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团伙里另外三人则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们这伙人,一直都是老大拿主意,但现在老大看样子快不行了。

    梁仔见势不妙则衔着手机悄悄往后退去,它有想过吐掉手机冲出去拼命,但脑子里又记得沈崇反复强调自己千万别做多余的事。

    田园犬的服从性与主观能动性在它心中天人交战,让它纠结万分。

    突然,蹲在地上的沈崇猛的双手在地面用力一撑,径直弹起,右手高扬。

    匕首划破夜空,从猎枪青年肚子下面一直拉到了上方。

    猎枪青年惨叫着扔枪到下,一条长近两尺的可怕深口斜贯他正面全身,血如泉涌。

    沈崇则如杀神般回头看着胆战心惊的另外四人。

    他沉重的呼吸着,双臂微微张开,双手看似无力的吊在肩膀上,掌心匕首上殷红鲜血滴答……滴答落地。

    他肚子上有四个醒目的血洞,每一个都在往外面渗血。

    若是常人受了这伤,别说还击,早该魂归天国了,可他却又暴起宰了一人!

    堂屋里用来照明的夜灯调得很暗,正好在沈崇身后,让他此时的样子显得格外阴森可怖。

    倒在地上哀嚎挣扎着的猎枪青年,更进一步加深了众人的恐惧感。

    你是……魔鬼吗?

    炸弹专家瘦干中年捏砍刀的手直哆嗦,他耳边依稀响起匪首破风箱般的绝望呼吸,还有他失血过多导致的临死前无意识呢喃。

    人在极度的惊慌失措中,往往两种表现。

    要么爆发出极大的恐惧,并沉沦在恐惧中六神无主。

    要么爆发出极大的勇气,歇斯底里悍不畏死的绝命一搏。

    在场都是手上沾过人命的穷凶极恶之辈,短暂慌乱之后,四人疯狂咆哮着向沈崇冲杀而去。

    沈崇却扭头看了眼灶房门口,那儿探出来半个狗头,很好,梁仔的取景角度非常合适,执法记录仪也开了。

    这可是你们先动手的哟。

    那么,对不起了。

    下地狱去吧!

    整个战斗从开始到结束没超过两分钟。

    这些绑匪其实都练过,但他们怎可能是浸淫职业搏击多年,如今更又实力大涨的沈拳王对手。

    更何况沈拳王足够不要脸,随便你们砍,你们捅。

    能捅中我算你们厉害,我也无所谓,我反手就是一刀,你得跪。

    六名流窜多年,作恶多端的匪徒,终于栽到了他们口中的“最后一单”上。

    扔了匕首,沈崇扶着墙壁走到胖子面前,一屁股坐下,“喂,胖子,还活着?”

    看着救命恩人还在冒血的肚子,背上也伤痕累累的,陆胖子这时候完全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

    他既有死里逃生的庆幸与感动,又有被眼前残暴场面震慑的恐慌,更多的却是为这位恩人而担心。

    “大……大哥……我……我没事……”

    “没事就好。”

    沈崇点了点头,朝缩在灶房门旁边的梁仔招招手,吹了口哨,“来福,把手机给我。”

    梁仔知道他是在提醒自己小心忍着,别违规说人话。

    它暗翻白眼,摇着尾巴将手机给沈崇送了过去,还趴在沈崇脚边,忧心忡忡的看着新任铲屎官肚子上的枪伤。

    艾玛,这洞,好吓狗!

    沈崇接过手机,直接扔给胖子,嘴里说道,“得了,给我打起精神来,绑匪一共七个对吧?这里挂了六个,外面还有个给我废了,现在你彻底安全了。赶紧给你家里人联系,让他们别给绑匪打钱。”

    陆胖子这才稍微冷静些,接过手机,一边输老婆的手机号,一边问道,“大哥你的伤?”

    沈崇摆摆手,“不碍事。先别管我,钱重要。哦不,先给你家里人报平安重要。”

    陆胖子拨通电话,报平安,一家几口隔空嚎啕大哭了几分钟才算安稳下来。

    通话全程陆胖子也没法子专心哭,眼神一直在沈崇的伤口上飘。

    真有点恐怖哇,不会突然掉个腰子出来吧?

    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大佬,挨了那么多枪子儿,怎么还这么淡定?

    那边坐镇指挥的警务人员也纷纷心头大石落地,既是惊叹,又觉慌张。

    见义勇为者不是没有,但见义勇为到这地步的,能一人撂倒七个悍匪的,勇得超标了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等家属安定下来,那边警方负责人接过电话,说道:“陆明先生,你们现在方便报告位置吗?虽然我们也可以通过手机定位,但你们直接说的话,会快一些。”

    陆明连连点头,“可以可以,警官先生你们最好来快点,大哥他……”

    沈崇一把抢了手机,“警官你好,我是沈崇,恩,就是救下胖子的人。没什么大问题,我具体也说不上来这是哪儿,不过我可以让胖子用我手机登他微信,给他家里人直接发个定位,更方便快捷点。”

    “很好!谢谢沈先生了。”

    “不客气,分内事。”

    沈崇说着就挂了电话,先给警察同志打个铺垫。

    挂断电话后,陆明心情又更稳定些,他左右看看,心头发怵,想说我们干脆到外面去,但又担心沈崇不便行动。

    “沈哥,您的伤?”

    “我都说了不碍事,你怎么这么多废话?算了,这儿看着怪磕碜人的,我们到外面等吧。外面定位也准些。”

    他说着就真没事人一样站起身来,提着灯当先走到堂屋大门前,陆明和梁仔赶紧跟上。

    大木门吱嘎一声响,二人一狗又坐到院子里铺着的石板上,冬夜凉风习习,要不是十来米距离外就摆着六具挺尸的,这场景倒蛮诗意。

    陆胖子开始用沈崇的手机登陆微信。

    沈崇突然在胖子和梁仔惊恐的目光中原地蹦跶起来。

    陆明惊呼:“沈……沈哥你这是……”

    梁仔:“卧槽……汪汪汪汪!”

    当当当当!

    四声脆响,四颗嵌在沈崇肚子里的子弹掉落下来,打在石板上。

    这些玩意儿可算被沈崇自行迅速愈合的内脏与肌肉给用长势挤出来了。

    沈崇耸肩,“看吧,我就说没事了。那破枪威力太小,连我肌肉都没打穿。”

    骗鬼呢吧!

    陆明和梁仔心里同时惊呼。

    “好吧我扯犊子的,我身体和一般人不一样。”

    沈崇掀开衣服,把后背露了出来,方才他被人用砍刀在背上剁出来的大伤口已经止血,都快重新长回去了。

    梁仔秒懂,难怪斩妖里大家都说铲屎官大人是战斗天才。

    尼玛,自愈能力,又能打,是好欺负人。

    陆明则极度震惊,“沈哥您这……这……”

    沈崇拍拍他肩膀,“别慌张,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也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人。我们所在的世界,是你不能想象的,你应该庆幸今天遇到了我。除了我,没人能从这群匪徒手里把你救下来。”

    旁边的梁仔急得汪汪叫,提醒沈崇这是违规。

    沈崇不理它。

    陆明渐渐从震惊中冷静下来,重重点头,“沈哥大恩大德,陆明万分感激!”

    “嗯,微信登上了,你和家人联系吧,别乱说我的事。”

    沈崇意味深长的拍拍陆明肩膀。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