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山修为展开,全速飞奔而来。

    但,还是迟了!

    陆青山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阵台上,根本不知道传送到了哪里。

    “我恨啊!”

    穆山双拳紧握,仰天怒啸。

    但跟着,穆山就冷笑一声,低声喃喃,道:“哼,这么巨大的阵台,起码可以传送到万里外,这过程中肯定需要时间,待我毁掉阵台,我看你陆青山会不会直接湮灭在虚空当中?”

    话语落下。

    穆山运转修为,一巴掌拍下。

    眼看着就要落在阵台上时,一道恢宏的佛光,突然涌现而出,将阵台护佑其中。

    穆山面色一变,其身影刹那后退,拉开了足够的距离。

    其目光扫过,凝神戒备四周。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帮助陆青山逃脱?”穆山内心警惕,不敢大意。

    但是。

    四周空空,似乎根本没有人。

    穆山内心疑惑,怀疑自己猜错了,那道佛光,莫非是阵台上所留的保护手段?

    当即。

    穆山再次出手,欲要毁掉阵台。

    但是,一道佛光从虚无中出现,再次将阵台护佑在其中。

    穆山面色变化。

    其身影再次后退。

    正这时,周刚听到了穆山先前的怒啸,连忙赶了过来,道:“穆山,发生了什么事情?陆青山人呢?”

    穆山内心颤抖,连忙弯腰拜见,将所发生的事情不敢隐瞒,全都说了出来。

    周刚冷哼一声,一巴掌扇在了穆山的脸上,喝斥道:“废物!全都是废物!那头小牛犊子跑了,那个蒙面人跑了,让你提陆青山的人头来见,怎么又让陆青山跑了?”

    话语落下。

    周刚一甩衣袖,带着怒气,刹那临近阵台。

    其化圣九变第一变的修为轰轰展开,强横的攻击眼看着就要落在阵台上时,又一道佛光从虚无中飞出,将攻击全都拦截了下来。

    周刚的修为,毕竟强盛于穆山,眼光自然毒辣的很。

    其身影后退,面色连续变化,终究还是抱拳一拜,道:“在下紫月门周刚,见过前辈!”

    哗!

    话语落下,一位老僧,从虚无中走出。

    其身影魁梧,但却慈眉善目,仿佛一位出世的高人。

    “阿弥陀佛!”

    老僧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

    周刚眼见是一位老僧,更是见到其从虚无中走出,内心一惊,这种手段绝对相当可怖,绝不是常人可以做到。

    周刚微微弯身,以示恭敬,道:“这位圣僧,我们正在追击一位小贼,那小贼从这座阵台传送而去,还请圣僧行一个方便。事后,晚辈代表紫月门一定会做出赔偿!”

    老僧摇头,十分平静地道:“没有什么方便可行的。这座阵台绝不可毁去,起码,现在不可以!”

    周刚面色微变,若是再耽搁一下,恐怕陆青山早已脱离了虚空,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毁去了阵台,也都无济于事了!

    “为什么?圣僧若是有所需要,大可开口!不论是什么代价,我代表紫月门一定满足圣僧!”周刚想了一下,眼下还是追击陆青山要紧。

    只要将阵台毁去,就可以将陆青山逼出虚空。

    到时候,安排紫月门的弟子地毯式搜索,说不定就可以将陆青山再次揪出来。

    可是,眼前的老僧却还是摇了摇头,道:“贫僧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两位施主,还是请回吧!”

    周刚双眼一缩,听出了其中不同寻常的意味,尝试着询问道:“敢问圣僧,可是受人所托,要救那陆青山?”

    “你所说之人,贫僧不认识,贫僧只是受一位前辈之托,守护这一座阵台,一直到……”老僧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又看了眼阵台,道:“……现在,就是这一刻!”

    言语落下。

    老僧突然出手,将阵台毁掉。

    阵台化作了一片飞灰,散落四方。

    老僧抬手,衣袖一甩,一股风浪出现,将阵台所化作的飞灰,吹得干干净净。

    原地,再不留下一丝痕迹。

    周刚面色猛地一变,但还没来及说话,穆山就怒斥一声,道:“哪里来的秃驴?不但毁灭了传送阵台,还毁去了痕迹,这还让我们怎么查那陆青山的去向?依我看,这秃驴定然是和陆青山一伙的!”

    先前,穆山内心很是忌惮。

    可现在,有周刚在这里,内心胆气壮了不少。

    最重要的是,眼前的老僧似乎很好说话,这就让穆山觉得对方应该很好欺负。

    跟着。

    穆山抬手指着老僧,道:“周长老,属下觉得,先将这老秃驴抓起来,然后严刑逼供,定然可以查出陆青山的去向!”

