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根本不想和这天赋检测玄级上限地级成长的土豪说话,玄级上限的五倍比例简直蛮不讲理。

    玛德,上限真有那么重要吗?

    好吧,想起标哥所说的,曳蜂大佬一巴掌一百个八哥的理论,上限真的很重要。

    有上限,才有未来,没有上限,武力值上是看不到希望的。

    可算把斩妖的破事忙完,翌日清晨,休养生息许久的沈万山组合再度整装出发。

    这次的目的地还是巨源镇,找苏老板。

    但这次就不与巨源镇上的养猪场过不去了,沈专家是让苏老板帮忙引荐,把目标对准了隔壁镇的鸡鸭鹅厂。

    隔壁镇最大规模的养鸡场大老板的确是苏老板过硬的哥们,最近这段时间沈专家在巨源镇已经打出名气,没费任何周折,沈崇便又与这镇上的养殖场老板们打得火热。

    其实沈专家在巨源镇没诊断出什么毛病来,只拉走了两头猪而已。

    但传言的力量是无穷大的,以讹传讹之下,沈专家和他的狗被添油加醋附带上很多光环。

    什么沈专家毕业自牛津大学养殖专业,他的神犬更有高贵的血统,号称华国最后一脉纯血中华犬什么的,鼻子贼灵,有病没病闻一下便知。

    于是乎,各大鸡鸭鹅厂的老板就差没用八抬大轿来请他和神犬了。

    第一天忙完,毫无斩获,沈崇倒是没觉得累,家路上梁仔却满腹怨言。

    “老大你和他们澄清一下吧,我真没治病诊断的能耐。”

    “这可不行,现在你是咱们的招牌,不能砸。”

    “那你至少也告诉他们,我虽然是纯种田园犬,但我不是专业配种的狗哇。”

    梁仔说这事,沈崇也发现了,今天来了好多人,有意无意的牵着母狗在梁仔面前直晃荡,意图明显。

    “这不挺符合你想法的吗?”

    “不行不行,太丑了,下不去口。”

    “哇,你还挑三拣四?很过分啊!”

    “那是,我也是很挑剔的。只有哈莉,才能让我动心。”

    家休息,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再去时,大老板却突然提到另一事。

    原来,昨天大家都忙乎着请他诊断,有个事忘说了。

    最近这段时间,镇上出没着个黄鼠狼,特别狡猾,每次只抓一只鸡或者鸭就走,一晚上大约偷三四只家禽,已经持续了好些天。

    虽然对于老板们来说,这损失不算严重,爆发一次瘟疫受到的损失至少是几十上百倍。

    但这事很烦人,养的狗都没什么用,防不住那家伙。

    没撞上就算了,撞上之后,寻常点的看门犬竟打不过他,还有个老板养了快六年的边牧被活活咬死,心痛得不行。

    设置陷进或者投毒也没用,那鬼东西机警滑溜得很。

    大老板问沈专家有什么办法对付这玩意儿没。

    沈崇随口给了点建议,可惜大老板表示什么招儿都使过了,不管用。

    “那鬼东西简直像人,有时候咱们设置了陷进,它偷偷摸进来把饵给弄走了,就留个陷阱的空壳子。”

    沈崇装出很惊讶的样子,“这么厉害?”

    大老板感叹着,“还不只呢,如果我们在饵里下毒,它居然把东西偷摸挪到别的地方,扔给别家的狗,可毒死了好几条!”

    “这特么也太奸诈了吧!”

    “还有一家人,居然被把烧鸡都给偷换了,幸好大家吃出来味道有问题,赶紧吐掉,不然得死人!”

    “卧槽!好险!”

    沈崇心头了然,但脸上故意摆出震惊的模样。

    沈崇和梁仔对视一眼,这肯定是笔大生意了。

    没想到养鸡场里没捞到货,反而等来专门给鸡拜晚年的黄鼠狼。

    这兄弟有点狠呐,犯得着吗?

    想吃鸡肉去斩妖不就行了?

    工资给你发起,还能在基地里点外卖,肯德基管饱,跑外面风餐露宿的吃生食,脑子有坑吗?

    大老板自顾自的说着,“还有呢!有人从外面请来特别厉害机警的猎犬,也被咬死了两条,赔了几大千!”

    “这事大概持续有多久?”

    大老板沉吟着,“少说也得十来天吧,镇子上规模比较大的养殖场都被光顾过,最近这几天小企业也陆续开始遭殃。目前没中招的,大概还有二十来家小企业吧。”

    沈崇开始思索分析起来,梁仔倒很兴奋,可惜在人堆里不方便口吐人言。

    照它的意思,既然知道了这事,那还说什么,咱们去找哇。

    就冲着我老梁的能耐,只要给我抓住点尾巴,就不信揪不出来。

    “行,这事我先放心上,我打电话问问我同事,看他们有这方面的知识没,我自己没有研究过黄鼠狼。”

    沈崇走到另一边,假装打电话,其实在和梁仔低声聊天。

    “老大,这笔单子咱们得接。”

    沈崇点头,“当然接,但我总觉得那家伙的目的不单纯。”

    “怎么说?”

    “它如果只是单纯的偷鸡,没必要换着挨家挨家的偷吧?”

    “老大你讲直白点,我听不懂。”

    “我是说,咱们可能撞上抢生意的同行了,也想在这边的鸡鸭鹅里找出妖怪来。”

    梁仔下意识问道:“斩妖的同事?”

    沈崇翻白眼,“你傻吗?同事会咬死毒死别人的狗吗?敢往别人的饭桌上下毒吗?”

    “这也对,但它的目的是什么呢?”

    沈崇摇头,“不知道,不过这事咱们得向部里汇报,如果只是落单的妖怪,不可能做这么多没意义的事情。”

    沈崇又给标哥打了电话,才知道部里其实早注意到这边的动向,最近没少派人前来暗查。

    可惜那东西真的很机警,不但防住了普通人,连斩妖的人都没查出什么线索来。

    它到现在依然逍遥法外。

    标哥甚至让沈崇别插手这件事,最近部里很忙,等忙完这段时间,那只黄鼠狼如果还作乱,下次就派高手过来地毯式搜查。

    可沈崇没答应,我都到这儿了,顺便查查呗,说不定有意外之喜。

    下午沈崇与梁仔又去别的养殖场时,专门去过被盗的案发现场,还发现了几只被吃到一半的家禽。

    梁仔闻很久,后来找机会给沈崇汇报了自己的感想。

    “这只黄鼠狼有问题,正常的黄鼠狼体味特别浓,呆过较长时间的地方,两三天后我都能闻出味儿,但这只不一样,一点痕迹都没了。”

    沈崇了然,要么它的妖元和散味有关,要么,它有什么东西能散味!

    最好是第一个可能,如果是第二个,则代表这只黄鼠狼恐怕是有组织的!

    肯定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