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当然不会放鸡哥跑路,哪怕它在车里搅翻天,没用。

    编织袋里的鸡哥不是鸡,那是一堆行走的巨额功勋值。

    活捉黄四品猪妖就有一百点,玄级的鸡哥当然价值不菲。

    一夜暴富就在今日,区区小钢炮越野的内饰,何足挂齿?

    经过沈崇与梁仔长达十分钟语重心长的“温柔”安抚,鸡哥终于安分。

    “算了,我相信你们,希望那个斩妖真像你们说的那样自由吧,加入之后真的还能出来。”

    梁仔按住鸡哥的头,安慰它,“当然可以,我和老大都是编外人员。咱们还有工资,没人管,想住哪儿住哪儿,工资每月到账,妥妥的。”

    “唉,好吧,只要他们别成天念叨什么晚上吃鸡就好了。”

    梁仔继续做心理辅导,“这不能,要吃也吃普通鸡,鸡哥你现在都是开智的玄级高手了,把你捧在手心都来不及。”

    鸡哥彻底认命,“行吧行吧,去呗,但你们能稍微开下窗吗?我气闷。”

    “不能!”

    “大佬,能停一下车吗?我晕车。”

    沈崇默默给后座比了个中指,“地球上任何动物都能晕车,但唯独鸡不能。”

    梁仔还纳闷,“为啥?”

    “你看鸡哥脑袋。”

    梁仔观察十几秒,恍然,“厉害了,这鸡肉味的超强云台贼强。随便老大你车怎么抖,它都不带晃的!”

    沈崇又道“鸡哥你省省吧,比起无谓的拖延时间,不如想想到斩妖后怎么迎接新生活。”

    鸡哥苦口相求,“兄弟,求你放了我,我回去给你立牌坊。你们把斩妖说得再好我都不想去。”

    “鸡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不能事事都如愿的。你总得先去一次才行,你到时候反而会感谢我。大不了等你完成入职培训,就学我和梁仔一样当编外人员,没人拦你。”

    梁仔在旁边附和,“没错,我一只狗都出来了,没理由鸡就不让出来。”

    “唉,就这样吧。等我出来,我会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和你们俩好好叙旧的。”

    “大佬!别!”

    “鸡哥我错了,我保证再也不咬你鸡毛了。”

    一人一犬一鸡就这么胡吹打屁着往前行,山路崎岖,还有不少烂泥坑,幸好小钢炮越野性能过硬。

    沈崇看看时间,这会儿才下午三点过,算时间五六点就能到展曜大厦。

    时间来得及,鸡哥没有发飙的机会。

    只要不堵车的话。

    十几分钟过去,沈崇电话又响,正开车呢,他没看谁打来的,单手接通,“喂,你好。”

    “沈专家!出事了!大事不好了!”

    里面传来最大鸡场那位老板惊慌失措的声音。

    沈崇下意识猛的一脚把刹车踩死,小钢炮越野几乎打滑到路沿外面去。

    梁仔和鸡哥齐刷刷从后座上摔下来,梁仔倒没说什么,鸡哥张口就想喷人。

    这都开的什么车之类的。

    梁仔见势不妙,猛的长大狗嘴,一口含住鸡哥的脑袋。

    “咯咯喔……呜呜……”

    梁仔拼命往沈崇的方向打眼色,鸡哥才反应过来,前面的大佬正和人打电话呢。

    它很想告诉梁仔自己已经懂了。

    但梁仔对这位没有经过入职培训的老兄没信心,索性继续死死咬住鸡头。

    欺负白天的暗夜鸡王,感觉好刺激。

    沈崇眉头拧得死死的,手机换到左手,右手做了个往下压,示意噤声的手势,然后抬头看窗外。

    明明这是大白天,天上太阳高悬,但在他眼中的天空却灰蒙蒙。

    他压低声音,用极快的语速说道“郑总别慌,你慢慢说。”

    郑老板那头吞了口气才说道“沈专家,就是那只黄鼠狼,它又动手了!”

    “又偷鸡了吗?”

    郑老板隔空摇头,“不是,这次偷的是人!老刘头家的双胞胎孙儿被一并子叼走了!那可是两个一岁的娃啊!”

    沈崇倒吸着凉气。

    但他又很无奈,从中午时他就觉得要出事,但没想到是这么大的事。

    两个小孩子啊。

    可惜那时候他不可能将自己的感觉说出来就让整个镇子戒严。

    黄鼠狼妖之前已经出动过很多次,但从未动过人,以黄鼠狼的个头,正常也打不过人。

    自己说出来都没用。

    但他又很奇怪,郑老板这时候应该报警才对,干嘛给自己打电话。

    “报警了吗?”

