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客大厅外。

    吵吵嚷嚷的,聚集了许多人。

    其中,绝大部门的人自然是元灵门四脉的弟子了。

    还有上百个人,一个个桀骜不驯,目中露出不屑,他们全都是这一次跟随血河宗天元境老祖贾作仁的血河宗弟子。

    同时,元灵门的弟子搀扶着数十位同门,这数十位同门,每一位都是灵元境一重的修为。

    其中一人,更是曾位列剑榜前十,那是白战。

    白战一身实力,十分恐怖,在陨圣之地内,更是灭杀过无数敌宗天骄。

    但是,现在白战胸前的衣衫,已经染红了,一只手臂,更是软软地垂了下去,鲜血顺着手臂,滴在地上。

    强如白战,竟然不是血河宗一位弟子的对手?

    白战的目中,满是忌惮。

    白战十分清楚对方的修为,不过是灵元境一重的修为,和自己相当。

    但是,对方所展现出来的武技,相当可怕。

    白战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过来,那应该是玄阶的武技。

    以白战的修为,其实已经可以去修练玄阶的武技了,但是绝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可以修练成。

    所以,白战败了。

    轰!

    蓝明听到了消息,从青灵峰赶了过来。

    蓝明刚一临近,立马就看到元灵门数十位弟子全都受了上,当目光落在白战身上时,蓝明双眼一缩。

    竟然连白战都不是对手?

    “你就是蓝明?听说在陨圣之地的时候,你杀了我血河宗外宗不少弟子?陈水师弟,还请你帮忙教训教训这位蓝明,暂时不要杀,打伤即可……”

    孟武开口,言语间满是不屑,更是安排了一位血河宗的弟子要将蓝明打伤。

    蓝明抬眼,目中露出愤怒。

    这种情况,绝不允许他退缩。

    哗!

    蓝明走出。

    同时,从血河宗走出了一位弟子,那位弟子,看起来有一些阴柔,身上隐隐散出一股寒气。

    “蓝明师兄,不要战,那位陈水,很厉害……”白战咬牙道。

    “哈哈……”听到白战的话语,孟武当即就大笑了起来,那笑声中,满是嘲弄。

    紧跟着,孟武继续道:“陆青山做了缩头乌龟,莫非蓝明你也要缩头乌龟?”

    蓝明双拳紧握,道:“不允许你侮辱我陆师兄,你要战,那便战!”

    话音落下。

    血河宗弟子陈水,其灵元境一重的修为,轰然散开。

    同时,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其上弥漫着一股水雾,闪电般刺了过来。

    面对这一剑,蓝明双眼一缩,但是没有选择后退,而是迎了上去。

    铿!铿!铿!

    蓝明只坚持了三剑,其身影立马就倒飞了出去,胸前已经多了一道剑痕,鲜血流出,染红了衣衫。

    哗!

    血河宗弟子陈水嗤笑一声,拎着剑就要冲过去。

    但这时,哗啦啦地涌出了许多元灵门的弟子,一个个都是灵元境的修为。

    陈水的眉头,当即一皱。

    “陈水师弟,回来吧!”孟武喊了一声。

    陈水没有言语,回到了孟武的身后。

    孟武眼看着众人,冷嘲热讽道:“我陈水师弟,其修为突破到灵元境不过一个月罢了,你们出来了十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在我陈水师弟剑下走过三招,果然全都是垃圾!”

    站在孟武身后的陈水,其声音带着一丝阴柔,道:“孟武师兄,你恐怕忘记了,这里不过是青罗州的一片穷乡僻壤之地,许多世家宗门都不愿意在这里发展,你说这元灵门能出什么高手?”

    孟武一拍脑门,仿佛恍然大悟一样,道:“陈水师弟,你不说我都忘记了,这天武岭的确是一片穷乡僻壤之地,估计就连那陆青山,都是徒有虚名罢了!”

    “不许你侮辱陆师兄……”

    “陆师兄才不是徒有虚名的人!”

    “若是我陆师兄出手,你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元灵门的弟子,一听到孟武侮辱陆青山,立刻出声反击。

    “侮辱陆青山又如何了?何况我还都是实话实说!你们若是不服,可以站出来单挑啊!”孟武道。

    “这……”元灵门的弟子,一个个面面相觑。

    若是打得过,他们早就出手了,可偏偏打不过啊!

    “我来和你打!”

    上官天从人群中走出,拔出了身后背负的重剑。

    “陈水师弟,你还能打吗?”孟武看了眼上官天,回头对陈水道。

    陈水笑道:“不过是碾死一只蝼蚁罢了,就算是再来一百只,我都能打!”

    “好!那就麻烦陈水师弟了!陆青山那个缩头乌龟躲起来了,那就顺便给他的同门一些教训!”孟武道。

    “当真是好大的口气,今天风大,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正这时,陆青山踏步而来,一只大手落在了上官天肩膀上,对上官天低声道:“上官师兄,交给我吧!”

    同时,陆青山走向了那十多位受伤的弟子,一一检查过去,十多位弟子,每一位都受伤极重,其中还包括了白战,以及蓝明。

    好在,没有出现死亡。

    陆青山回过头来,盯着孟武,一字一句地道:“他们都是你伤的?”

    孟武正要开口,陈水走了出来,带着一丝阴柔,缓缓道:“对付这些蝼蚁,还用不着孟武师兄出手,他们都是我伤的,怎么?你要替他们报仇?”

    陈水十分不屑地盯着陆青山,道:“不过,我劝你还是立马跪下认输吧!因为,我陈水若是出手,十招内必败你!”

    陈水知道陆青山很强,但还是觉得陆青山强得有限,最多十招内将陆青山击败。

    “陆师兄,一定要替我们报仇,我们都是伤在这个陈水的剑下!”

    “陆师兄,你要注意,陈水的剑技十分厉害!”

    元灵门的弟子,一个个提醒着陆青山。

    陆青山挥了挥手,示意先不要说,抬头看了眼陈水,又看了眼孟武,最多目光落在了远处的数十位血河宗的弟子当中。

    内心,已然有了一丝明了。

    孟武,并非上百位血河宗弟子当中的最强者,他不过是一个试探者。

    不过,陆青山并不在乎。

    然后,陆青山看向陈水,缓缓道:“陈水,是吧?不男不女,当真是叫人恶心。那么,就先从你的身上收点利息吧!”

    “狂妄!”陈水愤怒,更是觉得不屑。

    但是,下一刻,一道刺眼的赤芒,轰然刺到了身前。

    血河宗上百位弟子,面色全变!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