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右手伸进左袖里面,指尖撕开口袋,摸出粒来自丹麦波利顿普斯的救命糖,不剥皮直接扔进嘴里开嚼。

    这糖丸对小孩来说偏大,但对大人勉强合适。

    顾不得牙疼,沈崇狠狠一口咬下,脆响传出,这颗硬糖被他硬生生咬碎,用力过猛以至于牙龈都有点松动。

    他嘴里一番倒腾,将带着血的糖纸往外吐出,咀嚼一番,直接给吞下了肚。

    吃完一颗,他马不停蹄再继续往嘴里塞,换另一边的座牙,咬碎,狠嚼。

    肚子里有了货,哪怕还没来得及消化,但他精神头立马恢复了些,就连迈动的腿都变得更轻快了。

    第二粒嚼完,咬碎第一粒受创的牙龈却已经恢复,果断第三粒跟上。

    糖类的消化本就较快,此时沈崇又在疯狂运动之中,体内各项生理机能都在高负荷运转,当然也包括消化吸收。

    沈崇算是把局面稳住了,但要想逆袭反杀,这还不够。

    他得真正找到破局的点,创造出对自己有利,又能削弱壁虎人的战场优势。

    此时超强记忆发挥了作用,他疯狂的搜刮着自己的记忆,找寻着任何可能有用的信息。

    突然,他记忆里泛起个画面,是自己从斩妖打车来城南别墅区时惊鸿一瞥的建筑一角。

    当时车辆正驶过跨越三环的高架桥,那栋建筑是在自己右手边三环外大约三四百米开外。

    有了!

    超强记忆疯狂爆发,沈崇将自己从开始逃窜到现在跑过的所有路线在脑海中完全勾勒出来,再将先前准备打车却苦等不来时反复看过的2d导航地图完全回忆起来。

    一番并不强烈的脑力运算,他规划出了从自己现在这个位置跑向那栋建筑的最短路线。

    刚算清楚这些,他又被狠狠抓了下,痛归痛,但他完全顾不得这些。

    不知道能否靠着人傻钱多糖坚持到那里,不过总得试试看!

    冲了!

    沈崇突然拐了个弯,一头杀进小路旁的田埂里,壁虎人紧追而至。

    沈崇沿着正方形的田埂跑了个拱桥形状出来,又杀回乡间小路,然后沿着来处往回跑去。

    期间,因为拐弯他被壁虎人多抓了两下。

    其中有一次利爪刺入他右肩极深,他强撑着往前,硬生生让壁虎人扯下一大块血肉来,羽绒服右手衣袖更完全脱落,但他就是不减速。

    这壁虎人还有个最大的缺点,虽然其本体是人,是灵能者,但变身能力似乎会影响他的智商。

    沈崇判断他此时智商最多七八十,近乎低能儿,战斗本能是有,但却认死理,不知变通。

    它的套路招式都一板一眼,毫无变化,更没能发挥出虎壁虎这种动物最大的优势,长舌攻击。

    所以,只要坚持到地方,自己刚才想的那套方法一定能阴到他,因为他这个壁虎人根本不了解壁虎的生活习性!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傻钱多糖被沈崇迅速消耗,他将伤势程度堪堪控制在狂战士血统的极限。

