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两人又玩闹了一阵,时间不知不觉走到五点半。

    前一瞬间还活蹦乱跳的欣欣突然就没了力气,把沈崇吓得魂都飞了。

    “爸爸,欣欣饿了。”

    等宝贝女儿主动说出原因来,沈崇才又恨不得锤自己脑袋。

    当女儿的不知道时间就算了,自己这当爸的居然也跟着瞎闹。

    小孩子吃饭可不像大人,一方面是要时间规律,另一方面小孩子长身体消耗快。

    她来了之后就没消停过,连口水也没喝,更没吃任何东西,这会儿她早该把中午吃的东西消耗得一干二净了。

    “欣欣你先喝口水,然后在床上看动画片,爸爸去给你做饭,很快就能吃晚饭了,好不好?”

    “爸爸还会自己做饭呀!是做饭的高手吗?妈妈都从来不做饭的。”

    欣欣又兴奋起来了。

    沈崇得意的一笑,“没错,爸爸是做饭的高手!”

    这就到他的特长了。

    无论是前世的技术宅沈崇,还是今生的运动员沈崇,其实都会自己做饭炒菜。

    但两个人的动机不同,运动员是为了省钱,技术宅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胖子都有个共同特点,都很贪嘴。

    平庸的胖子靠别人投食,区区苍蝇馆子的厨师就能让他满足。

    顶级的胖子往往自力更生,因为他们已经吃出品味,吃出档次。

    馆子里靠味精砸出来的口味在顶级胖子的嘴里就是嚼柴,不入流。

    沈崇作为一名顶级肥宅,发福的外因是不爱动,内因是自己做的菜太好吃,给催肥的。

    所以他说自己是做饭的高手,还真不是吹牛,起码十个运动员沈崇的水平加起来都不够他塞牙缝的。

    不过运动员沈崇留下的食材还挺丰富的,精瘦肉、土豆、芹菜、莴笋、鸡蛋,齐活了。

    食材都很新鲜,都是昨晚前身刚买来的。

    那个性子木讷的前身在买这些菜时,大约也曾不只一次幻想过欣欣美滋滋的吃着自己亲手做的菜的场景吧?

    毕竟以前每一次都是短暂的在外面相聚,欣欣住进家里来还是破天荒头一。

    但现在这种只属于父亲的幸福感他已经感受不到了。

    兄弟,安心去吧。

    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会好好珍惜这一生。

    起码从做菜的手艺上,我爆你不只八条街呀!

    现在不怎么清楚欣欣的口味,就做小孩子通杀的土豆炒肉丝,清炒莴笋尖,再弄个蒸蛋吧。

    不过欣欣说她妈妈好像从来不做菜,这也正常,女强人嘛。

    虽然没了解过林知的生活,但应该是个大忙人吧。

    不过这对小孩子也太不公平了,都五岁了,真没吃过妈妈亲手做的菜吗?

    那长大了岂不是会缺少很重要的忆?

    嘶!

    他倒吸口凉气。

    切土豆丝时脑子里有些走神,高手沈崇犯下低级失误,一刀切在了左手食指上。

    幸好他及时收刀,不然指头都没了,但还是在指尖上划出条长一厘米,深两三毫米的口子。

    血珠跟着就从口子往外冒,眨眼便窜成了绿豆大,然后顺着指尖就要往下淌。

    沈崇赶紧把手拿开,不能把血掉土豆丝上了。

    那边正看电视的欣欣听到沈崇吸气的声音,从床上站起来伸长脖子就往这边望,一眼就看到沈崇正冒血的指尖。

    “呀!爸爸你受伤了!”

    宝贝女儿赶紧把遥控板往床上一扔,鞋都顾不上穿,打着赤脚咚咚咚就跑过来,比伤员本人还急。

    她伸手就想来抓沈崇的手。

    沈崇赶紧把手拿开,不然血就得甩她漂亮的衣服上。

    “没事没事,一点小伤口啦,爸爸贴个创可贴就好了。小心菜刀,小心衣服,欣欣你先去把鞋穿上,别凉到脚了。”

    沈崇抬着左手就往床边去。

    他作为一名保持高强度训练的退役搏击选手,家里常备的运动损伤药品倒是蛮齐整的。

    拉开床头柜,里面消毒水、云*南白药、纱布和创可贴这些摆放得整整齐齐。

    欣欣还是没穿鞋,沈崇这边在单手弄药,她则坐在床边双手捧心瞪大眼睛看着,紧张得要命。

    她嘴里还不停的问着,“爸爸,疼吗?不然我们去医院吧,蒋阿姨说医院里的医生最厉害了,什么病都能治的。”

    沈崇单手拧开消毒水,再用棉签蘸着擦拭,是有些火辣辣的痛,但听欣欣讲着话,倒是美滋滋的。

    “不碍事的啦,爸爸以前还受过比这个严重好多倍的伤,都没问题的啦。”

    结果他这又哄歪了。

    宝贝女儿直接心疼得开始掉泪,“你都流了好多血,还严重好多倍,那得多痛啊。”

    女儿果然都是水做的吧!

