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菜肯定是炒不了了,吴妈这伤势得马上去医院。

    可惜林知书和蒋玉出差要处理的事务太重要,不能更改行程,时间又卡得太死,只能让张婶陪着去。

    一番折腾之后,张婶和蒋玉陪着吴妈到别墅大门口去等物管派车来。

    林知书则和沈崇欣欣一起在客厅面面相觑。

    她原本把时间计划得很精确,七点十分上桌吃饭,最迟七点半就能出发,到机场刚好直接办理登机手续。

    这会儿快六点五十,但炒菜的主力军吴妈受伤去医院了,能顶一下的张婶也跟着去了。

    今天家里就这俩佣人,临时叫人肯定来不及,这不就没人炒菜了吗?

    不然,自己上?

    呃,还是算了吧。

    蒋姐稍微好点,可也好不到哪儿去,何况现在蒋姐得陪人在外面候着,至少要把人送上去医院的车,一来二去没十分钟不行。

    自己和蒋姐倒是没那么多讲究,到机场随便对付点也行,可欣欣还没吃晚饭呢。

    沈崇也意识到了这问题,但他抄着手作壁上观。

    本大厨可没兴趣给林泼妇你一展厨艺,既然你们时间紧,还是麻溜的走人吧。

    我刚才都看过了,厨房里菜肉都切好了,食材一看就很棒,以本大厨的手艺拿到这种食材,保证能把宝贝女儿吃得舌头都给吞下去。

    您二位,还是自求多福吧。

    虽然这样想有点对不住蒋玉,但现在沈崇正在气头上,只能给她们俩人一起连坐了。

    咕咕咕,坐沈崇和林知书中间的欣欣肚子里终于咕噜咕噜直响起来。

    小孩子本就饿得快,这会儿都快晚上七点,她早该饿了。

    “欣欣你饿了吗?”

    林知书先问道。

    欣欣却摇了摇头,“不……不饿。”

    宝贝女儿真的超懂事,这时候还在担心吴奶奶,虽然自己真饿,但忍着。

    林知书想了想,一咬牙,起身说道:“欣欣你再等一下,妈妈去做菜给你吃。”

    她还是没看沈崇,也没有要和沈崇说句话的意思。

    不曾想,欣欣赶紧把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一样,“不要不要,我不要吃妈妈做的菜!妈妈做的菜……欣欣不饿,真的不饿!”

    小宝贝说到后面有点扭捏和纠结,真是难为她居然在最后关头刹住车,没说出最打脸的话了。

    旁边的沈崇更暗翻白眼,瞧你这妈当的,你这是给欣欣留下了多么惨痛的回忆,才能让她这么不给你留面子啊。

    林知书脸蓦的就红了,被女儿当众揭短,还逼得女儿小小年纪就谎话连篇,她实在有点下不来台。

    这时候却是宝贝欣欣拯救了她,欣欣突然灵机一动,转身抓住沈崇的手,“爸爸爸爸,你去做菜好不好呀?爸爸你做菜好好吃的。我……我其实……有一点点饿。”

    林知书眼睛瞪得老大,你前一秒还说不饿呢,下一秒就有一点点了?

    “算了,我们出去吃吧,吃过饭再让司机把你们送回来,开两个车,我和蒋姐直接去机场。”

    林知书咬牙切齿起身道。

    沈崇这回不得不起来了,“林总你还是和蒋姐直接去机场吧,欣欣你就不用操心了,我饿不着她。”

    林知书简直惊呆了,听他这语气和意思,好像是自己在自己家里被下了逐客令?

    你饿不着她?

    那你是说你要做菜给欣欣吃吧?

    我呢?蒋姐呢?统统饿死得了?

    你这个混蛋什么意思!

    “沈崇……”

    林知书的心情突然就很失控,怒气冲冲。

    沈崇回头平静的看着她,表情相当漠然,很有些距离感,“林总有什么事吗?”

    林知书被他这样子刺激得头皮发麻,心里委屈至极。

    你知不知道我今天下了多大的决心,莫名其妙的给我发什么脾气。

    又是欣欣救场了,她或许没看明白现在的气氛,小脑袋里也没想那么多,就是继续抓着沈崇的手臂直摇,“爸爸去做菜嘛,真的很好吃呀。老师教过的,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我也想和妈妈和蒋阿姨分享爸爸你做的菜嘛。”

    打蛇要打七寸,老沈同志直接投降,得,王母娘娘亲自发话了,本座就大发慈悲便宜林知书一次。

    他站起身,笑眯眯拍拍欣欣肩膀,“那行,欣欣你等着,爸爸这就去,但是你要答应我,等会一定要认真吃饭,不能边吃边看电视哦。”

    林知书先前无视他,他也投桃报李,一样当着你面无视你!

    欣欣小脑袋直点,“好的爸爸!我答应你!”

    沈崇直接就去厨房了。

    既然答应下来,事情就得做到位,时间很紧张,他得加快进度。

    林知书心里又委屈,又满腹怨言,但又不好在欣欣面前撒气,只说了声,“欣欣你先看电视,妈妈去收拾东西。”

    欣欣答道:“妈妈你去吧,我不看电视,我要画爸爸教我的画!”

    林知书刚走出去两步,回头看女儿却已经扑在茶几上,全神贯注的往那副画上填色了。

    强烈的危机感突然在她心底涌起,刹那间竟仿佛产生了女儿可能被夺走的错觉。

    这让她倍感惊恐,先前沈崇对她的漠然态度再又浮上心头,种种思绪混杂,若非她是林知书,总能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换个人此时恐怕能失控。

    当她真进到书房里开始最后整理文件时,心情才完全稳定下来。

    倒不是说她不在乎沈崇的恶劣态度了,她只是强行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并试着认真去思索沈崇为什么会阴阳怪气的。

    沈崇的确误会林知书了。

    她是真的对男人不适应,也从未真正有过男人。

    让沈崇来自己家这种念头,她以前都从未有过。

    她最近对沈崇改观很多,觉得他不再窝囊软弱了。

    当初沈崇在公园里救人那事,林知书当时只听了个大概,事后却又让人专门去调查过,正好在微博上找到了围观群众录制的视频。

    这视频没什么热度,转载量很低,不过林知书让人带着目的性去找,倒也不难找见。

    看完视频,尤其是沈崇对别人科普海姆立克急救法时的气度,虽然并未让林知书心折,但也隔空给她敲响警钟,让她认识到那糖的危险性。

    事后林知书还有些羞愧,那天自己最后的胡搅蛮缠好像是太不讲理了。

    本来今天最好是把欣欣送沈崇那边去,结果明天上午欣欣外婆要来。

    各种机缘巧合之下,林知书做出了这个不可思议的决定。

    她鼓了很大勇气,意义重大,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在家里的话,欣欣肯定要睡她平时睡的床,也就是林知书的床。

    沈崇要哄欣欣睡着,那他肯定也得睡在那床上。

    一想到这,林知书心里就别扭得猫抓狗挠似,可她还是忍住了。

    要求沈崇连夜离开,看似不可理喻,但其实林知书已做出极大让步。

    沈崇觉得林知书目光躲闪,刻意无视自己,是她心里厌恶自己。

    其实林知书只是想到那场面就害羞。

    但又不能怪沈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有自己看待事物的方式和角度。

    换位思考,相互理解,简简单单八个字,知易行难,往往是男人与女人沟通交流的天堑,种种误会因此而生。

    古往今来不知多少姻缘倒在这八个字上。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