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没有出现?

    若是司文彦不提这件事,陆青山自然会装作不知道。

    可现在,司文彦竟然提起了这件事?

    这让陆青山十分生气。

    可陆青山还是忍住了内心的怒意,耐着性子解释道:“我的身份令牌不曾亮起,更不曾收到你的求助!”

    “我知道!”司文彦面色不变,继续道:“但是,我问的是你为什么没有出现?没有来救援?”

    司文彦盯着陆青山,寒声道:“你在野区,就算是我没有求助,你都要在我需要的时候立马出现在上路,但是,你却没有!”

    陆青山笑了。

    但,却是冷笑。

    第九战场那么大,你想要出现就能出现?

    陆青山真想给对方一句,你当是圣人啊?

    “司文彦,你在第九战场能做到立马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吗?”陆青山的语气渐渐变冷了,同时反问了一句。

    司文彦摇了摇头,道:“我不能。但是,在我需要救援的时候,你应该早就做好准备。”

    早就做好准备?

    陆青山仰天怒笑了起来,道:“我非圣人,岂能知道你需要救援?你不向我求助,现在还怪我没有及时出现,你若想要欺负我,那么尽管来就是,莫要找这些站不住理的借口!”

    现在,陆青山已经明白了,司文彦摆明了就是来找麻烦的。

    既然这样,陆青山自然不会客气,直接撕破脸皮吧!

    司文彦的实力虽然十分强大,可陆青山却怡然不惧。

    要打,那就打咯!

    谁怕谁?

    但是,让陆青山十分意外的是,面对自己的怒问,司文彦竟然避而不答,只是摇头道:“队友需要救援的时候,你网顾队友的安全,根本不愿施加援手,我先替你师尊给你一点教训,然后再请求太上长老将你驱逐出我们的队伍!”

    话语落下,司文彦当先就朝着陆青山走了过来。

    在其手中,已经多了一柄寒芒四射的长剑,其上竟刻画了五道银纹。

    比起陆青山所使用的竹剑,其品质更要高一些。

    陆青山抬头,目光扫过祖镇宇、宗绝,以及侯莹。

    但是,却无一人出手阻拦。

    陆青山内心轻叹一声,将目光落在了司文彦的身上,伸手拔出了背在身后的竹剑。

    “司文彦,替我师尊教训我,你还不配!”陆青山的语气,陡然变冷。

    嗡!

    竹剑轻颤,其上剑芒喷吐。

    “区区一个新晋的序列弟子,竟敢口出狂言,那我就让你看一看我司文彦配不配了!”

    砰!

    当距离陆青山还有三丈的时候,司文彦抓着五道银纹的长剑,猛然加速飞奔而来。

    同时,其手中的剑,带起一片剑影,刺向了陆青山。

    面对这一剑,陆青山摇了摇头。

    这一剑,速度不可谓不快,其上所附加的力量,不可谓不强大。

    甚至,陆青山认为,若是自己还不曾修练出天龙筋,那么绝非是司文彦的对手。

    可现在么……

    陆青山右脚,在地面上狠狠一跺,右脚上的五条天龙筋立马就爆发出了骇人的力量,推动着陆青山的身影电闪而出。

    同时,陆青山的右手,持着竹剑,带起一道残影,一剑刺出。

    两人,分别刺出了一剑。

    叮!

    一声轻响。

    火花四射!

    一股可怕的力量,顺着两柄剑,分别传递开来。

    噔!噔!噔!

    司文彦的身影,立马连续后退出了七步。

    司文彦面色露出诧异,他没有想到,陆青山的实力,竟然这么强大!

    陆青山的身影,同样后退了七步。

    当身影稳住后,陆青山皱眉看向了竹剑,竹剑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微不可察的裂缝。

    “倒是小看了你!”司文彦抬头,语气依旧冰冷,其身影再次冲过来,一套十分玄妙的剑法,在其手中荡漾开来。

    “寒风剑法!”

    司文彦施展出的剑技,宛如寒风吹过,显得十分凛冽。

    陆青山的目中,露出了战意。

    嗡!

