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元灵门中,青灵峰的弟子最擅炼制丹药。

    但是,所炼制的丹药,大多都是一品到六品。

    至于七品丹药,并非不可炼制,只是没有丹方,根本无从炼起。

    甚至,这一百多年以来,元灵门历代弟子游走四方,想要从外面得到一些七品丹药的丹方,但是其价格,让元灵门望而却步。

    以元灵门的底蕴,根本负担不起。

    足可见七品丹方的价值。

    眼下,绝地当中,突然间就出现了六张兽皮记载的七品丹方,当即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让所有人都怦然心动。

    哪怕是太上长老赤叶,都在这一刻,身体颤动,恨不能立马踏入其中,将六张七品丹方夺回。

    “七品丹方,价值不可估量,必须要夺回!”一位来自青灵峰的序列弟子,猛地大喊一声,言语铿锵有力。

    “一旦拥有了七品丹方,我元灵门必定可以炼制出七品丹药!”另外一位弟子神色激动。

    “听闻七品丹药,对诸位太上长老都有大用,我们一定要夺回来!”又一位弟子咬牙道。

    跟着,一位又一位的弟子,分别走出,准备踏入绝地当中。

    “胡闹!”

    正这时,太上长老赤叶怒喝一声,宛如当头棒喝将所有人敲醒。

    跟着,太上长老赤叶抬手一挥,一股沛然不可挡的力量浩荡而出,将所有人都卷出数十丈外。

    “绝地当中,莫说是你们了,就是我们这些老家伙,一旦踏入其中,都很有可能迷失!”

    赤叶转过身来,面对着所有的弟子,其目光在这一刻变得十分凌厉。

    刚刚准备踏入绝地当中的弟子,其中一人忍不住道:“可是,太上长老,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六张七品丹方而无动于衷么?”

    “都等了一百多年了,再等一段时间又怕什么?”赤叶冷哼一声,似乎不愿多说。

    陆青山联想到突然离开圣首峰的甄寒,内心隐隐有了猜测,莫非太上长老们已经有了办法?准备要对付百万尊魂幡了?

    但是,百万尊魂幡那可是一件圣器,真的可以将其彻底镇压吗?

    陆青山摇了摇头,内心并不看好。

    若是真的可以镇压,那么想必多年以前就已经镇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绝地当中,突然飞起了六张七品丹方,引得许多人注目,太上长老赤叶想了一下,缓缓道:“你们都回去吧,不要待在这里了,过一段时间你们自然会明白。”

    赤叶说完,并未离去,而是选择亲自镇守在绝地外,避免有弟子冲动之下闯入绝地当中。

    那里面实在是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就会迷失在其中,很难走出。

    陆青山拜别了太上长老赤叶,返回了藏书阁,继续读书。

    这两天,藏书阁内关于步法类的武技,陆青山基本上读了个遍,甚至外出行走时陆青山都特意施展出来体验了一番。

    但最终,陆青山摇摇头,觉得有一些失望。

    这些步法类的武技,各有特色,但同样的,各有各的缺陷。

    有的,消耗的元气太多。

    有的,施展步法时,会影响到陆青山的剑技。

    等等,各种各样的问题,不一而足。

    跟着,陆青山又将所有的步法类武技重新读了一遍,希望能融合出一门新的武技。

    但是,当陆青山尝试去融合的时候,却发现,想要融合一门新的武技,自己的底蕴还是不够。

    而且,纵然真的可以融合出新的武技,那也绝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的。

    最终,陆青山摇头一叹,放弃了这一个想法。

    藏书阁外。

    老前辈面容枯槁,脸上的皱纹深入刀割,表情看起来似乎不悲不喜,正佝偻着身子,拿着扫帚清扫着地面。

    陆青山从藏书阁内走出,准备散散步,平复一下受伤的内心,然后再回来好好读书。

    可突然的,陆青山瞥到了老前辈的动作,又回想起了数日前老前辈离去的步法,似乎蕴藏了一种玄妙。

    这两天,陆青山遍阅藏书阁内的步法类武技,虽没有选择去修练,但是理论知识已经非常丰富。

    陆青山两相印证,立马就骇然地发现,老前辈所掌握的步法,根本不在藏书阁中的记载内。

    陆青山的眼眸,融入了修为之力,一眨不眨地盯着老前辈,想要看透其中的玄妙。

    但是,直至过去了许久,陆青山不由十分无奈地发现,老前辈的每一步,似乎跟普通人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的玄妙。

    陆青山不由怀疑,莫非以往的一切,全都是老前辈的修为太强的缘故,而和其步法没有一丝关系?

    当修为足够强大时,其速度自然会得到相应的提升。

    但是,陆青山不死心,不愿放弃,其眼眸,将老前辈的身影锁定,一直跟着对方移动。

    老前辈面容枯槁,花白的头发披散在身后,仿佛没有察觉,只是低下头,十分安静地清扫着地面。

    突然,老前辈一步走出。

    这一步,看似十分稀松平常,可却蕴含着一股特殊的玄妙。

    当一步落下时,其身影已然出现在了三五丈外。

    陆青山的目光立马就亮了,眼眸中的精芒似乎可以散出,低声道:“就是它,就是这种步法!”

    又过了一会儿,老前辈清扫完了一片区域,枯槁的面容不悲不喜,竟然再次走出了一步。

    陆青山的双眼再次一亮,想要把握住其中的玄妙。

    但是,其中的妙,简直是妙不可言,陆青山只是亲眼看到过两次,又怎么可能一下就把握住?

    时间,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的时间,绝地当中,除了剑碑,以及六张七品丹方以外,泰山临摹图再次升上了半空。

    但是,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泰山临摹图的四周,黑雾翻滚中,将其完全淹没。

    在绝地外,视线受阻,根本看不清泰山临摹图中的画面。

    元灵门的弟子,砰然心动。

    但是,有太上长老赤叶镇压,一时间还没有弟子踏入绝地。

    这一天,陆青山从绝地外返回藏书阁,再次看到了老前辈充满了玄妙的步法。

    不同以往的是,这一次,老前辈似乎是特意为陆青山演练,每一步走出,都带着玄妙。

    陆青山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眸紧紧盯着老前辈的步法,内心颤动,似乎随时都可以把握住那一种特殊的玄妙。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