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全一见陆青山,就要射杀陆青山,陆青山又岂会心慈手软,留其性命?

    但是,现在孟全的护道者突然现身,陆青山的实力就是再如何强大,那也不可能跟一位护道者相比。

    两者间,实力上的差距太大,根本不具可比性。

    “走!”

    小和尚低喝一声,回头拉着陆青山想要退走。

    陆青山内心轻叹一声,现在想要斩杀孟全,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甚至,陆青山都怀疑是否可以安全退走了。

    哗!

    陆青山跟着小和尚,两人的身影朝着远处退走。

    但,就在这时,孟全的护道者突然寒声道:“我的问题,你们还没有回答,这就想离开?”

    言语间,孟全的护道者,抬手一抓,一只巨掌就立刻朝着陆青山和小和尚抓了过去。

    显然,孟全的护道者想要将陆青山跟小和尚留下来,不想让两人安然退走。

    陆青山内心一惊,可突然的,一道大笑声轰然响起。

    “小辈间的争斗,就让小辈们自己解决,我们都老了,就不要再插手了!”一位中年大叔骑乘着一只黑毛大虎,其容貌看起来跟烈虎有些相似,眼下笑着说道。

    同时,他抡起板斧,一道光芒斩出,将孟全护道者的探出的巨掌斩得支离破碎。

    这位正是黑虎宗烈虎的护道者,就在先前的时候,烈虎被逼的退走,他内心自然是有些不舒服的。

    若是孟全的护道者不出手,那倒还罢了,可一旦出手,那么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了。

    跟着。

    嗜血堂的护道者走了出来,那是一位身披血色长衫的富态中年胖子,其容貌看起来仿佛凡间的一位院外,肥头大耳,但是其体内散出的血气,却让人不得不慎重对待。

    比起烈虎的护道者,吴风的护道者内心更气。

    六大派的弟子相互争夺,好不容易让吴风得到了烟雨洞天的宝图,可万万没有想到,孟全竟然隐藏在了暗中,偷袭了吴风。

    吴风不但丢了烟雨洞天的宝图,还受了伤。

    吴风的护道者,大耳朵竖起,很是不屑地瞥了一眼孟全的护道者,道:“六大派是有规矩的,小辈技不如人,我们认了,大不了让小辈们再争回来不就好了?”

    孟全的护道者,目中寒芒闪烁,道:“我们六大派的弟子,倒是可以争夺,输了就是输了,可那两位来历莫测,我们根本就认识,凭什么和我们六大派争夺?”

    哗!

    话音落下。

    玉雪派、金铃门、无情宫分别走出了一位护道者。

    他们,全都拦住了孟全的护道者,不想让其对陆青山跟小和尚出手。

    “他们或许不是六大派的弟子,可却是秦岭一地的修士,我们又岂能厚此薄彼?”

    “或许他们改变了容貌,说不得就是我们六大派中某个宗门的弟子,谁说的准呢?”

    “总之,我们只是护道者,各自保护的弟子只要没有生命危险,我们还是隐藏在暗中比较好!”

    三位护道者,言辞都十分不客气。

    若是真的让孟全出手,一旦夺取到了烟雨洞天的宝图,那么另外五大派,就会十分被动。

    他们,自然是不愿意孟全的护道者出手了。

    至于陆青山和小和尚么……

    他们根本不在乎,纵然他们得到了烟雨洞天的宝图,那又如何?

    若是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出手抢夺回来。

    而且,就算情况再差,总比宝图落在紫月门的手中好吧?

    紫月门孟全的护道者,咬牙点头,道:“好,好,很好,这次我记住你们了!”

    跟着,他的目光望向了陆青山和小和尚,道:“给我滚!”

    言辞,很不客气。

    只是因为拥有强大的实力,所以他根本没有将陆青山和小和尚放在眼中。

    小和尚拉起陆青山,立马就朝着远处退走。

    现在不退,更待何时?

    当两人融入夜色中后,黑火牛翘着脑袋追了上来。

    陆青山内心生气,拍了拍黑火牛,道:“刚才我们差点就死了,你跑哪里去了?”

    黑火牛扬起高高的头颅,一副很是不屑的样子,根本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陆青山内心气急。

    小和尚总觉得黑火牛充满了神秘,眼见陆青山拍了拍黑火牛,他内心难耐,也拍了出去,可不曾想到,他的手刚拍出去,黑火牛就耷拉着一张驴脸,露出洁白的牙齿,张口咬了过来。

    “松口!松口!你这个畜生!”

