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爸爸爸爸,我们去看小动物吧!”

    下午五点过,在路过亲子活动区时,欣欣看着画了许多家畜卡通形象的大幅广告牌,兴冲冲的说道。

    沈崇这才想起今天来这儿的主要目的,“好嘞!”

    本有些萎靡的欣欣在看到活动区里活蹦乱跳的家畜家禽时,又恢复了精神头。

    “原来山羊是这么叫的呀!咩嘿嘿嘿!”

    “咦,大水牛好大呀,它真的能游泳吗?”

    “猪猪好胖,一点都不可爱。”

    “故事里说了大公鸡要打鸣的,它们怎么不叫呀。”

    “爸爸你累不累,我下来自己走吧。”

    等父女俩逛完亲子活动园,已是六点过好远。

    冬天太阳下山早,此时已然日落西山,夜幕将至。

    沈崇本打算这就家,到头来却改了主意。

    因为欣欣问他,“爸爸你给我买这么多玩具,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吗?”

    沈崇赶紧一问才知道,欣欣的生日竟然就是昨天!

    “哎哟,宝贝,爸爸给你买的就是生日礼物呀!”

    择日不如撞日,沈崇当即就“借花献佛”了。

    这可把欣欣给乐得。

    随后沈崇又问欣欣,“昨天吃过生日蛋糕了吗?”

    不曾想,刚才还兴高采烈的宝贝立马焉了,“前天妈妈陪我吃的蛋糕,昨天忘记给爸爸说了,没有吃。”

    沈崇立马安慰她,“没事,我们现在就去买!我们今天再吃!”

    “可生日已经过了,我今年过生日,没有吹蜡烛,没有许愿。”

    小家伙还不好哄呢,别看她嘴上没与林知抱怨,那只不过是因为她懂事,知道林知忙,其实心里失落着呢。

    沈崇眼珠一转,“呐,欣欣,妈妈是在美国生的你,对吧?”

    欣欣点头,“嗯啊。”

    “那你知不知道,其实美国的时间要比我们这里慢一天哟,现在美国还是昨天呢!”

    沈崇的这个时区的逻辑太复杂,小家伙不明白,“啊?”

    沈崇又道:“所以啊,其实今天才是你真正的生日!爸爸今天陪你过生日,吃蛋糕,吹蜡烛,还有许愿,好不好?”

    虽然小家伙还是没怎么听明白,但她能抓住要点。

    “我是今天的生日吗?嘢!爸爸你真厉害!”

    对小孩子来说,大人懂得这么点东西就显得无所不能。

    半个小时后,夜幕已经降临,不过天香国色的夜景另有一番风味。

    父女俩买了个大蛋糕,跑园区中心湖边找了张藤桌,摆开架势准备吹蜡烛。

    深冬的湖畔稍许清冷,不过今天气温不算特别低,欣欣穿得也挺厚,倒不怕感冒。

    这个点儿到这边来的游客很少,大部分都在那边的彩灯区和民俗街上。

    现在这里除了父女俩甚至一个旁人也没有,只有在五彩夜灯下闪着粼粼波光的湖面为伴。

    但这是属于父女俩共度的第一个真正的生日,沈崇并不觉得寂寞,欣欣则不懂寂寞。

    时间在无形中滴答滴答的走,距离欣欣真正的出生时间,华盛顿时间凌晨六点半,华国时间下午七点半越来越近。

    呼!

    小家伙一口吹了蜡烛,振臂欢呼,“欣欣五岁啦!我刚才许愿啦,明年爸爸妈妈一定要一起陪我过生日!”

    沈崇摸摸她的头,心想,傻孩子,说出来就不灵了。

    此时的沈崇并不知晓,对欣欣来说真正的满五岁意味着什么。

    如果他早知道,一定不会在这种时候带她出现在这种地方。

    这会让他悔恨交加。

    “吹完蜡烛就该切蛋糕咯。但是欣欣你要记住,一次不能吃太多,不然肚子就会痛。先吃一小块,剩下的带家再吃,好不好?”

    沈崇笑眯眯的说着,拿起蛋糕刀来。

    欣欣甜甜的笑着,手舞足蹈的吆喝道:“好的好的!我来切我来切!”

    沈崇把刀交给她,“不要切太大块哦。”

    “嗯嗯!”

    小宝贝点点头,珍而重之地举刀,小心翼翼地抖着手慢慢往下压。

    她如此的专注,仿佛眼前的蛋糕就是整个世界。

    沈崇借着略显昏暗的灯光美美看着女儿,内心被幸福包裹,寒冷的深冬在这一刻却温暖如春。

    人世间最大的幸运莫过于此。

    可惜这场景不能永恒,再过三天,她就会被带走。

    湖风吹着,稍微有点冷了,吃完蛋糕就赶紧带她家吧。

    沈崇低头看手机上的时间,七点三十分整。

    他心想,九点之前能到家,刚好安排她睡下。

    手机上并不显示的秒针依然在走着,无声无息地跨过了七点三十分十七秒。

    沈崇又看着女儿,并不知道改变已经发生。

    他还在乐呵呵的想着,小心肝可真可爱呀。

    虽然有时略显任性,但更多的时候却贴心懂事得不行。

    我沈崇何德何能,能得上天这样恩赐。

    突然,他鼻子里隐隐闻到股奇特的香味。

    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飘过来的,就是觉着沁人心脾,肺腑畅然。

    他起初没怎么在意,依然直勾勾盯着女儿,觉得越看越可爱,越看越欢喜。

    若非亲眼所见,亲身经历,他都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世上有人在看着另一人时会生出这种感触。

    只是简单的视线所及,就能心情美丽得想仰天长啸。

    湖面上渐渐起了大风。

    风吹散了水面五颜六色的灯影,带起湖畔柳树枝条摇曳,发出沙沙沙的声响。

    沈崇鼻息里的奇诡异香越来越浓郁了。

    但他依旧浑然不觉,依旧看着女儿在心中感叹着。

    真是太可爱了!

    真想,一口吃掉

    她啊!

    嗯?

    沈崇的眼睛猛然瞪大,瞳孔剧烈收缩,脑子里恐惧与自责两种情绪交杂升起。

    他面孔刹那变得惨白如雪,豆大冷汗从太阳穴两边迅速冒将出来,顺着面颊滴淌而下。

    他的身体疯狂颤栗,用手狠狠掐住自己大腿,像铁钳一样发力,只想驱散刚刚心中莫名升腾秋来的可怕念头。

    我疯了吗!

    在想些什么奇怪的玩意儿!

    该死!

    正兴冲冲切蛋糕的欣欣听到沈崇的动静,抬头一看,吓坏了。

    “爸爸你怎么啦?”

    欣欣扔下刀就要往沈崇这边跑来。

    随着女儿的靠近,沈崇鼻子里的异香乍然更浓几分。

    沈崇从长椅上弹身而起,往后连退数步。

    他对欣欣举起手掌,强行压抑心中惊恐,颤抖着嗓子低喝道:“欣欣别过来!别别过来!爸爸没事,没事。”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