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用尽一切算计,烧死无数个脑细胞,终究只能抹平双方差距,将双方拉到同一条起跑线上。

    但,沈崇想真正将壁虎人的命留下来,机关算尽只是提高胜算,要一锤定音还得拳头下见真章。

    壁虎人严阵以待,不曾想沈崇走到一半却突然顿住,与他保持三米距离隔空对峙起来。

    沈崇又不蠢,目的是将他留在这儿,只要能拖延时间就好。

    现在他自己都不打算跑,我干嘛上去白白挨揍?

    再要不了多久,低温就会迅速渗入壁虎人体内,他会变得和冷藏库里的死猪一样,硬邦邦的动弹不得!

    沈崇拉近距离,仅仅是为了防止壁虎人见势不妙,反应过来掉头逃跑而已。

    短暂对峙之后,沈崇便以壁虎人站立的位置为圆心横向移动起来,忽左忽右,但始终严格控制距离。

    他的鞋底在地面连续踩踏,踩出条规整的圆弧来。

    保持运动是为了维持体温,在这种低温环境下,恒温动物不保持发热,时间长了也得跪。

    呸!

    沈崇吐掉嘴里的冰冻对虾,又换一颗。

    这次他熟练了些,准确地咬下外面的冰皮,吐掉对虾,一边嘎吱嘎吱的嚼着冰渣,又往嘴里塞进去颗人傻钱多糖。

    这糖裤兜里只剩一粒了,倒是刚好够用。

    沈崇在心里给买糖的蒋玉点了个赞,蒋姐你是我救命恩人。

    突然,壁虎人嘶的一声,猛地趴回地面,啪啪拍着地板就往沈崇直冲而来。

    壁虎人久等他上前送死而不至,失去耐心了。

    沈崇收敛心神,借着昏暗光芒留心着壁虎人的动作。

    视线不太好,沈崇只能看见团黑影,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准确预判他的动向,但却不慌反喜。

    失去尾巴,这家伙不但少了个手段,身体平衡也受影响,变慢了?

    天时地利人和全在我这儿,你拿什么跟我斗!

    沈崇摆开架势,试图如同之前那样与对方纠缠。

    现在自愈能力到了极限,双肩、左肩胛骨、右小腿、左大腿、前胸后背各处都有或轻或重的伤势。

    其中左肩胛骨、右小腿、前胸横贯半身的伤口都是最近才受的伤势,反而比之前多次受创的后半身影响更大。

    壁虎人实力大减,沈崇处境也不妙,他也不敢大意。

    面对着壁虎人自下而上挥出的左爪,沈崇沉着冷静的右脚支地,准备顺着它挥爪的方向弹出。

    只听呲溜一声。

    沈拳王原地爆炸。

    他踩滑了!

    冷库的地板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冰霜,本就很滑,沈崇穿的又不是专用防冰鞋,骤然发力必然打滑。

    壁虎人奔行中却完全没有打滑的迹象,让沈崇放松了警惕。

    沈崇被狠狠一爪正中前胸,给打得在空中倒飞出去。

    飘在空中,沈崇想起来了,自己也犯下重大失误。

    这货根本不是因为失去平衡而变慢,而是因为它四足底部长着吸盘,在奔行的过程中,它利用吸盘防滑,动作这才显得慢!

    大意失荆州啊我!

    飞出去整整七八米,沈崇在黑暗中重重摔在一堆冰凉的海鲜里,胸口火辣辣的痛,滚滚热血往外直涌,连带着体温也骤然下降。

    他失落地张开双臂,平躺开来。

    那边壁虎奔行过来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这里……就是我的终点了吗?

    等等!

    我摸到了什么!

    沈崇右手猛的捏紧,再把手里的东西抓将起来。

    借着微弱的光芒,他看清楚了,手中是一柄剑!

    不对,这是条被冻得硬如铁的剑鱼!

    我掉在剑鱼堆里了!

    我有兵器了!

    沈崇精神大振,左手往身下乱摸,也抓住条剑鱼尾巴。

    他再是个鲤鱼打挺站直身子,迎着正试图爬上编织袋海鲜组成的“防御工事”的壁虎人腾空而去。

    他双手高举,两条长约一米三四的剑鱼化作两把战刀,从上而下狠狠斩去。

    流光闪,剑如龙,两条剑鱼同时正正迎面拍在壁虎人头顶。

    巨响传出,剑鱼被沈崇捏住的鱼尾同时断裂。

    但壁虎人的冲势也为之一缓,脑袋狠狠下沉,下颚打在塞得满满当当的编织袋上。

    一击得手,沈崇落下之后扔掉“双剑”,再度俯身又抓住两条,又是一套乱披风剑法,打得冰屑肉渣四散飞溅。

    偌大的冷库里砰砰叮叮当当的声音四处回响。

    时而“剑刃”划过壁虎人的鳞片,甚至能带起一溜火花。

    壁虎怪的鳞片防护力极强,沈崇也没指望靠双鱼剑戳死对方,他只是一次又一次甩动剑鱼的身子抵挡住壁虎人抓来的利爪而已。

    沈崇得了兵器,壁虎人失了长尾。

    一寸长一寸强,攻守逆转。

    整整一分钟过去,沈崇又连换六七套双剑,衣服又被撕碎许多,但竟没再添新伤,更没让壁虎人成功冲上来。

    突然,壁虎人攻势猛的一滞。

    沈崇立马反应过来,他发现不对了!