    小和尚疼痛难忍,不论他怎么用力,就是抽不回来。

    终于,黑火牛松口了,小和尚抽回手来,低头细细一看,上面已经多了一排牙印,很深很深。

    小和尚运转修为,想要将牙印消除,但奇怪的是,任凭他如何努力,牙印始终存在。

    不由得,他有些惊疑地盯着黑火牛。

    陆青山晃了一下脑袋,道:“别惊疑了,这货可是一嗓子能震死护道者的存在,你可千万别太招惹了!”

    “什么?”小和尚惊诧莫名,没有想到黑火牛的实力竟然这么强大?

    跟着,小和尚似乎想到了什么,指着黑火牛,连忙道:“孟安的护道者不会就是它杀的吧?”

    陆青山点了点头。

    小和尚一把抓起陆青山的衣领,道:“快告诉我,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么一只蛮兽?”

    陆青山一巴掌将小和尚拍飞,道:“路上捡的……”

    小和尚根本不信,但还是大声道:“哪里捡的?告诉我,我也要去捡一只!”

    陆青山说出了地点,小和尚却没有再言语了,这货是你想捡就可以捡的?

    小和尚低头沉思,时而抬眼瞥向黑火牛,似乎正在打着什么注意。

    陆青山没有去管,小和尚若是能将黑火牛拐走,那倒还是本事了。

    突然,小和尚抬头,道:“不好,那些护道者好像要追上来了!”

    “嗯?”

    陆青山惊疑出声,抬眼扫过黑火牛。

    黑火牛目中有些不屑,但还是点了点头。

    “跑啊!”

    陆青山低喝一声,身影一晃,借着夜色的掩护,立马朝着远处逃去。

    小和尚同样如此。

    黑火牛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又回头瞥了一眼,最终还是跟在了陆青山的身后。

    陆青山回头,看到了黑火牛,道:“大黑牛,一会我们要是被追上了,你一定要帮我啊!”

    呼!

    黑火牛喷出了两道热气,没有理会陆青山,但却一直跟着。

    小和尚很是无言地看了黑火牛一眼,道:“它……靠谱不?”

    陆青山翻了个白眼,道:“谁知道靠不靠谱?”

    陆青山、小和尚、黑火牛三位一路狂奔。

    在他们的身后,数位护道者追了过来。

    夜色中,他们的气息毫不掩饰,一个个仿佛猫戏老鼠一样,根本就没有将陆青山、小和尚,还有黑火牛当一回事。

    小和尚拍了一下脑门,十分懊恼,道:“失策了,刚才就不该和你打闹,应该先离开,保证了安全后再说!”

    陆青山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都这个时候了,说这些有用?

    身后护道者的散出的气息,越来越强大,显然正在飞快的接近。

    突然,小和尚目中闪过奇芒,抬手一抓,手中就多了一套弓箭。

    跟着,他回头弯弓射箭,箭身上包裹着一个卷起来的兽皮,道:“你们不是想要烟雨洞天的宝图吗?给你们,我不要了!”

    咻!

    一箭射出!

    于夜色中划过一道光芒,仿佛流星,仿佛烟花,十分耀眼!

    小和尚刻意这样,免得身后的护道者们看不到,反倒追着他们不放。

    “走!”

    小和尚低喝一声。

    陆青山带着黑火牛,全速前行。

    “可恶!我们倒是小看这两位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种时候愿意将烟雨洞天的宝图交出,很有魄力!”

    “但是,谁知道那到底是不是真的?万一是假的,我们岂不是让他们给耍了?”

    “可若是真的,岂不是让别人给夺走了?而且,就算是假的,我们若是追踪,他们还跑得了吗?”

    “也对!”

    身后追来的护道者们,一个个立马就朝着小和尚射出的箭追去。

    那上面十分耀眼,他们十分清楚地看到了一卷兽皮,很可能就是烟雨洞天的宝图。

    “小和尚,你不会真的把烟雨洞天的宝图给交出去了吧?”陆青山追了上去,问道。

    小和尚摇头,道:“怎么可能?那是假的!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他们一旦发现宝图是假的,肯定会再次追上来的。我们的速度,比不过啊!”

    陆青山很是无奈,道:“我们跑不过啊!”

    小和尚一咬牙,道:“跟我来,我有办法!”

    哗!

    小和尚带头,立马潜入了茫茫山野中。

    陆青山紧随其后,黑火牛紧跟陆青山。

    终于,寻到了一处隐蔽之地。

    陆青山、小和尚、黑火牛全都停了下来,将自身的气息收敛到了极致,免得被别人感应到。

    轰!轰!轰!

    数十里外,护道者们正在发怒!

    烟雨洞天的宝图,果然是假的!

    不过,他们并不气馁,想要追上陆青山和小和尚,他们有着足够的把握!

