门前又喝了不少汤。

    得,再仙女的女神,那也得亲自上厕所不是?

    沈崇点头表示明白。

    林知又和胡总打个招呼,“刚在那边看到个省里的长辈,我去打个招呼。”

    说完她就紧了紧身上沈崇的衣服,不紧不慢的往人堆深处走去。

    沈崇暗中点赞,自家人和外人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呀。

    林女神在我这儿就是干脆利落的内急,通俗点讲就是尿急。

    在外人面前,就是跟优雅的拜见长辈,还是省里的,你这种小角色别跟过去叨扰,明白不?

    女神活得真是累,出个恭都不好意思让外人知道。

    胡青林应了声,凑到沈崇身边来。

    他终于要图穷匕见了。

    他找林知的确是有生意上的事情谈,但这大年将至,就算大家口头上达成协调,开年后一样得重新上会,并落实到纸面上。

    他本不该如此冒昧的打断林知的家庭出游,甚至险些引发暗中的恶感,幸好后来又收来了。

    胡青林知道这不对,但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年仅三十五岁,身家超十亿,单身,形象也不算差的胡青林算得上蜀川境内有名的钻石王老五。

    林女神虽然买一送一,奈何人家年仅二十六,容貌气质更是万里挑一,再加上肉眼可见的林家庞大财富,谁能不动心?

    胡青林本就是国内商界里对林知颇有想法的人其中之一,以前不是没有明确表示过,奈何被拒绝得更干脆,很是受伤,又很不甘心。

    林总未婚,单亲妈妈,从未有圈里人见过或者听过她的“前夫”究竟是何方神圣。

    只要这个事实还在,买一送一都不是问题!

    只要她还没把自己重新嫁出去,机会就永远存在。

    可前段时间略有传言,并渐渐甚嚣尘上。

    林总失踪的“前夫”疑似出现了,什么高大英俊、才华惊天的说法都来了。

    据说林总对这前夫更是用情之深,甚至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当众在他面前蹲下,也可能是单膝下跪!

    简直在小圈子里惊掉无数人的下巴。

    偏偏大家都只敢私下暗议,无人敢去当面求证。

    刚才胡青林终于见到真人,心下觉得此人不过尔尔,也就是看起来仪表堂堂,但穿着打扮算不得气质高贵,举手抬足里更没什么名门味道。

    此人大约只是个普通阶层的上班族,最多是个金领,城府也不深,喜怒形于色,成就必有限。

    胡青林就更是好奇难耐,觉得自己这些追求者输得真是没来头。

    林总这样谪仙般的女子,怎可能在择偶上如此随意,还给人生下孩子?

    里面到底有什么内情?

    可他只稍微多嘴了一句,就险些当场爆炸。

    林总与传言一般无二,她的私事,她自己愿意讲就绝不遮掩,可别人要去刺探打听,那么不好意思了。

    现在终于等到机会与之独处,怎能不打听打听?

    胡青林客套着,“沈先生真是好福分,能得林总的青睐。”

    沈崇当时就不爽了,妈蛋我知道你说得有道理,我自己也很茫然怎么就和老林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人捆一起了。

    可这种话我能拿来自嘲,你特么趁人一走就往我脸上吐酸水,几个意思?

    “还行吧,过日子嘛,感情稳定就行。”

    他也没当着外人的面隔空打老林的脸,就表明个态度。

    你们觉得是福分,不好意思,我眼里这就是寻常的人生。

    “呃”

    胡青林有点蒙圈,普通家庭讲这种话很正常,能把和林知结婚生女这种事说成轻描淡写的过日子,大概算蜀川省内独一份。

    “也对,不知道沈先生在哪儿高就呀。”

    胡青林继续试探。

    沈崇干脆利落的答:“展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听过没?”

    胡青林微感讶异,那家神秘莫测的公司的确不能以常理度之。

    如果这人是展曜科技的高层,说不定还真配得上林总。

    “听过,当然听过!我对展曜科技可是神往已久啊,可惜试着接触过几次都被人干脆利落的绝了。贵公司选择合作伙伴的标准实在捉摸不透,不知道沈先生在公司里担任什么职务呀,如果有机会的话,引荐一二,一起发财?”

