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0的大章

    燕阳城内,人很多。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孟安被陆青山一巴掌给拍飞了出去,这让一直高高在在上的孟安,内心根本接受不了。

    孟安怒火汹涌,觉得自己差点就气炸了肺。

    哗!

    气湖内的元气喷吐而出,在体外形成了一层防护之光。

    防护之光,可以护佑自身,相当于是穿了一套铠甲,让孟安不再惧陆青山。

    但是,防护之光根本遮掩不住孟安紫衣上的灰尘。

    孟安的怒火更甚,宛如火山爆发!

    其右手抬起,一巴掌拍了出去。

    既然陆青山一巴掌将他给拍飞了出去,那么,他也要一巴掌将陆青山给拍飞出去。

    一巴掌拍出。

    强横的波动从其手掌上散出,横扫前方。

    在孟安的前方,尘土飞扬,遮天蔽日,仿佛有大恐怖降临。

    一直以来,孟安都不曾觉得陆青山能有多厉害。

    就是刚才,孟安被陆青山一巴掌给拍飞了出去。

    在孟安看来,那都不是陆青山真正的实力,更不是自己太弱。

    而是,他觉得,那时候的陆青山,速度有些诡异,比起常人快了很多。

    另外,他自身也太过大意了,阴沟里翻了船,没有做好防备。

    可现在,孟安觉得他做好了防备,那么接下来要倒霉的,就一定是陆青山了。

    “陆青山,你给我去死!去死!去死!”孟安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与往日玉树临风的样子完全不符。

    甚至,为了可以斩杀陆青山,这一次,他连幻技都没有使用。

    这样一来,打出的武技,虽少了一丝迷惑,但相应的,可以节省下更多的元气,使得打出的武技更多了一些力道。

    砰!

    面对孟安拍出的一巴掌,陆青山笑而不语,一只大手,宛如钢铁浇筑而出,猛地拍出。

    孟安拍出的一掌,如潮水倒卷,如山岳崩塌。

    在陆青山的面前,孟安的这一巴掌,还是有点弱了。

    更是因为陆青山的力量太过强横,强横的波动隔空击出,落在了孟安的手掌上。

    孟安面色突然一变,低头望去时,手掌上已经多了一道可怖的血痕,有鲜血溢出。

    “你……”孟安抬眼,盯着陆青山,目中的怒火更甚,大声道:“你敢伤我?”

    陆青山冷笑一声,道:“第一巴掌的时候不就已经伤到你了么?你怎么现在才说?”

    “你!”孟安一时无言。

    原本,他想要一巴掌给扇回去,但是却发现陆青山的巴掌似乎更厉害一些。

    “好,我就先将你打残了,然后再镇压,最后我要用巴掌狠狠地抽死你!”孟安咬牙。

    每一个人所擅长的完全不同,比如他自己就比较擅长指法和幻技,所以,他还是不觉得自己会不如陆青山。

    下一刻。

    孟安抬手,食指上紫色光芒一闪而逝,然后飞快地压下。

    当即,虚空震荡,竟显化出了漫天指影。

    抬眼望去,所有的指影都散出了威压,仿佛蕴含了可怕的攻击。

    但是,你根本无法确定,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真真假假,迷惑性太强!

    陆青山的神色,都不由凝重了许多。

    以他现在的实力,若是趁其不备,自然可以将孟安斩杀。

    但是,若是没有机会,想要斩杀就有些困难了,除非修为可以再次突破,达到灵元境六重。

    不过,现在虽然不能将其斩杀,但出手教训一顿还是稳稳的。

    就算是出现一些意外,以陆青山的实力,都足够自保了。

    漫天指影铺天盖地般的盖压而下,陆青山的神色虽凝重了许多,可并没有一点畏惧。

    所谓凝重,在陆青山看来,不过是需要多花费些力气罢了。

    哗!

    陆青山抬手,一只巨大的手掌,突然显化而出,朝着漫天的指影猛地抓去。

    轰!轰!轰!

