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销售代表们都不是吃素的,摸爬滚打许久,登门谈业务撞上同行的事情不是没发生过,但四家撞一起,可以说是很爆炸了。

    前两家在电梯里碰到,先到了业主家门外,正凑在一起打算聊聊,相互沟通下,结果又是两家肩并肩上楼了。

    当时这四家人凑一起,又是光火又是蛋疼,更尴尬的是大家终于心平气和下来,试图串联时,房门却打开了,业主牵着条田园犬走出来,请大家入内谈。

    得,沟通不了了。

    也罢,反正不管怎么压价,最后都只能一家公司签单,另外三家凉凉。

    三十万的单子,没大到能被四家公司共同分一杯羹的地步。

    见四家人都干坐着,沈崇打个哈欠,先来开场白,“各位设计师和经理,我其实也没别的意思,这都快过年了,时间紧张,我才一次约了四家,今天也是赶巧。我真没想到大家都这么准时一起到。”

    四家人暗翻白眼,虚伪。

    “当然了,我也没把自己当成天王老子觉得多了不起,生意嘛,合作愉快最好。干活的人有钱赚,我房子装得让我满意,皆大欢喜就好。”

    说完,沈崇就把自己前些天打印好的四份装修计划拿了出来,分别摆在四家面前。

    设计师们一看,顿时哑然。

    “哦对了,我还做了效果图,cad图,签合同之后我再发给签约公司。”

    沈崇又补刀。

    四家公司的设计师都很无奈,最烦这种懂行的客户了。

    妈呀,这哥们考虑得好细节,你丫怕是个同行吧?

    乳胶漆的品牌和型号,他直接给指定了,目前市面上公认最绿色无污染的那款,价格当然不菲。

    但这款乳胶漆的价格太透明,没什么利润空间。

    别的主材辅材,他同样写得差不多,甚至很少被用到的防辐射内衬涂料他都写得清楚明白,他连这些特种涂料的性状都知道!

    四家公司设计师和销售代表都有点如临大敌,对方是内行人,这笔单子看着金额高,但能赚的真不多,再考虑上同时四家竞标……

    唉。

    看完之后,他们放下文件,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家规模最大的当先说道“沈先生,我们明白你的心情,但这笔业务恐怕我们……”

    沈崇连续二十小时以上没睡觉,正困着呢,可没心思和他们弯弯绕绕,直接把自己手机摆在茶几桌面上,上面正是他的银行短信,里面显示着余额,四百八十四万六千。

    “各位,明人不说暗话,我这套房子要怎么改,我表达得很明确。第一,低甲醛;第二,防辐射;第三,优良的电路系统。开年我还会筹建一个牧场,总投资不低于两千万,室内装修成本不低于六百万。我做事怕麻烦,今天咱们这笔单子合作愉快,下一笔就直接到位了。”

    没错,他就是在炫富,在吹牛逼。

    如果他精神状态好点,能和这四家一起慢慢扯犊子,但现在嘛,抱歉,快刀斩乱麻的好。

    几家公司的销售代表看了沈崇的存款短信,都眼皮直跳。

    接近五百万的银行存款,意味着数千万的个人资产,这位沈先生,是个腕儿啊。

    他说那牧场的事是真的?

    沈崇继续推进,“各位,请把你们的资料都给我看看吧,时间紧张。”

    十分钟后,他以极快的速度翻完四家公司准备的过往业绩,报价意向和设计师思路等等,在心里给四家打了个分。

    他开始提问,“我罗列出来的这些材料清单,哪家公司可以保证以最低成本拿到原装货?”

    其中两家张口就接下来,另外两家稍稍犹豫,最后勉强答应。

    沈崇继续在心里给对方打分。

    “大家分别说一下预计的工期和成本吧。”

    先前犹豫那两家开始推迟,“这个要等我们回去做一下精算。”

    另外两家不假思索接下,刚好是沈崇之前先报出去的价格附近,其中一家贵了一万,工期倒是都差不多,25个工作日。

    沈崇直接问“贵公司的为什么要贵一万。”

    这家公司的销售代表略紧张的说道“我们公司对甲醛防治极有心得,我们其实不但承包家装业务,蜀川省内不少生物化工企业的高精密无菌车间也做得不少。沈先生您这个要求苛刻,要想做好,必须全部上大工,人工成本会高些。”

    另一家的销售代表急了,“我们公司对防辐射这块特别擅长,前段时间的西部数据中心里超过三成的室内装修都是我们做的!”

