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哞哞……”

    哞叫声,宛如惊雷,轰然炸响!

    天地间,突然一片死寂。

    仿佛这一刻,所有的声音,在这哞叫声下,都吓得噤若寒蝉,不敢与其争锋!

    甚至,就连急速落下的巨掌,于半空中轰鸣的声音,都一下消失了。

    鸦雀无声!

    唯有黑火牛的哞叫声,成为了这天地间唯一的……绝响!

    所有人,内心剧震!

    包括陆青山,都在这一刻,露出了罕见的震惊!

    陆青山可以十分清楚地感应到,黑火牛的修为,还是处于四阶的巅峰,只是无限逼近五重。

    但是,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是相当可怕!

    仿佛……

    陆青山的内心已经隐隐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常言道,技止于术!

    技,自然是指武技了。

    术,指的是圣术。

    圣术,唯有登临圣境以后才可以修炼!

    技止于术,这四个字的大概意思,就是说,一个人所修炼的武技,再厉害,都比不过圣术!

    或者,换句话来说,随随便便一个圣术,都可以碾压一切武技!

    但是,就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陆青山差点就呼之欲出了另外一个词技近乎于术!

    这么形容,可能有一些太夸张了!

    但是,在陆青山的眼中,好像就真的是这样。

    这一切,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那就是,这黑火牛的来历绝对非凡,而且其自身对于武技有着超乎常人的理解!

    这已经是另外一种高度,另外一种天地了!

    绝非常人可以理解的!

    黑火牛的牛眼,满是不屑!

    哞叫声绝天而起时,半空中传来了碎裂的声音。

    咔嚓!

    急速落下的巨掌,突然间就炸裂成了漫天的光华,仿佛微风吹来的蒲公英,仿佛吹过来的花絮,就这样轻飘飘地散落四方。

    但唯独,黑火牛的上空,陆青山的上空,一片晴朗,十分干净,没有一丝余波落下。

    陆青山的眼中,充满了愕然,黑火牛一声惊天动地的哞叫,淋漓尽致地体现出了其对力量的完美掌控。

    不由得,陆青山对黑火牛的来历,充满了怀疑和好奇。

    这样的存在,绝对不可能是荒郊野外的一只十分普通的蛮兽,更不可能说黑火牛的老窝内恰好就有进入烟雨洞天的一个空间节点了。

    巧合么?

    陆青山摇了摇头,这绝对不是。

    若是只有一点,或许还会是巧合,可当许多都很巧合的点联系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就绝对不是巧合了。

    但是,陆青山苦思冥想,却没有答案。

    所掌握的信息实在太少,无法做出有效的推测!

    唯一可以让陆青山肯定的是,黑火牛不是敌人!

    起码,现在不是!

    急速落下的巨掌,炸成了漫天的光华,在陆青山诧异和震惊的同时,孟安的护道者差点就吓哭了。

    一只非常普通的小牛犊子,原本以为只是一个软柿子,可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狠角色!

    “对力量的掌控,不浪费一丝一毫,简直完美……”孟安的护道者,近乎呓语般说出来。

    但是,刚一说出,他就骇然色变,其身影刹那后退,准备抓起孟安第一时间远去时,又一声惊天动地的哞叫声绝天而起。

    这一次,哞叫声响起时,孟安的护道者大惊失色,如同瞬息间就遭遇到了可怕的重击,面色一下变得十分苍白。

    其身影,更是不受控制地横飞了出去。

    不是他想这样,而是黑火牛发出的哞叫声中,蕴含了可怕的攻击。

    哞叫声,就仿佛是一只肉眼看不见的大手,将孟安的护道者击飞!

    “走!快走!”

    孟安的护道者,面如死灰,面对这样的绝世高手,他一点把握都没有,自身都无法逃走,怎么可能再带着一个人离开?

    根本不可能!

    眼下,唯有牺牲自己,让孟安独自逃走!

    唯有这样,或许才有可能保住紫月门未来的接班人!

