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仙子、孟安、吴风,三人的实力都是非常强大的。

    别人或许还会忌惮一些,但是,以陆青山现在的修为所能展现出来的实力,根本不用忌惮。

    或者说,陆青山忌惮的人,并非是他们三位,而是隐藏在他们身后的护道者。

    只要他们的护道者不出,陆青山便可怡然不惧。

    管你白雪仙子,还是孟安,还是吴风,一旦出现,陆青山可以毫不犹豫的将其镇压。

    若是没有黑火牛,陆青山自然不会大摇大摆的出现,免得引起敌人的注意。

    可现在,陆青山要做的,就是将白雪仙子、孟安,还有吴风三人引出来。

    至于他们身后的护道者么……

    陆青山笑着回头看向黑火牛,这么一个强大的打手,若是不好好利用利用,那真的是太对不起自己了,更对不起黑火牛!

    那些护道者的修为,基本上都是地元境九重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在黑火牛面前根本不够看。

    就是一些天元境的存在,都不愿意招惹黑火牛。

    修为是一方面,但是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又是另外一方面。

    两个,不能单一论之。

    而且,陆青山的直觉告诉自己,这黑火牛绝对远比表面上所看到的还要可怕一些。

    半个月后。

    陆青山带着黑火牛,进入了燕阳城。

    这半个月以来,陆青山已经探索过五个地点中的第二个地点了,那同样是一处空间节点。

    和陆青山在黑火牛老窝内发现的一样,当烟雨洞天的宝图出现时,可以引动空间节点现身。

    但是,空间节点是闭合的。

    不可硬闯。

    眼下,燕阳城所在,就是五个地点中的第三个了。

    若是处在这个地点的空间节点,同样是闭合的话,那么最后两个空间节点就不是太好找了。

    那两个空间节点的位置,恰好是陆青山所残缺的宝图之一。

    每一份宝图,其上所记载的区域,都十分广泛。

    若无宝图指引,想要找到,实在是太难!

    燕阳城,是秦岭一地非常大的城池了。

    在这座城池中,遍布着许多错综复杂的势力。

    当陆青山进入燕阳城后,立刻就引起了轰动。

    这半个月的时间,陆青山大摇大摆的出现,自然引起了一些有心人的注意。

    到了现在,一些不是秦岭一地六大派的人,都已经知道有陆青山这么个人物了。

    白雪仙子、孟安、吴风三人,分别是玉雪派、紫月门、嗜血堂当代最杰出的弟子。

    他们,可是真正的天骄,是各自宗门内重点培养的接班人。

    但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少年,其实力竟然不输于六大派的接班人,这就让许多人都留心注意了起来。

    许多人,目光怪异地盯着陆青山,这让陆青山不禁十分诧异。

    这半个月的时间,陆青山路过了许多地方,可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突然,陆青山双眼一怔,燕阳城的城门下,那里竟然张贴了一张画像。

    那画像上,一位少年英姿勃发,年轻俊朗,不是他陆青山,又能是谁?

    陆青山自嘲地笑了笑,这画像倒是十分写实,没有刻意地去丑化他。

    在画像旁,写了许多字,是紫月门开的悬赏。

    当陆青山看完后,不禁感叹道:“紫月门当真是好大的手笔!竟然不惜花费三千地元石来悬赏我的下落!说真的,我都恨不得将自己给送出去了!”

    黑火牛跟在陆青山的身后,抬起牛眼,瞥了一眼画像,不屑地打了个喷嚏。

    突然,陆青山耳朵一动,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声音。

    “那位少年和孟安师兄送过来的画像很像?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那陆青山?”

    “听说那陆青山曾和孟安师兄交过手,竟不分上下,是真的还是假的?”

    “孟安师兄从六岁开始苦修,二十年来一天都不敢懈怠,方才拥有了今日可怕的实力,那位少年,太过年幼,根本不可能和孟安师兄比!”

    陆青山转身,抬眼望去。

    茫茫人海中,九位身着紫衣的人,十分显眼。

    在陆青山望来的刹那,那九位紫衣人,分别大喝了起来,将他们前方的人全都驱赶开来,然后朝着陆青山走了过来。

    等到了陆青山三丈外的时候,一位紫衣人从怀中取出了一副画像,抬眼瞥一下陆青山,又低头瞥一下画像。

    连续七八次后,那紫衣人将画像收了起来,目中露出了冷笑,道:“和画像上一模一样,基本上可以肯定身份了!”