    半空中。

    巨响轰鸣。

    一根又一根的指影,轰然崩溃。

    仿佛,全都不堪一击。

    但这时,孟安却冷笑一声,道:“陆青山,我说了,要让你去死!那就一定会让你去死的,莫非你以为我的武技就这么简单?”

    言语间。

    漫天的指影,轰然消散。

    下一刻,陆青山的四周,陡然出现了许多指影,一个个仿佛利箭一样,突然暴射而来。

    孟安所修炼的指法武技,绝对不会太简单。

    这一点,陆青山早就有所预料,但当亲眼见到后,还是觉得有些诧异。

    一门指法武技,让孟安修到了这等地步,其指法自然是十分高明的,可同样也说明了孟安的天资悟性绝对非凡。

    陆青山抬眼,一步走出,这一刻,他不退反进。

    他的右手抬起,并没有展现真正的肉身之力,而是散出元气,将手掌包裹。

    手掌上,元气波动,将暴射而来的指影全都拦截。

    跟着,陆青山转身,开始依次拦截另外三个方向的指影。

    但,最终还是有七八道指影突破了陆青山的封锁,击在了陆青山的身上。

    好在,陆青山早就有所准备,于体外散出了防护之光。

    防护之光颤抖,但还是坚持了下来,没有当即碎裂。

    看到这一幕,孟安倏然变色,距离上一次才过去了不到一个月,陆青山的实力似乎一下提升了许多。

    两次见面,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若是再这样下去,孟安觉得能不能斩杀陆青山,都会成为一个问题。

    陆青山一步走出,其身影已经瞬息临近。

    孟安想要后退,但却拉不下面子。

    更重要的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来不及后退了。

    避无可避,孟安只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砰!

    陆青山的大手探出,仿佛一个大磨盘一样,将孟安给拍飞了出去。

    砰!

    陆青山再次临近,又是一巴掌。

    对付孟安,陆青山心安理得。

    第一次见面,孟安就不怀好意,跟着白雪仙子一起对付自己。

    然后,还有其护道者,竟追杀而来,让陆青山差点就陨落在茫茫大海上。

    后来,孟安和白雪仙子、吴风一起围堵自己,若非小和尚出面,肯定会发生一场十分艰难的血战。

    若是他们的护道者再次出手,那么陆青山觉得,自己基本上是十死无生了。

    所以,现在趁着黑火牛还在,陆青山肆无忌惮的出手了。

    出手,一点都不留情。

    砰!砰!砰!

    陆青山连续出手。

    孟安眼冒金星,头脑发昏,口中更是喷出了鲜血。

    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的羞辱。

    内心气愤,怒火滔天。

    但是,却根本无法力压陆青山,只能自保。

    陆青山目光一闪,现在孟安心神不稳,正好是出手的好时机。

    当即,寒芒乍泄!

    陆青山正准备要下狠手的时候,一位老者缓缓走了过来,拦住了陆青山。

    “年青人,一切都要适可而止才好!”那老者,十分平凡,很是普通,看不出一丝修炼的痕迹。

    但是,陆青山却感应到了普通下隐藏的不普通,平凡下隐藏的不平凡。

    那,绝对是一位可怕的人物。

    “护道者?”陆青山眉毛一挑,道。

    老者点了点头,显得十分镇定,道:“正是!”

    这一下,陆青山明白了,其身影后退,到了黑火牛旁,才放下心来。

    陆青山的目光扫过孟安的护道者,又落在了孟安的身上,冷笑道:“孟安,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不然,下一次要是让我再次见到你,可就不要怪我格杀勿论了!”

    差不多一模一样的话,陆青山还给了孟安。

    不同的是,上一次孟安说过以后,见到陆青山,并没有将陆青山怎么样,反倒让自己丢了一个天大的面子。

    若非是自身的护道者现身,他很可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能活下来,甚至,还有可能陨落。

    孟安挣扎着站了起来,目光阴狠、憋屈,等等不一而足。

    最终,孟安盯着陆青山,撂下了一句狠话。

    “陆青山,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死的!”

