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走过条约两米长的廊道,步入超大主卧,沈崇一屁股坐在大床上开始等。

    顺便心里吐槽有钱人好奢侈,主卧卫生间到卧室居然都带拐弯儿的,浪费的面积都够一般人家一个卫生间了。

    还有两扇门,里面是超厚毛玻璃推拉门,外面廊道口还有扇实木门。

    估摸着得洗好久,他下意识想掏出手机来玩,一摸裤兜。

    我擦类,手机放里面洗手台上忘拿出来了。

    “哎……”

    算了,等欣欣洗完再拿吧。

    他也不爱看电视,枯坐在床上百无聊赖,浑身难受。

    十来分钟后,他觉得有点尿涨,出卧室到外面卫生间上厕所。

    刚嘘嘘完出来,隔壁房间传来林知书的声音,“人呢?”

    “这边呢,我上个厕所!”

    “哦,我给欣欣洗好了。睡衣也换了,你让她老实躺床上吧。我衣服打湿了,顺便也洗个澡。”

    沈崇一愣,“哎等……”

    那边已经砰的传来实木门合上的声音,欣欣又大声喊道:“爸爸你快来呀!”

    回到主卧,实木门果然关得紧紧的,里面还在咔嚓咔嚓,目测孩子妈是在反锁房门。

    沈崇相当囧,防贼呢,怕我偷窥你呢?

    你自我感觉过于良好了吧?

    林知书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是怕欣欣不小心开门闯进来了!”

    “哦哦。嘿……”

    沈崇应了声,双手抱着欣欣,看似凶猛实则轻飘飘的把她放到大床上。

    手机他不打算拿了,哄娃睡觉不需要手机,讲安徒生童话或者格林童话就好,催眠效果无敌。

    唉,大师们,我对不起你们。

    但想把欣欣老老实实哄下来没那么容易,她洗过澡之后又回了血,在床上滚来滚去,咯咯咯直笑。

    沈崇打算先陪她闹闹,化身大老虎假装要去抓她,“哇!老虎来啦老虎来啦!”

    “哇!哇!哇!”

    她尖叫着左闪右躲,相当灵活,但还是被沈崇轻松抓住,又故意放她挣脱。

    然后欣欣开始反击,拿起枕头哈哈着拍向沈崇腰子。

    沈崇假装中招,“啊!老虎被打败啦!”

    欣欣以战胜者的姿态走上前来,指着沈崇:“哼!大老虎,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森林里的小动物?”

    沈崇突然又跳起来,一把按住欣欣,“哈!吃我一拳!”

    为了增强气势,他喊得很大声。

    欣欣连连求救,“猎人叔叔救命!救命!”

    沈崇开始教育她,“猎人叔叔今天没有上班呢。欣欣你以后要注意哟,遇到坏人千万要小心一点,你还小,打不过坏人,要躲起来别让坏人抓到你。”

    欣欣点头,“嗯!”

    沈崇又回想了下手机时间,“呐,现在都九点钟啦,欣欣你该睡觉去咯。”

    “好的爸爸。”

    等安顿她躺好,沈崇开始讲故事。

    还没讲几句,他突然顿住了。

    我勒个擦……

    吃!我!一!拳!

    执法记录仪新鲜出炉还热乎着的新口号。

    我刚才嗓门儿略大,以我设定的收音灵敏度,很可能误触执法记录仪!

    平时误触当然无所谓,但现在手机还在浴室里,老林在洗澡,完……

    完犊子!

    “爸爸……你接着讲呀,白雪公主后来怎……呼呼……”

    乖女儿睡着了。

    沈拳王则在风中凌乱,如果让老林知道,我可能真得出一趟远门。

    这可如何是好?

    不同于一般女子洗澡至少要半个小时,不到十分钟林知书就出来了。

    沈崇背朝着她,正看着欣欣发呆。

    见欣欣已然酣睡,老林满意的点点头。

    “沈崇。”

    “在!”

    林知书推了下他肩膀,“小声一点,把欣欣吵醒了怎么办?你手机怎么落浴室里了。”

    沈拳王浑身僵硬,不敢回头。

    老林却不疑有它,只当这货看女儿看迷了,从后面把手机递给他。

    沈崇开始尬聊,“那不得怪你?谁叫你先前冲进去就关门?”

    推卸责任,日常的。

    林知书推了下他肩膀,心情愉悦的走人。

    沈崇多坐了两分钟才起身。

    二十分钟后,坐在自家书房里,呆呆看着电脑屏幕,沈拳王正面临着人生有史以来最艰难的选择之一。

    看,还是删?

    是成为一个禽兽?

    还是禽兽不如?

    手机里肯定多出来个不该有的东西,就摆在那里。

    但这事真不能怪他,突然就猝不及防的从天而降砸他脑门上。

    他自己压根没想过,一辈子也不会做这种事。

    但主动就来了,挡都挡不住,这简直是人性大考验。

    他起身走到窗前,默默看着夜空。

    命运,多么的残酷。

    为什么要让我面临如此艰难的抉择?

    我倒宁愿没有,可这真就有了。

    上下五千年的先贤圣哲们,求求你们指引我,我该当如何是好?

    扔硬币吧!

    如果是字就看,是花就删!

    花……

    删……删……

    删了!

    他真的没看就删了!

    半个小时后……

    先贤圣哲们,请再一次指引我,告诉我是否应该恢复数据。

    字就是恢复,花就是深度删除。

    花……

    我拜的先贤怕是坐怀不乱柳下惠吧!

    你给我换成柳三变行不行?