    既不让伤势加重超出承受,又不强行白费体能拉开距离让伤势被自愈彻底镇住。

    这需要很精妙的控制技巧,但他勉强做到了,没有刻意去挨爪,都是实在避无可避之下才硬吃一招,却又刚好将伤势重新拉回极限程度。

    因为一开始跑反了方向,现在沈崇距离目的地有些远了,从这儿跑过去至少要个把小时。

    人傻钱多糖的消耗有点过快,沈崇盘算一阵,照这速度,恐怕坚持不到地方。

    不行,得同时减缓受伤的频率与恢复速度,以便提高持久力。

    他又开动起脑筋来,回忆自己到现在为止一共挨的上百爪,解析壁虎人每一次出爪的动作细节、发力时肌肉收缩的状况、尾巴摆动的节奏与幅度、眼神与表情的变化。

    他要提高自己的预判能力,提高闪避效率,控制受伤程度。

    他总说自己是宅男,没有战斗意志。

    但现在看来,他小瞧自己了,那只是因为他以前从未遇到过这种事。

    潜力总在危难之际爆发,他此时这种战斗智慧,放眼斩妖西南分部不说无人能及,至少也属于最拔尖的那一拨。

    在经历过几次失败尝试之后,得益于职业训练带来的极强身体控制力,沈崇成功了。

    他通过对壁虎人动作的预判,对身体的精准控制,让壁虎人的爪子只刺入后背半厘米,在他背上拉出条看似骇人,实则对他最不痛不痒的皮外伤。

    胜券在握,沈崇反倒在心里开始祈祷起斩妖别来救援了。

    我都熬成这样,把留给心肝宝贝的人傻钱多糖都搭进去了,别来抢功啊!

    这牲口的击杀奖励肯定不少!

    沈崇沿着规划好的路线一路狂奔,壁虎人穷追不舍。

    世上事都是这样,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时候总要倒霉一下的。

    此时的沈崇便是如此,他将所有因素都考虑到了,更发挥出自己全部的潜力,但却防不住突如其来的意外。

    比如……某块被夜色掩护着躺在他必经路上的大石头。

    毕竟夜晚,人的夜间视力有限,沈崇一个不查在奔逃中右脚尖踢到这块石头上,被绊了个趔趄,翻滚着栽倒地上。

    壁虎人趁机扑上来,从上往下狠狠压住他,两只前爪按住他双臂,其中一只后爪踩在他左边大腿上,尾巴贴地横卷而来,试图将他彻底缠住,同时还张开大口试图咬住他的脑袋。

    顾不得右脚尖的剧痛,沈崇咆哮一声,狠狠抬起右脚往上踹去。

    狂战士血统带来的力量加成立了大功,沈崇的右脚竟将这重量超过四百斤的庞然大物踹得腾空一米。

    趁这机会,他打个翻滚,手足并用往前连滚带爬终于脱身。

    之前的伤势都集中在身体背面,但这一次,沈崇两边肩膀的前方和左大腿都遭了重创。

    右肩衣袖早掉了,没有羽绒服加防,恐怕筋络都断了根,左肩稍好,但也火辣辣的痛。

    大腿肌肉更被壁虎人后爪深深刺穿,伤口深可见骨,肌肉受创更影响了他奔跑的速度。

    谢天谢地,人傻钱多糖还在左边衣袖里。

    狠狠嚼碎一颗,沈崇紧咬牙关。

    该死,你现在让我伤这么惨,我回头请大家吃烤壁虎!

    前方已经隐约看到大路,还有连排的库房类建筑,目的地,越来越近了。

    到了!

    沈崇双手撑着膝盖,重重喘着粗气,体能尚未枯竭,但长时间高度紧张却给他心理上造成极大压力。

    他左袖中早已空空如也,整整一大袋价值价值十余万元的奢侈品硬糖,被他吃得只剩几粒,此时全转移到了裤兜里。

    他正站在写着一排烫金毛笔字的企业门牌前。

    贴着棕色瓷砖的门牌上书,“蜀川升林江河物流有限责任公司”。

    在这门牌后方大约三十米开外,矗立着一片占地面积超过一万平方米的长方形联排建筑群。

    这些建筑看起来像是厂房,高度超过十米。

    建筑的顶上赫然摆着四个天蓝色大字。

    江!河!冷!库!

    这是家隶属于大型物流公司江河物流的大型冷库,是蜀都城内多家综合商超的冷冻生鲜重要的集散地。

    现在,这里是沈崇为自己和壁虎人挑选的生死战场!

    要么,自己死在这里!

    要么,壁虎人埋骨此地!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