    跟着,孟安转身离去。

    孟安的护道者,似乎有些疑惑,盯了一眼陆青山,没有多说,同样离去。

    四周的人,一下散了好多。

    陆青山虽然还是一位少年,可实力已然十分恐怖,竟然击败了紫月门当代弟子中第一人孟安。

    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向了四面八方。

    不过,陆青山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这一次,他来燕阳城,寻找空间节点是第一,第二才是向白雪仙子、孟安、吴风三人讨一些利息。

    眼下,孟安已然离去,白雪仙子、吴风两人又不曾现身。

    陆青山自然不会刻意去寻找他们。

    走过繁华的街道,陆青山在一处茶摊上停了下来,要了一盏茶,缓缓喝了起来。

    同时,他的双耳竖起,仔细聆听着四面八方的动静,以及各种各样的消息。

    不过,听了大半天,陆青山不由苦笑一声,讨论最多的竟然是他大战孟安的消息。

    这让陆青山很是无语。

    他来这里,可是为了烟雨洞天的空间节点的。

    离开了茶摊,陆青山继续前行。

    黑火牛仿佛没有一丝脾气,静静地跟在了陆青山身后,不吵不闹,十分安静。

    当天晚上,陆青山住在了一间客栈内。

    黑火牛不理会众人惊骇世俗的目光,硬是挤进了陆青山的房间。

    陆青山当时就震惊了。

    这是和黑火牛一路同行以来,陆青山第一次住客栈。

    陆青山没想到,黑火牛竟然是这样的黑火牛。

    黑火牛的表现,有些惊世骇俗,但陆青山想了下,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黑火牛,属于蛮兽,但却早就拥有不弱于人类的灵智,住一下客栈,好像没有什么不妥。

    陆青山觉得,还是自己的思维太过固话了。

    陆青山低声嘲弄了一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话一点都不假!书要读,路也要走!”

    一夜无话。

    第二天,陆青山继续在城中游走,双耳聆听着各种各样的消息,希望可以找到一些关于空间节点的线索。

    但是,却一无所获。

    直至三天后,陆青山从一座集市上走过,突然听到了一位老人家正在对自己的幼孙讲故事。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有一天,有两位可怖的人物,分别驾临山上的庙宇,然后大打出手,庙宇被摧毁,虚空都被打得裂开了一道缝隙……”

    后面的话,陆青山没有再去听,脑海中唯有老人家说的“裂开了一道缝隙”在不断缭绕。

    大打出手,可以打得虚空都裂开一道缝隙的,要么修为惊天动地,要么就是…那里本身就是一处烟雨洞天的空间节点。

    联想到,突然有两人驾临庙宇,仿佛一切都说得通了。

    陆青山连忙追了上去,向老人家打探了起来。

    老人家来自城外的一座小村庄,为人很是朴实,听到陆青山询问,他咧着嘴笑了笑,道:“年青人,那都是祖祖辈辈传下来哄骗小孩子的故事。怎么?你喜欢听?”

    陆青山摇头苦笑。

    显然,老人家将他当做了喜欢听故事的孩子了。

    但,为了能打探到线索,陆青山只好点了点头,道:“老人家,我的确很喜欢听。不若老人家你详细给我讲讲?”

    老人家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幼孙,批评道:“爷爷都说了,爷爷讲的故事一定很好听的,可你每次都不愿意听,还嫌爷爷烦!”

    老人家的幼孙,很是不忿,张口道:“可是,这个故事我都给听好几年了,爷爷你就不能换一个故事吗?”

    老人家的面色一下变得有些尴尬,抬手轻轻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幼孙,道:“你当爷爷不想给你换个故事啊?爷爷就会讲这么一个故事!”

    陆青山站在一旁,相当无语,同时又觉得这一对爷孙十分有趣。

    过了一会儿,老人家似乎才想起了陆青山,准备开始给陆青山讲故事。

    陆青山将两人拉到了一旁的小吃摊子上,给爷孙俩要了很多好吃的。

    老人家刚开始拒绝,但是却架不住陆青山的热情,也不忍心让自己的幼孙流口水,于是就十分卖力地讲起故事来。

    良久,陆青山听完后,打探到了庙宇所在的位置后,付了账,带着黑火牛离去。

    老人家所说的庙宇,就在燕阳城外西北三百里处。

    那里,荒无人烟,蛮兽横行,普通人根本去不了。

    但是,陆青山并不在意。

    若是老人家所说是真的,那么,那里说不定就真的是烟雨洞天的一处空间节点。

    出了燕阳城,陆青山带着黑火牛,离开了官道,踏入了茫茫的荒野中。

    走出差不多一百里的时候,陆青山突然停下了身影,抬眼望向了前方。

    那里,站立着一道身影。

    正是孟安!