    “希望,希望它不会对付孟安吧……”孟安的护道者,内心暗暗祈祷。

    孟安早已就呆住了,若非是他的护道者发出了急切的催促声,他一时半会可能还反应不过来。

    眼下,孟安终于反应了过来,才惊觉到自己全身都已经湿透。

    以孟安毒辣的眼光,自然看得出眼前的局势,那莫名出现的小牛犊子,其实力相当可怖!

    简直是深不可测!

    哗!

    孟安转身,就要准备逃走时,一道大笑声轰然传来。

    陆青山一步走出,趁着黑火牛收拾孟安护道者的时候,他想要临近孟安,将其斩杀!

    孟安面色变化,根本不想停留下来。

    转身时,体内的修为仿佛火山喷发一样,其身影带起一道残影,迅速远去。

    面对陆青山,孟安的内心已经有了惧意,他已经没有了足够的把握和信心,去和陆青山一战了。

    眼下,唯有逃走!

    孟安内心憋屈,可却没有办法。

    陆青山目中寒芒一闪,老前辈的步法落下时,其身影快速追了上去。

    孟安三番五次地想要斩杀陆青山,陆青山又岂能真的不生气?不想反杀?

    哗!

    陆青山的速度越来越快。

    孟安还在前面逃跑,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了动静,不由回头一望,待看清陆青山马上就要追上来时,吓得面色苍白,浑身一抖。

    修为,不敢有任何的保留,甚至,都是超负荷的涌出,以此换取速度上的提升!

    但,若只还是这样,那么还远远不够!

    因为,陆青山已经追了上来。

    陆青山冷笑一声,毫不犹豫地出手。

    虚空震荡!

    半空中,一只巨大的手掌突然凝聚了出来。

    巨掌从苍穹上落下,拦住了孟安的去路。

    陆青山刹那临近,一巴掌就将孟安给抽飞了出去。

    孟安的修为、实力都是非常强劲的。

    可以说,若是没有遇到陆青山,那么,在秦岭一地,当代年轻一辈中,能让他逃跑的人根本不可能存在。

    就算是不敌某些天骄,可想要退走,轻而易举!

    孟安吐血倒飞了出去,神色狼狈,眼中充满了惊惧,以及对陆青山的怨恨。

    “陆青山,你不要逼我!我若是想要走,你根本留不下我!”孟安大喊。

    同时,孟安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紫玉,其上紫芒流转,阵纹弥漫,有一股十分玄妙的气息散出。

    孟安将其捏在手中,似乎随时都可以激发出紫玉中的力量。

    陆青山不由停了下来,在还没有搞清楚那紫玉的力量前,他不会冒然上前。

    万一,那紫玉中封印了某个老家伙的全力一击,到时候释放了出来,那岂不是自己找虐?

    不,那已经是找死!

    孟安捏着紫玉,身影不断远去。

    但是,他早已受了伤,身体不支,速度比起先前,终究是慢了许多。

    “孟安,今天你死定了!”陆青山跟随在其后,速度不紧不慢,恰好保持着一定安全的距离。

    孟安内心憋屈,回过头来,十分凶狠地盯着陆青山,道:“想要我死?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孟安觉得,陆青山的实力虽然十分强大,但是想要斩杀他,还是有些太夸张了。

    实际上,若是换在陆青山的修为刚突破到灵元境五重的时候,陆青山不动用底蕴的话,或许不一定做得到。

    但是,陆青山在修为突破后,还吞服了一粒七品百草龙血丹,修为虽还不曾突破到灵元境六重,但也十分接近了。

    这样一来,导致陆青山纵然是不动用底蕴的情况下,所拥有的实力依旧十分可观,绝对可以跟孟安一战,甚至将其压着打。

    陆青山笑了笑,目露寒芒,道:“既然你觉得我高看了自己,根本杀不了你,那你何不如停下来一战呢?”

    一时半会,陆青山也不着急。

    孟安面色变化,停下来一战?

    那想都不要想,除非他的实力可以更进一步!