    郑老板马上给了他答案,“报了,但镇场上的警察到那边至少得半个小时,警犬得从市里调,一两个小时都未必能到。”

    沈崇了然,“是很麻烦,如果黄鼠狼叼着孩子钻进深山,靠人力几乎不可能找到,只能靠警犬搜查。”

    “可不是吗。但我们听说沈专家你去嘎牙山的方向了,老刘头的家就在山脚下,我寻思着你可能离那边最近,你的狗好像也很厉害。所以,我想拜托你,看能不能麻烦沈专家您……”

    沈崇当即打断,“郑总,多的话不说,这忙我帮。”

    “那真谢谢你了,毕竟沈专家您是学问人,这太麻烦您了。那俩娃的爹是我哥们,我实在不能……”

    沈崇再度打断他,“郑总!时间紧迫,长话短说,我现在刚从山上开下来,前面有颗开叉的歪脖桔子树,树后面是一片荒了的桑叶地,这里和老刘头的家有多远?”

    郑老板喜道“我知道沈专家你在哪,你左手边就是嘎牙山!你再往前面开两百多米,拐过一个弯,右手边的田头就是老刘头家!他们刚给我打电话求救了,这会儿沈专家你开过去应该刚好碰上老两口。”

    “行,那我先去看看。”

    重新发动车子,小钢炮呼啸着就出去了。

    鸡哥可算得到解脱,对着梁仔的脖子就是顿狠啄,后排立马鸡飞狗跳。

    沈崇怒而咆哮,“都给我安分点!出事了!”

    鸡哥与梁仔立马老实。

    刚出弯,沈崇就见着两个年逾花甲,满脸风霜的朴装老夫妻从小路口仓皇冲出。

    真难以置信,两人看着七老八十满头花白的,此时两腿却都翻得飞快,寻常小年轻都未必赶得上。

    这二位毫无疑问就是老刘头夫妇了。

    不是老人天赋异禀,而是孙儿被叼走了,心里急啊。

    沈崇先把后排玻璃开了个两指头宽的小缝,然后不假思索开门下车。

    随后他来到后门,打开门让梁仔下来,再一把将蹦蹦跳跳试图趁机跑路的鸡哥按回去,小声道“鸡哥,先委屈你一下,这事我得管。那只黄鼠狼也是妖怪,不是个好妖,我去救人了。”

    鸡哥见逃脱不能,假装绝了心思,直点头,“去吧去吧,放心,没事儿,我帮你把车看着。”

    关门,从外面反锁车门,不给鸡哥任何机会,沈崇带着梁仔追向两位老人。

    两位老人已经穿过土路扑到了嘎牙山下的土坡边。

    这山看起来不高,但挺陡峭的,上面都没开荒。

    此时老头儿正爬在坡上,咬牙切齿的拽着枯黄草藤试图攀爬上去,老太太则在下面用背撑着老头往上顶。

    突然,老头手里拽着的枯草藤直接断掉。

    他立马从倾斜度四十五度的斜坡上倒转着滚下来,把老太太都给带倒了。

    老太太只是仰面倒,运气还不错,正摔在背后的草丛里。

    老头却滚了整圈,身子扭转试图稳住身形,脑袋当场磕在路边小石子上,一时间头破血流。

    沈崇赶紧往前冲,一把扶起老刘头。

    刘老头摔得七荤八素,头晕脑胀,额头上还在冒血,却依然浑浑噩噩的想往上爬。

    梁仔不用招呼,一口气顺着斜坡冲上去,开始四处嗅。

    沈崇大声说道“两位是刘老一家子吧?我是郑总的朋友,刚巧路过这儿,我带我的狗来帮忙了!”

    旁边的老太一下子嚎啕哭出声,“这位大哥帮帮忙,求求你救救我孙子!天杀的黄狗给叼走了啊!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沈崇重重点头,“二位别急,这事我撞上了,当然得管,黄鼠狼就是从这坡上逃走的吗?”

    尚且有些发晕的老刘头拉住沈崇,直点头,“对,当时我在厨房里洗菜,老太婆在卧室叠被子,俩娃在客厅里喝奶。我听到哭,冲出来就看见个黄影叼着俩娃就跑,我再出门时它都跑了好远,我看见它从这坡上蹭蹭窜上去的!”

    坡顶上梁仔回头急促的汪汪叫起来,沈崇知道它有发现,不再与两位老人耽搁,只吩咐一声,“你们在这边等着,或者去找更多人来,我先去追!”

