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昨晚入院的主治医生是蒋玉找关系安排的业内大佬,但并非斩妖专家组成员,林知书要找到人并不难。

    没花多少工夫,林知书便找到对方的独立办公室,站到了这位名医的面前。

    但事情似乎有些麻烦,她本以为亮明身份之后,对方不说多么阿谀奉承,至少也该相对热情的给自己介绍沈崇的伤情。

    不曾想,对方竟躲躲闪闪,王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说正题。

    这位胡教授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虽非斩妖专家组成员,但对医院内部的那个特殊群体多少有点了解。

    别的不说,就那保密条例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违反之后被人发现,本年度的绩效评优没了都是小事,恐怕还会涉及到更加严重的后果。

    “林总,真不是我故意刁难你,但我现在是真有苦衷,不能说。过几天你自然就知晓了,你就别再追问我了。”

    林知书看着胡教授这万般无奈的样子,心里却想茬了路子。

    沈崇的伤势真这么重?

    重到医生都不愿意说出来的地步了?

    蒋姐说他快死了,这是真的?

    可刚才他看起来精神还挺不错的啊,难道是因为我而强撑着,又或者是回光返照?

    “胡教授,我理解你的难处,也知道按照医院的规章制度,你不能向外人轻易透露病人的情况。但我林知书也并非不识好歹的人,我保证绝不向外人透露。胡教授您这个人情,我一定铭记于心。”

    林知书这话就说得很透了。

    胡教授面露挣扎,他知道林知书的身份,更知道她亲口承诺的人情绝非等闲,说是一诺千金也不为过。

    林知书暗喜,似乎要成了。

    不曾想,胡教授权衡一番,竟还是觉得保密条例更恐怖。

    “抱歉,林总。”

    林知书难掩惊诧,到底是要怎样的伤势,胡教授连自己的人情都能拒绝?

    胡教授强忍不舍,准备祸水东引,打算把话头引到别处去,林知书如果有能耐从斩妖专家组嘴里挖出消息来,那就不是自己的问题了。

    林知书的人情虽好,但他没胆子消受啊。

    “我实在没办法,现在病人的病历和诊断资料也不在我这里,所以我也……”

    “什么!”

    林知书的思路却越偏越远,病历都已经被放弃了么?

    那就是要准备后事了?

    在这一瞬间,她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

    沈崇要死了。

    以她的立场,或许应该松口气,以后终于能名正言顺的告诉欣欣,你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她却丝毫没觉着轻松,更多的是一言难尽的惆怅,以及心疼欣欣。

    欣欣真的要成为没有爹的孩子了?

    以自己的情况,想找到真正爱她却又没有血缘关系的父亲,几乎天方夜谭。

    即便能找到那种人,必然也是装出来的,演得再好再像,也敌不过血脉相承的一片真心。

    林知书做出个决定,“胡教授,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着你了。昨天和沈崇一起来的有个孩子吧?”

    胡教授愣神,“恩啊,挺乖巧的一个小女娃,很可爱。”

    “那是我的女儿,也是沈崇的女儿。”

    胡教授呆住了,好像自己一不小心就知道豪门秘辛了?

    沈崇的个人资料他也清楚,之前就准备联系他家人的,结果他父母双亡,也没有法定配偶,岂不是……

    未婚有女?

    哎,这事可整的。

    豪门名流的水真深。

    胡教授试探着问,“那林总您其实是沈先生的太太?”

    林知书脸微红,下意识想否定,但想了想便艰难点头,“是的,所以我也不算他的外人,胡教授你可以给我说了吧?”

    胡教授终于松口,“好吧。”

    约莫十来分钟后,林知书心中震惊无以复加。

    胡教授的所有病历资料的确已经全部上缴,他只能根据自己的印象口述。

    他也没夸大,就是完全如实的描述。

    全身二十七处骨折,其中大部分粉碎性骨折,另有四十三处骨裂,软组织挫伤若干。

    林知书越听越是觉得触目惊心,这世上不可能有人和别人打架打成这伤势,因为正常人断了几根骨头,早该倒在地上变成单方面的被殴了。

    胡教授如此总结道:“林总,以我多年的从医经验,沈先生这种程度的伤势通常只出现在严重车祸现场。”

    林知书木然点头,“我知道了。多谢胡教授,这是我的名片,我欠你一个人情。”

    她神不守舍的走出办公室,不知道回去后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欣欣。

    我该如何告诉她,你爸爸已经命不久矣了?