    但是,眼下陆青山紧追不舍,让他十分无奈!

    突然,陆青山目中寒芒一闪,其身影刹那前行,跟孟安的距离一下就缩短了三分之一。

    跟着,陆青山抬手,抓起黑色弯刀,元气注入其中,刀芒喷吐。

    下一刻。

    刀光纵横而出,斩向了孟安的后背。

    同时,陆青山的身影后退,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免得孟安还有底蕴!

    但是,出乎陆青山意料的是,孟安只是匆忙回头一挡,其身影就再次远去。

    至于其手中的紫玉,一直都不曾动用!

    陆青山目中若有所思,其身影跟了上去。

    同时,陆青山脑海中已经回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些记载。

    孟安取出紫玉的时候,其上阵纹弥漫,陆青山曾隐隐瞥到一角阵纹。

    眼下,陆青山正在脑海中飞快地翻阅着记忆,想要推测出那一角阵纹所蕴含的力量。

    终于,一刻钟以后,陆青山眼前一亮,目中露出了恍然。

    虽然,他不能百分百的确定,但是已经有很大的把握,猜测出那紫玉上的阵纹,应该是蕴含了某种传送的力量。。

    当即,陆青山大声道:“孟安,你不想借助紫玉传送走,莫非你是在忌惮着什么?”

    孟安闻言,回头盯着陆青山,目中的憋屈于怨毒交织在一起,道:“一旦我传送了回去,我将会失去紫月门未来接班人的资格……”

    陆青山恍然,冷笑道:“那么,你可以去死了!”

    既然,已经确定了紫玉没有蕴含某种可怕的攻击,那么,陆青山就完全不惧了。

    双脚上的天龙筋,在这一刻瞬间爆发。

    陆青山的速度,一下提升了数倍,其身影一晃,就直奔孟安而去。

    孟安骇然变色,想要逃走,但是速度不如陆青山。

    这一刻,生死都只在一念间!

    孟安一咬牙,将紫玉捏碎!

    “活着,还有报仇的机会……”孟安安慰着自己。

    咔嚓!

    紫玉碎了!

    在碎裂的刹那,紫玉上刻画的阵纹,散出的力量形成了一道旋涡。

    旋涡蕴含着神奇,可以通往另外一个地点。

    孟安回头,盯着陆青山,怨恨道:“陆青山,你害我失去了宗门未来接班人的资格,下一次见面,我必定要将你斩杀!”

    跟着,孟安就要踏入旋涡离开。

    陆青山距离孟安还有一些距离,若是还有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就足够陆青山了。

    可现在,时间上显然不允许了。

    若是真的让孟安离开,虽然陆青山不惧,可终究还是一个麻烦!

    嗡!

    虚空震荡!

    剑鸣不绝!

    陆青山抬手时,一口飞剑从其掌心钻出,带着可怕的剑意,轰然暴射而出。

    “想走?问过我没有?”陆青山寒声道。

    孟安的半边身影,已经进入旋涡当中了。

    可在这时,一口飞剑横斩而来,将孟安还没来及钻进旋涡的半边身影生生切了下来。

    “陆青山,你……”孟安临死前,发出了不甘。

    下一刻。

    旋涡消散。

    孟安半边身体,顺着旋涡传送了过去,可还有半边身体,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鲜血淋漓地倒下。

    身体都成两半了,孟安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飞剑在半空中一抖,其上的鲜血散得干干净净。

    陆青山抬手,正要将飞剑收回时,一只黑影突然出现,一口将飞剑咬在了口中。

    陆青山的面色一变,待看清那黑影是黑火牛时,内心略微一松,可还是有一些警惕。

    跟着,黑火牛将口中的飞剑吐出,一双牛眼圆睁,一眨不眨地盯着飞剑,目中有一些疑惑。

    一会儿后,黑火牛似乎失去了兴趣,不再盯着飞剑了。

    陆青山内心一动,飞剑立马飞回,沉入气湖内继续温养!

