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尚驾临秦岭一地后,六大派曾探查到小和尚的身份,当得知是青罗州大悲寺空悲圣僧的弟子后,分别下达了命令。

    绝对不可得罪小和尚。

    小和尚自身并不可怕,但其身后的空悲圣僧,人称“血和尚”,根本不是六大派可以得罪的。

    而且,小和尚的身后,可不止空悲圣僧一位,还有一个强势无比的大悲寺。

    总之,就是六大派的人,包括外出历练的当代大弟子们,都绝对不愿意得罪小和尚。

    韩乘只是紫月门一位十分普通的弟子,又怎么敢得罪小和尚?

    当即,韩乘的面色就变了。

    惶恐,恐惧,不安!

    等等,不一而足!

    面对别的修士,或许韩乘还可以仗着自身的修为,甚至是身为紫月门弟子的身份,可以欺压一下。

    但是,面对小和尚,紫月门弟子的身份根本不管用,甚至,就连修为都比不过小和尚。

    “你……”

    韩乘指着小和尚,内心发抖,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韩厚的目光一直都盯着陆青山,所以没有注意到韩乘的表情变化。

    他走了过来,抬起手指,指着陆青山,一副高高在上的气势,冷声道:“现在是不是知道怕了?我告诉你,你现在就是知道怕了,那都没有用了!我的小侄子,可是紫月门的弟子,你们谁惹得起?”

    陆青山笑而不语。

    就眼前的这种情况,陆青山自然是不惧的,真要解决,不过是两三个呼吸的事情。

    甚至,还根本用不了两三个呼吸。

    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就等于是给自己招惹了麻烦,很可能就会引来更多的紫月门的弟子。

    若非没有办法,陆青山不愿这样去做。

    他虽不惧麻烦,但同样不想麻烦上门。

    所以,陆青山没有出手,只是将目光落在了小和尚的身上,顺便给了小和尚一个眼神。

    小和尚会意,给陆青山回了一个眼神,让陆青山放心,站在一旁看戏就好。

    韩厚眼见陆青山不理会自己,仿佛根本就没有将他给放在眼中。

    同时,他还注意到,就连陆青山身旁的小和尚,都看不起自己。

    当即,他就怒了。

    他走到了小和尚跟前,抬起手指就戳在了小和尚的光头上,道:“还有你这个秃驴,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不远处的韩乘,突然看到这一幕,吓得面色苍白,他想要出言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阿弥陀佛!”

    小和尚颂了一声佛号,被别人戳在了光头上,仿佛根本不生气。

    可下一刻,小和尚笑着道:“除了家师空悲圣僧以外,还从来没有人胆敢这样对待小僧!”

    小和尚是笑着说出的,但是说出的言语,却让人觉得十分恐惧。

    韩厚压根就没有听过空悲圣僧,根本就不在意,他再次抬起了手指,想要戳小和尚,道:“我就戳你了,你能把军爷我怎么着?”

    “阿弥陀佛!”小和尚颂了一声佛号,正要出手时,却猛地看到不远处的韩乘突然冲了过来,一巴掌就将韩厚给拍飞了出去。

    韩厚当时就懵住了!

    韩乘是不是打错人了?

    怎么把他给拍飞出去了?

    还不等韩厚质问,他就突然睁大了双眼,目中露出了不可思议。

    只见,韩乘站在小和尚的面前,一巴掌就狠狠地抽在了自己的脸上。

    韩厚又懵住了,这韩乘怎么连自己都打?

    跟着。

    韩乘朝着小和尚抱拳一拜,道:“恕在下眼拙,刚才没有注意到大师!还请大师看在在下的面子上,饶过我三叔!”

    小和尚眉目含笑,但是所说的话却丝毫不客气,道:“阿弥陀佛!佛曰,你算个什么东西?”

    一言出,韩乘的面色当即就一变。

    但是,他只能陪着笑脸,继续道:“对,在下不是个东西!还请大师看在紫月门的份上,不要计较这一次的事情!”

    小和尚依旧不客气道:“阿弥陀佛!你觉得紫月门能压得住小僧么?”

    “这……”

    韩乘的面色当即就一僵,不再言语。

    但是,这话他可不敢接。

    能压得住吗?

    当然是压不住了!

    但是,这话他可不能说出来,说出来绝对是要得罪人的。

    最终,小和尚露出了一副慈悲之意,道:“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小僧不会太过为难你们!不过,既然你们先前出言不逊,还想事后报复。那么,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韩乘闻言,立马大喜,点头哈腰道:“是,大师说的是!只要能饶我三叔一命,大师你怎么说都可以。”

    小和尚点了点头,道:“为了风海国的黎民百姓,小僧觉得阁下的三叔还是不要入朝为将比较好!”

    韩乘闻言,立马就答应了下来,这件事很好办,只要让韩乘辞官归隐即可。

    韩厚早已明白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眼下闻言,内心有苦说不出。

    好不容易借着韩乘的身份地位,在风海国谋了一个军职,可现在倒好,什么都没有了。

    跟着,小和尚继续道:“另外,让你三叔自断一臂吧!”

    一句简单的话,但是却根本不容商量。

    韩乘面色悲苦,道:“大师,能不能……”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小和尚打断,道:“我佛门中人,以慈悲为怀,但若是有必要,亦可化身修罗,斩杀一切!”

    陆青山闻言,内心不由一惊,这小和尚绝对是个记仇的主!

    若是他的话,最多将对方暴打一顿!

    陆青山觉得,除非对方对自己下了杀手,不然他还真得做不出来让对方自断一臂的事情。

    但是,他没有言语。

    若是他和小和尚没有足够的实力,那么今天的结局已经可想而知了。

    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可感叹的,更不能动恻隐之心。

    大家都是出来混的,都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这事情,怨不得别人。

    韩乘闻言,面色一变,想要求情,但是当迎上小和尚似笑非笑的目光后,他内心再次被恐惧给淹没了。

    眼前这人,得罪不起啊!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