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原来,他这几天带着欣欣阴悄悄搞的小动作,没能藏到明天揭盖子,提前翻车了。

    下午欣欣回家之后稍稍休息,再吃过饭之后又看两集电视。

    看完电视,她心里痒起来了。

    虽然老师和爸爸都夸自己已经很不错,但欣欣总想把事情做得更好。

    只不过欣欣当时确实有些累,电视节目又很好看,一时给忘了,等回过神来已经快九点,都快该洗刷上床睡觉了。

    一定要拿冠军,这件事在欣欣心里成了执念,她很想睡觉之前再练一次。

    她知道如果一个人在家里练,肯定会露馅,爸爸说的惊喜也没有了。

    但她觉得跳新舞蹈的惊喜没有拿冠军的惊喜大,所以先前蒋玉带她去洗澡时就想说。

    扭扭捏捏到八点半,欣欣主动找到林知书坦白,讲自己和爸爸练了新舞蹈,明天想用新舞蹈参加比赛。

    林知书当场就拒绝了。

    一听什么新舞蹈居然是沈崇在书包网.bookbao2上找的,这几天沈崇带着欣欣居然完全没按照舞蹈老师教的练,林知书险些当场给气炸了肺。

    沈崇一大老粗能懂什么舞?

    他能知道谁的好谁的坏?

    搞笑呢,沈崇你居然还去请老师?

    你是想跟我打对台戏是吧?

    非要和我过不去是吧?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能请来什么水平的老师?

    能和我找的屈老师相提并论?

    人家屈老师可是蜀都少儿舞蹈领域里的前十!

    林知书根本就没心思看欣欣的演示,拒绝之后倒也没当着欣欣的面发飙,她耐着性子苦口婆心的劝了很久。

    这件事不能依你爸爸的。

    屈老师那么厉害,她对你也很好。

    屈老师辛辛苦苦带你练了这么多天的舞,你比赛时突然说要跳别人教的,屈老师心里得多难过啊?

    屈老师会哭的。

    明天我们就跳屈老师的舞,好不好?

    屈老师很厉害的,她都夸你跳得好,明天很有机会拿到前三名的。

    林知书这阴险歹毒的诛心之言对欣欣这样年纪的孩子来说,简直成了跨不过去的罗生门。

    欣欣猛的意识到自己这几天的确做了很对不起屈老师的事,脑子里简直乱成一团麻。

    她没有撒娇耍横,也没有满地打滚,就是整个人都陷入了很难受,很不开心的状态。

    她真的更喜欢爸爸教的舞,并不仅仅因为那是爸爸教的。

    欣欣自己都感觉得出来,虽然两支舞自己都学得很认真,但爸爸请杨老师改过的舞,跳起来时仿佛化身穿梭林间的蝴蝶。

    屈老师的舞,真的喜欢不起来。

    但妈妈说的也没错,到底该怎么办呢?

    林知书又哄了她好久,可算把她哄上床。

    无论如何,我们今晚先睡觉吧,如果睡不好觉,明天没精打采的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心火难压的林知书叫蒋玉来哄欣欣直到睡着,她自己则冲到了楼下,打电话给沈崇算账。

    电话接通之后,她逮着沈崇那叫顿狠喷呐。

    沈崇自知理亏,不好顶嘴。

    甭管出发动机是怎样,自己的确瞒着她搞了小动作,这没法子否认。

    虽然,这事儿肯定坦白不了。

    以沈崇对林知书的性格学分析,她百分之百不可能答应自己的改动。

    翻车时间比沈崇预计的早了点,但区别不算太大。

    现在生米已成熟饭,她闹就闹吧,该的。

    沈崇只不断的在心中自我暗示。

    表面朋友……

    表面朋友的平方……

    立方……

    四次方……

    “好了好了,现在你骂也骂过了,气也消了,我能说一句了吗?”

    “不能!”

    长达三分钟的时间过去。

    “好吧你说吧,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说法。”

    老林服了,我说不能,你就真一句话不说啊魂淡!

    你就不能讲点好听的?

    沈崇轻咳两声,“瞒着你是我不对,但就算我给你讲,你应该也不会答应吧。”

    林知书冷笑,“你都没试过,又怎么知道?最烦你这种自己凭空揣测,就给别人身上打标签的人!”

    沈崇无力反驳。

    但林知书并未意识到她自己的问题。

    譬如刚才,如果她真会考虑沈崇的意见,那么她就不会连让欣欣演示一遍极乐净土都不让。

    如果她真的看过,现在她对沈崇的小操作完全应该是另一种态度。

    “好吧好吧,我表示郑重的歉意。但明天无论如何,一定要让欣欣跳我教的舞,这真的能拿冠军。欣欣练得很辛苦,如果不让她登台表演这支舞蹈,这会成为她很大很大的遗憾。”

    林知书简直气笑了,“得,你还有理了?你教的时候她跳得就辛苦,屈老师教的时候就不辛苦了?什么逻辑!”

    “我不否定你找的屈老师的水平,但之前的编舞真不行,我给欣欣弄的才是最适合她的。”

    “你到底哪儿来的自信?算了,我不跟你废话,本来明天还打算让你和我一起去看欣欣比赛的,现在?你做梦!再见!”

