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既然她不再追问,沈崇以为瞒天过海成功,暗舒口气,“哦哦,好,对了我换洗的衣服”

    林知没答他。

    沈崇走上去又熏她一下,“欣欣妈,我在你这边没衣服。”

    林知这才从失神状态下过魂来,“你把你家钥匙给张婶,我让张婶去给你拿吧。”

    “也行。”

    “下次我给你备一套。”

    “不用了!”

    沈崇当场拒绝,她买的东西肯定不能便宜。

    虽然是花败家娘们儿的钱,但穿在身上打架打烂了岂不心痛?

    对于靠自愈吃饭的沈拳王来说,爆衫简直是常态,必备的保留节目。

    沈崇进门,欣欣想扑上来抱爸爸,然后临到面前急刹车,直往后躲,沈崇身上现在的味道可见一斑。

    倒是老林很反常,也就第一下被熏着了,后面居然反而没说什么。

    等沈崇进了浴室,开始洗澡时,林知心情复杂的站在浴室门口。

    然后,她开始在自己心里狂骂沈崇。

    骗子,你这个可恶的骗子!

    你以为我不认识这手套?

    这不就是黑拳选手戴的那种拳套吗?

    身上这么重的汗味,鬓角还有盐渍,刚刚你是在训练吧?

    你还骗我在加班!

    我说展曜科技怎么可能给一个刚入职的员工配车呢。

    展曜科技的业务员恐怕只是你其中一份工作,你还在打第二份工!

    你的车,根本就是卖命打拳挣来的!

    难怪你上次说漏嘴自己是医院常客,打黑拳的能不进医院吗?

    你都已经退役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要傻乎乎的去打黑拳!

    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黑拳能和你以前打的职业比赛一样吗?

    那会死人的你知道吗!

    明明有我在,你为什么要还去做这种傻事,这就是你的人生规划?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死了怎么办?

    我是希望你能更上进些,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方式!

    实在怪不得老林太能联想。

    沈崇毕竟以前就是职业拳手,最近他的钱又来得太快,太生猛。

    他强行狡辩的公司配车太没说服力。

    再配合上他今天这扮相、玄能拳套、打电话时那气喘吁吁的声气,被发现拳套时那慌乱遮掩的表情与动作,种种因素结合到一起,老林只能往那个方向想。

    听着里面传来的沙沙水声,林知牙关紧咬,几乎被气得浑身发抖。

    但她又一次奇迹般的控制住了自己。

    上次为了安排他去金融公司上班闹得不欢而散,林知知道现在沈崇的自尊性变得很强,也很倔强。

    贸然戳穿他,恐怕非但不能改变他的主意,还会适得其反。

    林总决定暂时不揭穿,一定要想办法找个更合适的借口和由头,让他主动承认,用更巧妙的话术劝他别去打黑拳了。

    “那个,欣欣妈,张婶来了吗?”

    沈崇洗澡比老林想象中更快。

    “呃,还没,哪有这么快!来至少得二三十分钟啊,你怎么这么快!”

    “男人洗澡五分钟不过分啊!”

    “那现在怎么办?继续用热水淋着?”

    “不了吧,我都擦干了。”

    欣欣从旁边蹦过来,给出个特别有创意的点子。

    “爸爸可以穿妈妈的睡衣呀!”

    最终老沈还是扭扭捏捏的穿着林总的睡衣站出来了,是林总从门缝里给他递进去的。

    谢天谢地,老林够高挑,她的宽大款睡衣穿在沈拳王身上虽然很紧,像健美运动员穿制服似的,但还是勉强把人塞进去了。

    “哎你别把全部的扣子扣太紧了,给我崩坏了。”

    他这滑稽的扮相,让老林短暂的忘了沈拳王打黑拳的事情,强忍尴尬的浅笑吐槽着。

    沈崇下一句就果断把话聊死了。

    “那个,坏了不是很正常吗?你不是有洁癖吗?总不会你头还穿吧?”

    老林当时脸就垮下来了,“那你是打算赔我?奈尔思薇的冬季高订限量版,衣服和裤子加起来十二万多,零头给你抹了,拿来。”

    “呃,我感觉洗洗还能穿的样子。”

    “那你废什么话!”

    沈崇默默的解开胸口最上面两颗口子,真怕给崩坏了。

    他心情分外沉重,感觉自己像穿着一堆黄金在走路。

    壕无人性!

    话说来,总觉得摸自己衣服第二颗扣子的动作莫名猥琐起来了呢。

    如果我摸自己衣服里面那面呢?

    咳咳。

    扑通!

    终于忙完工作到家的蒋姐,推开客厅大门就见着沈崇身穿林知睡衣的一幕,可能是脚下打滑,直接给栽到了地上。

    林总你怕是个假洁癖吧!

    林知扭头看见正扶着大门站起身来的蒋姐,知道她在想什么,俏脸通红。

    但很快她心里又挂上沈崇打黑拳那事,又冷静下来了。

    比起孩子爸去打黑拳,区区一套高订睡衣算什么?

    反正头先压箱底吧,等明年再拿出来穿说不定就忘了这事呢?

    吃饭时蒋姐通知了林知一个坏消息,京平的欣欣外公生气了,如果林知和欣欣再不京,老两口就要亲自杀下来押人了。

    得知这消息,正美滋滋给欣欣夹菜的沈崇当时就顿住了。

    “你们要京平过年啊?”

