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欣欣突然扑来,打断了沈崇的作死,也打断了老林的怒气槽。

    好一阵笑闹,沈崇和林知书都狠狠夸了宝贝女儿。

    赛毕竟尚未结束,没到正式宣布结果的时候,不好庆祝得太放肆,欣欣也懂事,没大声喧哗。

    “那个……沈先生,欣欣的杨莉老师,真是那个杨莉?”

    屈老师坐在沈崇另一边,双手夹在膝盖里搓着,又紧张又尴尬的问道。

    沈崇点头“嗯啊,是那个杨莉。屈老师你该不会是……还要找杨老师的麻烦吧?”

    屈老师先掩嘴惊呼,然后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不敢不敢,真不敢。杨大师真会来吗?怎么还没见人呢?”

    她说着,伸长脖子四处打量,倒是沈崇本人还着急。

    “来了来了!她来了!在那里!”

    屈老师这伸头打望,还真瞧见了人。

    随着她的低声惊呼,沈崇几人纷纷扭身,正见着个高挑有致的墨镜女子在演艺厅过道走走停停。

    这正是姗姗来迟的杨莉。

    演艺厅里此时光线不算强,她又不方便取墨镜,正略艰难的四处巡睃着。

    屈老师也厉害,杨莉都没取墨镜便一口笃定远处那人的身份,平时怕没少研究杨莉。

    沈崇支起拐杖,在前排站直起来,冲着杨莉招招手。

    终于看到目标,杨莉整整墨镜,压低头快步往前走来。

    可算汇合到一起,到了前排专座她才取下墨镜,那张带着艺术家气质的冻龄美颜出现在屈老师这脑残铁杆粉的面前。

    明明已有心理准备,屈老师还是紧张得狠狠捂住了自己的嘴,心情难掩激动。

    其实杨莉在普通民众的知名度未必见得特别高,她不是炒作出来的流量艺人。

    她的名气全在于她的专业能力和艺术成。

    她在专业领域内的地位,可谓华国神一般的存在,尤以蜀都省内为最。

    越是懂行的,才越是知道这位世界大赛连续制霸的舞王者有多厉害。

    甚至有传言,若非她因感情变故而不再参赛,她甚至可能称霸世界大赛更长的时间。

    屈老师此时紧张、崇拜、惭愧、局促等多种心情混杂在一起,心脏砰砰直跳。

    “杨……杨老师,我是欣欣的舞蹈老师屈韵,很……很高兴见到你。”

    杨莉颔首示意,微微笑道“屈老师你好。”

    但她马又把脸转向了沈崇,歉意道“沈先生真抱歉,路堵车了。我都已经计划时间提前二十分钟出发,结果没想到堵车这么厉害。”

    沈崇暗自好笑,你老喜欢把时间卡那么死,不堵车才怪。

    “不碍事不碍事,倒是麻烦杨老师你专程又跑一趟。”

    杨莉又转向欣欣,发现欣欣已经换过衣服,再度歉意道“欣欣对不起啦,杨老师没有看到你在舞台的表演。”

    欣欣略有失望,但还是坚强的摇摇头说没关系。

    听欣欣说她发挥得很好,杨莉也直夸她。

    这时候杨莉才发现旁边还坐着两人,一眼认出林知书,还有些不敢信。

    “林……林总?”

    林知书本来一直等着沈崇给介绍人的,结果这蠢货居然没这常识,只好自报家门,冲着杨莉笑笑,“杨老师你好,我是林知书,欣欣的妈妈。以前我见过你。”

    “林总我也记得你,当初在峰会酒会,别人说是让我去捧场,但林总你才是真正的焦点呐。”

    欣欣妈妈居然是林一工业董事长,这位号称蜀川商界最强女豪杰的女子,此事又给杨莉造成略大冲击。

    她惊了,“难怪欣欣生得这么漂亮,又聪明过人,原来她的妈妈竟然是林总!无愧名门之后!”

    她又回头看看沈崇,“沈先生你深藏不露了,早知道你夫人来头这么大,谁还免费帮你忙,我不得大捞一笔?”

    讲完,她还没忍住锤了沈崇肩膀一拳,以示愤概。

    老林看得眼皮直跳。

    沈崇也很僵硬,老林她不是我夫人啊。

    老林突然道“那个,不然我还是把劳务费补给杨莉大师吧?”

    沈崇啊喂!

    老林你倒是有点自觉啊!

    听你这说法,貌似你真以我老沈夫人的身份自居了?

    那你别占着茅坑不拉屎好吗!