    说完,林知书啪的挂了电话。

    呼……呼……

    沈拳王用了超过三分钟才让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

    老林,你过分了!

    他猛的起身,抓起那边的拐杖,吆喝一声,“梁仔!我们走!”

    梁仔猛的咧牙,“得令!老大,你是要我去咬嫂子吗?见血不?我保证咬一口就跑!”

    沈崇拍了下它脑门,“正常点!咱们去那天的小书包网.bookbao2吧,得再买个小摩托。明天没便车了,看样子我得骑摩托过去。”

    “不能打车吗?”

    “这破地方,普通出租车半年看不见一辆,大早上出门万一书包网.bookbao2约车没人接单就惨了。”

    “喔。”

    梁仔点头,“那我们顺便吃个烧烤吧!我请客!”

    “这个可以有。”

    出门时,沈崇冷笑,你说不让看比赛就不让?

    嘁!

    比赛场地是你家的吗?

    沈崇低头看了下手机上的资料。

    第八届蜀都少儿舞蹈大赛,举办地点,亚太会展中心三号楼。

    他再点进亚太会展中心的资料。

    于2012年建成的大型会展中心,集会展、文体活动、酒店、餐饮、娱乐休闲及购物为一体。

    本项目由升林集团与蜀都市政府共同投资15亿人民币建成。

    emmmm……

    算了总之先买个小摩托肯定没错就是了。

    另一边,林知书回卧室时欣欣还没睡着,蒋玉哄得很辛苦。

    小宝贝也没哭,就是满脸委屈的样子。

    中场换人,蒋玉出门。

    临出门时,蒋玉也欲言又止,但终究没把沈崇断腿的事儿给说出来。

    作为旁观者,她既理解沈崇为什么要撒谎,也理解林知书为什么会生气。

    可她蒋玉能说什么呢?

    林知书躺下来,摸摸欣欣的脑袋,“欣欣,你听妈妈的话好不好?”

    欣欣却突然说道,“妈妈,你不要生爸爸的气。爸爸是想给你个惊喜,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这老骗子!

    就差没把我骗去卖了!

    林知书脸上微笑,内心暴躁。

    “呐,如果欣欣你答应我好好睡觉,明天好好跳屈老师的舞,妈妈就不生你爸爸的气,不然妈妈再也不理你爸爸了。”

    老林又一次当了儿童教育的反面教材,再次将欣欣送上痛苦的抉择中。

    欣欣咬着嘴唇,想了快一分钟,终于重重点头,“好!拉钩!”

    林知书伸出手来,“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又等十几分钟,欣欣的呼吸终于彻底平稳,林知书叹口气,起身出门回了书房。

    她情绪还是有些不稳,但没关系,进入工作状态就好了。

    什么烦恼都敌不过工作,只有工作,才能让我感到快乐。

    沈崇与梁仔先打车去了小镇,果然又从书包网.bookbao2吧里包夜的哥们手头买下台蓝色小摩托。

    这次就没便宜可捡了,他整整花掉三千五百大洋,目测比原价买的还贵。

    没办法,居然还是同一伙人,母子平安的梗不能用,这次只能砸钱强买。

    看他拄拐来买摩托,人家还不太想卖给他。

    别人也是好心,你这都一瘸一拐了,还骑摩托呢?

    大家都很会加戏。

    结合红色小摩托凭空消失,沈崇又带拐杖的模样,大家觉得他怕是摔车摔断腿,顺便把车也摔烂了。

    哥们儿你是屡败屡战的秋名山摔车神吧?

    骑着摩托回了家,沈崇原本恢复到超过七成的伤腿经这么一折腾,恢复程度又倒退回六点五成。

    明天中午怕是痊愈不了了,但沈崇不是很在乎,无非……等到下午而已?

    翌日清晨,沈崇早上七点四十五就出了门。

    蓝色小马驹在三环路辅道上迎风奔腾,他显得气势十足,就是搭在后座上的拐棍让路上行人看着他不由侧目。

    从这儿骑车去会展中心至少得近一个小时,早出发早到达早想办法。

    没有档位的小马驹毕竟不像赛摩,速度上不来,只能笨鸟先飞了。

    谁能想到比赛场地真是老林家的啊!

    万一她严防死守,自己恐怕买了门票都进不去。

    林知书这边出门要晚些,八点钟才准备出发。

    欣欣的心情还是很低落,林知书也没办法劝解她。

    想让欣欣开心起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同意她跳沈崇教的什么极乐净土,但这不可能的。

    “那个,林总,真的不让沈崇来吗?”

    蒋玉想劝一劝。

    林知书先略犹豫,再看了看欣欣期待的眼神。

    听见爸爸的消息,她可算又恢复点精神头了。

    “唉,算了,蒋姐你给他打电话吧。”

    一分钟后,蒋玉苦笑,“他没接,不知道什么情况。”

    沈崇当然接不到电话,他手机放背包里,今天又要走大道,得戴安全帽,能听见手机铃声才怪了。

    之前不戴那是因为没有,也没空去买,昨天三千五百大洋买整车,配送安全帽两个,可惜没有狗头专用。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