    他幽幽的问着,聋子都能听出来他的失落。

    林知嗯了声,饭桌上罕见的沉默了。

    自古以来,中华儿女最看重的日子就是大年三十,最重要的饭就是年夜饭。

    忙忙碌碌浑浑噩噩挣扎求存一整年,唯有过年与家人团聚之时,才能真正在这时代浪潮冰凉的冲击之下,感受到丝丝暖意。

    蒋玉一看沈崇的表情,反应过来自己不该在这时候提这事,有些尴尬。

    正好此时张婶拿着沈崇的衣服来了。

    沈崇放下筷子起身,“我去换衣服,你们先吃。”

    他这时候穿着紧身睡衣的模样,都不显得滑稽了。

    看着他的背影,老林早先腹诽埋汰他的无数句心里话,都化成了更复杂难明的情绪。

    京平,自己带着欣欣和一大家子人团座在高挂红灯笼的大院里,热热闹闹的吃着团圆饭。

    与此同时,沈崇却一个人蹲在正大天城的租住的房子里。

    或许他连看春节联欢晚会的兴致都没有。

    他是个孤儿,没有家。

    欣欣在哪,他的家在哪。

    现在他的小家飞到京平去了,和另一个大家一起过年,那个大家里却没有他的座位。

    他会养一条狗,是因为心里藏着不愿轻易暴露的寂寞吧。

    再一想到他为了更上进,更有社会地位一些,竟豁出命去打黑拳,老林拽紧了自己的拳头。

    她一时间有些泪眼朦胧,银牙暗咬。

    “欣欣,今晚妈妈和爸爸带你去奇乐谷看彩灯,坐摩天轮,好不好?”

    欣欣的眼珠立刻亮了起来,“真的吗?”

    旁边的蒋玉笑笑,“那欣欣你得赶快吃饭咯,去晚了灯会就下班了呢。”

    “嗯!我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游乐园啦!”

    欣欣开始哗啦哗啦的刨起饭来。

    “蒋姐你也一起去吧?”

    做出决定后,林知心头稍微松了些。

    这个决定来得很突然,但似又顺理成章。

    蒋玉摇头,“你们一家子去就行了,我凑什么热闹。”

    沈崇换过衣服来之后,听老林决定“一家三口”夜游奇乐谷,倒也很高兴。

    其实林知刚才给他加的戏略重了,他并没有那么失落。

    虽然孤零零过年是挺不好受,但他早有心理准备,上次欣欣外婆来时,林知让他躲着,他就预料到这天了。

    动作麻利的吃过饭,两辆车一前一后的从林家别墅开出去。

    前面的当然是沈崇开着的古斯特幻影,后面跟着李鸿牧等保镖的pv。

    林知带着欣欣坐后面,小宝贝兴奋得哇啦哇啦直叫。

    “爸爸!爸爸!我们在摩天轮上是不是可以看到圣诞老爷爷啊!圣诞老爷爷是不是会飞啊?”

    欣欣在后面拍着驾驶座的后背。

    沈崇分外紧张,“欣欣现在别,别和爸爸说话,爸爸在开车,要认真开车!”

    妈蛋,开个破车比打黄鼠狼妖还让人紧张,我特么都服了自己了!

    老沈你争气点!

    你也是身家好几百万的小土豪了!

    别因为一破车就这么不淡定!

    虽然这破车能顶你全幅家当还有多!

    我去,是好贵的样子。

    他发现自己这种穷人的心理状态一时半会儿还调整不过来,得要点时间适应。

    “欣欣你不要去干扰爸爸喔,你爸爸肩负着我们的安全呢。”

    “喔,好的妈妈,我下次记住啦。”

    后排座位里,林知一手搂着欣欣,借着路灯的光芒,看着正因为开豪车略显紧张,目不斜视的沈崇,心中涌起股浓郁的温馨。

    虽然来得迟了些,但这大概就是欣欣梦寐以求的一家三口出游的盛景了吧?

    到奇乐谷停车场时差不多七点过,正是来这边看花灯会人最多的时候。

    大广场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常。

    杂耍艺人踩着独轮车,手举闪闪发光的金箍棒,舞得仿佛风火轮,引动欢呼无数。

    卖糖人的小老头儿正满头大汗的坐在矮凳上忙碌着,三四个一同出游的小孩正被家长牵着围在糖人摊子前蹦蹦跳跳。

    五颜六色的鱼儿气球、羊羊气球、猪猪气球正跟着小商贩的脚步四处飘动。

    奇乐园的大门上彩虹形状的霓虹灯正闪烁着宝石般的光辉。

    林知深呼吸一口气,这种热闹非凡的市井味道让她略感陌生,但却怦然心动。

    她头让如临大敌般的李鸿牧等人不要跟那么近,随后一手拉起欣欣,另一手下意识抓住沈崇衣袖,昂首阔步向前,“走!看灯会去!”

    沈崇略感不适应,下意识想抽手,但强忍住了。

    欣欣却不干了,“我要走中间!爸爸妈妈一起拉我!”

    换了个位置,男人在左,女人在右,孩子居中。

    一家三口迎着五颜六色的光辉与鼎沸人声步入万家灯火,在地上洒落两长一短三道浅浅的影子。

    此时此刻,沈崇忘了斩妖,忘了灵能者,也忘了妖怪。

    林知忘了工作,忘了京平的大家庭。

    欣欣则兴奋的紧紧拽着爸爸妈妈的手,蹦蹦跳跳,时不时故意双脚离地,然后咯咯咯直笑。

    跟在后面的林家保镖们心中微叹,终于有点真正的一家三口的味道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