    杨莉大师呵呵直笑,连连摆手,“林总客气了,我和沈先生开个玩笑。不用不用,真不用。等会儿我还得给欣欣当颁奖嘉宾呢,钱不能拿的。”

    老林又道“杨莉大师真是热心肠。”

    “没有的没有的,朋友之义嘛。”

    杨莉不好把三姐的事说出来,但已经发现苗头不对。

    林总好强势,真是一点都刺挠不得。

    因为沈先生是三姐介绍的朋友,三姐还特别强调过沈先生是自家人,我表现得太随意,孟浪了。

    得赶紧收摊,可别给三姐的朋友惹出麻烦,弄到沈先生后院起火。

    旁边的蒋玉微微张嘴合不拢,也很是震惊。

    吃醋了!

    林总的醋坛子打翻了!

    我有生之年竟能看到这一幕?

    不过林知书虽然有钱有势,但杨莉本不是好钻营的性子,不需要巴结谁,既然大家聊得话不投机,只再简单打个招呼离开了。

    她要临时插队当颁奖嘉宾,总要和组委会协调下的。

    等杨莉一走,老林再回头看正搂着欣欣看别人跳舞的沈崇,眼神不太对味了。

    沈崇的人格魅力?

    杨莉的无偿帮助?

    甚至还不辞辛劳专程过来颁奖?

    还那么熟络,啧啧,我小拳拳锤你胸口哟。

    此事必有蹊跷!

    沈崇毕竟曾为职业搏击选手,听说演艺界的女星对体育界的男选手是有点格外的偏好。

    沈崇这家伙虽然退役多年,但形象保持得还不错,精气神甚至现役时更强。

    难不成是他机缘巧合的英雄救美了?

    听说杨莉还单身,沈崇没给她讲我的存在,她以为沈崇是离异,所以想老牛吃嫩草?

    如果让沈崇知道老林此时心转着的想法,只能给她点个赞。

    论顶级戏精的自我修养,没有戏,也要强行加戏!

    老林的拳头攥得紧紧的,她明白自己这想法太发散,但好像真是很合理的推理。

    她拍了拍沈崇的肩膀。

    沈崇回头“茫然”看她,“呃,林总,什么事?”

    刚才火苗都快烧到眉毛了,老沈再迟钝也意识到点不对,这会儿在装傻呢。

    “你可以的嘛,别人教了欣欣那么多天舞,连欣欣妈妈的名字都没讲?”

    沈崇果断推卸责任,耸肩,“这可不能怪我,你情况特殊,我没经你同意,怎么好在外面宣扬这些事?我倒是无所谓,但我这不是怕给你造成不好的影响嘛。”

    林知书冷笑,“那你什么时候见我在别人面前藏过你?”

    她这真没撒谎。

    沈崇很是无奈,“对,你地位高,你想说说。但我不能,这事你可以主动说,不需要考虑我的意见,但我不能不考虑你的想法。咱们现在本来又没名没分的,反正我光棍一条无所畏惧,你呢?你不是公司那么大,还要养活那么多人吗?”

    他这道理有点绕,但老林能轻易听懂。

    老林明白,自己这态度看似坦诚相待,但却本是另一种对沈崇的不公平,因为现在双方的社会地位,完全是不对等的。

    她默然良久,“反正你记好两件事,你是欣欣爸爸,我是欣欣妈妈。别人问,你说,不用藏着掖着。别人不问,你想主动说,也随你。”

    一直在旁边竖起耳朵偷听的蒋玉简直老怀甚慰,尬聊界大神可算开窍了。

    林总你这是变向表白啊你明白不?

    沈崇突然道“欣欣妈,你吃醋了。”

    蒋玉嗔目结舌,厉害啊老沈,你果然没让我失望,你这尬聊水平又涨了。

    哪怕是这么一回事,也不能直接戳爆啊!

    林知书傻眼,张大着嘴,脸色变幻。

    须臾间,阵阵红晕从她脖颈蔓延而,再涌面颊,她蓦然变成了个红头怪。

    她捂着脸别过头去,“你别……别瞎说啊!”

    咕噜,蒋玉吞吞口水,林总居然不是发飙,也不是喷人,却摆出一脸娇羞着否定的模样。

    沈崇也吓傻了,老林撒娇好恐怖!

    跟看灵异片似的!

    老林撒完娇,终于发现自己这状态略丢人,太没有态度,觉得应该找回场子。

    她强行板起脸来,“你别自我感觉良好了,我会吃你的醋?我吃一头猪的醋也不会吃你的醋!”

