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但林总并未急着给沈崇打电话。

    我好歹是个女人,也需要别人哄。

    女强人也是人,更是女人,对不对!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老林渐渐习惯了沈崇日常的窥探和骚扰,习惯了沈崇的不亲自来。

    所以这一次,她觉得不用主动邀约,沈崇应该会先憋不住。

    上上次正式的邀约,是我为了给他安排工作,专程请洪先生来做了顿丰盛的午餐。

    上一次正式邀约,也是自己被欣欣就动画片的事情缠得不行,主动给他打的电话。

    你这家伙总该主动一次了吧?

    别成天就光知道躲在阳台上偷看我女儿啊!

    虽然每次都有千万种理由,但林知坚定的认为是自己主动的,所以这次轮到你了

    啊混蛋!

    她没想到这一等就又是三天过去,那家伙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电话不打就算了,更可气的是,他居然也不在阳台上偷窥了!

    这三天林知悄悄用自己的超大炮筒检查过很多次,后来更索性打开炮筒的自动录像和检索功能。

    这货恁是三天没在阳台上出现过一次!

    若是以前,林知又已经忍不住动用私人关系走点别的路子查查他的动向了。

    但这次林总忍住了。

    沈崇既然拒绝她的人生安排,当然也不会喜欢总被人监视着而活,所以林知主动的收起这些触须。

    可现在知达理的林总却已然处在爆发边缘。

    为了在过年前给你和欣欣留个见面的机会,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迟机票,推迟京的时间。

    你居然不闻又不问,咋不上天呢?

    “妈妈妈妈,给爸爸打电话嘛,我好想爸爸呀。”

    这天下午五点钟,她刚到家,欣欣又开始在她耳边念起魔咒了。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碎碎念,多到无法统计,换个脾气爆炸点的孩子妈,这时候多半会说你爸已经把我们两娘母抛弃了之类的。

    但林知不会,她只是温润的笑着,轻轻答应欣欣,“好的,欣欣你去楼下看电视,妈妈这就给爸爸打电话,好不好呀?”

    欣欣美滋滋的走了,林知的脸色瞬间晴转阴,阴转多云。

    沈崇你这良心被狗吃了的,看看欣欣是怎么念着你的!

    你这几天到底在搞什么!

    玩消失是吧?

    以为我没了你不能活了是吧?

    可笑我居然同情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蜀都过年会寂寞?

    响了近一分钟,电话终于接通,林总用生硬得断金裂铁的语气冷哼着:“沈崇!”

    沈崇气喘如牛,上气不接下气,“欣欣欣妈什什么事?”

    林知听他讲话的声气不对,眉头拧得更紧,天知道她联想到哪儿去了。

    “你!你在干什么?你这几天都跑哪儿去了!”

    沈崇不明就里,狠狠的深呼吸两口气,扶着桌子慢慢坐下来,再吞了几口口水,才说道:“在公司呢,我咳咳,我这几天都在公司加班呢,你不是希望我上进吗,你咳咳,都不知道我现在有多拼。”

    “真的?”

    “嗨,我骗你干嘛。你在想啥呢哎我去!老林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在我的个老天爷啊!”

    作为一名资深的艺术片鉴赏家,沈宅男什么野路子的小电影没看过,下意识就猜到老林在想啥了。

    沈直男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另一面的林总顿时面红耳赤,“你别胡说八道!血口喷人!”

    她语气里很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

    沈崇轻咳两声,他可算长心一次了,赶紧挽救,“是我的错是我的错,那个孩子妈你有什么事直说吧。”

    林总暗夸他一句,可算像个正常人了,“没什么,欣欣又想你了,让我给你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方便来看她,明天你有空没?”

    “明天?干嘛要明天?今天,就现在啊!”

    “啊?你不是加班吗?”

    沈崇隔空对着正在封闭训练室里互相狠艹对方的标哥八哥挥挥手,起身一提衣服就走,“宝贝女儿想我了,还加什么班,世界末日我都顾不上。现在你们在家吧?等我四十分钟啊。”

    “哎别!如果你工作很忙的话”

    “不忙不忙,明天的事明天做,娃的事马上做!不说了不说了,我马上到。”

    说完沈崇就挂了电话,一路小跑穿过斩妖大厅,直奔电梯。

    居然不知不觉在基地里就闷头苦练了整整三天,全情投入之下连时间都给忘了。

    他很是懊恼,上次带欣欣学过画画到现在都过去快五六天,居然都没去看欣欣一眼,简直本末倒置,罪无可恕!