    深度删除了!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四个小时后。

    先贤圣哲们,请最后一次指引我,我是应该物理恢复,还是物理删除数据?

    字就是恢复,花就是烧了手机!

    字!

    柳下惠终于滚蛋。

    这都是命运的指引,我是在顺从天地命理的旨意,我不能违背,否则必遭天谴。

    沈崇也很痛恨自己,为何会的技巧那么多。

    换别人第一次删掉就完事儿了。

    我努力过了,但我敌不过命运。

    半小时后,他戴上耳机,小心翼翼的在电脑上点开视频。

    他记得当时手机是正面朝下,后置镜头正对天花吊顶。

    沙沙沙的脱衣声。

    哗哗哗的水声。

    咕噜咕噜的洗头声。

    “小呀小二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沈崇震惊了,万万没想到人前正经严肃的林总,洗澡时放飞自我竟会唱儿歌!

    咱家老林是跟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呀。

    “沈崇你这混蛋!这次就放过你了,下次,哼哼!”

    哎,老林你这人咋这样,多大仇?

    他又起了戒心,看来林知书安排自己人生的贼心不死,这是个非常关键的情报。

    两军交战,兵不厌诈,无所不用其极,今天我这绝对不是为了偷看,我就是为了这关键的情报。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说的就是我。

    好几分钟后,水声停了。

    然后又是沙沙沙的声音,是林知书在擦身子。

    沈崇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屏幕,视频到这里已经快要结束了,他已经看了七分钟的天花板。

    心头略有遗憾,但又稍稍放松,虽然什么都没看到挺失败的,但至少不用经受良心上的拷打。

    我依然是个正直的人。

    突然,画面里的光线骤然变暗,一个肉色的四分之一圆弧出现在屏幕里!

    时间很短暂,持续了不到三四秒。

    魔鬼支配着他回放,然后点下暂停。

    突然的明暗变化让拍摄光线略差,但他一眼就分辨出了这是什么。

    这是……老林的……右臀……

    当时,他的手机摆在洗手台侧面,后置摄像头在靠近边缘的地方。

    那么这是老林站在洗手台旁穿裤子时弯腰,刚好将半球支到摄像头覆盖范围内。

    这般滋味与看小片儿里的女艺术家们完全不同,那些都是飘在空中的浮云,林知书却是真正活在自己身边的女神,还是娃儿她娘!

    瞪眼看着,颈部充血,沈崇的脸蓦然红了。

    这完美的弧线,简直就是造物主的恩赐。

    记忆流转,当初林知书在阳台上俯身看望远镜时,翘起臀来的画面与这圆弧完美重合。

    脑补中……

    强势脑补中……

    疯狂脑补中……

    算了继续放,说不定还有呢?

    很遗憾,他直到放完也没捞到更多实货。

    半球又出现过一次,但多了条白色的底裤,很烦很讨厌。

    进度条走完,唉,长叹一声,沈崇心头大石落地,我到底还是保住了自己的纯洁。

    就当成是看了她穿泳装的样子吧,其实这角度和视野,能看到的东西,与泳装也没太大分别。

    好吧其实还是有点不同,比泳装稍高一丢丢,但和比基尼比起来差距又很大。

    可比基尼这种东西,永远不可能出现在她身上。

    沈崇又倒回到圣光半圆的画面,直发呆。

    咦,有颗痣?

    老林右边屁股上有颗痣!

    沈崇眯缝着眼,凑近了看。

    放大,像素增强,测距。

    这是颗天蓝色的,直径两毫米的痣。

    真奇怪。

    常见的痣有黑色的、棕色的、红色的。

    蓝痣那是生病了,叫良性间叶黑色素瘤。

    这颜色也不对,蓝痣是深蓝色偏黑的,老林这是天蓝色的。

    有钱人真特别,身上长的痣都和普通人不一样。

    沈崇尽管号称万金油,但这颗痣的知识点完全超纲,他看不懂。

    算了不用替她担心,她看起来就不像生病的样子。

    不然以她的家境,真有病早去治了。

    彻底多重删除视频,沈崇起身收摊回床上睡觉。

    他失眠了,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那半球弧线,甚至做梦都梦到。

    但诡异的是,他最主要的注意力却始终停留在那颗天蓝色的痣上。

    直到第二天上午迷迷糊糊的起床,洗把脸清醒之后,他狠甩脑袋才把那颗痣暂时从脑子里甩出去。

    他觉得自己该去看心理医生,强迫症怕是癌变了。

    那么美好的半球我不去回忆,老跟一颗痣过不去干什么?

    上午欣欣要去舞蹈老师那边,沈崇下午才过去,上午就没什么事了。

    但他也没闲着,继续恶补硬件知识,顺便还关心一下硬件市场的价格走势。

    最近内存和各种闪存相关产品持续高位,但他总觉得要降价。

    昨天搜歌的低下效率让他很忧伤,他对个人数据中心更加渴望了。

    将来要用到超强算力搞事的时候恐怕不少,服务器越强越好。

    强,就代表着贵。

    几百万看着挺多,但真要塞上百颗商用cpu进去,怕是完全不够看,更何况其他配套需求呢?

    所以,能省一分是一分吧。

    省下来的不是钱,那都是cpu的一根根针脚,专业显卡里的一个个位宽呐。

    有机会!

    特价秒杀!

    还不限量!

    脚本抢单!

    妥了。

    薅羊毛党就是这么专业,不跟你多哔哔,你敢特价不限量我就敢买到你哭。

    他终于下出去第一个单,十来万没了,但他反而赚了十万。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