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陆老板,你家里人是不是对你有意见?想你死?”

    堂屋里,昏暗的夜灯照耀着,一个脸上带疤痕的壮汉阴测测地看着蜷缩在墙角的胖子,冷冷说道。

    胖子十分凄惨。

    他头发散乱,鼻青脸肿,嘴角挂着未干的血迹,双手双脚被捆得死死的,精致的西装破破烂烂,手上那块名表早给人扒了。

    “大……大哥你别急,我老婆和我感情很好的,我儿子也很听话,他们不会不管我。大哥你要的是现金,我……我生意做得不大,公司里没多少流动资金,都这个时候了,凑钱要……要一点时间的。”

    “一点时间?我他妈都等五个小时了!这就是你说的一点时间?我可知道的,你公司每年几千万盈利,区区五百万都拿不出来?”

    嘭!

    疤脸汉子一脚踢在胖子肚子上。

    胖子如蚕蛹般紧紧蜷缩,身子筛糠似的抖动,“那个……那个都是我为了骗融资人吹的牛呀大哥,我公司一年只有几百万收入的,没有那么多,真没。”

    “滚你妈的,还装穷?”

    疤脸汉子又是一巴掌扇在胖子脸上,给他嘴里血丝都打出来了。

    胖子脑门发晕,下一瞬却觉得太阳穴上传来凉冰冰的感觉。

    他抖都不敢抖,微微斜眼,正看见疤脸汉子居高临下地瞪着自己。

    汉子手里捏着柄黑漆漆的手枪,枪口紧贴自己脑门。

    “大哥别,别!别!你让我回去,我把公司卖了也多给你打钱过来,大哥别!”

    胖子裤裆湿了,今天的第二次。

    旁边又站过来一人,年轻些,长长的猎枪枪管轻轻敲打胖子脑门,“实话给你说吧,干完你这票,咱们就要去国外做个正经生意人。所以,胖子你今天死定了!”

    疤脸汉子别同伙一眼,“就你话多。”

    “老大,反正他都是个死人了,咱们再等十几分钟就走人,跟他说下也没什么嘛,让他当个明白鬼。”

    疤脸汉子耸肩,回头看着胖子,“陆老板,我兄弟的话你听到了吧?钱到手呢,你也会死,不过死得比较痛快。一刀,就没了。没到呢,我们就先打断你手,打断你脚,再给你装个闹钟烟花。到时间了,最好是警察来的时候,刚好你们一起,boom!”

    陆胖子满脸苍白,心头说不出的绝望,呢喃连声,“不……不……放过我,我可以多给你们钱!求求你们了!”

    疤脸汉子抬脚踩他脸上,“我信你才有鬼!要怪就怪你们这种生意人,老喜欢把钱投这儿投那儿,就他妈不知道留在自己兜里。我们的业务不好开展啊,如果今天你能拿得出两千万,我可能留你一命。老子的最后一票就你这么个小单子,我心头不爽哇。要放个烟花才够意思。下辈子别当有钱人,穷点好。”

    陆胖子身子筛糠似的抖,从今天被绑他就知道这伙人穷凶极恶,担心自己即使给了钱也被撕票,没想到他们真这么打算的。

    疤脸汉子看看表,“嗯,还有十二分钟,钱还没到账。老七,给陆老板准备烟花吧,快过年了,让他路上走风光点。”

    陆胖子挣扎着想说点什么,却被疤脸汉子狠狠一瞪,绝望地闭嘴。

    自己再废话,恐怕就被直接抹脖子了。

    前面一个瘦干中年咧嘴笑笑,把捏在手里的匕首塞腰带上,打开身边的背包,动作熟练地组装起“烟花”。

    陆明瞪眼死死看着瘦干中年那有板有眼的动作,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念头。

    许许多多画面在他心中如幻灯片般放映。

    父母殷殷期盼的眼神、年少时的奋斗、青年时的落魄与穷苦、创业时的风餐露宿、为了得到个机会时的阿谀奉承、妻儿的关怀,这种种画面,最终凝聚成了张缺一人全家福。

    年迈的双亲、跟着自己打拼成半老徐娘的老婆、尚在读高中的儿子,那四双眼睛正用无比孤寂落寞的眼神看着自己。

    我不能死!

    我死了这个家就完了!

    我要活下去!

    他不再颤抖,依然保持着恐惧的表情,眼神却看似慌张实则机警的四下打望。

    等下去也是死,站起来也是死,我他妈跟你们拼了!

    老屋后面,沈崇与吕啸粱站在灶房门外,气氛凝重。

    梁仔已钻进去将门把手轻轻拉开,顺便还清理了路线,将散落在灶房地面的碎石子、木棍悄然叼到旁边去。

    梁仔轻声吐槽,“啧啧,这群绑匪真鸡贼,居然说就算胖子给了赎金也撕票。”

    沈崇点头,“是有点恶劣,一群疯狗。”

    梁仔:“呃……老大,说得对……”

    “哦我不是说你,咱们这样……”

    沈崇先拿下自己早已调成静音的手机,递给梁仔,“你把我手机衔着,跟在我后面,藏着点,打起来时悄悄把手机从灶房门后伸出来,后置镜头对准外面就行,千万别做多余的事。切记!”

    梁仔虽不明白沈崇这样安排的用意,但却有纯正血统田园犬的绝佳服从性,啥也不多问,只张口稳稳咬住沈崇手机的下巴,直点头。

    沈崇屏息,轻轻探手伸向灶房后门,轻推。

    谢天谢地,这门用的是合金合叶,不会发出纯木门那种吱嘎声。

    细微的沙沙声响起,木门缓缓张开,直到开出个刚好足以容纳沈崇贴身而过的缝隙。

    一声极轻的碰撞,木门被推到极限,也不知道是里面挡着什么还是合叶锈蚀了。

    梁仔先钻进去,仗着不要脸的夜视轻松贴到灶房前门后面,丁点声响都没发出来。

    沈崇打直身子,踮起脚,慢慢顺着缝隙抹进门。

    他极其小心,倒不是担心自己,就怕害死了人质。

    他心善,想救人,不能害人,当然最好能顺便捞点钱。

    万幸,梁仔事先就把他落脚处的细碎玩意儿叼开了,他顺利进到灶房,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沈崇顺着梁仔踩过的路线,慢慢贴近前门,让梁仔站到自己后面去。

    呼……

    沈崇轻舒口气,接下来才是最危险的操作。

    是非成败,在此一举!

    就在此时,前面堂屋里却传来阵喧闹,一片兵荒马乱。

    “操!找死!”

    “宰了他!”

    “煞笔!别开枪!捅死他!”

    被绑了双手双脚的陆胖子突然站起来了,像僵尸一样往灶房跳来!

    事发仓促,绑匪反应稍慢,陆胖子肥硕的身躯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

    他只跳了两下就接近了灶房门!

    他知道这样必定也是死,但他不!认!命!

    爸!

    妈!

    老婆!

    崽儿!

    我老陆,努力过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