    先前那家嘿嘿一声,“不好意思,另外七成是我们总公司做的。”

    沈崇不动声色点头,“好!我提出我的最后一个要求,按照行规是只押百分之五到十的质检金,但我要求扣百分之三十,到时候我会请第三方质检机构到场,质检重点就在于我刚才说的三点。签单公司也派人来,三方在场,质检验证合格之后才付尾款,怎么样?”

    通常情况下,家装业主如果提出这种要求,装修公司直接就走人了。

    那不能叫过分,简直是苛刻。

    但沈崇今天气场两米八,又极度懂行,还不差钱,后面眼瞅着还有个大单子,他这一套乱拳打死老师傅的谈判思路,却天衣无缝的组合在了一起。

    四家公司的销售代表纷纷短暂离场打电话给总部汇报情况。

    没过得五分钟,大家陆续回来,先前没报价的那两家也报价了,一个赛一个的低。

    另外那两家公司,特别擅长绿色装修的销售代表犹豫着重新报价,“沈先生,百分之二十五?”

    最后一家倒直接答应下来百分之三十。

    沈崇直接给出结果,他决定签报价最贵的擅长防甲醛的公司。

    另外三家当场提出异议,沈拳王开始秀操作,罗列自己的打分依据和思路。

    谁谁的设计理念先进些,谁的落后些,落后在哪里。

    要求报价时,你们两家为什么会犹豫,那就是因为你们以前很少和这些顶级品牌合作,拿不到成本价。

    过往业绩中,无菌车间和数据中心业务都是加分项,另外两家也没有,这里就都淘汰掉了。

    剩下的两家很难抉择,一家多了个无菌车间的经验,另一家价格低一万。

    沈崇最终选定具备无菌车间经验的新绿装饰装修公司。

    先被淘汰那两家黯然离场,最后一家的销售代表嘟嚷道“什么防甲醛啊,那都是忽悠人的。”

    沈崇笑笑,“我知道你会这么想,但这就是我淘汰你们的原因。”

    这销售代表有点光火,开始撸袖子,“你真以为我好欺负是吧?”

    这老兄个头还不小,身高接近一米九,五大三粗的。

    沈崇耸肩,“以前我打职业搏击的,你可以上书包网.bookbao2搜索一下我的名字,七八年前还拿了几个冠军吧。”

    这汉子一秒怂,带着设计师掉头就走。

    新绿公司的设计师和销售代表都有点忍俊不禁。

    销售代表调侃着,“沈先生人不可貌相啊,运动员可一般不会懂这么多。”

    沈崇“我可不是一般的运动员,钥匙我就先给你们一把,对付甲醛这事儿啊,可不比拳台上打比赛轻松,是一场战争呐。”

    设计师问道“沈先生你有孩子吧?”

    沈崇点头,“不错,就是为了我的娃。”

    还有些家具也要更换,这个他打算自己买,他甚至想买无漆的原木家具,到时候再自己刷漆,用最好的漆。

    他也不要木地板,全用地砖。

    一根劣质的合成板凳子,里面的胶就能让甲醛超标,至少要敞两个月才能缓慢降到以下,勉强可以入住,但他现在不想等那么久,就只能从方方面面的细节处下功夫了。

    家装是小事,但里面藏着大学问。

    很多家长掉以轻心,不当回事,图省钱买了劣质家具,低端合成木地板,贴劣质墙纸,又或者被装修公司给坑了,上了假冒伪劣乳胶漆。

    以为敞两个月再入住就能高枕无忧,结果等孩子被确诊为白血病时,一切都晚了!

    当然,甲醛并非真的不可战胜。

    只要方法得当,把控合理,业主本人亲自投入精力严防死守,也可以用性价比家装方案达到预防的目的。

    签合同,付定金,这边的事情办完后,沈崇直接回了家。

    美美的睡上一觉,他起床下两大腕面,在夜色下和对面的欣欣老林隔空打了个招呼,出门走人。

    月黑风高的夜晚,最适合加班了!

    时隔六小时后,恶魔外协主管沈崇再度杀回斩妖基地,继续狠艹下属员工。

    先前萧楠众人各自写下的报告书就放在他手头边,但他没急着翻,而是继续和元器件死磕,顺便折腾人。

    换成普通的科研单位,谁要摊上这样的领导,早打报告上去投诉他了,再不然就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幸好这是斩妖,保密级别和业务层次不输种蘑菇,大家都很耐艹。

    翌日中午,沈崇加入项目组两天半后,他用共计四十二小时的工作时间彻底完成前两步。

    鼠爷现在也服了。

    它觉得自己已经号称拼命三郎鼠,但看看人家沈爷!

    两天半总计六十小时,他还出去办了两次事,特么人家的工作时间达到了四十二小时!

    变态!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