    孟安遥望着陆青山,寒声道:“陆青山,你影响了我的武道心境,不杀了你,以后我的修为很难进步!所以,今天你必死!”

    陆青山背负着双手,冷笑一声,道:“就凭你?恐怕还杀不了我吧?”

    孟安面色一变,没有比这句话更让他觉得羞辱的了。

    一位老者,从一株古树后走出,正是孟安的护道者。

    在燕阳城的时候,陆青山曾见过这位老者,深知对方是一位十分可怕的存在。

    老者走出,仿佛是在凝望着一只蝼蚁,目中没有一丝波澜,道:“陆青山,待老夫镇压了你,然后再让我紫月门的大弟子孟安杀了你,以证武道之心!”

    陆青山回头瞥了一眼,黑火牛还在,这货目光不屑,十分高傲。

    不过,这些陆青山都不在乎,只要黑火牛还在就好。

    陆青山抬眼,冷笑道:“就来了你一位护道者?”

    老者闻言,道:“怎么?你觉得老夫一人还镇压不了你?”

    陆青山冷笑一声,道:“就凭你?恐怕还真的镇压不了我!”

    老者目中光芒一闪,嗤笑一声,道:“老夫不怕告诉你,还真的就来了老夫一位护道者,不过,老夫倒是想要看看,老夫凭啥镇压不了你?”

    顿了下,老者的目光落在了黑火牛的身上,目光灿灿,道:“那小牛犊子,皮毛宛如绸缎,气血旺盛至极,其血肉肯定很好吃!!”

    跟着,他对孟安道:“一会杀了陆青山,我们吃一顿大餐,那小牛犊子的肉和气血,对你肯定是大补!”

    陆青山笑了,他正愁怎么让黑火牛出手,老者说出的话就先得罪了黑火牛。

    哗!

    孟安的护道者,抬眼望来,苍老的大手轰然抬起,隔空朝着陆青山镇压而来。

    一位地元境九重的存在出手,何等可怕!

    陆青山虽不惧对方散出的可怖威压,但仍然觉得一瞬间仿佛有大恐怖即将要降临。

    但,就在这时,黑火牛抬起牛眼,牛眼中的不屑,一览无余。

    跟着,黑火牛就发出了“哞哞”的叫声。

    叫声,十分普通。

    但是,落在陆青山的耳中,却宛如天籁之音,陆青山所感受到的大恐怖竟瞬间散去,不留一丝一点。

    “哼!”

    孟安的护道者冷哼一声,觉得黑火牛的叫声是在挑衅,道:“区区小牛犊子,也敢在老夫面前叫唤?”

    半空中,风起云涌,天地变色!

    一只巨掌,轰然凝聚而出,仿佛遮天蔽日,仿佛盖压苍穹,急速落下。

    这巨掌,不仅将陆青山笼罩在内,就连黑火牛都不曾放过。

    眼看着巨掌就要落下时,陆青山内心都有些着急了起来,这段时间他之所以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可不就是因为有黑火牛在吗?

    可别到了关键时刻,黑火牛不出手,那可就玩大了!

    陆青山看向了黑火牛,却看到黑火牛的目中露出一丝戏谑之意。

    陆青山内心恍然,这货简直是成精了,肯定早就知道自己的打算,一直没有言语,现在故意打击报复他。

    陆青山内心有些紧张,黑火牛不会真的不出手吧?

    好在,陆青山刚有了这个念头,黑火牛就立马出现在了陆青山的身前,张口打了一个喷嚏。

    黑火牛抬眼瞅着急速落下的巨掌,牛眼中满是不屑,跟着,它仰天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哞叫声。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