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陆青山脑海中已经想过很多种可能了,可还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不由有些愕然。

    跟着,陆青山询问,道:“小和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这消息放出来,六大派的人可不全都要赶过来吗?”

    小和尚双手合十,苦着一张脸,道:“可不是吗?但是小僧也没有办法啊!”

    陆青山沉吟少许,还是不太明白,道:“小和尚,你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小和尚抬眼,目中露出疑惑,摇头道:“不瞒陆施主,这件事就连小僧都十分疑惑。小僧出门历练前,家师就这样吩咐小僧的,小僧不过只是照做罢了!若是陆施主内心还有疑惑,不若跟着小僧回我大悲寺,到时候陆施主就可以亲口询问家师了!”

    亲口询问家师?

    开什么玩笑!

    小和尚的家师,那可是空悲圣僧,人称血和尚,一旦见面,搞不好自己就跟小和尚一样了。

    陆青山当即就摇了摇头,内心还是有些疑惑,空悲圣僧为何要这么做?

    但是,当陆青山再去询问的时候,小和尚就摇头不知了,只是复述了空悲圣僧的一句话。

    “一切,早已注定!”

    至于,这简单的六个字,到底有何玄妙,不管是陆青山,还是小和尚,就都不太清楚了。

    唯有正在咀嚼灵果的黑火牛,目中似乎若有所思,好像明白了什么。

    但是,却没有人察觉到。

    数日后。

    陆青山从茫茫山脉中走出。

    这几天的时间,他一直都隐藏了起来,没有现身。

    第一,是因为小和尚说过,这两天陆青山有杀身之祸。

    后来,陆青山询问过,小和尚说这是大悲寺内流传下来的一门佛术,相当于是圣术。

    当然了,小和尚所修炼的,还只是简化过的,相当于是武技。

    可就是这样,小和尚依旧可以凭此断出一些吉凶。

    所以,陆青山索性就躲着不出去了,这样说不定就可以将小和尚所说的杀身之祸给躲过去。

    第二,陆青山的修为,已经到了突破的临界点,反正要躲着,干脆将修为给突破了。

    修为一旦提升到灵元境六重,陆青山自然就不惧孟全了。

    到时候,若是有机会,说不定就可以将其斩杀了。

    敌人,还是早点死掉比较好。

    从茫茫山脉中走出,陆青山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伸了一个懒腰,转头询问小和尚,道:“小和尚,你现在再看一眼,我是不是还有杀身之祸?”

    闻言,小和尚抬眼望向陆青山,眼眸中金光明灭不定。

    到了最后,小和尚深深地看了陆青山一眼,道:“不瞒陆施主,不知道为何,杀身之祸还在!”

    陆青山冷笑一声,道:“小和尚,你这是在诈我呢?前几天你就说我有杀身之祸,这都过去多少天了,怎么还有杀身之祸?”

    小和尚双手合十,摇头道:“或许,是小僧学艺不精,可陆施主还是要万般小心才好!”

    听了小和尚的话,陆青山这才略微舒心了一点,不管怎么说,小和尚都是出于一片好心,他也不太好求全责备。

    三天后。

    陆青山、小和尚,还有黑火牛一起来到了太乐城。

    太乐城,是风海国境内比较大的一座城池了。

    小和尚故意散出的消息中,那所谓的空间节点就在太乐城外一百多里。

    眼下,陆青山没有一点头绪,索性跟小和尚一起来了太乐城。

    说真的,陆青山内心是非常好奇的。

    空悲圣僧,又称血和尚,为何要安排小和尚散出这样的消息?

    陆青山总觉得,这里面充满了坑人的气息。

    果然,在第二天的时候,太乐城内传来了一片喧哗。

    陆青山走出酒楼,立马就听到了一则爆炸性的消息。

    太乐城外一百里处,那里疑似存在了一个空间节点,很可能就是进入烟雨洞天的所在。

    秦岭一地六大派,派遣出许多高手,顺着空间节点进入了其中。

    但是,谁都不曾想到,那哪里是什么空间节点,根本就是一个十分高明的传送阵法,将众人传送到了一只五阶巅峰蛮兽的老窝。

    众人拼死一战,终于杀了出来,但是带来的人马,起码损失了九成。

    “到底是谁传出的这个假消息?敢坑我六大派!”紫月门的一位长老,站在太乐城的城墙上,仰天怒吼。

    玉雪派的一位长老,洁白如雪的衣衫猎猎作响,其双眼,仿佛蕴含了可怕的冰寒,矗立在一座高塔上,发出了悬赏。

    “若是有人可以找到传出假消息的人,我玉雪派悬赏一万地元石,另外,若是愿意的话,可以成为我玉雪派某位长老的亲传弟子!”

    嗜血堂的一位血气饱满的长老,一掌拍碎了一座城墙,怒吼一声,发出誓言,道:“不管你是谁,一旦让我抓到你,我一定要将你全身的鲜血都吸干!”

    还有黑虎宗,还有无情宫,还有金铃门,分别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想要揪出幕后的黑手。

    他们更是派遣出大量的弟子,想要从源头寻找到一些线索。

    陆青山转身,盯着小和尚,发现小和尚还在发怔,道:“一万地元石啊,说真的,我都很心动!”

    小和尚终于反应了过来,双手合十,口中不断地颂着佛号,道:“罪过,罪过!”

    跟着,小和尚的口中竟然颂唱起了一篇超度亡魂的经文。

    待这一切都做完,小和尚才抬眼盯着陆青山,笑着道:“陆施主说笑了,小僧觉得陆施主不会是那种人。而且,就算是陆施主将小僧交出去,六大派谁敢动小僧一根手指头?”

    稍微停顿了一下,小和尚继续道:“说不定,他们还要笑着说,那些人都该死!”

    陆青山不由沉默,小和尚说的话很狂,但是不可否认,说的很有道理。

    秦岭一地,谁敢得罪大悲寺?谁敢得罪空悲圣僧?

    一旦小和尚有个闪失,谁能承受得住大悲寺血和尚的怒火?

    恐怕,还真的会如小和尚所说,六大派纵然知道了,这口气都得憋在肚子里,说不定还真的要对小和尚说,那些人该死!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