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月不见,小老鼠已经晋级为了三阶蛮兽,其实力,可以说相当可怕了。

    可现在,小老鼠一头扎进了陆青山的怀中,委屈的好像一个孩子,圆溜溜的小眼睛中,噙满了泪水。

    陆青山内心一怔,小老鼠委屈的都哭了,这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下一刻。

    小老鼠拉起陆青山的袖子,一口狠狠地咬了下去。

    但是,陆青山的肉身之强大,早已今非昔比,小老鼠又怎么可能咬得动?

    一口下去,只留下了两排浅浅的牙印。

    陆青山哭笑不得。

    这一刻,他的内心有些颤动,这数月的时间,留小老鼠一个“人”在竹剑峰,的确有些过了。

    当即,陆青山连忙低下头,轻抚着小老鼠宛如绸缎般的毛发,轻声道:“以后我再也不会留下你一个了……”

    没想到,听了陆青山的话,小老鼠哭的更凶了,明明咬不动陆青山,可还是拼命地啃咬着。

    仿佛,要一下子将这数月的委屈全都要发泄在陆青山的身上。

    兴许是累了,当过了一刻钟后,小老鼠终于停了下来,在陆青山的怀中蹭了蹭。

    似乎是拉扯到了身上的伤痕,小老鼠疼得呲牙咧嘴。

    陆青山双目一凝,立刻觉得不太对劲,连忙低头仔细看去。

    这一看,陆青山的怒火立马就燃烧了起来。

    小老鼠如绸缎般的毛发下,竟然密布着许多伤痕。

    这些伤痕,以陆青山的经验,完全看得出,那根本就是人为的。

    哗!

    陆青山将小老鼠翻了一个身,小老鼠白净的肚皮上,竟然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新伤。

    新伤,是一道可怖的剑伤,里面残余的剑气十分凌厉。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旧伤。

    陆青山可以想象,若非这里是宗门内,那么小老鼠说不定早已陨命。

    “是谁做的?”陆青山沉声道。

    小老鼠圆溜溜的小眼睛中,变得更加委屈了,可却坚定地摇了摇头。

    “嗯?”陆青山不明所以,但是却知道小老鼠一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当即就开始思索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陆青山似乎想明白了,冷笑一声,低下头,十分柔和地开口:“小老鼠,你是不是担心我打不过他们?”

    小老鼠十分用力地点了点头。

    “果然……”

    陆青山暗道一声,内心大概已经确定了,继续道:“说吧!元灵门内,除了那些老家伙,还没有我陆青山动不了的人,今天,我给你讨回所有的公道。”

    听了陆青山的话,小老鼠的眼睛立马就亮了,从陆青山的怀中挣扎着跳了下来,吱吱地叫个不停。

    陆青山负手而立,目光深邃,道:“走,你给我带路!”

    “吱吱!”

    小老鼠立马朝着外面走去。

    陆青山跟在后面。

    一路所过,陆青山跟着小老鼠来到了竹剑峰核心弟子的居住之地。

    核心弟子,其修为都已经达到了灵元境。

    可以说,每一位的实力都是相当的可怕。

    不多一会儿,小老鼠就到了一位核心弟子的庭院外,指着庭院“吱吱”地叫了起来。

    哗!

    小老鼠的躯体,眨眼间就化作了三尺大小。

    跟着,小老鼠的体内散出了强横的气息,朝着庭院呲牙咧嘴。

    “小小老鼠,你竟然还敢寻上门来?找了你数次,让你给我帮忙偷个东西,你死活都不愿意,莫非,这一次你愿意了?”

    一位二十多岁的年青人,看起来还十分俊朗,从庭院中走了出来。

    一出来,那年青人就盯着小老鼠,目中露出笑意,道:“小老鼠,只要你帮我去偷一件东西,那么我以后就不会再拿你练剑了,好不好?”

    “吱吱!”

    眼见年青人走了出来,小老鼠立马就指着对方“吱吱”地叫了起来,目中露出了仇恨。

    跟着,小老鼠退到了陆青山身后,呲牙咧嘴地“吱吱”着。

    “就是你,欺负了我的小老鼠?”陆青山的目光冷了下来。

    “你……”年青人抬眼,仿佛这才注意到了陆青山,不屑道:“你就是陆青山吧?我听说过你,你是这小老鼠的主人!你来了,那就好,让小老鼠给我偷个东西,我赏你一块地元石。”

    “我在问你,是不是你欺负了我的小老鼠?”陆青山阴沉着脸,沉声道。

    “呦?”年青人嗤笑了一声,嘲弄道:“怎么?想要给这只蛮兽报仇啊?纵然你陆青山是掌座的亲传弟子,那又如何?你的实力不如我,恐怕今天是报不了这个仇的。”

    陆青山目光变得十分冰寒,第三遍问道:“是不是你欺负了我的小老鼠?”

    “是我又如何?看见了没?”年青人一指小老鼠肚皮上的剑伤,洋洋得意道:“那剑伤,就是我留下的!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宁峦可是灵元境四重的修为,你能把我怎么样?”

    陆青山仰天怒啸一声,目中几欲喷火,咬牙道:“我能把你怎么样?我的小老鼠可是我的宝贝,我都舍不得欺负,你竟然敢欺负我的小老鼠?”

    哗!

    陆青山走出,只是一步,就临近了对方。

    “啪!”

    陆青山右手抬起,一巴掌猛地拍出。

    可怜宁峦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的景物轰然变换,他整个人都已经倒飞了出去。

    砰!

    宁峦的身影砸了远处。

    陆青山只是一巴掌,就将宁峦打飞了。

    “陆青山,你敢打我?”宁峦怒吼一声,目中似乎觉得有一些不可置信。

    “打你?”陆青山负手而立,俯视着宁峦,目中的寒芒不断闪烁,冷冷道:“打你,都是轻的……”

    “好,很好!”

    宁峦从地上爬了起来,双眼死死盯着陆青山,目中满是恼怒,道:“陆青山,听说你的肉身十分了得,今天我宁峦要在你的脸上刻下剑痕。”

    铮!

    宁峦拔出了佩剑,剑上七道银纹受到元气的激发,当即就亮了起来。

    宁峦的剑,竟然一件七品灵武元器。

    嗡!

    宁峦提剑刺来。

    剑气吞吐,寒芒不断,仿佛一条可怕的毒蛇。

    面对这一剑,陆青山目中波澜不惊,右手抬起,直接打出一拳。

    看到陆青山的还击,宁峦目中露出讥笑,这一剑的威力,岂是一拳可以抵挡的?

    但是,下一刻,宁峦目瞪口呆。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