    下一瞬间,壁虎人突然掉头!

    他要逃!

    “别想跑!”

    沈崇又换两柄鱼剑,踩着编织袋往前纵身跃起。

    正往前猛蹿的壁虎人一脚踩地,后足竟打滑了!

    它在这里呆得太久,后足与地面接触太久,率先冻硬结冰,吸盘再无吸力,它失去了防滑能力!

    趁这机会,沈崇从后面直落而下。

    两杆鱼剑从天而降,照着壁虎人后背狠狠刺去。

    哐当两声,如金属碰撞,尖锐锋利的剑鱼鱼吻只勉强刺破壁虎后背鳞甲,旋即齐生生折断。

    沈崇直接骑落在壁虎人背上,抬起两杆断了一半的鱼剑,像棍子那样挥舞,一下接着一下朝壁虎人天灵盖猛砸。

    壁虎人爬向叉车的动作越来越慢,大嘴中发出的怪异嘶鸣也越来越刺耳。

    低温中,血液、体液、甚至细胞液都正迅速冰晶化,壁虎人此时就像被人狠狠撒进去把沙子的汽车发动机。

    他每动弹一下,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剧痛难当。

    风湿病人膝盖里有积水都能让人痛得生不如死,遑论此时壁虎人体内液体结冰,相当于每一个细胞和每一跟神经都被扔进金刚砂,再被反复的摩擦碾压。

    但他终究还是驼着沈崇冲到了叉车前,试图爬上去。

    沈崇双手的剑鱼早已被他一下又一下拍得只剩尾巴。

    沈崇扔掉鱼尾,往前跳去,落在壁虎人身前,挡在他与叉车门架正中间。

    出口就在一米之外,咫尺距离,却遥不可及。

    壁虎人张开巨口咬来,沈崇左手抓住他上颚,右手抓住他下颚,将他死死顶住。

    壁虎人绝望地往前挣扎,用尽每一寸力气,舌头颤抖着伸来,拍向沈崇面门。

    这畜生终于真正意识到,这也是壁虎很重要的武器。

    “嘶!嘶!嘶!啊!”

    壁虎人终于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这是他搏命的咆哮。

    他的后爪深深扣进冷库地板,粗壮的后足如陷入泥泞疯狂轰响发动机的越野车。

    他凭着最后的意志,用尽最后的力气,一点点往前挤压。

    每个生物都有求生本能,何况活下去的希望是如此的近。

    他……

    或者说是它,绝不放弃!

    可沈崇也寸步不让。

    沈崇深吸口气,受创严重的肺部发出风箱般的轰鸣,疯狂咆哮,“死!在!这!里!吧!”

    沈崇暴露在冷库冰风下的双臂,早已伤痕累累,此时肌肉却寸寸胀大,撑破了早已结冰的血块。

    他一点点,一点点的将壁虎人重新往里面推去。

    或许只过了两分钟,或许过去一整年,沈崇手臂上压力骤减。

    壁虎人被完全冻僵了。

    长长的舌头彻底变成冰雕,贴在沈崇额头上。

    沈崇往后一退,脑门被冰雕扯下大片血皮,鲜血涌出,染红了双眼。

    沈崇再度深吸口气,重重一拳从下往上轰在壁虎人下颚。

    拳头击碎动成冰块的下颚皮,再又往里,劲道重重撞击在壁虎人的脊椎骨上。

    沈崇再度拉住壁虎人的脑袋,往后一跳,将他摆在货叉上,自己跳回叉车驾驶座,点火,倒车,按下抬升键。

    货叉缓缓向上挤去。

    壁虎人被夹在货叉与合金门中间。

    沈崇继续疯踩油门,滚滚白烟冲天而起。

    吱嘎吱嘎刺耳难听的声音响起,合金门被挤压得进一步变形。

    终于,沈崇的视线透过白烟隐约看到壁虎人的体型渐渐变化,鳞片消散,身躯缩小。

    一拳轰在抬升键上,让它卡在里面。

    沈崇顺着叉车框架往外跳去,在地上打了七八个滚,勉强脱离冷库寒风的覆盖范围。

    远处,警笛大作,密集的灯光越来越亮,车队正顺着大路往这边疯狂疾驰而来。

    斩妖的救援终于到了,迟了点,其实刚刚好。

    躺在地上的沈崇大口大口的深呼吸着,鲜血染红了他所有视野,但他脸上却在笑。

    他从裤兜里摸出最后一颗人傻钱多糖,放在肚皮上。

    沈崇一边笑得嘿嘿嘿嘿的,一边两手笨拙又艰难的剥糖纸,勉强把糖丸塞进嘴里,双手无力的耷拉下来。

    这次沈崇没有嚼碎,而是轻轻的抿着舔着。

    不管在什么时候吃这糖,味道都很赞啊,可惜没了。

    他抬头看着暗沉的夜空,厚厚的云层突然露出个缝来,一颗璀璨夜星一闪即逝。

    不知道,那颗星是否那个父亲?

    也不知道,那个孩子长大之后是否能记得有这么一个陌生人,另一个孩子的父亲,在这个冬夜里救了他一命。

    劳资真的不后悔!

    这糖,贼特么好吃啊!

    吱……嗤……

    嘭!

    车队停下。

    “沈哥!”

    “沈崇!”

    “这里这里!在这里!”

    耳边传来很多或熟悉或陌生的声音,沈崇的意识渐渐模糊,脑袋一歪,又晕过去了。

    日常的。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