    周刚抬手阻止,目光变得冰冷,盯着老僧,寒声道:“这位圣僧,我周刚敬你是一位前辈,可你也不能这样做啊!你这样做,可曾将我紫月门放在眼中?”

    老僧面色波澜不惊,从容道:“阿弥陀佛!不瞒这位施主,紫月门或许在秦岭一地还有一些实力,可在贫僧的眼中,连狗屁都不是!”

    “你……”

    周刚面色骇然。

    秦岭一地,谁敢这么说紫月门?

    纵然是另外五大派,都不敢当面说出,可眼前这位老僧,竟然敢这么说出,难道他就不怕紫月门的报复么?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周刚内心警惕,询问起了老僧的身份,若是对方只是一个游僧,没有什么背景,那么说不得就要将其击杀,以维护紫月门的威严了。

    但是。

    下一刻,老僧双手合十,平静道:“贫僧,空悲!”

    “空悲?”周刚冷笑一声,道:“好大的口气,竟然还敢说自己是空悲?难不成你还是大悲寺的那位空悲圣僧?”

    老僧点头,道:“施主所说不错,贫僧正是大悲寺的空悲!”

    哗!

    这话一出,周刚当即就怔住了,面色连续变化,十分苍白。

    穆山更是不堪,吓得直接就跪拜了下来,“紫月门穆山见过空悲圣僧!”

    空悲圣僧面色波澜不惊,其目光一片祥和,道:“贫僧的劣徒来秦岭历练,不曾想却落在了施主的手中,还请施主行一个方便!”

    不过,空悲圣僧的话刚一落下,突然又一改语气,道:“罢了,还是贫僧亲自动手吧!”

    话语落下。

    空悲圣僧抬眼,目光扫过,眼前当即就出现了一个漩涡。

    漩涡蕴含了了传送之力,可以通往另外一个地方。

    抬眼望去,可以十分清楚地看见,漩涡的另外一边,在一株古树下,连成玉、宋坛两人正在看押着小和尚。

    小和尚灰头土脸,很是狼狈。

    空悲圣僧看见了小和尚,口中轻吐出声,道:“九戒,归来!”

    话音落下。

    漩涡那边的小和尚立马一喜,朝着漩涡走了过来。

    可连成玉、宋坛反应了过来。

    其中,连成玉大喝一声,道:“不好,有人要劫走这秃驴!”

    宋坛更是立刻出手,大声道:“想从我们眼皮子底下捞人,问过我们没有?”

    但是。

    隔着漩涡,空悲圣僧的眸光扫过,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的动作,可连成玉、宋坛立刻如遭重击,直接就倒飞了出去。

    小和尚从漩涡中钻出,立马扑倒了空悲圣僧前,抱着空悲圣僧的大腿,大哭道:“师父,徒儿可想死你了!”

    跟着。

    小和尚就将自己被追杀的一幕幕全都说了出来。

    空悲圣僧笑眯眯地听着,仿佛没有一丝怒气。

    但是。

    周刚却吓得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不住地叩头。

    一旁的穆山,更是不堪。

    到了最后,小和尚道:“师父,你可一定要替徒儿做主啊!对了,还有我的好友,遭遇了他们的追杀,现在都生死不知呢!”

    空悲圣僧笑了笑,道:“九戒,莫要担心,你那位朋友,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这一次的事情,反倒可以使其内心沉淀下来。”

    小和尚眼珠一转,道:“那师父要替徒儿做主,这紫月门的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徒儿差点就见不到您了!”

    空悲圣僧的目光落在了小和尚的身上,似乎是看透了其意图,笑着道:“乖徒儿,你所说的事情,为师都已经知道了。不过,这件事情我们可不太好越俎代庖,还是让他们再多活一些时日吧!到时候自有人取其性命!”

    小和尚内心很是疑惑,想不明白空悲圣僧的意思。

    空悲圣僧道:“这一次,你得到了普悟圣僧的一颗精神力舍利,待回到了大悲寺中,为师驱逐了其中的恶念,然后助你炼化!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潜心修炼,切记不可偷懒。不然下一次见面,你很可能连你那位朋友的一招都接不下!”

    小和尚立马睁大了眼睛,道:“不会吧?师父,你不会是想让我刻苦修炼,所以才刻意这么说的吧?”

    空悲圣僧摇头,道:“乖徒儿,你若是不信,那就拭目以待吧!现在,就让为师的这道精神力分身待你回大悲寺吧!”

    哗!

    空悲圣僧带着小和尚,直接腾空而去。

    不过一两个呼吸的时间,两人的身影,已然不知去向!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