    你这眼泪的量到底是有多大,流不完的吗?

    我怕是搂着女儿就能徒步走穿撒哈拉大沙漠,绝对不用担心渴死!

    沈崇简直想把自己这破嘴用胶布封起来,我这反向哄娃的技能怕是要上天。

    他赶紧给自己上白药粉,药粉上去没三十秒,出血竟迅速完全止住了。

    止血这么快?

    这世界里的白药效果这么强?

    记忆里没这神效啊!

    心头诧异,他嘴上倒没闲着,“欣欣你看,爸爸没流血了,再把创可贴贴上,过几天就好啦。”

    欣欣瞪眼一看,还真没流血了,“真的哎,爸爸没骗我,真厉害!”

    沈崇嘿嘿笑笑,又从旁边拿出创可贴,正准备用左手无名指撕胶皮,旁边的欣欣却兴冲冲的说道:“爸爸爸爸,我来帮你贴。”

    沈崇见她这兴致盎然的样子,索性把创可贴给了她,嘴里教道:“先撕开一边的胶皮,然后把中间不沾手这部分对准伤口。”

    “哎,就是这样!咦?你怎么两边都一起撕了,算了,那动作小心点哟,不要沾上了。呀,已经沾上了呀。”

    才只五岁的欣欣稍微有点笨手笨脚,沈崇的提醒并没什么用,果断就把创可贴的胶皮黏在了一起。

    不过反正已经止血,沈崇也不急。

    她又倒腾了快一分钟才重新撕开,抖着手把创可贴往沈崇的指尖上慢慢送。

    结果她手一抖,粘胶的部分直接黏在了沈崇上了白药粉的伤口上。

    可怜的小姑娘又快急哭了。

    沈崇见势不妙,赶紧把左手往身后藏,右手又重新拿出块创可贴来,“欣欣别哭,没事,爸爸不疼,我们重新来贴。不过这次要小心喔。”

    “嗯!这次我一定小心!”

    等欣欣重新撕开一面,沈崇这才在身后把黏在伤口上已经废掉的创可贴扯掉。

    奇怪的是,他本以为这样一折腾会很痛,甚至伤口会重新流血,结果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当他重新把左手食指拿出来时,他自己和兴冲冲举着创可贴的欣欣都愣住了。

    “爸爸,你的伤口呢?你刚才受伤的是这根手指吗?”

    沈崇还在发愣,欣欣却先问了出来。

    沈崇狠狠眯了眯眼睛,把左手食指放眼前近距离仔细打量,甚至再用右手把上面还粘着的小撮白药粉给搓掉了。

    活见鬼。

    左手食指完好如初,根本没有任何伤口,更没有结痂的痕迹!

    要不是指甲缝里还有些没干的血迹,他甚至会以为之前的受伤是幻觉!

    这到底是怎么了?

    伤口刚切得那么深,这才几分钟过去?

    就算真愈合了,也该留个疤才对吧?

    是白药粉太神?

    武侠小说里的金疮药也没这么夸张吧?

    他又不信邪的左手拇指狠狠搓了搓之前受伤的地方,的确没有任何感觉。

    挠头。

    “哈哈,哈哈。欣欣,爸爸其实没有受伤,我刚才是在给你变魔术,和你开玩笑呢。哈哈哈。”

    沈崇尴尬的抓头笑道。

    “爸爸你真调皮,吓唬欣欣,哼!不理你了!”

    幸好是小孩子,很好哄,换个大人碰见这种事情,怕是已经打电话报警了。

    欣欣还真信了沈崇在给他变魔术,就是有点小生气,把手里的创可贴往垃圾桶一扔,转过身去直勾勾的盯着电视机不理他了。

    又哄了几分钟,才又把宝贝女儿搞定,沈崇带着满脑子问号了灶台前。

    他看看左手食指,再看看右手上还沾着点血的菜刀,再瞅瞅垃圾桶里滴着的好几滴殷红鲜血,依然迷糊。

    他在心中再三确认,白药粉如假包换是前身在便利药店里买的普通货色,没有被大师开过光,以前也用过不只一次,不可能是神药。

    至于双氧消毒水和创可贴就更不可能了。

    那么问题只能出在自己身上。

    所以这是我重生过来附送的额外能力吗?

    超强的自愈能力?

    又看看右手寒光闪闪的菜刀,他舔舔嘴唇。

    在下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