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五岁组的比赛已经结束,林知书下午还有事,中午“一家人”就在会展中心顶楼的餐厅里聚个餐,就当是欣欣的庆功宴了。

    沈崇和林知书在经过长时间的尬聊之后,相互都觉得该冷静一下。

    既然大家都是火药桶,就别持续滚在一起摩擦生热了,那叫魔鬼的步伐,说不准啥时候炸,真得降温。

    没戏看了,蒋玉略遗憾,但又稍稍放松。

    这戏看得心惊胆战的,比好莱坞大片还吓人,贼劲爆。

    吃过饭之后,蒋玉要带欣欣回家,林知书本想安排人把沈崇送去医院,沈拳王严词拒绝,只拜托老林这万金之躯体验了一下庶民的生活,帮自己放下摩托车架子,完事儿。

    铁打的汉子沈崇在几人又是担心又是哭笑不得的目送之下,优哉游哉骑摩托闪人。

    他才懒得去医院浪费时间,有这空闲为何不回家上书包网.bookbao2?

    回家之后,梁仔竟不在。

    沈崇检查了下手机上的运动轨迹,发现这家伙竟在外面跑圈,到目前三个小时已经跑了二十四公里,似乎还没有收摊的意思。

    常言说得好,对异性的渴望会让单身狗变得盲目。

    自己都只是越两阶放倒壁虎人,梁仔这货真是想越n阶去骑哈莉专员!

    可怕。

    沈崇一阵恶寒,浑身颤抖。

    他坐电脑前,用整整五分钟才从那恐怖的幻想中解脱过来。

    他又打电话和中介小妹联系了下,程序已经走得差不多,后天就能去核税过户带领证。

    在拿到证的那一刻,那套房子就属于他,该把装修的事提上日程了。

    人生际遇真奇妙,刚穿过来时自己还是个住在筒子楼公寓里的穷光蛋。

    才两个月不到,自己就摇身一边成了坐拥近七百万存款,和一套四居室大房子的神壕。

    啧啧,这段时间在下的财富增长比例,怕是能甩林总八条街?

    钱不能放在银行卡里发霉,得赶紧花出去!

    他又是一下午狠狠的扫荡。

    如今存款见涨,他花钱也大手大脚了些。

    特价货依然要抢,但不用像之前那样只蹲最低价,接近底线就能下手了。

    他还去淘二手的数据中心配件。

    千万别小瞧这些看似过时的换代货,电脑cpu本就不容易坏,更没什么性能磨损。

    只要没炸机,核心配件的二手货性能和新的压根没区别。

    他直接杀进知名的互联书包网.bookbao2精英交流论坛,在里面打包购买一些资深坛友代表公司发出来的换代大单子。

    通常这种业务都是公司对公司,沈崇以个人身份杀进去也一样,只要他能给得起钱。

    不知不觉,这一下午他连下数个大单,等回过神来时竟整整烧出去一百七十三万。

    等反应过来时,他赶紧收手。

    再买下集成主板和服务器组合机箱,最初步的小型数据中心全套配件已经差不多齐活了。

    等搬了家先搭起摊子来,回头再考虑添补和升级的事儿吧。

    真恐怖,钱完全不经花。

    事不宜迟,沈崇又立刻打电话预约装修公司。

    之前已经估算过成本,整体墙面刷新肯定得做,房间的阴角线也得翻新,厨卫也得翻新。

    他真正的开支大头是准备拿来放服务器的工作室改造,电路必须改,最低端的家用铜芯线必须换掉,房屋整体防辐射也是吃钱的老虎。

    反正,他全套算下来,包括之前看着不顺眼需要更换的家具家电,这套产权面积8平的房子二次装修费用至少得奔着三十五万去。

    他一次约了好几家装修公司大后天见面。

    虽然咱现在有钱,但也不当冤大头,到时候货比三家。

    等他忙完这些,已是下午五点过,梁仔可算回来了。

    一看它给累得那死狗般的样子,脚伤已经痊愈的沈崇打消了连夜赶往巨源镇的念头。

    “明天你还去跑四十公里不?”

    “不了,单身到死也不去了!”

    本来沈崇是打算明天继续骑着蓝摩托去巨源镇的,但梁仔严正抗议。

    钱我都出了,老大你能去把四个轮子的买了吗?

    咱实在遭不住坐那破摩托,而且你还不给我买狗头安全帽,我好没安全感!

    万一下次咱们再搞头猪或者羊,好歹也能用越野车拉回去啊,你总不能又用小摩托拉猪吧?

    拉一次坏一辆摩托,你的运输成本忒高了呀。

    沈崇被梁仔的最后一条理由说服,终于决定买车去。

    第二天上午一早沈崇就带着梁仔出了门,然后成为4s店里的一道奇观。

    见过牵着狗来买车的客户,但很少。

    牵田园犬来买车的客户?