    只是,他们内心有些气,竟然被两位小辈给耍了,觉得特别没有面子!

    “他们快要追上来了!”陆青山道。

    小和尚点了点头,神色中有些肉痛,抬手时,身前多出了一个完全由地元石组成的阵台。

    陆青山睁大了双眼,有些惊疑道:“可以传送?”

    小和尚肉痛地点了点头。

    跟着,小和尚将阵台激活,其上散出了玄妙的气息,然后形成了一漩涡,道:“阵台是一次性的,三个呼吸后就会崩溃,我们得赶紧了!”

    言语间,小和尚已经钻进了漩涡。

    陆青山没有犹豫,紧随其后。

    黑火牛更是没有啥犹豫的,直接就冲了进去。

    当黑火牛钻进去后,漩涡消散,仿佛从未出现过。

    至于完全由地元石组成的阵台,仿佛消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夜风吹过,就化作了一抹灰烬。

    哗!

    一位护道者追了上来,临近阵台。

    但是,入眼看到的,却只有一缕灰烬。

    他的目光,变得沉重起来,低声道:“一次性传送阵台?好大的手笔!到底会是哪一方势力?”

    哗!哗!哗!

    另外五大派的护道者,同样现身!

    他们一现身,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化作灰烬的阵台,一个个面色剧变。

    紫月门孟全的护道者,露出了冷笑,道:“你们不是要阻拦我么?现在鸡飞蛋打了,爽不爽?”

    另外五人,面色很是难看。

    黑虎宗烈虎的护道者,瞥了孟全的护道者一眼,大咧咧道:“反正你没有得到烟雨洞天的宝图,我就觉得很爽!”

    闻言,余下的四位护道者,全都笑了起来。

    孟全的护道者,冷哼一声,再没有言语。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深处,都露出了思索,隐隐的似乎有一些担忧。

    这一次,可以说是真的鸡飞蛋打了。

    但是,他们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同时。

    三千里外。

    突然出现了一道漩涡。

    小和尚第一个走了出来,然后是陆青山,最后是黑火牛。

    跟着,漩涡消失。

    咔嚓!

    小和尚的肉身,一阵蠕动,恢复了本来面目,然后将假发取下,换上了僧袍。

    “阿弥陀佛!”

    小和尚双手合十,颂了一声佛号,轻叹道:“陆施主,佛祖保佑,我们终于是逃脱了,只是可惜小僧准备的一次性传送阵台了!”

    陆青山睁大了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小和尚。

    小和尚觉得莫名其妙,但是面庞上,却宝相庄严,道:“陆施主一直盯着小僧做什么?”

    陆青山笑着道:“小和尚,你这角色进入的太快了吧?说变就变!”

    前一刻,小和尚拎着长刀,仿佛一位莽汉。

    但是,下一刻,小和尚就恢复了原样,宝相庄严。

    这,已经不是身高、容貌、身形上的变化了,而是言语、语气、气质上的变化。

    小和尚将这一切,都扮演地十分自然,若非亲眼所见,很难相信。

    “罪过,罪过!”

    小和尚摇头,道:“红尘险恶,为了生存,小僧不得不多学点本事了。”

    陆青山点了点头,没有再询问这件事,而是道:“他们追不上来了吧?”

    那些护道者,全都是出自秦岭一地的六大派,宗门底蕴深厚,陆青山一时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追的上来?

    或许,小和尚会知道一些?

    陆青山暗暗猜测。

    果然,小和尚显得十分轻松,持着佛珠,道:“陆施主放心吧!六大派倒是有可以立马追上我们的宝物,但是他们不会轻易动用的,而且更不可能掌握在六大派护道者手中的。”

    陆青山点头,若是这样,那他就可以放心了。

    跟着,他继续问道:“那我们现在在哪里了?”

    小和尚闻言,轻皱了一下眉头,道:“不太清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已经在三千里外了!”

    三千里外?

    陆青山步伐踉跄了一下,一下就跑到三千里外了?

    陆青山抬眼,仰望夜空,内心暗道:“希望距离空间节点不是太远吧!”

    跟着,陆青山道:“小和尚,宝图已经到手了,我们怎么分?”

    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陆青山当先提了出来,想要听听小和尚的想法。

    谁知,当陆青山提出来后,小和尚的面色并未有啥变化,只是取出了一封信。

    “这是?”陆青山十分疑惑。

    小和尚笑了笑,道:“小僧外出历练时,家师曾言,当小僧得到烟雨洞天的宝图后,需要打开这封信,然后依据上面的指点去做。”

    小和尚一边笑着,一边打开了信,上面没有洋洋洒洒的文字,只有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给他!”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