    然后,他将目光落在了陆青山的身上,以一副高傲的语气质问道:“你就是陆青山?”

    陆青山负手而立,神色十分淡然,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紫衣人大笑一声,道:“如果你是陆青山,那么可真对不起了,孟安师兄下了命令,我紫月门弟子所过之处,一旦见到陆青山,格杀勿论!”

    陆青山立马摇头,道:“那你可能搞错了,我不是!”

    陆青山要引出的,是白雪仙子、孟安、吴风三人,并不是这些认都不认识的弟子。

    跟这些弟子浪费时间,那是对时间的侮辱。

    所以,陆青山十分干脆的否决了。

    说话的紫衣人一怔,他还从未见过陆青山这样的,但只是一刹那,他就冷笑一声,道:“我管你是不是!先将你斩杀了再说!”

    话音落下,那紫衣人已然抬手朝着陆青山拍了过来。

    在他的眼中,陆青山还只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纵然再如何天骄,所拥有的实力绝对十分有限。

    至于说陆青山的实力,不输于白雪仙子、孟安、吴风,他们压根就没有相信过。

    陆青山目中寒芒一闪,冷笑一声,道:“紫月门的人,还真是霸道!不过,我倒是看看你怎么斩杀我?”

    言语间。

    陆青山的右手已经探出,抓住了对方的手臂。

    跟着,陆青山的五指用力,使劲一捏,“咔嚓”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时,对方惨嚎一声。

    砰!

    第一位紫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陆青山抓起,直接给扔了出去。

    做完这些后,陆青山拍了拍手,再次负手而立,笑着道:“就你这点实力,还是滚回去再修炼十年吧!倒是孟安的实力不错,可惜一直遇不上他!”

    陆青山摇头叹息,似乎十分惋惜。

    另外八位紫衣人,当即就色变,陆青山的实力,绝对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们还真是看走了眼,陆青山,你有些不简单!”另外一位紫衣人道。

    “不过,我们这么多人,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你不是我们的对手!”

    “只要你乖乖束手就擒,我们可以给你一个十分体面的死法!”

    这些紫衣人,全都是紫月门的弟子,一个比一个高傲,一个比一个能说。

    陆青山摇头,冷笑不断,道:“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要么打,要么滚!”

    紫衣人们,虽然有些忌惮陆青山,但是自持占据了人数上的优势,所以没有将陆青山太放在心上。

    “好,这可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一会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杀!”

    八位紫衣人中,突然有两位一起出手。

    陆青山的目中露出冷笑,道:“你们的废话还真是多!想要斩杀我去讨好孟安,那就出手吧!不用一个两个的来试探,干脆你们一起上吧!”

    陆青山一句话,立马就激怒了另外六人。

    跟着,另外六人朝着陆青山逼了过来,竟真的是一起出手对付陆青山。

    这些紫衣人的修为都不弱,放在外面,虽然比不上孟安,但同样可以冠绝一方。

    但是,下一刻,八位紫衣人,全都变色。

    陆青山的右手抬起,一只似可破苍穹的巨掌盖压而下,将八位逼过来的紫衣人,全都笼罩在内。

    巨掌上,强横的威压,弥漫天地,扩散四周,让人内心骇然。

    “啊!啊……”

    巨掌落下,八位紫衣人,全都发出了痛苦的惨嚎。

    比起第一位紫衣人,他们所受的伤势,还要更重一些。

    一个个吐血,面色都有些苍白。

    陆青山冷笑一声,一步走出,一脚又一脚,不断地狂踹。

    既然紫月门都发布了悬赏,那么陆青山觉得,他也没有必要太客气了。

    不然,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一个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惨嚎声不断传出,撕心裂肺!

    “陆青山,你竟然敢这么欺辱我等,你是想要和我紫月门为敌吗?”

    “待我们的孟安大师兄驾临,陆青山,你一定会死无葬生之地的!”

    “任你的实力再如何强大,面对孟师兄,你一定会生不如死的!”

    咔嚓!