    对不起,从来没有过!

    这群凡夫俗子哪能知道,掏钱的主不是人,是狗。

    但沈崇这慷他人之慨的土豪没让4s店的销售人员失望,大手一挥,对着店里刚摆上展台没两天的小钢炮越野展车,“就这个!买了!全款!”

    沈土豪当场付款,办手续,拿临时牌照,提车走人。

    刷卡时他那气势凛然挥舞银行卡的模样,让4s店里的小妹儿们眼睛直放光。

    买个二十来万的家用车,居然散发出千万级的气场,连带着他那条不起眼的田园犬在店员们眼里都变得高贵起来。

    哇,多机灵的狗子,居然会用爪子掂着纸巾擦后视镜。

    嗯!?

    小钢炮越野已渐渐远去,店员们面面相觑,内心变得不坚定,我们刚才一定是看花眼了。

    得意忘形的梁仔正美滋滋的扑在副驾驶门上擦着玻璃,猛意识到问题,缩回座椅上端正坐着,直视前方,右爪默默把车窗玻璃按上去。

    “老大,我刚干了件蠢事。我在别人面前拿纸巾擦后视镜了。”

    沈崇安慰它,“没事,反正你还有二十五个功勋值,扣就完事儿了。”

    “不,我选择被哈莉专员约谈,我去关禁闭。你说我到时候穿什么衣服好看?”

    沈崇冷笑,“呵呵。听说保密部里还有猫男,约谈你的不见得就是哈莉。”

    “老大救救我!帮我求求情!我就这点本钱,不能被扣啊!”

    “放心吧,刚我就发现了,这才赶紧启动走人。就那么两三人看见,他们没来得及录像,晃眼一瞟没事的。”

    “喔,希望如此吧。”

    一人一犬到巨源镇时,苏老板已经提前在镇口岔路上候着了。

    苏老板开了辆车,很便宜的三厢合资车,车牌号他在电话里就给沈崇说了。

    远远见着,沈崇打两下喇叭,再停到苏老板的车后面。

    双方见面时,苏老板寒暄的第一句话就暴露了他脑海中的记忆。

    “可算是又把沈专家你盼来了,还以为你会直接回京呢。”

    多说多错,沈崇只客套的寒暄着。

    “沈专家真是好雅兴,出门做调研还把狗牵着。”

    沈崇打马虎眼,“我这狗可不是凡品,能闻出猪猡有没有病症来。”

    “这么神奇?”

    沈崇笑笑,“大自然的神奇妙不可言,谁又敢说咱们这些人类就给看穿了呢?”

    他真是拿足了专家的派头。

    苏老板的猪场之前已经看过,就没必要再去浪费时间了。

    一行人又去到花总的三都黑猪养殖场,那天双方本闹得有些僵,不曾想花总竟比苏老板还热情。

    他左一口专家,右一口老师的称呼着,并且还特别感谢专家把他猪场里的传染病源给带走了。

    沈崇慢慢完全摸清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印象,的确是一名来自国家农林科研院所的畜牧专家,到巨源镇的目的是科学调研,并且在省市县镇上都拿了批文。

    他暗舒口气,与梁仔对视一眼,又默默觉得斩妖的手段很恐怖。

    这些人的记忆完全被篡改了,他们却毫无所觉。

    篡改记忆必然有两个步骤,就像电脑里的程序那样。

    先抹掉旧的,再将虚构的新的刷上去。

    “谈心”的过程看似简单,实则充斥着莫名的诡异。

    这手段看似柔和,实则无情。

    一人一犬在三都猪场里溜达了十来分钟,这次光明正大的干活,效率高不少。

    沈崇也不与花老板和苏老板多说什么,就全程拍照或者录像。

    他之前在书包网.bookbao2上学习过资料,但现场观摩的感觉不一样,更直观许多,印象也更深。

    他存档的真正工具并非手机,压根就是他的脑袋。

    溜达完一圈之后,梁仔汪汪叫了两声,这就是没货,走人的意思。

    一整个下午,沈崇便在苏老板带领下把巨源镇大大小小二十几家猪场跑了个遍。

    没再发生什么尴尬的事情,即便老板不在家,一听说有京平下来的大专家免费诊断,也都没拦着。

    但结果很遗憾,他和梁仔一无所获。

    整个下午梁仔至少给他挑了上百目标出来,更不怕苦不怕脏和累,每次都直接冲进猪圈,蹦到目标身边汪汪叫。

    但每一次,沈崇都没能在梁仔预选出来的目标身上体会出什么不同来。

    和苏老板告了别,一人一犬缩在车里分外惆怅。

    忙乎一下午空手而归,身体上的疲惫是次要的,更多的是心累。

    沈崇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到底准不准确,又可能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子。

    其实生灵觉醒与否,根本不可能提前从外在与性状表现出来?