    她开始自责起来。

    那只羊真的那么厉害?

    是特殊品种?

    与斗狗、斗牛一个意思?

    不是没这可能。

    按照胡教授的描述,哪怕沈崇真状态不佳又或者实力下滑,可人的骨骼强度总不至于也变脆。

    这么多处的伤势,也并非瞬间造成,必定是在他与羊持续搏斗的过程中不断累加。

    那么当他伤到一半时,到底是用怎样的意志才能顶着骨折的剧痛坚持住的?

    原来他对欣欣的感情这么深,已经超越了人体的极限吧。

    难怪刚才我说不让他再带欣欣时,他会那么抗拒。

    我完全忽略他的感受了。

    沈崇自己必定也是清楚他伤势的吧,难怪刚才他会说,小孩子的成长一定要有父亲的陪伴。

    现在他心里到底该有多不甘心呢?

    我竟连一个将死之人的心都给伤了。

    我做人真的很失败。

    但林知书终究没能鼓起勇气去给沈崇道歉,她没有勇气去面对将死之人的眼神。

    她在心里给自己临走时沈崇的表情加了很多戏,各种不舍与挣扎什么的。

    其实以林知书的聪明才智,如果重新仔细斟酌整件事情,应该能发现其中诸多疑点。

    奈何她的思维一开始就钻进了牛角尖,后面得到的所有讯息,都只在不断的加深她的第一想法。

    最终,林知书思量再三,又去找到胡教授,麻烦他再帮自己一个忙,给沈崇转到单人特护病房。

    一定得为他悄悄做点什么,才能打消内心的愧疚。

    胡教授没有马上答应,只先打了马虎眼,随后直接找到斩妖派给沈崇的专职护士小妹,告诉她病人家属希望病人转特护。

    专职护士小妹虽然疑惑,但继续上报。

    斩妖专家组倒觉得挺合适,本就正打算这么做呢。

    特殊病人不适宜和普通病人住在一起,不然回头等沈崇迅速出院了,刚入院时都伤得快死了的人,几天就能活蹦乱跳,能把普通人吓到报警。

    但当事情几经周转,最终告知到沈崇这儿时,却完全变了味。

    护士小妹告诉他,你刚刚离开的那位家属已经为你办理了手续,即刻转移至单人特护病房,当然,专职护理还是她,没变。

    沈崇只觉得,林知书很歹毒啊。

    因为不想吵架时吵到别人,所以就专门把自己转到特护病房,是方便她能够更痛快的教训自己么?

    要把我关起门来喷?

    我真怕了你不成?

    来啊!互相伤害啊!

    “转,给我转,马上转!”

    沈崇咬牙切齿道。

    他燃烧的热血斗志没能持续超过两个小时,转进单人特护病房后,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病房,空虚寂寞冷之感涌上心头。

    他嘴里叼着爽歪歪都觉得没滋没味。

    原因无他,先前没能让林知书改变主意,他现在又不敢太刺激对方,只怕万一林知书把欣欣送出国。

    那这就意味着,恐怕真得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法见到心肝小宝贝了。

    一想到这,他就难受,浑身没劲,只想变成一条咸鱼。

    好想我的宝贝女儿啊,没有女儿的人生,多么残缺啊。

    结果没想到,等到下午六点过,他都快喝完五板爽歪歪时,竟柳暗花明又一村,欣欣竟然来了,还是在林知书的陪同下!

    他简直惊喜,在心里把林知书夸上了天。

    哎哟,你这口是心非的女人。

    明明就很好说话的嘛,干嘛非得把自己扮成老巫婆,多不讨喜。

    “爸爸爸爸!欣欣来看你啦!”

    欣欣一进病房,张开双臂就要往病床上扑。

    沈崇差点没控制住坐起来的冲动,当然欣欣也没能真扑到他身上,给后面追上来的林知书一把拽住了,把沈崇给气得。

    我抱一下女儿都不可以么?

    一见到欣欣,他都压根忘了要装伤员的事。

    其实他错怪林知书了,真不是林知书在这种细枝末节的事上小气,纯粹是心疼他这个“将死之人”的“伤势”,怕欣欣给他一撞直接散架,当场升天。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