    “大黑牛,那个护道者,死了?”陆青山连忙问道。

    孟安被他杀了,若是让那护道者逃走,可就不太好了!

    一旦消息传出去,陆青山觉得自己可能得立马跑路了。

    起码,秦岭一地是不可能待下去了。

    黑火牛不屑地瞥了陆青山一眼,一只蹄子在地面上一狠狠一踏。

    下一刻!

    地面颤抖,仿佛有一条地龙正在翻滚。

    跟着,地龙就延伸了出去。

    远处,一只血肉模糊的身体突然被震上了半空,然后隔空飞了过来,重重地落在了陆青山的眼前。

    陆青山低头看去,正是孟安的护道者。

    显然,孟安的护道者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且,陆青山看得出,孟安的护道者,是被黑火牛的哞叫声给生生震死的,就连体内的骨头都给震碎了。

    陆青山将眼前的一具半尸体全都处理干净后,一双眼眸发亮地盯着黑火牛,道:“大黑牛,能不能把你的哞叫声传给我?我会很多武技,可偏偏不会音波类的攻击!”

    黑火牛瞥了陆青山一眼,昂起了下巴,显得十分高傲,目中带着一丝得意,以及一丝不屑。

    陆青山十分无奈,这黑火牛不太好相处啊!

    跟着,陆青山朝着打探到的庙宇走去,还有两百里的路程,得加快步伐了。

    同时。

    一道消息,仿佛飓风一样,席卷了秦岭一地。

    最先收到消息的,自然是秦岭一地的六大派了。

    很快,就连一些世家,一些小的宗门都听说了。

    秦岭六大派之一的紫月门,当代弟子中的第一人孟安死了!

    身体,只留下了一半!

    另外一半,不知所踪!

    至于是谁杀的孟安,各种谣言满天飞,不知真假!

    有人说,是六大派中另外五派的弟子干的,因为唯有他们才不惧紫月门的报复。

    也有人说,孟安得罪了不该得罪的恐怖人物,背起切成了两半。

    孟安的护道者,不止一两位,其余的护道者,立马顺着孟安的半边尸体,联系到紫玉的传送力量,然后开始了搜索。

    然而,陆青山早已带着黑火牛远去。

    一路上,风浪没有惊动到陆青山。

    陆青山一边前行,一边想要从黑火牛那里打探出哞叫声的修炼法门。

    但是,任陆青山口若悬河,舌灿莲花,黑火牛就是无动于衷。

    甚至,陆青山都许诺出,可以为黑火牛采摘来许多灵果,可黑火牛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到了最后,陆青山都怒了,狠狠道:“大黑牛,不要得意,你不传我,我就不信我自己研究不出来了!”

    于是,陆青山一边前行,一边尝试着发出哞叫声,想要将黑火牛这门特殊的武技给推演出来。

    但,最后却引来了黑火牛的嗤笑!

    “你!”陆青山不服,继续尝试!

    就这样,一人一牛,终于来到了一座大山下。

    站在山脚,陆青山抬眼望去。

    半山腰上隐隐的有一片废墟,好像是一座庙宇。

    跟着,陆青山开始登山!

    黑火牛的神色中,露出了一丝期待,目中不再露出不屑,神色似乎有一些肃穆,跟在了陆青山的身后。

    山上,早已没有了路。

    显然,很多年都没有人来过了,以前的路都长满了野草。

    到了现在,就彻底沦为了荒郊野外!

    时而的,陆青山还会遇到一些蛮兽。

    但是,只要陆青山稍微散出一些气息,那些蛮兽立马就被惊走,不敢再出现。

    终于,在陆青山的前方,出现了一座十分破败的庙宇。

    陆青山进入庙宇,里面残垣断壁,似乎是在诉说着曾经的一场大战。

    庙宇内,十分空荡,没有人影。

    突然,陆青山怀中一热,烟雨洞天的一份宝图,在这一刻,散出了微弱的光芒。

    陆青山一喜,低声道:“找到了,第三个空间节点找到了!希望这里能够有所收获。”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