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万地元石,就买了一张九品镇魂符?

    陆青山愕然,一张九品镇魂符,其价值竟然这么昂贵?

    当真是不可思议。

    甄寒再次道:“当初师伯拍下来这九品镇魂符后,中途就遭遇到了截杀,其价值可想而知。”

    陆青山点了点头,甄寒一身修为,已然到了天元境,能出面截杀甄寒,还能将甄寒打伤,其修为起码都是天元境的。

    那么,一张九品镇魂符能让天元境的高手出面截杀,可见其价值。

    陆青山想起了抢救甄寒时老前辈说过的话,目中的寒芒一闪,道:“师伯,出手的人可是玉雪派的人?”

    “他们一共三人,全都蒙了面,根本不能确定他们的身份……”甄寒十分无奈地道,那些人蒙着面,根本就不想让人认出他们。

    甄寒想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一点,“他们三个人,我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是两男一女,跟我在宝阙中遇到的玉雪派三位长老很像,但是不能完全确定……”

    甄寒摇了摇头,似乎觉得有些无奈。

    闻言,陆青山内心已然明了,基本上就是玉雪派的三位长老下的手。

    于是,陆青山道:“师伯,你放心,等我将来实力强大了,我去把那三个老家伙给你宰了!”

    “好!”甄寒听了,不禁一笑。

    过了一会儿,甄寒给陆青山送了许多地元石过来,道:“地元石虽然所剩不多了,但还是可以支撑你修练的,你好好修练,师伯等着你去给我宰了玉雪派的那三个老家伙。”

    ……

    圣首峰内的天地灵气,渐渐枯竭。

    说枯竭可能太过了。

    确切地说,是渐渐恢复到了外界的水准。

    以往,元灵门都会耗费大量的地元石埋在圣首峰下,形成一条条元脉,供所有人修练。

    可宗门当中为了购买一张九品镇魂符,消耗掉了九百万地元石,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再继续提供浓郁的灵气供所有人修练了。

    许多序列弟子,在太上长老的建议下,一个个开始外出历练。

    事实上。

    按照圣首峰的规矩,序列弟子的修为达到灵元境八重的时候,就会行走天下了。

    现在,不过是将时间提前了。

    司文彦、祖镇宇、宗绝、侯莹的修为已然到了灵元境六、七重的样子,他们在离开的时候,分别登临听风楼,与陆青山告别。

    还有宁峰、傅飞、史永元,还有辛元,四人再次请陆青山大吃了一顿,然后外出历练了。

    还有陆青山从绝地当中带出来的二十多位弟子,全都跟陆青山告别。

    柯超凡来了,跟陆青山聊了一会,抱拳一拜,离开了。

    冉天磊扛着狼牙槌,当着陆青山的面叫嚣了一句,“待我的实力再次提升后,我还要和你一战!”

    然后,冉天磊同样离开了。

    圣首峰,渐渐变得冷清下来了。

    但,陆青山还是和往常一样,白天修练老前辈的步法,同时通读藏书阁内的书。

    当夜幕落下时,陆青山修练元气,努力提升修为,修练武技,提升实力。

    当气湖饱满以后,他就会继续修练天龙筋。

    时间,缓缓流逝。

    陆青山已然将藏书阁内的书,通读的差不多了。

    其中,许多东西,陆青山不求甚解,只是将其烙印在脑海中,闲暇下来的时候可以细细揣摩。

    可纵然是这样,于书海当中,陆青山还是增长了许多见识。

    世界太大,自身太渺小,以往的自己仿佛在坐井观天。

    跟着,陆青山从藏书阁内取出了御兽三卷,将其摊开缓缓阅读了起来。

    两天后,御兽三卷的内容,全都烙印在了陆青山的脑海当中。

    陆青山闭上了双眼,静静地参悟着。

    三天后,陆青山将御兽三卷还回了藏书阁,目中已然有所悟。

    然后,陆青山又将赤雷剑法、破天手等等武技的后续心法全都记在了脑海中。

    最后,陆青山来到了泰山临摹图前,枯坐了十三天。

    十三天后。

    陆青山体内的血气沸腾,仿佛全身的生命精气全都绽放了出来。

    血气冲天,强大的生机浩荡而起。

    更是从陆青山的体内,散出了泰山之势,形成了一股风暴,席卷四周。

    圣首峰上,所有的太上长老全都被惊动了,一个个朝着陆青山的所在望了过来,目中露出了骇然。

    血气冲天,经久不绝,形成了一副奇异的画面。

    终于,绵延了一个时辰后,血气内敛,枯坐了十三天的陆青山,终于睁开了双眼。

    在睁开眼的刹那,仿佛一尊神龙苏醒了过来。

    轰!

    陆青山起身,长发飞舞。

    十三天的时间,陆青山气湖内的元气全都涌入了肉身当中,将肉身锤炼到了一个可怕的境界。

    现在,陆青山就这么静静地站着,都仿佛一座大山一样,让人无法呼吸。

    轰!

    陆青山一拳打出,虚空震荡,前方若是有山,似乎可以将山都能打崩!

    呼!

    陆青山深呼吸一口气,全身的气息顿时内敛。

    现在,若是再仔细望去,直觉得陆青山就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普普通通,没有一丝恐怖的迹象。

    陆青山来到了藏书阁。

    老前辈的身影似乎变得更加佝偻了,就连面容,陆青山觉得都似乎更加枯槁了。

    岁月催人老!

    陆青山内心轻叹一声,朝着老前辈抱拳一拜。

    “该离开了……”

    老前辈抬头,浑浊的双眼望向了陆青山,目中露出了一抹欣慰,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你的路,不在这里……”

    拜别了老前辈,陆青山又前去跟太上长老赤叶、甄寒告别,后来陆青山甚至想要跟别的太上长老青河告别,可却得知,青河,以及别的太上长老都太过年迈了,他们深埋地下,希望能够延续生命。

    陆青山轻叹一声,没有多说,离开了圣首峰,返回了竹剑峰。

    一晃就是数月,可竹剑峰上,却一切如旧。

    仿佛一种近乡情怯,陆青山带着一种十分复杂的情绪回到了自己的庭院当中。

    小老鼠不在。

    陆青山正准备外出寻找时,小老鼠回来了,拖着一身的伤痕。

    当小老鼠回来看到陆青山的时候,贼溜溜的小眼睛中,立马就露出了委屈。

    跟着,小老鼠一头扎进了陆青山的怀中,贼溜溜的小眼睛中,立马就迸出了泪花,竟然大哭了起来。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