    这时候梁仔倒安慰起他来了,“老大,我觉得吧,咱们不能轻易放弃。没有消息可能就是好消息,至少咱们用排除法先排除了一大堆错误的答案嘛。”

    沈崇点头,“也对。”

    今天一下午的扫荡,看似空手而归,没有一例“确诊”,但也没“误诊”嘛。

    不能确诊,是因为自己根据观察得出结论,这个生灵至少在很长的周期内不可能觉醒。

    总比兴冲冲的看出来问题,结果拉回去养上十年八年,养到老死都还没动静好吧?

    “咱们回家吧!有点饿!”

    梁仔催促道。

    沈崇按手,“你等一下,我把今下午的事再过一遍。”

    梁仔纳闷,“过一遍?怎么过?”

    沈崇没理它,放倒椅子仰躺下来,脑子里开始按时间线快放今下午在各个猪场的经历。

    良久,他突然坐直了身子。

    梁仔惊呼,“怎么了?”

    “咱们走马观花看得太急,我可能有遗漏!”

    “怎么说?”

    “你记不记得我们去的第十六家最大的猪场,我当时观察的第四头猪,它在两分钟内跺了三次蹄子!”

    梁仔疯狂吐槽,“我记得个鬼啊!”

    沈崇没理它的吐槽,开始算起来,“根据我今天下午的观察,整个巨源镇的猪差不多平均每分钟最多只跺两次,我说的是那种原地跺脚,不是走动。那头猪跺脚的频率比正常情况多百分之五十。”

    “可能刚好它那段时间脚痒?”

    “我当时也这么想的,没太在意。管他呢,咱们回去看看再说,这头猪最可疑。”

    半个小时后,沈崇在自己心里数着数,同时又将眼前这条百来斤的肥猪和旁边的比较着。

    他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它的确比普通猪跺脚频率整整多了百分之五十以上!

    并且,在他观察的这半个小时内,频率还有稍稍加快的迹象!

    “陈老板,这头猪很有研究价值,给个价吧,我买了。”

    “沈专家要买,那我收个成本价,一千行不?”

    一番折腾,把简单用水冲过的三元白猪塞进放倒后座的越野里,沈崇吹着口哨走人了。

    梁仔趴在后座上,好奇打量这白猪,“老大,如果你判断失误了,这哥们儿没开智,咱们干脆用它灌香肠吧?这都快过年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

    梁仔这憨货,被沈崇威胁得多了,都学会演戏反过来威胁别人了。

    它有种感觉,既然老大那么笃定,这事多半能成。

    果不其然,小钢炮越野都还没上到大路,后排猛然传来异动。

    三元白猪突然变得急躁起来,用脚在车地板上跺得咚咚直响。

    沈崇听得肉疼,赶紧停车靠边,打开后座把它放了出来。

    三元白猪嗷嗷着就跳下车往田里跑,沈崇都来不及关车门,跟着就追上去。

    梁仔从旁策应,它可不敢再轻易上了。

    突然,一人一犬双双眼睛大亮。

    妖元辐射波动!

    来了!

    “咱们要发财了啊梁仔!啊打!”

    既然确定了判断,沈崇压根没给这猪继续折腾的机会,从后面跟上去就是重重一拳打在猪脑袋上。

    这老兄才刚开始觉醒,实力比起朱磁差远了,沈崇一拳就让它略蒙圈。

    再补一拳,昏死过去,趴窝了。

    梁仔回车上把粗麻绳叼过来,沈崇给丫四肢捆得严严实实,再扛回车里。

    沈崇突然就明白当初为什么自己第一次去斩妖时,标哥会带着董沐几人提着大麻绳来找自己了。

    这玩意就是捆仙索,开展业务的必需品嘛。

    继续出发,梁仔难掩激动,“老大,我有种预感,咱们要飞黄腾达了!”

    “那必须的,不过回去之后你可别说漏嘴,这套路现在只有我们会。咱们的独门绝学,也没办法传给别人,可免不了部里的同事们好奇。”

    “对对。”

    沈崇又开始谋划起来,自己怕是得筹建个农场又或者收容中心什么的,抓住猎物之后先养着,养得刚好觉醒时再下手!

    不然的话,自己真没办法给别人解释如何判断的技巧,别人没有无敌记忆,学不来。

    将来自己能养上一大堆说不准啥时候就会觉醒的奇奇怪怪的生物,然后可能出现一觉醒就是玄级的高手,结果被自己提前瞅准机会一棒子打晕拖去换功勋值。

    想想还真是带感呢!

    本座真的是,太阴险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