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他心中有过那么短暂瞬间闪过想放弃的情绪。

    正常的猫无法杀死羊,但羊也肯定对付不了猫。

    猫的敏捷和反应速度,让它在同体型中近乎无敌,面对更大体型的对手时,它也能闪转腾挪游刃有余。

    如果这只猫也像怪羊一样是强化型,那么以猫的战斗力,它的动作会快到恐怖,再加上利爪尖牙,它的威胁指数甚至高于怪羊。

    沈崇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挡不住,何况此时猫就在欣欣身边,已经占据先机。

    但他能放弃吗?

    不能。

    就在他绝望张嘴,想喊欣欣赶紧跑时,刚双手抓着花台嘿咻嘿咻爬下来的欣欣先看到了白猫。

    “呀,好漂亮的猫猫。”

    欣欣动作很快,见白猫抬头瞪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立马蹲了下去,乐呵呵的伸出手想逗猫。

    沈崇吓得浑身寒毛炸裂,“欣欣别碰它!快来爸爸这儿!”

    欣欣头,“怎么啦爸爸?猫猫很可爱呀。”

    她嘴上在应,手上却没停。

    完了。

    沈崇如此想道。

    喵!

    白猫叫了声,却在被欣欣的手碰到之前转身就跑,一头扎进树丛里不见踪影。

    沈崇瞪眼,咦,什么情况?

    这猫对欣欣没兴趣?

    它没受到异香的影响?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但这总是好事。

    沈崇又大喘口气,心头大石落地。

    欣欣逗猫失败,也不丧气,迈着小碎步蹦蹦跳跳的就往沈崇身边来。

    等走得近了,她才终于看到沈崇血迹斑斑的正面,吓坏了,眼泪哗的就飚了,嚎啕哭着往沈崇怀里扑。

    沈崇一把搂着女儿,失血过多的身躯竟反过来从怀中小人身上感受到一丝温暖。

    “臭羊羊!讨厌的臭羊羊!”

    欣欣把脸蛋靠在沈崇胸膛,还生气的伸脚去踢地上的怪羊尸体。

    沈崇给她这帮自己出气的小大人模样逗笑了,咧咧嘴,却又牵动断裂肋骨的伤势,暗暗闷哼。

    稍微调息一下,他勉强想起身,但意志松懈之后却一点儿力气也使不上来。

    身上骨折的地方太多,流血过多,痛楚累加得太厉害,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早已生效,现在他还能保持意识清醒已经是个奇迹。

    他肚子里还在咕咕直叫,发出强烈抗议,超强自愈能力果然是以疯狂的新陈代谢为代价,中午吃的东西早已被消耗得一干二净,

    他又觉得脑袋极其沉重,肩膀上像被压了千斤重担,两眼皮像挂着两枚铅球,只想沉沉睡去。

    先就从紧绷状态放松过一次的神经,在被猫吓过一跳后又再度放松,冲天睡意猛烈袭来,势不可挡。

    沈崇还不甘心,想让欣欣去给自己拿块蛋糕过来,或许赶紧补充点能量可以稳住不晕。

    “欣欣,你帮爸爸”

    可他话没说完,眼前一黑,仰天就倒。

    真顶不住了。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只隐约听到欣欣在哭喊爸爸你不要死这些。

    宝贝女儿弄不清楚晕倒和死掉的区别。

    自己真的会死吗?

    沈崇对此表示否定,失血是不少,但得益于自愈能力,诸多外伤往往没能飚出多少血就及时止住了。

    比起正常人受到他这么多外伤,他的出血量恐怕不及常人三分之一,因此远没到身体总血量四分之一这个危险线。

    他只担心自己晕过去之后欣欣乱跑。

    等他再次醒来之际已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睁眼看去头顶挂着白森森的长管日光灯,稍微扭扭脑袋,两边病床上躺着两个老年人。

    外面正值下午,午后阳光穿过窗玻璃照射进来,略显刺眼。

    脑子里短暂混沌之后,沈聪悚然惊醒。

    我昏睡多久了?

    我晕倒后又发生什么了?

    欣欣在哪儿,她没出什么事吧?

    我是被路过的好心人又或者园区管理人员发现了吗?

    这是哪儿的医院?

    我的异能暴露了吗?

    一个又一个问号从他心底升起,他下意识想抬起右手找手机,手背上却传来微弱刺痛,轻轻拿过来才发现手上接着输液管。

    不知道什么成分的药液正从上面的输液袋一滴一滴往下淌,现在输液袋已经很扁,看起来撑不住几分钟了。

    沈崇又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上宽松的病号服,不知道昨儿穿的衣服在哪里。

    他再拉开衣领往里面看看,昨天留下的外伤伤口早已全数消失,果然皮肉伤好得是最快的。

    肋骨、锁骨、双手、脚掌与右脚踝还隐隐作痛,骨伤的恢复速度要慢很多。

    左手摸到头上,准备按下呼叫器,沈崇焦躁的内心忙里偷闲想着,唉,可惜了前身好几百大洋买的休闲羽绒服,很是帮自己挡了不少怪羊犄角的伤害。

    要不是羽绒战袍护体,伤势还得重很多。

    就在此时病房门突然开了,一名身穿蔚蓝色褂子的护士大姐推门而入。

    一见沈崇的动作,她三步并作两步窜上来,压低声音低喝道:“这位病人你别乱动!你手还骨折呢!不用你按呼叫器的啊,我看着时间换药的。”

    沈崇不好意思的讪笑着把左手“小心翼翼”藏被窝里,忘了自己还是断手伤员,差点穿帮。

    幸好手指没来得及发力。

    其实他去抓呼叫器时还有些吃痛,但可能之前痛得太过,现在神经都有点麻木了。

    “你好,那个,我女儿呢?”

    看着护士往药袋里换药,沈崇问道。

    不曾想护士摇摇头,“你的女儿?我不知道啊,我两个小时前才换班,不清楚。”

    “啊?那我昏迷了多久,我的手机呢?”

    护士慢悠悠的换完药,指了指旁边的床头柜,“你的随身衣物都在柜子里,咦你怎么就醒了?这才十几个小时啊,医生说你伤势很严重,还给你打了镇定剂的,你至少得睡到今天晚上才对。”

    “哈?是这样的吗?一天都没到吗?”

    沈崇尴尬笑笑,“我以前是职业搏击选手,抗击打能力和恢复能力都比一般人强点吧,哈哈。那个,麻烦你帮我问一下之前的值班护士或者医生,我女儿去哪了,我很担心她。”

    “行,行,你先躺好。我去给你问。”

    又等了几分钟,沈崇都快忍不住悄悄去摸床头柜里的手机了,那位护士终于转了来,给他把情况简单说了下。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