    沈拳王瞬间变脸,这话过分了吧,我老沈现在好歹有型有款。

    蒋玉暗暗忧伤,果然都是尬聊大佬,终于聊爆了。

    欣欣突然插嘴救场,“妈妈,你以前喜欢叫我小猪仔。那爸爸本来是大猪仔呀。”

    林知书的强大气场瞬间破灭,满脸幽怨的看着欣欣,这家有内鬼,防不了外贼啊。

    眼看事情快能揭过去了,尬聊至尊沈拳王却重点战火,“唉,你承认了吧。是事情弄得有点僵,杨老师好心好意的帮忙,结果给你夹枪带棒堵了一轮,弄得多不好意思的。”

    林知书微微瞪眼,“哟?这帮人家说话了?你还要不要去请她吃顿晚餐道个歉呀?”

    沈崇很认真的思索了,点头,“是应该的,我是该帮你擦屁股。”

    明明舞台放的是很欢乐的舞曲,小男孩的街舞也跳得挺畅快的,但蒋玉却突然觉得这张桌子周围气温骤降八度。

    蒋姐已经不想在心里吐槽了,两大至尊各显神通,欣欣居救场也没能救回来。

    这短短几分钟的峰回路转,跌宕起伏,信息量太大,槽不过来。

    蒋姐只有说个服字,大写的服。

    “啊!”

    沈崇突然低呼一声,压低身子很是郁闷的抬头看林知书,“你踢我干什么?踢到我骨折的地方了!”

    得,老林心绪失控,忍不住在桌子底下抬脚踢人,正踢沈拳王右脚夹板。

    欣欣低头看着沈崇小心翼翼捂住的右脚,“妈妈!”

    林知书怒气顿消,直接站了起来,满脸紧张焦急之色的扑到沈崇身前,“你别乱动!我看看!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都有点手足无措了,蹲在地想去捞沈崇的裤子,但又不敢轻易下手。

    她知道自己刚才使得有多大力,分外自责,怎么踢沈崇的伤腿了呢。

    哗!

    另一边,一直偷偷打量这张桌子附近的蜀都政商两界诸位大佬纷纷惊掉下巴,眼珠子掉一地。

    我的个天!我们都看到了什么!这世界究竟怎么了?

    那个天之骄女般的林家大小姐,叱咤西南的林知书林总,居然蹲在那个从未听过见过的男人面前!

    沈崇咧牙咧嘴,心里吐槽,老林你这坑货啊,你这一脚,又给我的骨折伤势至少续命两个小时,我下午还急着带梁仔去巨源镇打秋风呢。

    “没事没事,你别管,你快站起来,好多人都在看这边,你快坐回去!”

    沈崇把林知书的手拨开,“你又不是学医的,别帮倒忙了,我回头自己想办法。”

    林知书勉强坐起来,涨红着脸再度道歉,“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这脾气是有点不好,刚才失控了。我回头给你找专职骨科医生吧。”

    沈崇赶紧拒绝,“别!这个真没必要,我自己去西华医院,老常客了。西华的专家也很厉害。”

    “医院的老常客?”

    林知书突然眉头一皱,“你不是没打拳了吗?”

    沈崇骤然发现自己说漏嘴,“咳咳,我较信得过西华,不爱去小医院。”

    好一番折腾,可算又安顿下来,先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凭空消失了。

    蒋姐暗舒口气。

    蒋姐甚至在想,自己还是别想着撮合两人吧,保持现在这样得了。

    不然让两人这性子长期呆在一起,那画面有点太美,不敢看。

    近一小时后,终于等到宣布赛成绩那一刻,欣欣无悬念拿下冠军,领先第二名超过二十分的平均分。

    欣欣头戴花圈,手捧鲜花站在舞台,临时特邀颁奖嘉宾,世界级舞蹈大师杨莉亲自为欣欣颁发证书、奖杯及奖牌。

    舞台下方的老林又开始了,“你和杨莉真没什么事?”

    沈崇微微侧身,把右脚藏起来,“真没事,杨老师都三十五岁了。女大三抱金砖都够了,这都两块多的金砖我抱不动。你都在想些啥呢,我不会给欣欣找个后妈的,永远不会!”

    林知书心满意足,甚至有点脸红。

    坐两人身后的蒋玉默默伸出大拇指点赞,沈崇你这个侧面表白,我给满分。

    希望以后别再发生今天这种战役了,真的是尬聊巅峰之战呐。

    作为旁观者,压力真的好大。

    等欣欣下来,记者还想给冠军家庭拍个全家福。

    林知书正在思索,但沈崇却一口回绝了,他有他自己的考虑。

    老林也没说什么,随他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