    陆青山又一脚踹下,不屑道:“都这样了,还是管不住你们的嘴?”

    啪!啪!啪!

    陆青山连续十几巴掌拍出,三位紫衣人的嘴巴立刻就高高地肿了起来。

    另外六人,包括第一位被陆青山扔出去的紫衣人在内,全都闭上了嘴巴,再不敢多说一句。

    但是,他们的双眼,却全都十分怨毒地盯着陆青山。

    陆青山一笑,道:“若是你们再以那样的目光望着我,我不介意让你们全都变成瞎子!”

    一句简单的话,所有的紫衣人全都吓了一跳,不敢再怨毒地盯着陆青山了。

    “这样就好了,省得我再出手了!”陆青山负手而立,十分淡然。

    “陆青山,你太过分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远处突然传来。

    所有人循声望去,一位玉树临风的紫衣男子,从远处缓缓走来。

    “那是……紫月门当代弟子中的大师兄孟安!”有人认出了出来,立马就惊呼出声。

    孟安面色铁青着走来。

    陆青山笑了。

    这半个月他刻意大摇大摆的,可不就是为了等他们三人么?

    现在,三人没有一起出现,但是,孟安倒是出现了,不枉这些日子的准备。

    当初,孟安身后的护道者,其中一位曾追杀过他。

    后来,孟安还和白雪仙子、吴风一起围堵过他。

    现在,陆青山觉得,是时候讨一些利息了。

    孟安走来,所有人全都让开了道路,最终,他站在了陆青山的十丈外。

    “陆青山,我说过,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不然,我紫月门的弟子所过之处,一旦遇到你,便会格杀勿论!”

    陆青山双手一摊,目光扫过躺在地上惨嚎的九位紫月门的弟子,笑着道:“显然,你们紫月门的弟子有些弱了!”

    言语的同时,陆青山装作若无其事,回头一瞥,黑火牛还在,这让他舒心不少。

    若是黑火牛不在了,那么陆青山就要准备立马跑路了。

    只是,陆青山觉得黑火牛的牛眼,仿佛洞悉了一切,更是有一些不屑。

    陆青山想了下,从怀中取出了一枚灵果,这是路上的时候他摘下来的。

    跟着,陆青山无视了孟安,后退到了黑火牛旁,将灵果递了出去。

    黑火牛不屑地瞥了陆青山一眼,张口就将灵果咬下,开始咀嚼了起来。

    这下,陆青山终于放心了。

    同时,孟安的面色变得更加铁青了。

    陆青山一句话说得他很是难堪,更是在说完后,居然拿出一枚灵果去喂一头牛?

    这不明摆着说他孟安还不如一头牛么?

    秦岭一地,一共有六大派。

    可以说,六大派就是秦岭一地的天。

    孟安所在的紫月门,就是其中的一片天,孟安身为紫月门当代弟子中的大师兄,那可是紫月门未来的接班人。

    换句话来说,若是不出意外,孟安就是紫月门未来的掌座。

    身份十分显赫!

    但是,在陆青山的眼中,竟然还比不过一头牛?

    终于,孟安怒了!

    孟安一怒,抬手立刻压下一指!

    半空震荡,立刻就凝聚出四根巨大的手指,每一根手指,都散出了沛然不可挡的力量。

    陆青山知道,四根巨大的手指中,一真三假!

    在以往,他分辨不出来,也感应不出来。

    但是,现在么……

    陆青山还是分辨不出来,但却已经无需分辨了。

    四根巨大的手指正要盖压而下时,陆青山的身影一晃,已然走出。

    下一刻,陆青山的身影瞬息而至,出现在了孟安的身前,跟着,大手就狠狠地拍了出去。

    啪!

    巴掌声,十分响亮!

    孟安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倒飞了出去。

    哗!

    所有人,全都哗然!

    那可是孟安啊!

    紫月门当代弟子中最强的一位,竟然就这样被陆青山拍飞了?

    孟安倒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尘土飞扬,使得他紫色的衣衫都变得有些肮脏起来。

    孟安站了起来,气得全身都在哆嗦,一个不小心,竟然丢了这么大的脸面,这让他怎么活?

    “陆青山,今天我要你死!”孟安仰头怒吼。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