    沈崇搂着欣欣坐到长椅上,摇头,“合作这事太高端,我管不了,我就一基层业务员而已。”

    其实以他如今在科信处和西南分部的影响力,说不定还真能左右一下西南分部的高层决策,但他当然不说,也没打算说,更没必要吹牛逼。

    自己那点身家就在那儿摆着,让他借女人的财富充自己的门面,做不到。

    胡青林顿时了然,心头暗骂老天不公。

    这人果然只是走了狗屎运!

    展曜科技再神秘,业务员也就那层次。

    就像纵横全球的跨国企业再牛逼,它的基层业务员一样底薪三千。

    “那沈先生的确是好福分了,我稍微有点好奇,当初沈先生是怎么认识林总的呢?”

    玛德这货又来了!

    你烦不烦!

    沈崇抬脸面无表情看着胡青林,希望他收敛点,“这是我和老林的私事,胡总你过问得太多。”

    胡青林又在他身边坐下来,“哎,话可不能这么说,林总的家庭稳定关系着林一工业的运转,我和林一工业又在合作那么大的项目,关注一下合作伙伴掌舵人的家庭情况,很正常的嘛。”

    沈崇不说话了。

    “对了,前些年没见过沈先生呢,二位是感情上出过什么问题吗?圈子里大家都在传闻,林总的婚姻状况是未婚,而不是离异,我稍微有点奇怪呢。”

    沈崇继续闷不做声。

    “我猜想,可能是当初二位因缘相聚,后来沈先生发现林总背景太大,不愿受委屈,故意躲着林总?这样想其实是对的,什么圈子的人,就该过什么圈子的命。电视里不都演了吗,只有霸道总裁迷倒保洁小妹才能勉强幸福,掉转过来的话,男人是会活得太压抑啦。”

    胡青林完全发挥出毒舌属性了。

    他根本不怕沈崇头去林知耳边吹风。

    因为他笃定自己的判断,这个男人屁本事没有,脾气倒还不小,傲气很重,自尊心极强。

    他绝不可能因为这点话就去挑拨自己和林知的生意交情,坏林知的事!

    这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庸碌男人,多了去了!

    希望我这番敲打能让他重新看清事实,知道他自己远远配不上林知的层次。

    从泥坑里来,就该老老实实泥坑里去。

    别以为有个女儿就能真正家庭和睦了,大家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又何必委屈自己强行贴上林总呢?

    沈崇准备爆发了,就算要坏老林的生意,妈蛋我也不能忍!

    不曾想,就在此时,一直在他怀中闷不做声的欣欣却先爆发了!

    “你走开!我讨厌你!这是我的爸爸!不许你跟我爸爸说这么难听的话!不许你看不起我爸爸!我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欣欣突然爆发出来的怒喝在人声鼎沸的奇乐园广场里也显得相当刺耳。

    沈崇都给镇住了

    他扭头看着正如同发怒的小老虎般的女儿,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小宝贝满脸涨红,嘟嘴瞪眼,右手稚嫩的手指狠狠指着胡总的鼻头,左拳捏得紧紧的。

    小老虎真好,知道保护熟睡中的老虎爸爸呢。

    欣欣真的懂得比普通孩子多好多,换一个孩子根本听不出来胡青林藏在话锋里的揶揄和打压味道。

    但她全懂,并且为了妈妈而隐忍了很久,和沈崇本人一样。

    在沈崇准备发飙时,小宝贝却又先心有灵犀的掀桌子了。

    被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指着鼻子骂,胡青林顿时尴尬万分,“没没有。”

    欣欣依然指着他,“不!你就有!”

    “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此时,林知的声音却突然从椅子前方传来。

    三人转头,看着紧皱眉头怒意暗涌的林知。

    胡青林慌张起身想解释点什么。

    欣欣又爆发补刀,“妈妈!这个讨厌的叔叔想泡你!他刚刚说爸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说爸爸配不上你!”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