    赤雷剑法,在陆青山的手中,宛如从天穹上落下的一道道惊雷,雷声滚滚中,带着一道道赤色的残影,轰然出现。

    铿!铿!铿!

    一剑又一剑!

    司文彦的实力,十分强大。

    陆青山的实力,相对就较弱了。

    但是,陆青山修练赤雷剑法,其出剑的速度,原本就迥于常人。

    后来,陆青山又将右手五指、右脚五指分别修练出了天龙筋,速度分别提升了三倍。

    陆青山的天龙身,在修为突破后,又得到了可怕的提升。

    若是这些,那还远远不够。

    可不要忘记了,陆青山在聚气境的时候,就比别人多修练了两个境界。

    如此,种种下来,陆青山的实力不容小觑,一时间竟然跟司文彦打得旗鼓相当。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司文彦渐渐变得吃力起来,神色显得有些疲惫。

    反倒是陆青山,精神抖擞,十分饱满!

    铿!

    又是一剑!

    陆青山手中的竹剑,当即就断了。

    同样是灵武元器,可陆青山知道,自己的这柄竹剑,只是相当于刻画了三道纹路,可司文彦的却刻画了足足五道银纹。

    虽只是两道银纹的差别,可其品质已然不同了。

    “陆青山,你没有了剑,你输定了!”司文彦虽心惊于陆青山的实力,可现在看到陆青山没有了剑,当即大喜了起来。

    但是,陆青山的神色却怡然不惧,十分平静地道:“那可未必!”

    话语落下,陆青山的体内,气血如虹,如长河般,浩荡奔腾而起。

    泰山之势,骤然碾压而出。

    司文彦的身影,立马就一顿,就连其体内的运气,仿佛都有一些滞涩,运转起来都不是很流畅。

    司文彦的面色一变。

    但是,这还没有完。

    陆青山的双眼中,精芒散出,一股精神力从其双眼中散出。

    司文彦瞬间就觉得精神有一些恍惚。

    那正是陆青山打出的精神力的攻击。

    下一刻,陆青山的身影如猎豹般暴射而出,其身影刹那临近司文彦,然后右手带起一道残影,轰然落下。

    砰!

    当司文彦精神不再恍惚,脑海中已经反应过来时,迟了!

    他的身影,宛如断线的风筝,已然倒飞了出去。

    司文彦的面色,一下变得骇然。

    一旁的祖镇宇、宗绝,以及侯莹,一个个目瞪口呆。

    陆青山竟然如此强大?

    陆青山站定,再没有出手,其双眼变得十分深邃,盯着司文彦,淡然道:“你的肉身太弱,若非念在同门的份上,你已经死了!”

    这话一说出,司文彦的面色当即就变得十分惨白。

    他知道,陆青山说的没有错,那一刻,他精神恍惚,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若是陆青山真的痛下杀手,那么他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一点,不容怀疑。

    这时,陆青山负手而立,道:“现在,你应该明白,你想要替我师尊教训我,你配不配了吧?”

    司文彦的面色,惨白之后,一下变得十分苦涩。

    技不如人,自然是不配了!

    不然,还能怎样?

    陆青山转身离去。

    忽然,陆青山的身影顿了顿,但是却没有转过身来,只淡淡道:“这样的队友,我宁可不要!明天,你们将会多出一个新的队友!另外,没有了我,你们想要赢,恐怕很困难!”

    话音落下,陆青山头都不回地转身离去。

    看着陆青山的背影,司文彦、祖镇宇、宗绝,以及侯莹突然觉得好像失去了什么。

    一个个怅然若失。

    突然,侯莹如烟一般的杏眸当中,流露出了一丝后悔之意,轻声道:“陆青山毕竟是我们的同门师弟,我们这么做,未免太过分了吧?”

    “过分?”司文彦面色很不好看,听到侯莹的有些后悔,面色匾额更加不好看了。

    司文彦冷哼一声,道:“要走就走,这样反倒省得我去找太上长老了。

    现在第九战场的大魂,十分怪异,动不动就会中途离开。

    我就不信,没了陆青山,我们还赢不了了?”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