    吹着口哨点火,踩油门,打方向盘,走人。

    在这三天里,他差不多完成了黄四品体能训练的一半,卧推力量从150公斤提升到了163公斤左右,距离黄四品的极限180公斤左右还有点距离。

    推算出自己黄四品时的卧推力量极限,沈崇觉得自己正往非人的道路上大踏步迈进。

    体型几乎没有变化,力量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提升,说明自己已经拥有了超越科学的肌肉力量,常理已经无法解释。

    但他并不打算去刨根问底,毕竟,看看兔耳luoli音的大汉八哥,就觉得这世界上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都可以被原谅呢。

    对自己的训练效果,他很不满意。

    西南分部里的其他人对他也很不满意。

    妈蛋,十八倍效率丧心病狂!

    做灵能者的底线都没有了!

    另外,他最终选择了购买玄能拳套,并未选择灵源基础进阶版。

    这是标哥的真诚建议,进阶版比普及版的确强点,加成的幅度却会伴随着灵能者实力的提升不断展现出更强的优势来。

    毕竟越是到后期,实力提升越慢,每一次升阶的时间间隔越长,按比例提升的增强速度缩短的进阶时间就会越来越可观。

    但在黄级阶段,本来每一次升阶都要不了太长时间,实在没有必要早早耗费巨资全砸在售价不菲的进阶版上。

    沈崇觉得很有道理,所以买了玄能拳套。

    拳头硬,沈万山组合才能更硬气,刷小怪的效率更高,安全更有保障。

    此时戴在他双手的露指漆黑拳套,就是他心仪已久的玄能拳套了。

    这并非拳击手在拳台上使用的那种用来保护人的大拳套,反倒像个手套,更酷似黑拳上那些卖命的拳手佩戴的极薄的,几乎没有保护作用的小拳套。

    绝大部分由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漆黑布料组成,拳面的指关节处平平的包裹着一层材质同样不明的柔性金属,可能也不是金属。

    在受到被激发的灵源刺激后,这种金属会瞬间变成长四厘米的四根钉刺,而钉刺上被附着了类似于利爪强化的切割和穿透效果。

    在没有受到刺激时,这些特殊材质却又像皮质一样柔软。

    沈崇在基地里支付了五个功勋值,专门请一位防御特长的玄级大佬协助测试过。

    钉刺配合他本人的爆发力,的确得到了玄级六品疑似五品杀伤力的评价。

    如果再遇到黄级四品的壁虎人,沈崇的自愈能力和狂战士血统恐怕根本没有出场机会,一拳砸它天灵盖上就送他上天了。

    此时的沈拳王,颇有种长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

    他太兴奋,以至于从基地里出门时都忘了取下拳套,到林知的别墅前也没想起这事来。

    年关将至,蜀都又迎来新一波寒流,气温降了些。

    按下门铃之后,沈崇双手插兜,站在林家别墅门前蹦蹦跳跳。

    虽然以他的自愈能力是不会感冒的,但冷感避免不了。

    他寻思自己改天是不是该找老林要把门钥匙,但这似又略微不妥,算了。

    林知推开客厅大门,迈着修长双腿款款而来,纯羊毛大风衣轻轻摆动,煞是好看。

    除了吃醋和生气的时候,老林看起来永远都那么优雅与高贵。

    好吧除了她脚上那双卡通兔鞋。

    走到近前,她按下按钮,铁门自动打开。

    “真是的,你怎么这么急,明天不行吗?你公司的事情就不怕耽搁?”

    无愧于工作狂的称号,她完全不记得先前自己在心中是怎么腹诽沈崇的了,现在反倒觉得沈崇的工作更重要。

    沈崇闪身而入,挠头,“不碍事,连加几天的班已经加得差不多了。”

    他还是不太擅长撒谎,尤其这种没来由的慌,下意识挠头。

    “咦”

    林知瑶鼻微皱,往后退出去一步,“你这加的都什么班啊!怎么身上一股汗臭味?你是想熏死我女儿吗?”

    “呃”

    沈拳王这就很尴尬,离开基地时走太急,连洗澡都给忘了。

    他那体能训练的运动量可不是一般大,汗水排量当然小不了。

    突然,林知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沈崇正挠头的手,愣住了。

    沈崇慢慢把手拿下来,林知的眼珠还跟着他的手往下挪。

    低头也看着自己的手,沈少尉慌张得一匹。

    大事不好!

    玄能拳套忘取了!

    这可是灵能者专属装备,神兵利器!

    老林该不会看出来点什么了吧?

    “刚刚买的新手套,天冷,嘿嘿,有点冷。”

    沈崇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嗖的把两手的手套给取下来,然后塞裤兜里,强行尬聊解释。

    林知转过身往屋里走去,“你先进来吧,赶紧去洗澡。”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