    说完,他迈开大步往斜坡上冲,手脚并用见到什么拽什么,还真给他一口气冲上了这长七八米的斜坡。

    沈崇上坡之后梁仔掉头就往杂草丛生的深处钻,嘴里压低声音道“老大我闻出来味道了,它刚从这路过没一两分钟,味道还在!”

    沈崇眼睛大亮,“有味道就好!追!”

    一边跑,他还一边摸出手机直接给标哥打电话汇报情况。

    之前黄鼠狼只是叼鸡,部里不够重视就罢了。

    今天都叼娃了,再不加派力量紧急增援,真说不过去。

    虽然那俩娃与自己素昧平生,但那毕竟是两个才一岁的小娃啊。

    刚才那俩老人仓皇失措的模样,也在沈崇脑海挥之不去。

    以己度人,他能理解两位老人的心情。

    所以他现在脑子里压根就没想过功劳的事,只求能多一分力量把人救回来。

    那边标哥收到消息,马上上报,西南分部第一时间派人,调集距离这边最近的巡视高手。

    极少出动的第八中队队长鹰姐更亲自从展曜大厦楼顶飞将出来,直扑此地。

    鹰姐可是玄级三品的苍鹰化妖,拥有真正的鹰眼,乃是西南分部的侦查王牌。

    挂断电话后沈崇和梁仔继续往前追。

    七八分钟后,梁仔很是丧气的说道“这样不行,这荒山对咱们俩来说太难走,草丛太挡路,我们距离反而被越拉越开了。”

    沈崇也很没辙,那畜生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比起沈崇和梁仔这一人一犬,黄鼠狼显然更适合在山路中奔行。

    “没辙,咬牙追!味道还在没?”

    “味道倒是还有,但比起普通味道散得快很多。”

    “它还叼着两小孩,应该比我们也快不了多少,总之我们追不追得上都要追!”

    嘎牙山不算小,甚至还与别的山连成一片山脉,这次要不追上,很可能给它彻底逃脱。

    十几分钟后,跑着跑着梁仔突然说了句话。

    “老大,前面飘过来阵血腥味。”

    “妈的这畜生!今天必须弄死它!”

    “老大你说他为什么没事要对小孩子动手?”

    “肯定是它觉得把这片地方的养殖场搜查完了,又没想到去普通农家里找,打算走人,临走了要报复给它下毒的人类。”

    “对,它之前就下过毒,只是没成功。唉,那俩小孩子凶多吉少了。”

    “凶多吉少也不能不追。”

    又是几分钟过去,沈崇和梁仔猛的顿住。

    沈崇脑子有点发懵。

    前面的乱石堆被血染红一片。

    一个小男孩气息全无的倒在地上,脖子上还有个伤口。

    这小男孩死了。

    小男孩身边的石块上还留着四道并不粗的爪印。

    梁仔凑上前去,先很是痛心的看了小孩子一眼,然后打量爪印。

    “老大,这家伙的爪子好锋利,切石头跟切豆腐似的!它是在威胁我们,它知道我们在追它!”

    沈崇走上前来,强忍着心痛不去看小孩子,试图将注意力放到爪印上。

    但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虽然之前就有心理准备,但这一幕还是给他造成巨大冲击,不输当初亲眼见着壁虎人的爪子将那个父亲穿胸而过的一幕。

    他牙关咬得嘎吱嘎吱作响。

    可恶,太可恶了。

    叼着两个小孩是会减慢速度,但你特么就算扔掉一个,也别弄死啊!

    虽然清楚的知道即便自己和梁仔不追,这两个小孩也没有活路,但他心里还是觉得难受。

    沈万山组合自成立以来,已经抓了两头猪,过程虽有些波折,但这朱磁朱铁兄妹都算得上脾气不错,秉性很好。

    现在被关在车里的鸡哥虽然是玄级,看起来很凶残,但其实也是个善良的好鸡。

    到目前为止,沈崇接触过的妖怪除了第一只羊妖之外,大家相处得都还行。

    羊妖是机缘巧合的撞上,或许本性也不坏。

    反倒是灵能者表现让人失望,失去人性的壁虎人堪称恶贯满盈。

    但这一次,黄鼠狼妖给他上了狠狠的一课。

    无比清晰的惨烈事实告诉了他,什么叫恶妖!

    它连毫无还手之力的孩子都不放过!

    这时候倒是梁仔在冷静的分析情况,它已然妖元全开,观察能力强势爆发。

    最终它说道“老大,这家伙的妖元等级很可能和我差不多,绝对不会比我低,但它属于战斗加成的利爪强化型,这切割能力太不讲理了。我们……不一定打得过。”

    沈崇一摆手,“区区黄三品,只比我现在高一品,怕毛!继续追!”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